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七十三

七夕214 收藏 3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只是,小三没有想到,自己的亲信居然这么撑不住。在陈方玉连干掉了三个流氓之后,那亲信为了保命,就把小三告诉他的东西,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陈方玉不敢怠慢,立即过来报告。李锦江和张卫闻言立时大惊!

看看时间,已经是十八点二十六分,天色已经全都黑了下来,现在还没有撤离的同志还有数十人,有张卫、李锦江、黄秀松、张国涛等七八名参加会议的党员,有在旅馆工作的党员同志,还有陈方玉、刘齐等警卫员。

如果现在全部一次撤离,说不定小三正带人过来,那么如果双方意外遭遇,这么多人,不引起对方疑心才怪。如果还是分批撤离,时间上赶不及了。

黑帮!李锦江念头一转,便下定决心,对张卫说道:“计划改变一下,你和张国涛等其余几名同志立即撤离,黄秀松和我以及旅馆工作的同志留下。”

张卫思索片刻,道:“好的,那你和黄秀松同志留下,旅馆工作的同志让他们不要惊慌,一定要注意安全。”说完,张卫顿了顿,有些意味深长的道:“另外,从革命需要出发,我希望你能够充分发挥一下你的花花大少功用。不要放过那名叫‘黄琳’的女孩!记住,这是为了我党事业的需要!”

李锦江顿时莫明其妙,待他想通过来,想要辩解时,张卫却已经向张国涛走了过去,想辩解也不好再说什么。李锦江顿时斜眼看着旁边的陈方玉,看得陈方玉一阵心虚,冷汗开始往外冒的时候,方才愠道:“你小子,居然向政委打我的小报告!真不够兄弟!”

陈方玉只得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表示自己无辜。反正李锦江的脾气他在侦察连那时就熟悉了,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

当下,张卫与张国涛等数名党员先行撤离了出去,但张卫担心李锦江的安危,留下了六名战士。李锦江让旅馆工作的党员稳下心来,安排这些战士把那些抓获的青帮弟子及尸体全都搬了过来。

这些人在审问之后,当场已经干掉了三人,余下的都绑了起来扔到小巷的角落中。李锦江把他们提出来,装作怒不可遏的样子,准备做给即将的到来的小三等人看。

闻知是流氓所为,而不是国民党当局所为,李锦江顿时放下心来。自己怎么说也有个官方的身份,算是地方豪绅及一方实力军阀的重要人物,青帮即使再强,怎么说也不能与官方对抗吧!

这个旅馆虽然是党的一个联络站,但就明面上的来看,还是一个正规的单位,没有任何案底与不良记录,自然青帮也不能拿旅馆的人员怎么样。

至于已经走掉的蔡和森、周恩莱、张卫、张国涛等人,人都已经走了,自己说他们是干什么的都死无对证,还不是任由自己怎么说。自己说他们是国民革命军的物资供应商,小三又能怎么样!

反正,就是要翻脸,自己这边有陈方玉、刘齐等人,加上自己,九个人就足够他们喝一壶的。难不成青帮吃了亏之后,还敢公开与国民党当局对抗,公然调动大批人马过来对付自己不成?

有恃无恐,李锦江很淡定,至少在小三带着人来看到李锦江时,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如此。

小三看到李锦江的第一眼,立时感到了几分惊喜,自己原以为已经难以找到的目标现在自己出现了,省了自己再费时费事到处去找,也可以在天老爷子那里交差了。

随即,仔细看罢当场,小三顿时感到又惊又怒。场面显得很诡异,李锦江正对着大门坐着,后面站着一人,就是李锦江的那两名保镖之一。

在李锦江的脚下,五花大绑的绑着十一人,躺了一地。一些面向这边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乞求的神色。还有三人没有绑住,但看那种软软躺在地上的模样,应该也没有能力站起来。

小三看罢,不禁火冒三丈。

在上海,什么时候青帮受过这样的挑衅!

如果这位叶培华花花大少是军方的或者是国民政府的人,那倒可以忍下来,但是这人明明是一名花花公子,还应该与共党分子沾点边,这样的人还敢挑衅,岂不是老虎头上拍苍蝇。

起先在船上,对于李锦江居然与黄琳的聊了数天,小三就颇为不爽,现在又给自己唱了这么一出,小三已经把李锦江列为必须除去的对象。当下,小三也不打话,右手一挥,就让后面的青帮弟子上。

出乎他的意料,李锦江并没有现出什么惊慌的表情,反而慢条斯理的用手向着小三指了指,道:“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动手。”

随着李锦江的手指之下,小三忽然发现自己额头上多了一条红线——红色的光线。小三抬头望去,只见旅馆的二楼栏杆上,站着两条大汉,他们手中的枪口正指着自己这边。上前去的青帮弟子才刚迈出一步,一条大汉手中的枪响了,火舌闪动中,一串串子弹打在这些人的脚下,溅起了一片尘土。

