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汤汤 第十六章 似水年华 第十一章 雨中听荷

大河汤汤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68/[/size][/URL] 曹奇峰身背行李,步行了三十华里,终于来到了这所心仪已久的中学。他仰望着一座高丘上的灰色大楼,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紧了紧胸前捆绑行李的绳索,拾级而上。登上高丘,一片碧绿的草坪呈现在眼前;而在草坪的尽头,赫然高耸着一幢四层大楼。一块白底黑字的校牌挂在大门旁的壁上:南京市第二中学! “报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68/


曹奇峰身背行李,步行了三十华里,终于来到了这所心仪已久的中学。他仰望着一座高丘上的灰色大楼,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紧了紧胸前捆绑行李的绳索,拾级而上。登上高丘,一片碧绿的草坪呈现在眼前;而在草坪的尽头,赫然高耸着一幢四层大楼。一块白底黑字的校牌挂在大门旁的壁上:南京市第二中学!

“报告!”曹奇峰站在教导处的门口。

“进来!”

曹奇峰推门进了教导处,背着行李:“请问,谁是教导主任?”

“哟!好大的口气,你是谁啊!”一位女老师吃惊地看着曹奇峰,厚厚的眼镜片后面瞪着一双嘲讽的眼睛。

“报告老师,我是转学到这里来的。”

“你有转学证吗?”女老师问。

“报告老师,这是我的转学证。”

女老师接过转学证,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问道:“你为什么要从一所农业学校转到一所普通中学来呢?”

“因为我想学医,成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

“为什么想学医呢?”

“我的弟弟上个月得病死了,没治好。”

说到这里,曹奇峰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这时,教导处的几位老师都转过身来,看着这个背着行李的少年。

“你的弟弟得的是什么病?”一位男老师问道:

“结核性脑膜炎。”

“在哪个医院治的?”

“就在前面的南京医学院!”曹奇峰用手指着窗外。

“所以你要转学到我们二中?”那位男老师站了起来,走到曹奇峰的面前。

“是的,我想学医!治病救人!”

“好!我收下你!”男老师说,亲手解下曹奇峰背上的行李,“张老师,请把他带到初二年级,交给朱老师。

“谢谢老师!”曹奇峰向那位男老师深深地一鞠躬。

“他就是教导处主任,彭主任!”张老师介绍着。

“谢谢彭主任!”曹奇峰又是一鞠躬。

彭主任将一枚南京市第二中学的校徽别在曹奇峰的胸前。

曹奇峰跟着张老师上了楼,来到初二年级老师办公室。张老师对班主任朱老师说:“这是刚转学来的学生,名叫曹奇峰,是彭主任亲自收下的,这是一位很有志气的学生……”

“好啊!我就是喜欢有志气的学生,交给我们吧!”朱老师用手指了指各位老师。

“Welcome!”戴金丝眼镜的英文老师说。

曹奇峰没听懂,农业学校没有英语课。

英文老师用中文问道:“你学过英语吗?”曹奇峰摇摇头。英文老师说:“那就是说,你缺了三个学期的英文课?”

“是的。”曹奇峰面无惧色地说。

“那怎么办?”英文老师问。

“赶上去!”曹奇峰坚定而自信地回答着。

“I’m sorry,我不能为你一个人补课。”

“我自己会赶上去的!”

“I hope you success!”

曹奇峰跟着班主任朱老师来到初二教室。朱老师是这个班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现在正是朱老师的语文课。朱老师向全班同学介绍说:“这位是新来的曹奇峰同学,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曹奇峰向大家一鞠躬,激动不已地说:“谢谢各位!”

曹奇峰坐在了最后一排的空位子上。

朱老师今天讲的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

教室里一片寂静,唯有朱老师声情并茂的朗读声:〖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想见!〗

朱老师站在讲台上,停止了朗读。然而,他依然用双手捧着书,两眼茫然地看着远方,两滴泪水落在书上。

同学们含泪聆听着朱老师的朗读,教室里不时传来歔欷声。稍倾,朱老师问道:“同学们,此时此刻,你们有何感想?”只听哗啦一声,同学们都举起了手。

朱老师看着举起右手的全班同学,心中自是喜欢,他用怜爱的目光环视着,终于把目光停留在曹奇峰的脸上:“我想,我们的新同学曹奇峰有许多感受要告诉大家。”

曹奇峰站了起来:“朱自清先生是我们江苏扬州市人,是我国著名的散文家和诗人,他在这篇脍灸人口的《背影》中所描述的事件,就发生在离我们二中不远的南京浦口火车站。因此,这篇文章对于我,倍感亲切!文中的情景,如同发生在我们的身旁一样!那种感人至深的父子之情令人潸然泪下,难以忘怀!我不知道,还有哪一篇散文能让我如此肝肠寸断!‘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朱老师带头鼓掌,全班同学报以热烈的掌声。

“现在,我们请朱承宗同学发表感想!”

