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五章 连败七跤(下)

辽西老戟 收藏 7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罗云汉一抖肩,左手却像一条泥鳅似的滑了出来。

“好小子!”李胡惊道:“缩筋挫骨十八闪?”

“见笑了!”罗云汉嘿嘿一笑:“胡子大爷!我这是小巫见大巫,到了野狼谷,你得教教我你那少林绝技的大摔碑手!”

“小胡子崽子!”李胡笑骂道:“贼眼溜尖的,啥你都知道!到时候再说吧!不过,以后你别再给我倒蛋!”

“是!胡子大爷!”

李胡一笑,领头走到窝棚外。

夜色朦胧,虫声唧唧。

李胡望着姗姗走出云朵的弯月,感叹地说:“‘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吟罢低眉无写处,月光如水照缁衣。’鲁迅一个文人,尚且忧国忧民,捉笔为刀,怒掷投枪。何况我们这些披坚执锐的军旅之人?”双手拉起三人的手,“他把民族的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我把重担加在你们的肩上。小伙子们,多说无益,好自为之!好!咱们野狼谷见!”

“野狼谷见!”三人立正敬礼。

李胡大踏步走向早已候在老榆树下牵着两匹马的齐明远。

须臾,两匹马消失在夜色中。

罗云汉打了个哈欠:“快睡觉吧!都他妈困死了!”

“睡什么觉?”丁雄斜了一眼罗云汉:“明天咋过喇嘛营子?”

“进去!”杨欣朝窝棚一推罗云汉:“商量一下!”

“还商量个鸡八毛啊?你们国民党和共产党商量去吧!我这个野牛党得睡觉去了!”

“你走不走?”杨欣一搭罗云汉的前襟,侧过身来,拧把一带步,拉开跤架。

“我操!摔跤?跟我扯这个?”罗云汉来了兴致,封上手、抓底手、抢手进攻。可没等崩手、叨门得把,杨欣的腿上就有了。足尖轻轻一撩,罗云汉扑通就倒在地上。

“我操!你还要反哪?”罗云汉爬起来,旋身一腿飞来。杨欣一把接住;“说好,咱不是散打格斗,是摔跤,屁股沾地算败,不准抠裆、窒息、反关节!”

“松手!就依你!鸡八毛的,我还怕你这个小白脸子咋的?”罗云汉说话间猛地脚一下勾,兜裆使了个“缠腿腕”。

杨欣紧手吞腰,一变脸,摘手就是一个急速的“倒口袋”,罗云汉又一个跟斗,叽里咕噜地摔了出去。

“哎我操了!我还真整不了你了?”罗云汉被摔得不明不白,脑袋有点发懵。接触这么长时间,还真不知道杨欣有这手儿?罗云汉没站稳就又扑了过来。

丁雄右手一托左肘,站在一旁观津津有味儿地看起来,不由得暗暗称奇。心想,小时候,这杨欣摔跤哪里是我丁雄的对手?每次交手,杨欣都是连滚带爬、不堪一击。可现在一看,这小子是经过名人指点啊!没有虚招儿,全是实招儿,而且招招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别、挑、勾、绊。可就是这普普通通的别、挑、勾、绊,迅速得让人根本看不清楚是怎么样和扭、贴、架、抗的身法配合在一起的。

扪心自揣,自己现在也不是他杨欣的对手。

丁雄一看罗云汉摔跤的腿脚身法,就明显地看出,他根本不是杨欣的对手。现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丁雄已经了解到罗云汉的身手功夫了。若单轮摔跤、拳击、武功、枪法甚至散打的技击技术而言,罗云汉没有让人不可望其项背的技艺本事;可若论生死对打、战场搏杀,罗云汉的鬼诈心计和出其不意的拳脚,他丁雄和杨欣都不是罗云汉的对手,更不用说他出神入化的鬼头刀了。两只手绢就能碎凳断椅,这简直都是近乎神话的功夫,可在他手里毕竟是有目共睹的使出来了。另外,这小子武功庞杂,居然还会“缩筋挫骨十八闪”,虽然这也不算用的精深,但什么武功套路他都能辨识出来。杨欣的九宫八卦连环掌、自己的陀螺拐子脚,连李胡的大摔碑手,他都能一眼看出来。能认识就能防备,进可攻、退可守,一般人、一般功夫根本就奈何不了他!现在看来,和罗云汉的一赌,只能寄托在自己的出枪速度上了。

