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五)

绿城一剑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五) 半个月之后,刘文斌请了不少客、送了不少钱之后,果然费尽心思地把游戏机室的所有执照全部办下了来。接下来,黄仁德整天忙着租凭场地、到广东求购了三十多台机子,把刘文斌交到他手里的那些投资差不多花全都完了,这游戏机室总算是正式开门营业了。 [UR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五)


两年前,父亲坐在市长的位置上,刘文斌根本不用开公司也有办法挣到钱,但现在的情况却完全不同了。他如今的前程贸易总公司是在丧失了权力背景支撑的条件下成立的,在生意场上与其它贸易公司相比并无多大的优势,这无疑促使刘文斌不得不削尖脑袋寻找着挣钱的机会。在操作公司生意的过程中,他看到光凭自己一个人去折腾确实是力不从心,逐渐明白了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公司要存在和发展下去,他就必须学会用人。于是,刘文斌说服与自己的关系十分暧昧的唐秋燕到公司里来帮他,同时又对头脑里装着一本生意经的黄仁德加以“重用”,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每台扑克机的价格倒不算太贵。一台机子带上电脑板,一般在三千元左右。不过开一间牌机室最少也得有二十台以上的机子,这样才能撑得起场面。至于场地嘛,起码要有四、五十平方米以上的地方,而且这还得选择在市中心娱乐场所相对集中的一些地方,比如在各大电影院的附近。这样的话,租场地的费用相对会高出不少。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有得赚就不怕费用高嘛。”

“好吧,我可以拿出四十万元来投资这桩生意。”刘文斌再三斟酌,最终还是铁下心来拿定了主意,说道:“我出钱投资,你出面打理。利润分成还是老规矩,‘我八你二’,你看怎么样?”

“那真是太好了!”黄仁德可没想到刘文斌竟然会如此爽快地答应下来,极为兴奋地来回搓着双手,情不自禁地说道:“刘总,这一回我们可是要发大了。”

“事情不过刚开始,你也先别高兴的太早。”刘文斌心里并不很踏实,正思考着下一步的动作,说道:“这两天,我就去跑跑关系,争取尽快地把那些营业执照都办下来。你也不要闲着,先去落实一下租场地的事情,还要事先联系好购买游戏机的厂家。”

“您放心,这些事包在我身上。” 黄仁德把胸脯拍得“啪啪”响。

为了办成此事,刘文斌是费尽心机地想办法找关系,还花了不少钱请客送礼。他果然真有本事,在一个月之内竟把开办游戏机室所有的营业执照全部办妥了。与此同时,黄仁德整天忙着选场地和洽谈租赁门面的事宜,而后又跑到广东去求购了一批游戏机,等到把刘文斌交到他手里的那些投资款都花得差不多时,这间游戏机室终于算是开张大吉了。

可是一万个没想到,黄仁德偏偏把开游戏机室的位置给选错了。他之所以要成为陈佳林那间牌机室的邻居,目的就是想沾些老店的光,悄然地分流对方的部分客人过来,也真是机关算尽了。可是,他的算盘珠子实在是拔得不如意,结果是惹恼了陈佳林,使得对方天天派人上门来胡搅蛮缠,霸占着机位把他游戏机室里的玩家一个不剩地全都赶跑了。开张数日无生意可做,每日的收入寥寥无几。出于迫不得已,黄仁德这才亲自面露面来解决麻烦,还故作大方地摆上一桌酒席招呼和宴请周贵宁这伙人。最终,他却被这些人恶作剧地将他在酒桌上灌成一个“醉仙”,耍戏了一番。

这天上午,刘文斌将把黄仁德招唤到公司总部,关切地询问游戏机室里开张后的经营状况和收入情况。事到如今,黄仁德就是想瞒也瞒不住,只好把开张后做不成生意的原因和结果全都端了出来。刘文斌得知详细的情况后,气得浑身颤抖,七窍生烟,真恨不得一口把黄仁德吞进肚子里去。

“你他妈是怎么做事的?纯粹一个饭桶,猪头!”刘文斌猛拍着桌子,一把抓起桌面上的茶杯狠摔在地上,用手指着黄仁德的鼻子,责骂道:“你口口声声说开游戏机室能发大财,现在才开门几天呀?这样的事你都摆不平,你他妈有还有什么脸面出来混呀?我警告你,你要不想尽办法把我那四十万元给我赚回来,到时候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对你不客气。”

“刘总,您先消消火,” 黄仁德等着刘文斌把一肚子的怒火都发泄完了,方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做这种生意,遇着一些想不到麻烦事也是难免的嘛。”

“为了把这间游戏机室的营业执照办下来,你知道费了我多少心思吗?”刘文斌跌坐在转椅上,两眼鼓起瞪着黄仁德,愤愤地抱怨道:“什么生意都能赚钱,就你他妈的什么生意都做不好。上次做香烟生意,你他妈的竟让工商抄了老窝。这次我又听你的,结果如何?哼,我看你就是一个驴粪蛋——表面光。”

“刘总,这也不能全怪我不是,”黄仁德满脸的无奈,双手一摊,辩解道:“捞偏门生意,肯定是要冒风险的啦。像开商场的那类生意,谁不会做呀?可一年到头也挣不到多少辛苦钱呀。你放心,游戏机室的事情,我会想尽办法解决好的。”

“有本事你就把钱给我赚回来。”刘文斌知道光发脾气也无济于事,很快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了下来,理智地问道:“嗯,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想起一个人。他的绰号叫‘黑哥’,是我在牢里认识的。”黄仁德接过刘文斌递过来的一支烟,不紧不慢地说道:“去年他刚从里面放出来。此人原是道上的老大,很有些本事,不仅心狠手辣,而且手下也有一些兄弟。这些人讲义气,肯为朋友两肋插刀。如果刘总愿意出面跟他谈谈,请他出来帮看场的话,我想今后不会再有人敢出来捣乱了。”

“嗯,以夷制夷,以黑对黑。”刘文斌十分理解黄仁德话里的意思。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从未跟道上的人打过交道,于是说道:“这主意倒是不错。这样,你去跟他谈,我就不出面了。”

“刘总,我是什么身份我知道。”黄仁德不由地耸了耸双肩,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您现在可是有钱有地位的大老板哟,在社会上您的面子可要比我大多了。如果您不出面的话,我可是没法跟他谈这件事的呀。”

“这个嘛……”刘文斌不禁挠着头,有些犹豫了起来。他沉默地了一会儿,断然地说道:“好吧,你去安排一下见面就是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