朱承宗是班上的语文科代表,号称“才子”,他的作文全校闻名,经常发表在油印的校刊上。

朱承宗站了起来。全班同学唰地一下,全都转过身来,五十多双眼睛聚焦在他的脸上。

朱承宗等待一阵躁动过后,清了一下嗓子,开始发言了:“朱自清先生在《背影》一文中通过一些日常生活的细节,生动地描述了感人肺腑的父子之情,实在真挚动人。然而,字里行间却也透露着淡淡的哀愁和一股莫可言状的惆怅。例如,他在文章中说,‘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朱承宗渐渐伤感起来,稍作停顿后,愀然说道:“大家知道,一个人劳碌一生,老年却生活无着,实乃人生的一大悲哀!而作为儿子的朱自清先生,当时还只是个学生,正在北京念书,对老父的艰难却爱莫能助,处于无奈。”朱承宗渐渐激动起来,“这一切都说明,当时的中国是多么的贫穷、落后!当时的政府,是多么的腐败、无能!侵略者的铁蹄肆无忌惮地蹂躏着中华大地,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几乎到了国破家亡的地步!朱自清先生的《背影》一文让我们痛定思痛,实在发人深省。”朱承宗渐渐激昂起来,“同学们!伟大的祖国需要经邦济世之才,我们要用悬梁刺股的精神,努力学习,为祖国的繁荣和强大,贡献我们的力量!”朱承宗终于激情满怀地高喊道:“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这时,全班同学在班主席贺正洪的指挥下,高声唱道:

“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

明天是社会的栋梁;

我们今天是弦歌一堂,

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巨浪!巨浪!

不断地增长!

同学们!同学们!

快拿出力量,

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下课了,同学们向曹奇峰围了过来。朱承宗问曹奇峰:“你有课本吗?”“没有。”曹奇峰愧怍地说。

“穆玲!穆玲!你过来!”团支部书记杜超凡对穆玲说,“我们的新同学曹奇峰没有课本,你是学习委员,你管不管?”

“管!这事儿包在我身上!”穆玲对曹奇峰甜甜地微笑着说,“明天我一定给你一套课本。”曹奇峰对穆玲的热情帮助,自是感激不尽,连声说着“谢谢!谢谢!”。同时,他发现,穆玲是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姑娘,尤其是她唇角右下方的那块小疤,是那样的美丽!

中午十二时,全校数以千计的学生成群结队地向饭厅走去。

“走!曹奇峰,吃饭去!今天打牙祭。” 朱承宗把一个搪瓷碗和一双筷子递给曹奇峰。

“我还没缴伙食费……”曹奇峰讷讷地说。

“不要紧,先吃后算,这事归生活委员管。”

曹奇峰跟着朱承宗进了大饭厅。嚯!这个饭厅真够大的,能容纳一千多人同时就餐!一排一排的四方桌上陈列着二个大钵子 :一钵子素烧茄子;一钵子红烧猪肉。每桌八人,站着吃,没有凳子。米饭装在一个一个的大木桶里,自己去盛。人山人海,热气腾腾,无人说话,只听一片唼喋声。

吃罢饭,在一排排的水龙头上洗好碗筷,曹奇峰正不知该往何处去,生活委员于耕农洗好碗,走过来说:“曹奇峰,走,回宿舍休息!”曹奇峰跟着于耕农来到宿舍区。只见这里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青砖红瓦,屋舍俨然!

进了一间宿舍,于耕农指着临窗的一个下铺说:“那是你的床位。”曹奇峰惊喜地发现,他的行李已经被放在这里。

曹奇峰解开行李,铺好床,睡午觉。他要告诉母亲,转学已经成功:上了课,吃了饭,而且住了下来。他带着微笑,进入了梦乡。

一阵铃声,同学们立即起床,疾步向教室走去。当曹奇峰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时,看到桌上有一摞书,还有一张字条:“曹奇峰同学:这是你的课本,望你努力学习,获得好成绩。穆玲。”曹奇峰用感激的眼光向左前方的穆玲看去。穆玲也正好回头。曹奇峰又看到了她唇角右下方的那个美丽的小疤。

今天下午是英文课。英文老师密斯托秦出现在教室门口。浓而长的黑发,油光可鉴;西服、革履;金丝眼镜和蓝花领带使他更加潇洒、飘逸!微微撅起的唇角给人一种自命不凡的感觉。他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两支粉笔,走上了讲台——没带课本。后来才知道,他是全校唯一上课不拿书的老师。据说,英文课本全在他的脑子里!因而,他在学校上下,享有盛名,甚至名震遐迩!

密斯托秦开始讲课了,说的全是英语,没有一句中国话。他时而在黑板上用漂亮的字体飞速地书写着;时而走下讲台,坐在课桌上和同学们用英语对话。曹奇峰傻愣着,一个字也没听懂。事后他才知道,密斯托秦今天讲的是英文版的《日内瓦公约》,天啦!

