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二十 亡命海外

梅戈 收藏 1 5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5/




时间转眼又过了两年,白兰也通过关系拿到了国外的护照。建国兄弟把老婆孩子也送到了韩锋那里。庆阳不想出去,他在国内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仇家,只是一直给我照管生意,没做过什么太非法的事,所以他出不出去随他自己。

和各家银行贷的款我一直拖着不还,他们也不敢死乞白赖地和我要,每次我都告诉他们等资金回笼了就还给他们,这站着的房子躺着的地还跑得了?!其实这些所谓的地产到底抵押给了多少家银行、金融机构连我自己都不清楚,只要是有了钱我就把它通过各种渠道汇到国外去。各种税我也是几乎没怎么缴过,缴也缴的很少。

我准备在白显扬离休之前体体面面地出国去。

对于和自己摸爬滚打多年的兄弟们我也都给做了安排,让他们有的做些生意,有些有能力的就安排他们在我的各个公司里上班,当然薪水都比较高。钱反正都是国家的。


李宝山也在我的大力帮助下调到了交通局任副局长,随即就被任命为新成立的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

他走马上任的当天晚上,在帝豪后院的包间里我拍着他的肩膀道:“老弟!有挣钱的事别忘了你哥哥!”

他这几年对我是感激涕零,赌咒发誓道:“没有永哥就没有我李宝山的今天,我生是永哥的人,死是永哥的鬼!”

我哈哈笑着:“什么死啊活的?!上任了好好干,有什么挣钱的项目想着你哥哥点儿!”自从我成了市委书记的女婿后,我们俩的称呼就真正掉过来了。

李宝山看着我感激的几乎就差管我叫爸爸了。

看着他我笑了,拍了拍手,门口站着的侍应生推门进来问道:“韩先生,有什么吩咐?”

我端起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给叫几个新来的漂亮的小姐过来陪我兄弟玩会儿!”

侍应生答应一声关上门走了。

“永哥!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我……”

我向李宝山摆了摆手:“什么也别说了,高高兴兴痛痛快快地玩你的,有事告诉我一声!”说着,我站起身来:“我还有事!你玩你的!”

李宝山毕恭毕敬地把我送出了包间。我没让他在往外送,转身去了后面我住的房子。

回到屋里,我没有开灯,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想着自己这二十年,打打杀杀,血雨腥风,在兄弟们和白兰的帮助下也算是取得了很大成功。难道最后就不得不必须离开自己热爱的祖国吗?不走不行吗?!想着想着,饭也没吃我就睡着了。


对李宝山的支持我很快就取得了回报。

李宝山上任两个月后,本市决定兴建一条高速公路的批文下来了,当我知道这个消息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李宝山亲自给我送消息来了。

“永哥!好事来啦!”李宝山兴冲冲地不管不顾的连门也没敲就跑进了我在盛国贸易公司的办公室。办公室的秘书小姐想拦一下,他却已经跑进来了。

我冲小姐摆摆手,宋建国过去把门关上了。

“什么事?!瞧你兴奋的!”我坐在椅子上递给他一支烟。

李宝山恭恭敬敬地把烟接了过去道:“咱们市准备修一条高速公路您知道吗?”

我点点头道:“怎么了?”

“上头已经批下来了,马上就竞标动工!”李宝山按捺不住激动地说。

“哦!”我‘哦’了一声等着他继续说。

“俗话说,劫道的不如卖药的,卖药的不如修道的!我准备给永哥留两个标段!”他停了一下接着说道:“您知道每公里准备拨多少钱来建吗?”

我没说话,宋建国说道:“你就别卖关子,赶紧说吧!”

“每公里一个亿啊!一个亿啊!”李宝山说的自己眼睛都直了。

我听了也是一愣,没想到这路的造价给的这么高,我笑了笑:“你给我私下留了两个标段,那让我怎么感谢你?!”

李宝山陪着笑脸道:“给永哥办事是应该的!没永哥栽培我也没有今天!”

宋建国道:“李局还真有良心!知道永哥对你的好!”

李宝山连连道:“那是!那是!吃水不忘挖井人么!”

我望了他一眼:“兄弟!你放心!我不让你白跑了!不会让你白辛苦!”

李宝山嘿嘿地笑着:“永哥!您费心!”


