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孤独狼日记 孤独玛多 第三十一章 群殴事件

我热 收藏 0 1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size][/URL] 玛多孤独日月 31 第三十一章 群殴事件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上午听说考勤表丢失了,一个个问过来,无人知晓。想必为那个好汉将其烧了。昨日小牛等还开玩笑,要将其烧掉,今日即不见踪迹。又要交团费24元,小郭先垫交了。与王中福也拉不咋了,此人刚分来即狂傲之至,扬言,要揍人。不理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6/


玛多孤独日月 31 第三十一章 群殴事件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上午听说考勤表丢失了,一个个问过来,无人知晓。想必为那个好汉将其烧了。昨日小牛等还开玩笑,要将其烧掉,今日即不见踪迹。又要交团费24元,小郭先垫交了。与王中福也拉不咋了,此人刚分来即狂傲之至,扬言,要揍人。不理它。其姐中午气势汹汹要麻将,不是东西。给州招办,防疫站打电话未找见人。晚打麻将,又冰了60元。来电一会儿!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五日


上午因输钱贪睡未去上班,下午肉、虎风言风语,甚放不过。王中福狗日的凶相毕露了,对老子已不放眼里,恶声恶气想找茬了。忍吧,现在是吃亏、受气、受苦的时候。才让等人下下三乡检查验收计免工作,存心找茬罚钱了。去李伟处租借武打小说金庸名著《笑傲江湖》,一日六毛。晚在三哥家吃饭看电视。回来收拾折磨给狗上刑!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六日


把狗绑至凳子上一晚上,哭叫一晚未理,谁让其不听话呢,一叫就跑,一见即飞,还好,抓住了。要不是借枪崩了它。这一阵子心情不顺,与人也不和,麻将也大输。几日已163元,况又欠164元。心中极为压抑,只有全撒到不争气之狗身上。今日又狂揍两顿,血流体肿。该办正事了,别整天价想歪门邪道了。白天来电未洗衣物,晚又断了!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由于手气特背,冰欠甚重,故还帐后不可再赌。有钱可用来租借阅读书刊消磨时光。自十五号起,开始租阅金庸名著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上册,至今已看完。九一年从武汉邮购《阴阳门人》一套今日卖与李伟租书处,原价十三元。反正放着也是放着,已看罢,他人借看不还之病尚有。因此一旦原价出手即太妙了。因《笑傲江湖》中册未还,故未租借上。只有借台湾独孤红所著《血剑飘香》一套了。自十五日晚将狗抓回来,一直未放出去,一有机会就跑,拘禁在家里,梢不如意即揍它。估计火钳下也该它受几日了。今天又因电厂故障而再又无电,黑暗一片。已近年底,明年日历已买上,何时请假回家呢?二哥之事也拖延不办,在这里已待一个月。明天早点起床步行上班,因自行车前胎又爆掉了。上班看小说吧,千万勿再玩同花,打麻将了。防小人!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八日


礼拜五上午未去上班,藏狗给画了一个旷工,是存心报复。今天上午政治学习。团员民主评议,无人主持热心此事。团费交上去,评议未搞过,给个指标,连不是团员的都眼红。自己在单位、外面混得很差,主要由自己的脾性秉性所致。不该说的不说,祸从口出,尤其以后注意心平气和说话,勿动肝火,说话太冲伤人对己不利。千万不可再与人争论,无甚意义。防疫站是由一帮小人组成的无聊而霸道不讲理的团体。在其中,多注意洁身自好。每个人都想欺负我,是我之原因吧!这个世界上无一了解同情我的人,包括亲人在内。但愿能找一个贤惠、善解人意的好妻子。这一段时间我对人人,人人对我都不友善。今天看完了《血剑飘香》,主角李存孝,娶了三个绝色美女,人见人爱,无一漏网!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九日


一上班,听王明朋述说昨晚他与肉加、刘小虎、金勇打架一事。肉等三人酒后去打王明朋,肉给王头上一高压锅盖。王处有二个中队的人也在喝酒,帮王打肉三人。后中队二人又回中队叫了几个武警,来将肉加、刘小虎打得向王及妻求饶,直追至迎山桥。肉加被打得住院。王告之公安局,将几人叫去问讯,将肉加拘留起来,其他人未罚款。这次多多少少给我出了口气。肉、刘、金气焰太嚣张了。心中高兴万分。另据王中福说,袁蒙下宁住院,因结核性脑膜炎,已病危,下肢已瘫痪,活不了几天了。张东海请假下去探望。心中甚为焦虑,毕竟是玩在一块儿尚不错的人。二哥被准许回家,此案也因魏源不在而毫无结果,准备明日回家。十二日单位开会,才让说十五年工龄以下不让回家,要抗灾保畜。才让儿子在湟源牧校出事,让才下去!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才让一行从花返回,说花乡计免一塌糊涂,卡证不符24处,未培训,每例罚款20元。不知能否将我牵扯进去。肉加在监狱里被中队又于昨晚被打一顿,真是活该,罪有应得。二哥今天未走成,因无车。与州招办也联系不上,陈清立去州,是否让他帮问一下。晚去王师傅处抠将,手气较顺,赢了八十元,将本捞了一半。明值日,早点去!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早上九点去办公室架火值日,政治学习。与梅吵架,说咒他被车压死,求之不得。哥于今天坐陈主任去州车下花。狗又因被打再不回来,而且一见就跑,那日借枪打掉它,被人抓去就一场空了,一百元白花了。晚去王师傅处耍麻将,刁秘及老左来说不让打了,要抓,后虚惊一场,喝了酒开玩笑。恐怖之极,还好,赢了十元钱!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96.13/2)


(自今日至九六年二月十五日期间日记因沉湎于麻将之中,是后来总结补记的。见谅!)麻 将

每天除上班,就是思量打麻将。下午未去上班,去人事局找合同,复写。在彭德光处打麻将,与武正安、张善学、辛策三人,后哥来钓鱼,未让。下来未有多大出入。后来,曾约彭、巴桑及三智在我处抠将,因一红中未打,彭吼骂,还嘴,那厮大怒扬言要打。与三智那晚又转至小曹家去玩。钓鱼打赢200元。又因近时期无电,每晚去财政局牛守玉处去玩,基本未输。后在防疫站开打,除一次赢增加太二百多之外,纯输,以九六年元月份为著,元月十六日,金、肉、王给三百元守家费,也先后输与他们,17日,报差费近三百元,也全输。元月份工资领后借与小金。2月份一并领一千五百五十元,也已输四百多元。近段时间至2月12日,总输一千元。再不能玩了,伤命劳财!还总生闷气!每天太放纵了!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96.13/2)


7月中旬,在三岔路口设卡检疫中,买狗一条一百元,后因此与苟、牛产生矛盾,与苟打一架。九月间,生小狗七八只,因保养不善,全死。后十月搬至政府,每天跑,找回,打、折磨、虐待,并提枪去打,未中。后找回,圈屋里,至九六年元月17日,因其每日上沙发而被吊死,扔至牛粪房。无奈,自己心情不好,它又不甚听话,打不改,只有死路一条,也好,是一种解脱。这样的狗不如不养,吊、拌、摔、咬、踩,鲜血淋漓,仍不听话。自己无一知己相伴,无人陪话,孤孤单单,形影相吊,无主心骨,毫无主见,无名火不由而发。被众人相继奚落可笑。以后养狗只能以初生小狗为宜,这半大狗,尤以藏狗抚养过的所谓“通花”祸根,不可再犯类似舍财劳神伤心之物不可再养!


2007-07-10-18:19 发于行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