在丁雄的观望和思忖中,罗云汉已连杨欣摔得滚带爬,连败七跤。

“起来!”杨欣一摆手叫道。

“不起来!”罗云汉环眼无光,畏缩在地上。

只要杨欣手一动,罗云汉的身子就往下一趴。他再也站不起来、也不敢站起来了。他浑身的骨头和肉,都好像被杨欣摔离股了。

摔到第四跤的时候,胜败就已经很明显了。因为摔第四跤时,杨欣盖步一错,叨手拧身走个别子,罗云汉被抡圆了一个大翻白,啪!平拍在了地上。这一下摔得重,罗云汉觉得浑身骨头架子都散了。本来想认输,可丁雄站在一旁阴阳怪气地看着,犟劲就上来了,不能在他面前丢人!一咬牙站了起来,扑了上去;第五跤时,杨欣登手反把带个侧踢儿,罗云汉就两手扑空摔了出去,眼前冒出了无数金星;第六跤时,杨欣一扭屁股,给了罗云汉一个后腰,想让罗云汉搂住,自己顺势倒下,给他留个面子,有心输给他一跤。可罗云汉理会错了,以为杨欣这是使什么花招儿,扑上来的身子顿时吞腰一收,想用双手捡住杨欣双腿。可身子没收住,便大头朝下噗地滚倒在地上。勉强支着双手爬起来,已经分不出东南西北了;第七跤时,罗云汉晃晃荡荡刚一站起来,杨欣一摆手,还没等摔上呢,罗云汉自己就先趴下了。

罗云汉心里算是服服的了,这小白脸子!赶上他妈浪子燕青啦!跟谁学的呢?可趴在地上,嘴里却不服:

“你等着的!小白脸子!等明儿早上我缓过劲儿来的,我不摔你个两眼翻白小发昏,咱俩算没完!你等着的你!小白脸子!不用臭鸡八美!自个觉着你不错呢?我这是让着你呢,就这两下子,算个鸡八毛啊?”

丁雄说对了,杨欣的摔跤是经过名人指点的。在北平大兴读书时,他有个很要好的同学叫费大年,摔跤技艺高超。费大年的哥哥是天桥著名的摔跤把式,人称“神踢儿费二”。杨欣小时候身体孱弱,瘦瘦的,经常挨丁雄他们的欺负。即使是与鞑子营的二姑父乌旦学了点腿脚功夫,还是打不过身高马大的丁雄。读书时身材细高,体质仍然很弱。怀着深仇大恨,他开始发奋锻炼身体。除了和几个同学每天跟一个跛脚和尚学习武功外,就虚心向费大年学习摔跤,一来二去的就跟费大年的哥哥费二熟识起来。费二觉得杨欣骨骼清奇,反应机敏,身体协调性强,有摔跤的禀赋,是个天生的摔跤料子,就收了杨欣做了徒弟。

杨欣天资聪敏,加上非凡的意志力,不出两年,摔跤技艺精进,便成了费二众多徒弟里的佼佼者。不但费大年摔不过他,就连费二和他交手时,也得加点小心,才能有把握赢他。这一是因为,杨欣已经不再囿于费二的“手是两扇门,全靠腿赢人”的打踢儿招式,而是创造性地把费儿的神踢儿加以演化,经过身法和脚法的巧妙配合,变成多种看来一般非常普通的招式,可这普通的招式里却都能产生像“神踢儿”一样的攻击效果。二是因为,杨欣有深厚的武功功底,那手、脚、腰、裆浑然一体的巧妙身法,就来至跛脚和尚的形意拳、螳螂腿和九宫八卦连环掌。

至于杨欣在九盘岭甩手飞石,击中关上飞的技艺,那是他小时候放羊时练就的本事。学了武功后,手劲大增。经过跛脚和尚的指点,内力贯上膀腕,一震一抖,甩出的石子儿,带着罡风疾射而出。就难怪距离那么远,关上飞中石后还惨叫不已。

“行啦、行啦!我说罗连长!”丁雄过来扯起罗云汉,“你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再和他见个高低!”

“那、那咱不商量事儿啦?”罗云汉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喘着粗气、揉着屁股,仍然警惕地看着杨欣。

“我和杨欣商量吧。”丁雄说。

“鸡八毛!没我能行吗?”罗云汉环眼一瞪,又来了精神。

“好好!没你不行!”杨欣笑着向窝棚一挥手,“那你不睡觉啦?”

罗云汉连忙躲闪着、一头钻进窝棚:“我还睡个鸡……”

扑通!“妈呀!”

哈哈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