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二十九章

伍汉民 收藏 24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URL] [内容简介] 当铁蛋他们回到营地的时候,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刚回来的八路军们,围着参战的八路军又跳又笑的,全然不顾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花呢,要不是那些战士们大部分身上都或多或少带着点伤,他们早就把那些战士们抬上起来往天上扔了呢。 看见了刚刚露头的铁蛋几个,他们立刻又围了起来,把这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当铁蛋他们回到营地的时候,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刚回来的八路军们,围着参战的八路军又跳又笑的,全然不顾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花呢,要不是那些战士们大部分身上都或多或少带着点伤,他们早就把那些战士们抬上起来往天上扔了呢。

看见了刚刚露头的铁蛋几个,他们立刻又围了起来,把这个单独干掉了鬼子一个小队后却仍然活蹦乱跳的战斗小组给围了起来,一个劲地追问他们战斗的细节。虎头嘴笨,只能呆旁边傻傻地笑,铁蛋虽说也是俐牙利嘴的,那里经得起那么多人反反复复的追问啊,三下五除二的就躲着走了,只有大嘴,这下子发挥了他当过伙计的特长了,把战斗的经过一遍又一遍地说给大家听,当说到自己被蛇咬的时候,还翻出了裤角,让大家看看现在还留着点儿隐约可辨的蛇老大留下的牙痕呢。每说到紧张处,战友们都屏住了呼吸,简直有点儿身临其境的感觉了。特别是听到小虎咬死了一个鬼子,并逼得几个鬼子暴露出来的时候,大家齐齐地发出了一阵欢呼声,把呆旁边看热闹的小虎抱了起来,不管不顾地往它脸上亲去,直把小虎亲得汪汪直叫,挣扎着想跑走呢。

老王头的动作就是快,才回来没多久,厨房里就飘出来了阵阵的饭香。这回可是没有野猪肉了,以前的肉也吃光了,不过,那大米饭的香味,闻着就是舒服啊。这十几天来,战士们一直都是吃着干粮,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啊,一闻到这香味,铁蛋的口水就要留出来了。

不过,最忙的还是娟子,她一到营地,根本就来不及喘口气,直接就钻进了卫生所里。里面躺着的那些伤员们,看到了娟子,简直比见到了仙女还要高兴,一个个义正词严地劝李打铁的:“老李啊,你老就歇一会儿吧,赵指导员以前不是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么,你虽然壮得跟头牛似的,可是也撑不住这样子劳累啊,歇歇吧,让娟子来吧,得给年轻人多一点锻炼的机会啊,你要是一直这么大包大揽的,娟子怎么进步啊。”憨憨的李打铁,憨憨地笑了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他心知肚明,人家这是拒绝自己为他们治伤呢。没办法,做为师父的他,又忙着给娟子打下手去了。

铁蛋他们三个,多少还算是能走动的,只能算是轻伤,所以,痛痛快快地吃饱了饭,躺草床上休息了一会儿,一直等到两三个小时之后,娟子他们两个处理完了所有的较重的伤员,这才钻进了卫生所。连饭都没来得及吃的娟子,擦了把汗水,抬头一看是他们三个:“哈,我们的三个大英雄来了啊,快坐下,让我看看。”

大嘴的伤好办,就在脚上,而且都不深,三下五除二就包扎完了,看着还赖在那里不想离开的大嘴,娟子笑了笑,一付温柔到了极点的样子:“乖,大嘴,是不是想着让阿姨我再用匕首给你扎两个洞,再来给你包扎啊?”

看着红着脸连忙往外跑的大嘴,铁蛋笑得直打跌,哈哈,果然是娟子,够辣,比大嘴可能还要小上一两岁呢,竟然自称阿姨,哈,笑死人了。

看到红着脸,磨磨蹲蹲的直想往外躲的虎头,娟子的脸一沉:“虎头,快过来,别扭扭捏捏的象个大姑娘。你瞧你,屁股上正在渗血水呢,还想着往外跑。不就是伤的不是个地方么,我一个大姑娘都不害怕,你一个大男人的害怕什么啊。”

轮到铁蛋的时候,他装出一付俯首贴耳的样子,垂着手,低着眉,比那些呆学堂里的小孩子还要乖呢。看着铁蛋的样子,娟子想笑,又觉得不合适,太给这小子脸了:“喂,我的大英雄,怎么了,这回这么乖啊,不再骂我是一个母老虎了啊?”

