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不忍睹的战争黑镜头

唐伯虎参军 收藏 92 13766
导读:惨不忍睹的战争黑镜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求饶的塔利班士兵。北方联盟士兵把他拖了好长一段路,坑洼的路面将他折磨得鲜血淋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将军亲自刺死平民。西蒂盖将军,孟加拉老虎游击队的一个领导人,以活活刺死两名“勾结敌

人的奸细”显露虎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街头杀戮。叛军剥光了俘虏的衣服,然后给他“自由”,当这个赤裸的俘虏跑出几步后,叛军

从背后开枪,瞬间将他击毙。这些人身着各式各样的衣服,显然来自普通老百姓,但是盲目的

仇恨和狂热却驱使他们亲手摧毁自己居住的城市、村庄,屠杀自己的同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求饶的塔利班士兵。塔利班士兵沾着血的裤子被一路拖得褪到了脚跟处,他已经隐约感觉到死亡的降临,拼命挣扎着再次乞求饶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求饶的塔利班士兵。3个士兵同时开枪把他打死了,其他人则欢呼大笑。这个受伤的塔利班士兵自被俘虏就一直赖在地上求饶,没有站起来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求饶的塔利班士兵。3个士兵同时开枪把他打死了,其他人则欢呼大笑。这个受伤的塔利班士兵自被俘虏就一直赖在地上求饶,没有站起来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石块对冲锋枪。1997年3月的希伯伦城,那两个颇“可爱”而可悲的巴勒斯坦人向以色列士兵扔石块,对方则毫不留情地开枪还击,鸡蛋碰石头,结果可想而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橡皮子弹击中的巴勒斯坦青年。在耶路撒冷旧城,当一个巴勒斯坦青年被以色列警察的橡皮子弹击中后,另一个巴勒斯坦抗议者冲上去掩护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脆弱的盾牌。几个巴勒斯坦青年抬着一张破铁皮充当的临时盾牌从以色列军警的汽车前跑过。画面右下角的青年试图捡起一块石头攻击对方。破铁皮、石块,巴勒斯坦人用这样的装备对抗全副武装的以色列军警。双方悬殊的实力对比在这一瞬间得到体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和北约打到底。这是1999年6月13日的科索沃北部地区,塞族军队和北约维和部队刚刚打了一仗,受重伤的塞族士兵正拼命从车里往外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赤膊上阵的西班牙共和军。由工人和农民组成的西班牙共和军装备十分简陋,在与叛军战斗中,一些士兵甚至赤手空拳与装备精良的叛军对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离炮火不够近。这名士兵正是冒着隆隆炮火向诺曼底海岸游来。这张照片刚拍完,大兵便中弹牺牲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达卡的刺杀比赛。法厄斯回忆说:“在可怕的酷刑中,我的手颤抖得如此厉害,以至于我无法更换胶卷。当刺刀开始杀戮的时候,米切尔的脸和受难者一样铁青。刺杀不断进行着。人群欢呼,根本不注意我们。我希望那些人死得快一点,可是过程竟拖了差不多一小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水陆两栖攻击。这张经典作品不仅在于它描述了欧洲解放的开始,更重要的是它准确捕捉到的战地气氛,这一天盟军实际上伤亡巨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袭击爱尔兰共和军。全副武装的北爱尔兰警察拿着枪冲了出来,一位妇女吓得躲进门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北方联盟军队遭到撤退的塔利班军队伏击。北方联盟士兵在胜利之后还要和负隅顽抗的零星敌人火拼,继续生命的冒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用刺刀缴获坦克。这种冲锋非常划算——盟军士兵,端着刺刀接受一辆德国坦克的投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次不是在伤口上撒盐。这群冲进华沙的苏军被波兰人视为解放者。苏军登陆部队冲进一条波兰街道,德军在撤退前的破坏使这里满目疮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十月事件。1993年10月3~4日,积怨已久的叶利钦与俄罗斯议长哈斯布拉托夫终于爆发了公开冲突。叶利钦调动政府军,用坦克包围议会大厦,酿成了震惊世界的“黑色十月事件”。议长哈斯布拉托夫及副总统鲁茨科伊等反对派领导人被逮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冲上琉璜岛太平洋。对琉璜岛日军发动攻击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冲上滩头,一些人拖着装备,另一些则冲上了沙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波黑战场运尸车。1993年,在代用的停尸室和不断扩展的墓地上,亲戚和朋友们在哀悼死者。在这里,日日处于惊恐中的受害者得以安息。一辆卡车倒下了战斗中死亡的塞尔维亚战士的尸体。第二天,他们将被运回到他们出生的地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嗨,爱人。一个北越士兵死了,遗物散落在周围,一张女孩的照片在他的手边,这曾是他生存的动力。他的皮包和弹药袋散落在他面,里面的东西都掉了出来,那分别是他的家庭和事业。在他面前还有一张面庞,照片中的女孩依然活着。她还活着,他作战是为了早日见到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临死前的祈祷。1963年普利策新闻摄影获奖作品。委内瑞拉一名前往平息叛乱的政府士兵被击中,伯迪拉神父一面抱着他为他做临终忏悔,接受他临死前的祈祷。一面紧张地观察追兵是否会突然到来。神父紧张地四下张望,希望四周的战斗不要打扰这临终的忏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雪下的呼吸。他倒下后逐渐被漫天大雪所掩埋。除了呼吸和手的挣扎,他微弱的生命已不足已对付哪怕是最轻柔的雪花了。 1951年1月27日,朝鲜阳吉的一处雪地中,赫然透出一双被捆绑的手和一个被呼吸融化的“雪洞”。雪下面是一具朝鲜平民的尸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机枪手之死。在整整一个帝国大势已去不可挽回的时候,区区个人还能有什么回天之术?鲜血慢慢地流淌着,一个人的生命历史由此改写了,而德国民族的历史也是在这样的鲜血中改头换面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伤残遍地的道路。勇敢的澳大利亚士兵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竭力为其宗主国英国而战,经常被安排在战斗最艰苦的前线,尤其是这一次完全是无缘无故地参战,因为战争并未波及其国土。照片所示的是澳大利亚伤兵从莫宁路前线步行返回,路边已躺满无法走动的伤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沙滩上的阵亡美国兵。1943年1月的一次战斗之后,3名阵亡的美国兵躺在新几内亚的伯纳海滩。他们是被隐藏在背景上沉船残骸里的日本人伏击致命的。这些照片是来自太平洋战线最早描写美军阵亡的照片,它们表明战争中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行刑队近距离枪杀反对派。行刑队近距离枪杀反对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班牙烈士。这个英勇的白衣战士在中弹倒地的一瞬,一定还坚持着想向敌人开最后一枪。这是1936年9月在西班牙内战中哥多华前线发生的事件。1936年夏,左翼政府和右翼叛军交火,西班牙内战爆发了,卡帕赶到西班牙并拍摄了这张经典之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死于凡尔登。法军士兵在“艰难”的时刻反攻。虽然交战双方最终都没什么进展,但照片上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士兵却永远停在了这一刻——永远告别了战争。中弹士兵朝后仰的身体与一群正向前冲锋的战士形成了强烈对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朱文海中弹的一瞬。按要求伪装起来的国民党士兵朱文海,在1939年一次小规模战斗中中弹受伤的一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街道上的扫射。一个政府军的士兵正在枪毙一个叛军,他的枪尽量接近敌人的脸,子弹过后,那面孔就像西红柿汤一样无法再看了。这是利比利亚军方在内战晚期的行为,为了更严酷地处罚叛军,他们决定在枪决战犯的时候一定要打头部,以表示政府的不妥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