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二章.潜龙探首 102.打的就是补给

fishdb328 收藏 7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102.打的就是补给

发扬着倭人的优良传统,大连倭国东北军司令部的死个半老头子在达成公识之后,就听见武腾信义“啪啪”地拍了两下巴掌。来自倭国本土的艺妓迈着轻盈的小碎步来到了众老头身边,这次表现的是倭国艺妓的知名节目,《过溪》。众艺妓虽然穿着包裹严实的倭国传统和服,看起来很正派的样子,却在里面什么都没有。至于说过溪自然是怕衣服湿了的因此把裙子提起来,越提越高,越高就越发现原来没有内裤。

----------------------------------------

说到这里大家就知道艺妓的本质是什么?也就知道倭人一直以来表面的冠冕堂皇下掩盖的是什么东西,更知道欧美国家对于倭人的所谓美好形象又是用什么换来的。(很多人狡辩说那是一种艺术,真的是艺术吗?本人对艺妓这种东西很不耻,特别是一个中国人去扮演这种感到难以接受,当然很多人愿意用自己的肉体和尊严去换一些东西,在市场下这无可厚非,但是我想表达的是厌恶和鄙视!)

---------------------------------------

就在这种歌舞升平的同时,中国人没有松懈,包汉文和洛辉正在全力解决如何让重装备在冰天雪地机动的事情。问题并不是想像的那么简单,单单说发动机想要在零下30多度的条件下启动就不是简单的事情,另外为了能够在原野获得机动能力装甲部队需要在30厘米厚的积雪上行驶,毕竟就算是坦克也不能沿着别人军营前大门口的道路进攻。想要在零下30多度的温度下顺利地启动坦克有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用开水去冲发动机,这个不难解决,而要让装甲部队在雪地上行驶就必须要给履带外侧延伸出厚厚的钢块,而且作为接触地面的钢块要用足够的硬度也必须有一定的韧性,更加要能够抵抗寒冷而不变脆。要这样的刚才对于当时东北的工业来说还是有难度的,因为钢板不能太厚那样会影响机动,而钢板的强度和韧性越高装甲车与地面的接触面积就越大从而压强就越小,能够在雪地上形势。对于这样的刚才东北没有,想要从南华或者其他欧美强国获得却时不我待。

都说我们中华大地地大物博、物产丰富,哎!又精神分裂了扯到那么远。

精神分裂抗议:“听完再说!”

说物产就是想告诉大家中国的东北有一种木材,其强度接近钢铁,更重要的是它还有木材的良好韧性。在和坚硬物体碰撞的时候铁桦木会被挤压得凹进去,却不是一般金属整体弯曲或者断裂的下场。对了这种帮助装甲部队在雪原上高速机动的木头就是我们想要的。

直到这个时候包汉文和洛辉时候明白了中国老百姓是多么的聪明可爱,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本领也许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民族传承,更是中华民族延续到现在的重要依托之一。装甲车辆的问题解决了,那么单兵如何能够在雪原上获得良好的机动呢?

这就需要我们的士兵学会一种技能----滑雪。

于是东北军开始了滑雪大练兵,这种东西有些人天生小脑不好用平衡能力不好怎么也学不会。有些人特别是东北人,滑雪对于北方的孩子来说那基本上和南方的孩子会游泳是一个概念。于是“关东雪上飞的名号被东北军坐实了。

随着东北军在雪原上机动能力的进一步提高对于倭人的冷枪冷炮行动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原因很简单杀完人滑雪逃跑就是,倭人是不可能追上的。无奈的倭人最开始的时候还是用火炮发泄一下心中的气闷,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渐渐地冷淡了下来。可是中国人的进攻却从来就没有停止。

不过这两天包汉文和洛辉的心中有些郁闷,他们甚至会想如果能够再次穿越到明朝一定要把《三国演义》的作者罗贯中干掉,因为倭人用上了三国曹操对付马超铁骑的办法,将泥土和积雪混合然后不断地用水去浇,不到两夜的功夫,倭人的军营都有了厚厚的冰雪城墙。是谁说野兽就没有大脑的?要知道马戏团的那些动物绝对比倭狗聪明。