好快的枪!一转眼间,就是二三十发子弹出来。而且看那条大汉的模样,仿佛枪中还有子弹。在场的青帮弟子顿时不敢再向前去,都犹豫着脸上现出了惧色。

小三大怒之下,正要拔枪不顾一切与李锦江破釜沉舟一战,忽然身边的一人阻住了他。小三转头看去,这人是九铺的一名香主,现在小三带来的人马,就是他的手下。

事急仓促,而且,小三也不想把自己的功劳分摊开去,他没有向各铺堂主说明。他假借着龚师傅的权力,可以随意调动一个香堂的人马,于是他就临时从附近第九铺调来了一整个香堂的人马。现在,就是这位香主发现,自己这边人数虽然多,火力上却远远不及对方。

这名香主混到今天这个地位,不是白混的,他看到青帮的人马居然都被李锦江捆了起来,还有三人人事不知,这个“叶培华”也真是够胆!可是,这十一人却是小三调来的,不是他的手下,他全然不感到有什么出奇的愤怒。

倒反,他看到李锦江这么淡定,念头一转,忖道:这个叶培华既然敢这样,定然有所倚仗。在这个年头,共党分子没有这么大的胆子,不可能这么公然露面。看李锦江这副嚣张的模样,实在很难联想到共党分子身上,与其说是共党分子,倒不如说是某位军阀子弟。这有些玄虚!说不定,其中存在什么误会。

想到误会,他就注意到了李锦江身后及楼上的那几名大汉,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这些人身形彪悍,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嗜血气质,一看就知道是拿惯枪的大兵。这些人与他过去所常见的共党工人纠察队,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这样的情况下,他可不敢冒着与军阀冲突的危险,在此大打出手。就算大打出手,自己手下这些人,根本没有几只枪,看对方的模样,火力这么强,断然不是自己这些人能够对付的。

而且,他联想到了过去黄金荣曾遭遇过的一件事,不禁在心中打了个突,如果因为自己的招惹,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黄金荣怕是要点自己天灯才会罢休!

因此,他冒着与小三冲突的危险,阻住了小三拔枪出来破釜沉舟的打算,并向手下做了一个眼色。几名手下心神领会,立即围了上来,把小三围在中间。

当下,他哈哈一笑,越众而出,打圆场道:“误会!误会!兄弟敝姓刘,大家都叫我刘子,是青帮九铺堂下的一个香主,我们是听说有共党分子集会,故此过来看看……”

李锦江模仿他的样子,也哈哈一笑,打断了他的话,道:“共党分子!你看我象共党分子嘛!”

这位刘香主倒不以为忤,神色不变道:“哈哈,是兄弟鲁莽了。不过,最近上海共党分子活动猖獗,我们也是为了党国,为了消灭共党分子。所以,闻知这里有共党分子集会,这才匆匆赶来。看兄弟模样,也是党国的精英,相信也不会因此怪罪于我等。”

他给李锦江套上了一个大帽子,只要李锦江也反对共产党,那么,断然不能因此与自己撕破脸。

李锦江也确实不想把局面弄僵,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与这些地头蛇交恶,以后明枪暗箭可防不胜防。当下李锦江也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确实是误会。只不过贵部鲁莽了一些,不进来询问却派人暗中监视于我,手下人不知道轻重,以为是共党分子打算不利于我们,下手没有容情,已经有所伤亡。”

有所伤亡!众人的目光顿时看向了躺着人事不知的那三人,这才知道这三人已经死了。小三立即怒气勃发,这都是自己手下那仅有的几个直属小弟,这一下伤亡了三个,这个梁子不能就此揭过了。

他正要发作,忽然从李锦江后面的门口走进四条大汉,四人胸前都横背着一支与楼上两人相同的枪械,手下都夹着人,一共是七人。

这四人有三人倒是一手夹着一人,可看他们的模样,似乎夹着的是一袋子棉花,丝毫不费力气,那位刘香主不禁大吃一惊,这四人好大的力气。看他们的模样,断断然非自己手下能敌,不知道自己这七名下属究竟如何了。

四条大汉走到李锦江面前,向李锦江点了点头,随后把手下夹着的人一把扔到地上,七人中顿时有两三人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眼见并没有死。刘香主这才放下心来,不禁在心中暗骂小三,他妈的,你小子非要搞什么前后夹攻,派人偷袭,这不,搞得老子的人丢人现脸。

李锦江他是不敢怪罪的,看李锦江的那几个下属,就可以知道,李锦江定然是一方豪强或者军阀的人马,来头定然不小!这样的人,他不敢得罪,就把心中的怨恨放到了小三身上。

小三却不知道,自己一贯来借着龚师傅的名头在帮中嚣张无比,已经令许多人看不顺眼,而今眼前这位香主更是把自己恨了起来。小三此刻还处在手下已经死掉三人的暴怒中,手悄没有声息的模向了怀中,就要不顾一切下令火拼。

就在准备抽抢出来向李锦江射击的时候,数名刘香主的亲信围了上来,把小三夹在了当中。小三大怒,欲甩开这些低级弟子,却架不过人多,数人悄不作声把他按住了,令他动弹不得。

狗咬狗,一嘴毛。李锦江把这一切都看着眼中,却没有作声,静待着刘香主的下文。刘香主面色尴尬,勉强笑道:“不好意思,手下的人不懂事,让尊客见笑了。不知尊客高姓大名?”