铁蛋苦笑着说到:“我的姑奶奶,小的以前要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老人家,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饶了小的吧,只是请姑奶奶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娟子难得地在铁蛋面前露出了笑容:“看你还识相,好吧,我就给你包扎一下好了,本来想着让李师父给你包扎呢,他刚刚吃完了饭,正闲得发慌呢,你也知道,老李一向是闲不住的啊。”

好不容易等到娟子包扎完了,铁蛋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个小妮子没有把咱推给李打铁的,算她还有良心,不冤了自己装了这么久的小学生。他站了起来,正要往外走,却被娟子叫住了。娟子从身后的挎包进拿出了一双草鞋,递给了铁蛋:“铁蛋,给,我在山洞里闲着没事干,扎了一双草鞋,可是扎得不好,一直没有人要,这回看在你挺乖的份上,送给你算了。”

铁蛋疑惑地看着娟子,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还好,没有发烧,看样子不是自己得病了。他接过了草鞋,摸了摸,扎得挺结实的,挺适合在山路上跑,打死他也不信,这东西会没有人要。得了,娟子要送的东西,咱还是收下吧,要是惹得她不高兴了,明天换药的时候,有得自己受的了。

看着铁蛋犹豫地接过了草鞋,娟子笑了起来,黑黑的脸上,看不出脸色有什么变化。她站了起来,捶了捶累得直不起来的腰,从挎包里面找出来一个木碗,朝着外面走去。

穿着新草鞋在营地里炫耀般地溜达的铁蛋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战士们都围了上来,看稀奇般地盯着铁蛋脚上的扎得结实而又轻便的草鞋。得知是娟子送的后,年纪大一点的战士,笑了笑,拍了拍铁蛋的肩膀,莫明其妙地朝他竖起了大拇指,耸了耸肩,走开了。年纪小的战士不乐意了,一个劲地嚷着娟子偏心,不依不饶地围上了正拿着木碗,边吃饭边脸上露出同样是莫明其妙的笑意的娟子那里,要求她给每个小伙子一人扎一双同样结实轻便的草鞋。正往嘴里扒着饭的娟子越听越是不耐烦,几乎与脸蛋同色的眉毛开始渐渐地往上竖。眼看着母老虎就要发威了,知道厉害的小伙子们一哄而散。大嘴脚上有伤,跑得慢,被放下了木碗追上来的娟子逮了个正着:“我说大嘴啊,哈,打了一场仗,长本事了啊,敢向阿姨要东西了啊?是不是要阿姨也给你扎一双草鞋啊?”说完,指了指大嘴的脚,不过,在大嘴看来,凭娟子那明显带着威胁的语气,她指的应该不是自己的光脚丫,而是自己脚上的那两处伤口吧。想到李打铁的温柔,他哭丧着脸,说到:“那里啊,我的小姑奶奶,我那里敢向你老人家要草鞋啊,我还是觉得,光着脚丫在山路上跑,比穿着草鞋舒服得多了。”

带着所有的八路军到后山给呆那儿休息的战友们问个好后,连长招开了一场战役汇报会。他总结了这一次战役的得失,并对有功人员进行嘉奖,铁蛋这个小组取得的战果最大,损失最小,特别受到了连长和指导员的表扬。他们三个人站在队伍里,抬着头,挺着胸,蛮提站得有多直了,那心里,就跟六月天喝了冰水一样,打心眼里舒爽。

