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三章 临危受命

富贵不淫 收藏 4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章 临危受命做大官

鸳鸯有情双戏水

龙凤呈祥比翼飞

动物界的爱情是这么的简单,这么的平等,这么的和谐,但是到了人的世界,却平地生出这样多的规矩,什么门当户对,什么郎才女貌,还有像郑寅这样的,他们就算相爱,却根本不能为世俗所能容忍。

道衍和尚对明成祖朱棣道:“陛下,当下用人之际,郑和确是栋梁之材,微臣以为若处死,实在是可惜。再者,臣曾与公主坦言,公主也道,三宝如果死了,她也绝对不会苟活于人世,臣以为此乃下下之策。”说到这里,他看了看朱棣有什么反应。

朱棣心说,你以为我想让他们死呀?这柠儿自从跟了三宝,便与那个朱允炆断了关系,还死心塌地的保护我的燕京城,我为什么要处死她?疼爱还来不及呢。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问道:“以你之见,朕该当如何处置呢?”

“无他,设法成全其美事,才是上上策。”道衍道。

“可是,三宝的身份怎么能改变呢?他为朕立下汗马功劳,朕已封为四品太监,难道要朕撤回成命?”朱棣道。

“陛下,郑寅的身份不能改变,但是公主的身份却可以改变啊?您想,公主身处内宫,天下有几个人见到过她的容颜?我们只要设法改变她的身份,一切问题岂不就迎刃而解?”道衍便把已经想好的一套计划完整的讲给了明成祖。

恰在他们刚刚说完时,只听门外春风唤道:“回皇上,郑和郑公公殿外求见。”

“叫他进来。”朱棣在屋里应道。

郑寅在外面听了,连忙推门进来,跪倒在地,口呼万岁。他知道礼节是不可少的,别以为自己救过皇上的命,就拿自己当皇上的哥们儿。

“起来吧,三宝,知道朕叫你来有什么事吗?”朱棣和颜悦色的问道。

“奴才不知道,还请皇上吩咐,只要皇上一句话,你叫我往东,奴才就绝不往西,就算你叫奴才上刀山下火海,奴才也是万死不辞。”郑寅颔首正色道。

“好一个万死不辞。三宝,朕叫你来是因为这件事。”他又把奏折递给了郑寅,郑寅看了激动道:“他奶奶的,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些给我大汉民族丢脸的玩意儿,就该当一个个剁成肉酱,汆了他们的丸子。”郑寅咬着牙狠狠得道。

朱棣看着这个浑身炸刺儿的小家伙,心道:“这小子还真是点火就着啊。”

“那朕派你去剿灭倭贼,你能不能给我一个不落的把这些畜牲收拾了?”朱棣又问。

郑寅心说,看来这是想让我去剿灭倭寇呢,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收获,惊喜来的太快,有点接受不了呢,打日本鬼子的老祖宗,哈哈,我喜欢。当即跪倒在地,磕头道:“奴才愿意前往,若少杀一个倭瓜头,你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当球儿踢,您看怎么样?”一席话把朱棣和道衍和尚逗得哈哈大笑。

“你这军令状,立的有点过了,如果那倭贼从海上遁去,你又如何?”道衍问道。

郑寅挠挠脑袋,道:“陛下,他们跑到海里,奴才就追到海里,他们要是逃回倭国,我就追到那个王八窝,给他来个一勺儿烩。”

“呵呵,好大的口气啊。”朱棣道。

“皇上,不是奴才吹,只要皇上给我兵马,这些倭寇在我眼里,就像臭虫,碾死他们易如反掌。”郑寅夸夸其谈道。

“那好,朕就命你为靖海总监军,三日内启程。至于兵嘛,朕是不给的。”朱棣道。

郑寅一听就急了,连忙道:“皇上,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难道让我一个人去打小鬼子?”

“你急什么?沿海所有的都司、卫、所,皆受你辖制,这总够了吧?你的权力可是不小了,沿海总共有三个都司,五十余个卫所,近三十万兵马,还不够吗?”朱棣爽朗大笑道。

“够了,够了,这些人就算踏平东瀛,都绰绰有余了。”郑寅心中万分高兴,乖乖隆的东,老子这一下成了海军总司令啦。

“郑和听封。”朱棣走上丹墀,端坐在龙椅上,春风急急忙忙跑到了朱棣身后,恭谨得站着,郑寅连忙跪倒在地,静候封印。

“封四品太监郑和为靖海总监军,总管提调浙江、江苏以及山东、广东沿海诸司卫所;执尚方宝剑,对不听号令、阵前脱逃者,上至总兵下至把总,可先斩后奏。”朱棣道,这次赋予郑寅的权力简直太大了,不仅有军事指挥权,还有人事任免权,军事法庭的临时终审权,乖乖,也就是说,沿海一带,现在全归这个家伙统帅了。

“谢主隆恩,奴才定当勇往无前,振我华夏威名,不负皇上信任。”郑寅五体投地吼道。

“好的,三宝平身吧。”朱棣说完这些,又从丹墀上走了下来,拉住郑寅的手,扶起他来。道:“三宝,朕知道你能胜任的。”

郑寅感动的差点哭了,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这个朱棣,虽说残暴了些,但是对自己却是恩爱有加呢,刚想说些拍马屁的话,却见朱棣的脸突然又拉了下来:“三宝,你可知罪?”

这是哪跟哪儿啊,刚才还风和日丽,现在就狂风暴雨。郑寅一下子冰火两重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愣愣地站在那里,不敢言语了。

“朕一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你和柠儿也太过明目张胆了吧?快说,到现在有多少人知道你们的丑事了?”朱棣佯装震怒道。

可好郑寅刚刚起来,扑嗵一声又跪下了,狠狠地瞥了大和尚一眼,只见他还是那么笑眯眯的,没事儿人一样,只好战战栗栗道:“奴才向上帝保证,只有皇上还有公主府内的人知道。”

“什么上帝?除了他们,就没外人知道?”朱棣怒道。

“还有道衍大和尚和袁大法师知道。”郑寅只好说道,心说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们了。可是,这哪里是他告诉的,人家早就心知肚明,好像他俩干事儿的时候,人家就在一边看着似的。

“还有吗?”

“还有吗?还有吗?没啦。”郑寅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谁还知道。

.“便是最最粗心的朱能都看出端倪来了,那日寿宴还取笑你来着,你没有察觉到?”道衍和尚在一边插嘴提醒道。

“反正我没告诉任何人。”郑寅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道衍和尚又道。

“去去去去,你个老家伙,怎么跟我做起对来了,三宝还拿你当大哥呢,我算是瞎了眼。”郑寅气急败坏道。

“瞎眼的就是你,广孝跟我说了你们的事儿,还给朕出主意怎么处置你们呢。”朱棣忍住笑,从中架火儿道。

“好你个大和尚,不好好念经,专门儿给我念丧经啦,我我我,我和你划地绝交。”郑寅恼恨得看着大和尚。

道衍还是弥勒佛一样的微笑着,你就是发在大的火,好像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三宝,你又犯了嗔戒!”道衍道,活像林家英演的唐僧。

朱棣看到郑寅急眉瞪眼的甚是好玩,不由得甚是开心。原来,皇上每日忙于政务,也很是寂寞无聊,有点机会也想捉弄个人,取点乐子。此时,看火候已到,便道:“你知道大和尚说要怎么处置你吗?”

“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他的鬼花活?他出的主意,肯定比放了半月的米饭还要馊,简直是馊不可闻,皇上,您可千万别听他的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