有了良好的防护,中国人的袭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但是中国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骚扰,倭人也渐渐地为了抵抗这种骚扰加大了伏击力度,既然追不上那职能有守株待兔的方法等待中国人的出现。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倭人士兵和军官确实有着良好的应变能力,以及完成这种应变所需要的相应的素质。

既然军营难以再次成为目标那么倭人的补给线就成了东北军最眼热的肥肉了。虽然不及线上倭人硬是用车轮和马蹄还有步兵靴将道路上的积雪和冰块碾碎,却无住地对这周围白茫茫的群山也原野。

今天的天气不错,对于抚顺城中的东北军手下败将直元真来说虽然他的失败情有可原,也确实接到了关东军司令部的授意才决定撤退的,更重要的是在那样的环境中直元真带领着流氓部队居然没有全军覆没,他们穿越长白山到朝鲜居然生存了下来。任谁都知道直元真几乎已经做到了最好,他没有被处罚,而且被重新重用了起来。当然任何国家都一样有能力而没有背景的人,要做的就是最吃力不讨好的差使。

虽然太阳挂在天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但是地上的积雪依然没有一点融化的意思。看着边上赶车的士兵那已经结成冰花的鼻涕,直元真庆幸自己来自一个富有的家庭,里面的兽皮小袄让他没有丝毫的寒意。不过长时间骑马导致脚因为血液流通不便而产生的彻骨寒冷直元真还是没有什么办法,总是在马上站起来搓揉大腿内侧以减轻寒冷。护送补给!直元真很郁闷自己的差使近一个月来帝国的补给部队已经多次被袭击,虽然由于帝国军队那种友军被袭击一定要迅速援救的惯例,物资没有被抢走过,但是支那人明显不是为了东西来的,他们发动袭击后先是炮火,然后是枪支,还不停地丢手雷,经历过这样袭击的直元真现在都觉得后怕。那时候支那人的袭击就好像要把所有的弹药打出去一样,那种机枪的扫射声根本就不是点杀人应该有的声响。他们的目的就是对着汽车和马车后面厚厚帆布覆盖的东西不停地开火,如果里面是军火那么周围20米内将不在有活物。直元真摸摸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眼睛的右边支架出现了一段不协调的白色。这是在一个星期前的压运中,被弹片削断了的镜框被修补留下的,直元真认为那能给他带来幸运,更重要的是那是他妻子送给他的礼物。直元真现在的思想很复杂,总是想起来中国前的种种快乐时光,总是思念自己的妻子、儿女、家人。作为一个新兴资产阶级的公子直元真很清楚倭国以及外面的世界,也正因为如此直元真不向大多数低级军官一样成天想着成为将军,他更愿意在军队混些政治资本回国去依靠家族的财力成就自己的未来。

突然直元真感觉眼前被耀得几乎失去视力,接着”轰“的一声巨响,然后鼻子就异常寒冷和刺痛。补给车队又被袭击了,直元真被爆炸激起的雪花大的头到现在还是昏昏沉沉的,而更重要的是一种想要放弃和解脱的心理在作祟,他只是滚下马痛苦地捂着脸似乎不想去面对这一切。这支护送大队的副官清木大正看见直元真如此的情形根本就没有去询问或者帮助的意思,他迅速地接过了指挥权,开始指挥部队隐蔽并且向西面的山坡开始组织进攻了。而直元真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拿回指挥权,他也很清楚大部分的倭人士兵更喜欢那个成天狂热地叫嚣着要立功成为将军的人,这个民族已经歇斯底里了。

当然直元真只是心理上有些沉重还并没有傻掉,虽然军部那些老头子知道自己的才华和自己对帝国的征程,但是直元真很清楚他身边那些想要上位的年轻军官会随时找个借口来个先斩后奏获得这支部队的指挥权,然后去建功立业。因此直元真迅速地叫来了通讯兵请求支援。这里离驻扎在沈阳以北70公里的小泉六一的第11师团只有不到30公里。小泉的部队就是哎哟扼住东北的咽喉,位置十分重要。当然任何一个有点军事尝试的人都会奇怪东北军和倭军的分布。倭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占领东北所以放任沈阳一线东北军不管直接进入东北腹地,然后东北军并没有因为失去根据地而丧失补给,所以东北军依然在沈阳、抚顺、四平等地坚守。而倭人为了保护自己的交通线也不得不派出部队在野外驻守。原本这些驻守在野外的倭军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准备好了就可以随时打的,那倭军可就犯了兵家大忌。不过倭军的实力确实不是东北军能比拟的所以这种奇怪的战场分布就形成了。

话远不表!