这一次战斗,牺牲了三十二个人,现在全连只剩下了七十七个人了,有些班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了,而且还牺牲了三个班长,包括一排三班班长陈三河在内。连长和指导员决定,保持这些班的编制,等以后有了新兵,优先提供给这些损失最惨重的班。其余两个班的新班长好办,从老战士里面挑一个就行了,这一排三班的班长么,连长和指导员商量了老半天,决定让铁蛋干得了。对于他们两个最高长官的决定,战士们没有一点点异议,毕竟铁蛋的战绩太好了。以前的不说,单单这一次,凭着三人一狗,硬是把一个小队的鬼子引进了蛇谷,活活把他们折腾死掉了,别说当班长,当排长都行了,所以么,虽然说铁蛋的年纪可能算是狗儿山八路军中除了娟子外最小的一个了,可是这个决赛仍然得到了全连战士们的坚决拥护。倒是铁蛋自己有点儿蒙了,这一次牺牲了八个老战士,还有几个老战士还当着他们的大头兵呢,怎么就轮到自己当班长了呢。不过,铁蛋就是铁蛋,立马站了出来,行了个军礼,接受了这个任命,给这件事情再钉上几根铁钉,要是自己假装谦虚,推托了几下,保不定连长和指导员认为他不敢担待,把任命取消了,自己得后悔得去撞墙。

会议眼看就要结束,连长正准备说解散的时候,铁蛋又站了出来:“报告连长,当首长的不兴说谎,连长以前说了,只要我杀的鬼子足够多,就给咱来一身军装,现在咱也算是杀够了数了,而且还当上了班长,请连长兑现诺言。”

被将了一军的连长,后悔得直拍自己的脑袋,他知道,这回如果不给铁蛋一身军装的话,自己就别想有安生日子过。他把头转向了那些老战士们,可是那些老战士们,一个个低着头,研究着地上那些蚂蚁是如何把一只毛毛虫给抬走的,而且一个个研究得极其入神,根本就没有发现连长的求助的目光。连长又把头转向了指导员,指导员抬起了头,突然间对天上飘着的朵朵白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那眼神之专注,仿佛能在白云里看到一个下凡的仙女。

连长走到铁蛋面前,绕着他整整打转了十圈,可是铁蛋仍然不依不挠地站一动不动地站得笔挺的,两直视着前方,眉头都不皱一下。连长停了好一阵子,摇了摇头,跺了跺脚,咬了咬牙,转身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快进屋的时候,连长转过了头,朝着铁蛋恶狠狠地吼了一声:“铁蛋,你小子他妈的给我进来。”门砰的一声,被连长给踢到了,那声音,大得吓人,把树上的鸟儿都吓得飞了起来。

当他们两个出来的时候,铁蛋一身满是补丁的八路军军装,抬着头,挺着胸,满脸笑意,象得胜的将军一样,在军营里面前前后后绕了好几圈。随后跟出来的连长,身上穿的,竟然是铁蛋的那身猎人装,一脸的苦笑,浑身别扭的样子,让人看了,总是想着要发笑。

小伙子们都围了上来,满脸羡慕地看着铁蛋身上的狗儿山八路军最最古老的军装,有些人还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地摸了一下那身象征着狗儿山最高长官身份的最破的军装。大嘴满脸的不可思议:“铁蛋哥,你竟然真的混上军装了,而且还是从连长身上扒下来的军装,你真是太厉害了,能不能让我也穿上一天啊,就一天,让我也高兴高兴。”

铁蛋的头立刻摇得象波浪鼓一样:“不行,别的东西都可以借,就这身军装,除非我挂了,要不然,别想有人把它从我身上扒下来,别说一天了,就是一小会儿,也不行。”

大嘴满脸的失望:“铁蛋哥,别那么小气了啊,就半天,半天总行了吧。”

“不行,咱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借半天,他借半天的,咱拼了老命,才混上了这身军装,这样一来,咱自己就没有多少穿的时间了。哈,你瞧这颜色,多正宗啊,你瞧这补丁,这么多啊,连长把它当命根子,这回变成咱铁蛋的了,哈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