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中队 第六章 战地黄花香 第 2 节

南山石 收藏 17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size][/URL] 石军在回营的路上,透过档风玻璃望着灰蒙蒙的星空,两眼只感到发涩,视网膜内疲困之极,他将对讲机递给副指导员刘凯,打着阿欠说道:“火战告捷,你指挥吧。我和指导员为‘超极战士’的事儿聊了大半夜,哦,想靠靠了。伍指,你也靠靠吧。” “好的,你俩都靠靠。不是方案还没下吗?此时底数不清,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0/


石军在回营的路上,透过档风玻璃望着灰蒙蒙的星空,两眼只感到发涩,视网膜内疲困之极,他将对讲机递给副指导员刘凯,打着阿欠说道:“火战告捷,你指挥吧。我和指导员为‘超极战士’的事儿聊了大半夜,哦,想靠靠了。伍指,你也靠靠吧。”

“好的,你俩都靠靠。不是方案还没下吗?此时底数不清,难说有的放失。”刘凯发表意见。

“城市巷战、解救人质,不外乎就是利用地形地物、徒手攀援、巧用战术、适时射击、意拼心理、近身擒敌等几项的综合。不过,这次总队姜参谋长亲自下来调研,怕会出些奇特新招,超级战士,何为超级?就是与众不同,就是技艺超凡!我们不得不未雨稠缪啊!”石军点了一支烟,两眼微闭。

“不要吃独食,也给我俩发一支!”伍平在后座拍打着石军的肩膀。

“你们俩不抽烟的,凑什么热闹?我纵容你们抽烟,我岂不是误人子弟?”石军左手捂袋,两眼紧闭。

“烟奴!你不常说香烟能提神吗?我们被刚才那乌烟呛晕了头,也想用香烟焕焕精神,给不给?”伍平边说边插手就往石军的左口袋伸。

“这简直是浪费粮食!好,每人就一支呵。唉!你们吞云吐雾能尝出什么味道来。”石军犹有不舍地拿出“红塔山”给俩人分发了一支,打着了打火机,眨眼说道:“这烟贵呢,团干部烟!”

“我们队长胸怀大志啊,坐在连长的位置上就盯着团长的烟缸,前途不可限量!”伍平拔着烟,朝刘凯努了努嘴。

“我说你就是狗掀门帘——全靠一张嘴!我人生的奢望不高,只求在人前不被戳脊梁骨说我‘无能’就够了。”石军露出玩世不恭的神态。

“我就欣赏队长这一点!”刘凯由衷叹赞。

“看来靠是靠不成了。嗳,你们听说了吗?我听说我们营区边屈家畈的屈大毛自称为‘一方教父’,他擅自用黑道手段统了全市的废旧回收业,搞了不少钱,还豢养了许多社会上的盲流。当地人们是畏之如虎,而公安机关就是找不到他的茬。这可是一大隐患呢。”石军偶然提起了他听说的一件事,表示着态度。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们是动态应暴制暴的,那是公安机关的事。”刘凯接过话头。

“可不能这样说。黑社会近几年闹腾的很凶,你们看,说不准哪一天,这个屈大毛就会在我们的枪口下喧嚎!我只是对他偶感兴趣而已。我想:总队的方案一下,我们就在屈家畈附近找块地方训练,敲山震虎!”石军沉颜敛气地说道。

“铃~~~~!”石军的手机响了。

石军摁下绿键,送话器里立即响起了一标准女高音银铃般的声音:“喂,石队长吗?我是朴璇哪!”石军慌忙下意识地捂紧手机,压低声音:“哦,你好!我还在车上。”

“还没到营区呀?我就想问问你到了吗?我已到了宿舍,打个电话。”朴璇的语句也显得很生涩。

“哦,啊。”石军不知说什么?支吾着。

“说啊!人家主动,你怎么倒扭捏起来?真是个大勇若怯的家伙!”伍平大声催促。

“别吵!朴璇,有些人在吵,不让我打电话,就是那个酸书生!他什么事都要管,他是我们的管家婆。”石军找到了话题。

“嘻~~~!你是说指导员吗?他可是个本份人。”电话里传来了朴璇欢快的笑声。

“天哪!他本份?世上就没有本份人了。我告诉你噢,假象!绝对的假象!”石军眼望着伍平,摇头说道。

“反正我感觉指导员这人很好!”朴璇笑音不止,说道。

“你看,秦烩陷忠,自有公论!”伍平将左耳紧贴着石军的手机,听到朴璇的答话,神气地扮了个鬼脸。

“朴璇同志,你被蒙了!透过现象看本质,但等你与他熟了,你就解其中味了。”石军仍是捉着伍平开心,穷追猛打。

“小朴,别听他的,他是个兵痞,狗嘴吐不出象牙!”伍平对着手机大喊。

“我谁的都不听,你们都是铁血军人!我很高兴与你们相识,也很想与你们交朋友!”朴璇的声音有些激动。

“好,我们交你这个女性朋友,不过,你以后可别嫌我们这些丘八不懂生活、性子烈哟?”石军故意放声说道。

“说什么话?我爸也是老兵,我喜欢着呢!既然这样说,我下山就请你们喝茶!”朴璇似乎在斗气。

“好哇,我们有一百多号呢!”石军逗笑说道。

“吓死我了,那我请不起,我靠工资吃饭。那你们另去会富婆吧!嘻~~~!”朴璇笑声刺耳。

“损我,你在损我!我石军可把黄、白之物看作是王八蛋的!”石军不由油起腔来。

“你看,你在骂脏话!”

“王八蛋岂是脏话?我改,我改,秀女面前舌头要捋直放干净!”石军说完诡然地眨了下眼。

“好了。我不跟你耍贫嘴了,我要洗洗了。我下山再给你电话。拜拜!”朴璇下了“逐客令”。

“好,再见!”石军还拿着电话似在遐想。

“某些人为情所扰、为情所困啦!英雄志短,儿女情长啦!”伍平拖腔拿调地说道。刘凯和驾驶员都在笑。

“别动!”石军突然回头敛颜说道,把伍平和刘凯都吓了一跳。伍平厉声问道:“你神精啦?”

石军学着朴璇的口气说道:“‘反正我感觉指导员这人很好!’哈,你有戏!”说完,石军指着伍平的鼻尖。

“胡扯!朴璇和我?”伍平嗔着大目。

“非也,非也。朴璇她姐!”石军大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