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十四章 116团 第二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size][/URL] 城防司令部接到陈浩他们的报告,喜出望外,命令他们放弃机场向西北收缩。此战之后,这支部队再也不是保安团了,他们用战斗在一战区为自己赢得了尊重和地位。 火光映红了夜空。裹着浓烟的夏风让人感到扑面的灼热。 夜半,城防司令部命令陈浩炮击北面的开封火车站,那里已被日军占领。 六门日本山炮一字排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城防司令部接到陈浩他们的报告,喜出望外,命令他们放弃机场向西北收缩。此战之后,这支部队再也不是保安团了,他们用战斗在一战区为自己赢得了尊重和地位。

火光映红了夜空。裹着浓烟的夏风让人感到扑面的灼热。

夜半,城防司令部命令陈浩炮击北面的开封火车站,那里已被日军占领。

六门日本山炮一字排开,陈浩亲自指挥向他们曾经驻守过的开封火车站射出猛烈的炮火。

“开炮!开炮!打!打!”陈浩渐渐被一种疯狂的破坏欲所控制,打碎一切,炸毁一切,向着自己家乡省城的火车站猛烈开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焦土抗战,宁折不弯。陈浩亲自操控一门山炮,声嘶力竭叫喊着、射击着。

车站一带火光一片,炸声不绝,刚占领车站的14师团一部猝不及防地遭到来自南边的猛烈炮击,伤亡惨重。车站东边的日军指挥官急忙向上司报告,说是遭到来自南侧16师团部队的炮兵误炸。

鬼子又是吹号又是打信号弹,没有效果,派人联络,有去无回。两个师团之间后来为此在上司面前打了不少口水和笔墨官司。开封车站在大南门以南,按说应属于16师团的进攻范围,土肥原部贪功冒进,自认为是吃了16师团误击的哑巴亏,只好撤出车站,放弃了对大、小南门的攻击,倾全力从东面攻城。

5日,敌14师团在飞机掩护下猛攻开封。猛烈炮击过后,坦克、装甲车掩护步兵发起冲击。

守军依托城墙、护城河顽强抵抗。战至黄昏,宋门首先被突破,不久,曹门也告失。一战区下令弃城撤退。入夜,城内不及撤走的部队与敌展开顽强的巷战。至6月6日,豫省省会千年古都东京汴梁城沦于敌手。

土肥原命令部队不得停顿,立即乘胜追击西退的国军。

前文提到过,退却是一种对指挥员和部队军事素质要求极高的一类军事行动,而国军既缺乏善于组织撤退的将领,军队也缺乏退却的训练,以至于常常一撤就乱,不仅组织混乱,而且军心士气乃至军纪都大受负面影响。南京失守时,下关码头的混乱场面就是惨痛的例证。纵观国军战史,军事上成功撤退的战例乏善可陈。解放战争期间,杜聿铭在东北营口、葫芦岛组织的撤退顶多只能算勉强及格。反观共产党军队,有组织、有计划、有秩序的成功撤退战例不胜枚举。如四平保卫战后期,林彪组织东北民主联军的成功退却显示出了双方军事素质的巨大落差,也预示了东北战场的最后结局。

抗战初期的现实,使得国军不得不在军事上面对一系列的退却,被迫在“望风而逃”和“死守城池,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之间痛苦抉择。

开封易手,土肥原得意忘形,命令向西追击。此时日军的后勤供应已难以为继,更让他恼怒的消息传来:在鲁豫交界处的黄河渡口附近,中国军队袭击了日军的后方供应基地,堆放在那里的大批军用物资遭到焚毁,尤其是汽油储备的损失严重影响了14、16师团的机动能力。据报袭击兵站的部队装备精良,拥有迫击炮、重机枪等武器。土肥原纳闷:那里哪来的支那主力部队?这个狂妄、凶残的家伙还是不顾一切地下令:各部队自筹给养,继续追击,要一举攻下豫中战略要地、交通中心郑州。所谓“自筹给养”其实就是野蛮抢劫的命令。灭绝人性的鬼子沿路烧杀掠抢,汴京周边的村镇陷入了恐怖之中。按照土肥原的如意算盘,抢先占领汴京已算不得什么,据日军情报,参加徐州会战的中国军队主力已退向武汉周边地区。中国一战区除防守千里黄河的部队外,已没有什么可以机动的主力部队,趁此良机尾随撤退中的中国军队,进占郑州,将使日军全面占有战略主动权。徐州地区的各路日军齐集豫中,可西进洛阳进逼关陕,可南下平汉路直捣武汉。到那时,支那人还有什么力量来与大日本皇军对抗!?

这个倭酋正做着为天皇、为日本帝国灭亡中国建立伟大功勋的迷梦,但他没有也不可能估计到中华民族为了抵抗外来侵略,不惜一切代价和牺牲的坚强决心和意志。

日本处于环球海洋交通的主要航线上,只是赶上并且抢先一步抓住了西方科技文明全球传播的机遇而已。而中国特别是黄河流域、中原腹地,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心未能赶上这种机遇和潮流而在近代渐渐落伍。在人类文明历史的长河中,多数时候领先世界、傲视天下的中原此时竟被这个暴发的倭贼上门欺凌到了如此地步。但是,一旦这里的人民觉醒过来,奋起直追,拥有深厚的、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的中原,度过历史长河中短暂的屈辱和艰辛的岁月,必将重现其辉煌和荣耀!

土肥原这个跳梁小丑料想不到,中国抗战史上最悲壮的一幕就要在豫中郑州花园口发生了,而他指挥14师团的日子也屈指可数了。


陈浩的部队是6日上午向西撤退的,部队分乘6辆缴获的日军卡车沿郑汴公路向西开进。路两边凡是未收割的麦田都燃起了大火。尚在生长中的高粱等农作物在烟火中摇曳。郑汴沿线多为沙质土壤,麦田并不太多。

西行7、8公里,到杏花营附近,公路上响起几声凌乱的枪声,公路上一伙国军士兵慌慌张张向路两侧的瓜田乱窜。

陈浩命令停车,让自己坐的第一辆车上打出青天白日的旗子,同时各车驾驶室上面的重机枪和摩托车上的轻机枪做好戒备。

那伙国军士兵看清楚来的是自己人,又向公路上聚拢过来,一些人站到路中间伸手拦车。

上前一问,这五、六十个溃兵竟有好几个部队的番号,这些人刚看见日军的军用汽车开过来,以为鬼子从后面追上来了,后来看清陈浩他们打出的旗子,这才镇定下来,拥到公路上想搭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