英文科代表容一夫对曹奇峰说:“英文方面,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语气十分坚定。

容一夫,个子不高,头大,脑门宽阔,而且前额突出,一对深邃的眼睛闪烁着智慧、精明和诚实的光芒。他的步态和面部表情让人不难看出,他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

曹奇峰暗自庆幸,从一所穷乡僻壤的农业学校转学到这所名牌中学,如同一位深山樵夫突然来到了繁华都邑,真是大开眼界,感慨万千!这里人才济济,龙跃凤呜!这里的文采风流,令他羡煞!今天,他突然发现,自己仿佛刚从远古走来!这里的一切,对他是那样的陌生;这里的一切,让他振奋不已!他面对现实,不能不承认,自己被时代远远地抛在了后面!他惭赧地自省道:“我,知识不如人,才能不如人,心胸不如人!我怎能对得起望子成材的父亲?我怎能对得起以子为荣的母亲?我枉活了十五个春秋!”

他坐在荷塘边的巨石上,窅然仰望着如注的雨空,任滂沱大雨浇淋。他神情怅惘地听着雨点敲击绿荷的叮咚声。这雨声如战鼓雷鸣,声声震撼着他的心灵,激励着他的壮志豪情!他要让这瓢泼大雨涤荡魂灵,洗去心头污秽,使自己重新振作起来。终于,他抹去脸上的泪和雨,站了起来——他在电闪雷鸣中,经过狂风暴雨的洗礼,获得了新生!

雨停了,阳光从云缝中射下来——荷塘更加清秀、明丽。满池碧荷,高俊秀逸,浩气凛然!

“曹奇峰,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曹奇峰转身一看,原来是穆玲。

“穆玲,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

“我在到处找你!”

“有事吗?”

“是啊!”穆玲把一本英语书和一部英汉词典递给曹奇峰,“把缺的课补上!”

曹奇峰如获至宝,接过书和词典:“感谢穆玲同学雪中送炭!”

穆玲的英语发音准确,只用一天的时间,就把音标教会了曹奇峰。穆玲对曹奇峰的语言模仿能力、悟性和记忆力赞不绝口。

“好了,音标你已经学会了,往后就看你自己了。”穆玲深信不疑地说,“你一定会赶上来的!”

从此,不论是清晨,或是傍晚,在荷塘边的那块石头上,人们经常看到,一位学生坐在那里,朗读英文。

一个星期天,曹奇峰回到燕子矶,看望母亲。他老远就看到母亲站在门外的那株槐树下,向着儿子每次回家的路上张望着。曹奇峰一阵心酸,强忍着泪水。

“妈妈!”奇峰向母亲跑去。

“峰儿!”母亲上下打量着儿子,当她发现儿子近来竟消瘦了许多时,心疼地说,“峰儿,你也别太苦了自己。”

“妈妈,我要学医!”

母亲突然大声哭了起来,哭得很伤感,很悲哀。

两个月过去了,期中考试如期而至。语文、数学、物理等诸门考试都顺利通过,曹奇峰颇感得心应手。今天最后一门——英文!

“别怕,你会取得好成绩,祝你成功!”英文科代表容一夫站在教室门口,热情地对曹奇峰说。可是,曹奇峰心中毕竟难免忐忑——两个月前,他还不认识“A、B、C”。

学习委员穆玲已早早来到考场,正在协助英文老师分发考卷。当她看到曹奇峰来到考场,她的眼睛里迸发出喜悦的光芒,唇角上露出亲切的微笑。曹奇峰看到,这微笑里充满着对他的关怀、信任和鼓励!他用刚毅、沉着和自信的目光看着穆玲,向她微微点头致意。

曹奇峰展开试卷,从头至尾浏览了一遍,心中暗喜:“试题原来如此容易!”但他立即转而又想:“试题竟会如此简单?怕未必!千万要谨慎!不可率尔操觚!”

时间飞快过去,曹奇峰已全部答完考题。他仔细检查一遍,未发现有何不妥之处。试卷的最后一部分,是英语作文,他作了几处修改,颇觉满意,自信尚能探骊得珠。

一星期后,班主任朱老师宣布期中考试成绩:全班总分第一名穆玲,容一夫和曹奇峰并列第二名。全班英语成绩第一名曹奇峰,第二名穆玲,第三名容一夫。

穆玲和容一夫走过来,同曹奇峰热烈握手,对他取得的优异成绩,表示诚挚的祝贺。

曹奇峰热泪纵横,情真意切地说:“穆玲、一夫,感谢你们对我的鼓励和帮助!”


今晚的青年大剧院里,仙乐骀荡,令人一咏三叹!伟大的印度史诗《沙恭达罗》中的诗情画意和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让无数青年男女如醉如痴、意乱情迷!

“穆玲怎么还没回来?”徐秀问郑玉英。

“奇峰找去了,一会儿就来了。”郑玉英深信不疑地说。

曹奇峰终于在剧院旁边的花园里看到了穆玲,她正坐在荷塘旁的亭子里,悠闲自得地观赏着荷塘月色。

“穆玲,穆玲,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在这儿等你呀!我知道你会来的……”

“你!你把我急坏了……”

穆玲得意地笑着。

月光如水,明月团 ,荷叶淡淡的清香唤起了他们对往事的回忆。

月光下,曹奇峰又看到了穆玲唇角右下方那个美丽的小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