李锦江淡淡的道:“鄙人叶培华,武汉红安人,要不要再报一报祖上的名号?”

刘香主顿时吃了一惊,原来眼前这人就是龚护法要的那人。不过,龚护法要的,是知道他的讯息,倒没有说要将其拿下。他心中念头一转,顿时有了计较,装作全然听不出李锦江话中的讽刺,笑道:“原来是叶公子!久仰!久仰!不知道叶公子来上海,是公干?私事?有没有什么我们青帮帮得上忙的?”

李锦江心中暗骂,久仰?自己这名字起了还不到一个月,这么快上海就能知道!心中这么想着,李锦江脸上没有表示出来,仅仅是鼻中“哼”了一声,却没有回答刘香主的话。

刘香主早就料到这个结局,他顿了一顿,没有得到李锦江答复,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今天叶公子所看到的,仅仅是我们青帮二十四铺中的第九铺一个香堂的人马,还不到第九铺人马的半数,我们青帮别的地方不敢说,在上海只要我们扔出去一句话,没有不砸地有声的……”

刘香主一边说,一边看着李锦江的脸色,但丝毫看不到李锦江有什么反映,只得转而说道:“这样吧,我看叶公子也怕我们碍事,那么我们就不说什么帮忙了。不过……”

刘香主看了看手下的人马,胆气壮了三分后,方才继续说下去:“不过嘛,今天我们第九铺的弟子知道叶公子并非共党分子,但其他铺的弟兄却并不知情,如果再起了纠纷,那就难以善免了。我看,能不能这样,就由我们第九铺的弟子来给叶公子值夜,待叶公子出门就由他们鸣锣开道,以防其他铺的弟兄再起误会。”

李锦江心中暗笑,什么值夜、什么帮忙,就是想变相的安插上几个人来监视着自己。还威胁加利诱,绕来绕去的说了一大堆,如果不是自己并不怕他们监视什么的,自己马上就拿你们开刀。嗯,也不能太轻松让他过关了。

心中想着,李锦江脸上并没有什么表示,气氛顿时沉闷无比。刘香主的冷汗都要冒了出来,脚下躺着一地的都是自己青帮方的弟子,而且对方还毫不犹豫的连杀三人,显然没有把青帮这块招牌放在心上,全然不怕。

而如果这位叶培华公子确实大有门路的话,他就算真的把自己给干掉了,黄金荣相信也不会会为了自己,而与这位叶培华公子闹翻脸,自己死了就是白死了。

楼上大兵手中的枪械按照一定的规律,不断的晃来晃去,那个小红点不时转到刘香主的身上,更是令刘香主多了几分恐惧。刚才看过这种枪的表现,知道但凡那个红点指到哪里,子弹就打到哪里,每一次红点的转移,都令刘香主心情紧张无比。

还好这样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半响之后,李锦江觉得效果可以了,也防止对方铤而走险,他哦了一声,说道:“这么说来,我倒要感谢刘香主了。”

李锦江一出声,刘香主顿时感到那种飘在半空两头不着岸的感觉顿时逝去,心下为之一松。续而李锦江下面说的话却又让他心提到了嗓子眼。

什么叫做“倒要感谢”?这不是明着说反话嘛!这位“叶培华”公子对自己的提议极端反感?感到小命捏在对方手里,刘香主不得不认真的揣摩对方的每一个字眼。

下面李锦江的话就让他彻底放下了心来。李锦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道:“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你想派人跟着就跟着吧。不过,千万不要让我发现他们干涉了我的行动!不然……呵呵!后果你应该知道!”李锦江露出了一个让刘香主感到不寒而栗的冷笑,说罢转身走进了内堂,连看都没有再看刘香主一样。

李锦江越是这样摆出架子,刘香主反而就越认为这位“叶培华公子”来头极大,他完全不敢声张,让手下赶紧把摔到地上的弟子扶起来,那些捆着的考虑到同是青帮弟子,也抽了三五个人去帮着松绑。

刘香主看了看呆呆站在那里的小三,心中一阵解气,过去你小子老是借着龚护法的名头来压咱们,现在傻了吧!看到手下已经全部搀扶起来,他向小三抱了抱拳便带着一众手下扬长而去。

顷刻间,第九铺香堂的人马就走了个干干净净,只余下小三及刚松绑的十一人并三具尸体。小三站在当场,恨得牙咬得痒痒的,但看到上面两位战士枪口有意无意的指着自己,却也不敢发作出来。

他手下的头目松了松捆得要紧的手脚,看到他愣在那里半晌,急忙屁颠屁颠的跑上来问好:“三爷,你看这场子……”

“啪”的一声,小头目话犹未尽,小三已经重重一个耳刮子打了上去,道:“滚!他妈的丢人现脸的东西!”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