我转手把两个标段的高速公路的建筑权以每公里八千万的价格卖给了外地的一家路桥建筑公司,一进一出,我没费任何力气就挣了每公里两千万人民币的差价,这几个亿的人民币当天就托人洗干净汇走了。


我现在的生意几乎用不着我自己费心,煤矿每天产的煤全是现金交易,钢材也是同样,庆阳他们会如数交上来;兴建的住宅小区由于全是好地段买房的排大队,我从银行贷款兴建的住宅小区一分钱也没还给银行,买房的人贷的款银行还得照付给我,…………


舒心的日子象流水似的飞一样地过去了。白兰又给我生了个儿子,我本来担心她岁数已经很大了怕有危险,可她执意要生,我只好把她送到了国外。还好是顺产,母子平安,我舒了一口气。

韩锋旗下的航运公司又添了两条船,几乎每周都有船到东亚、东南亚来。我的海外事业也是蓬勃发展,如日中天的说的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马上就要换届选举了,白兰父亲离休回家已成定局。

本来白兰她们不想让我再回来,宋建国兄弟俩也紧锣密鼓地处理着后事准备出来。国内的事爱怎么地怎么地吧!反正欠银行的钱全是死帐烂帐!可我想我的父母,想回来再看他们一眼,以后能不能回来可真的不好说!她们拗不过我,在换届选举前我和韩锋赶回了国内。

回到国内我哪里也没去,在家里住了两天,韩锋想给家里留些钱,我没让,父母的退休金够他们用,留了弄不好以后到是麻烦!


这天早晨我正要醒没醒,电话铃急骤地响了起来。

我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我挂掉了想继续再睡一会儿。电话铃却执着地又响了起来。我没办法接了起来。

电话里一个压低的女声急切的说道:“快走!李宝山刚刚被抓了,苏东宽也被双规了!”我吓了一跳,虽然对方故意变着声说话,我还是听出了是白兰的姐姐。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我喂了两声,电话里已经是盲音了,我拨过去,电话半天才有人接,说是街边的IC卡电话。

我赶忙给李宝山和苏东宽打电话。从不关机的他们电话全关了,打到家里没人接。我知道这事是真的了,白兰姐姐是不会和我开这种玩笑的。

我急忙喊起了韩锋,给宋建国打了个电话,让他把保险柜里的两只皮箱拿出来,和他弟弟一起去汽车租赁公司租辆最好的车。宋建国好象明白了什么,其他什么也没问就问在哪里接我,我把地址告诉了他。说着话,韩锋已经穿好了衣服,我告诉父母要和韩锋出去到公司去,可能要在公司住几天,过几天再回来。父母没多问,我们俩出来打了辆出租车就奔了和宋建国约定的地点。

宋建国哥儿俩很快就到了,在车上我把事情简单地说了说,告诉他们直接去福建。车子上了高速公路,家里这时却来了电话,说派出所来人找我们问点儿事!我平静地告诉打电话的父亲我一会儿就回去,现在还有点儿事。挂了电话我暗自庆幸,白兰姐姐的电话再晚一会儿我就走不了了。

一路上我敷衍着所有人的电话,建国兄弟俩和韩锋换着班地开车。车子第二天就到了福州,我们没敢在市里耽搁,我把皮箱里的手枪拿出来分给了他们仨,直接奔了海边。

我没和当地经常去台湾搞走私的人讨价还价,高价租了条船说去对面。对方什么也没问,让我交钱上船。

船离大陆越来越远,我把一次未用的海事电话掏了出来给白兰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出来了,问她我们有什么船在这一带没有!

白兰很快查了一下告诉我后天有一条从东南亚回美洲的船。

我告诉她让她和船只联系一下,让船到了台湾海峡一带通知我。

白兰担心地告诉我她明白。

我劝她放心,我很快就会到美洲和她汇合。

挂了白兰的电话我给李志方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今晚到台湾让他给安排安排,李志方一连声地说没问题,问了我大概登岛的位置,说很快就给我回话。

海浪越来越大,晃的我很晕,李志方的电话打回来了,说已经给我联系好了台湾当地的洪门兄弟,晚上他们会组织人接我,我非常客气地感谢了他。李志方道:“我们以后就全属同门兄弟,理应互相帮助!”

我知道我的钱没白花,洪门也入对了,不然还真有些麻烦。

当天深夜,我们登上了宝岛台湾,受到了当地洪门大哥的热情招待。原来送我们过海的人也是台湾洪门在内地发展的兄弟。在他的安排下,我和韩锋、宋建国兄弟俩顺利上了我们航运公司的货船。开始了亡命海外的生活。


(全文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