直元真作为一个真正为帝国未来着想的军人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保住这些物资,因此请求小泉第11师团的支援就是最明智的选择,而清木大正的想法却是要独立打败袭击军队以获得军功。因此对直元真的作法有些愤恨,但是直元真毕竟还是这支部队的主官,清木大正还是顾忌倭国一直以来森严的等级不敢有什么出格的作为。

东北军的进攻这次有了很大的不同,原本不在大路上机动的东北军在袭击兵力上实在很有限,在很多时候甚至将武器弹药分多次运到伏击地点附近保存好等待机会下手,但是即便是这样寒冷的东北人还是不能在外面露营,而且那样也容易被发现。所以东北军一直以来都是将弹药全部打出去就不管了,这次因为滑雪的因素参与袭击的东北军官兵达到了将近3000人,都是挑选出来的滑雪能手。

人多了,弹药也充足了,什么客观条件都代表好的方向。第七旅旅长王铁汉指挥着这次行动,说来他之所以能够拿到这次伏击的指挥权完全是因为他第七旅的士兵争气,这个在全军的滑雪大比武中成绩第一,能滑的人数也是第一。而他的助手是他一直佩服的南华共和国特遣小队的队长陈丙长。陈丙长并和他的小队都不是”临川号“上的人,他们只是跟着张志云学了几个月的丛林特种战的人,因为成绩优异当上了小队长。这个时候陈丙长也不多说对这自己的部下做了个手势战士们就开始表演他们那完美的枪法。由于人数上处于优势,又是伏击,所以我东北军根本就不惧怕倭人护送部队的反扑。

失去了指挥权利的直元真在汇报情况以后就开始等待命运,而清木大正也确实比直元真更能指挥这支部队,毕竟疯狂的倭兵更信仰他那套。话说回来这支部队也算是久经考验了,他们在以前的护送中也经常遇到伏击,不过那些支那人根本就没有恋战的打算,他们努力地打完所有的弹药摧毁皇军的物资后就会迅速离开。而这次火炮依然密集,只是枪身稀疏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枪声人多反而会稀疏追求精确和追求压制是不同的感念。)但是这种稀疏的枪声却让直元真出了冷汗,明显支那人这次是想要杀光所有的皇军。

另一边对于陈丙长来说,他和他的战士因为是从热带来的不适应雪地跋涉而没有参加之前的骚扰,更重要的是张学亮对他们的保护。这次有所不同,学会了滑雪的特遣小队要去将先进的特种作战思想灌输到东北军那里,至少要让东北军的战士知道特种作战需要那些技能,有哪些战术。

特谴小队的实力瞬间让王铁汉和他的士兵看的一阵发呆,甚至有些枪法不好的士兵开始了阵阵的欢呼声。因为特谴小队的狙击手的枪法实在可以用神乎其技来形容,这些人用着比美国生产的还要好的光学瞄准镜,经过特殊加工处理的聚集步枪。每一枪打出去都溅射起暴头的血雾。而其他的战士也不差,他们的那种半自动步枪也带着瞄准镜,每三发子弹是一轮点射,而点射命中的基本就在脖子和肚子之间的胸部,三发子弹全部都命中。对这样有规则如同打着节拍的枪声,特谴队的战士开始了竞赛,随着默默的杀敌数数声身边枪法不是很好的东北军战士开始大声地帮助他们数出来。

而倭人士兵已经确认了一种规律,那就是不要露头,露一个死一个,现在人们确信火力压制很多时候要靠精确为基础。这就是为什么1000人的倭人三八步枪,经常赶着过军一个师走的原因。

这种战斗已经不是勇气能够扭转局势的了,任何胆敢挑战中国军队实力的倭人都只是脑浆迸流的下场。但是被压制的饿倭军依然在抵抗,他们会逐渐寻找我军的射击四角慢慢退却,留下控制我军突击路线的角度勉强地抵抗着。

倭人的救援确实很有效率不出一个小时倭人的支援已经到了10公里外,而这个时候倭军已经被赶到了道路外400-500米。物资已经被全部炸毁,而我军安然地撤退了,当然不免在险要的位置留下埋伏防止敌人追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