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陈浩的部队已不足200人,驻守在开封南郊的飞机场。机场里没有一架飞机,为数不多中国空军部队早已转移到了洛阳和周口。连日来,陈浩奉命对机场进行了破坏,埋设了许多地雷。

这飞机场距离开封城老远,在防洪大堤以外,郑汴公路南边。

国民党军队守城,常常将地方保安团放在最外围。保四团虽然在兰封车站打出了名声,但按桂永清的说法那是因为28军的部队已连续攻击了近一昼夜,车站内鬼子已伤亡大半,弹尽粮绝,筋疲力尽了,陈浩他们只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捡了个便宜而已。

兰封二次失守,保四团一大半被阻隔于敌后,陈浩奉命率不足200人的余部退回开封,一战区开封城防司令部派他们到南部担任防守和破坏任务,虽然也是城防的最外围,但因为是南偏西的方向,不是敌人进攻的正面,也算是对他们另眼相看,加了关照。

鬼子三个师团在兰封会师后,向西凶猛推进。驻守豫东的一战区部队、地方部队乃至民团武装都在拼死抵抗。1938年6月初,天气特别热,从兰封到开封的80华里路,烟火冲天。铁路上的铁轨、枕木已经拆除,路两侧凡是未收割的麦子都被点燃,浓烟滚滚,遮空蔽日。中国军民沿铁路、公路节节抗击。很多处守点的将士都是战到最后一人,全体殉国。虽然强弱悬殊,但豫省军民实在不甘心将省城轻易让鬼子的铁蹄践踏。

鬼子占领兰封后,迅速地分兵向西南实行迂回包抄。当正面敌军沿陇海铁路向西攻击前进时,担任迂回任务的敌军,迅速南下,犯杞县,陷通许后,继续分兵西进,占领尉氏县城。不仅对开封形成包围之势,而且大有进窥郑州,切断平汉铁路之势。此时的鬼子骄狂之极,往往一个大队就敢于单独攻击一个县城,甚至一个中队也敢做为单独的战术单位使用,去攻击占领重要的目标。而此时在开封以南的国民党政权的党、政、军人员用望风而逃形容倒也恰如其分。客观地讲,丢城失地如此之快,也并不全因为国军将士畏战怕死,临阵脱逃。当时国军统帅部组织力差,部队通讯能力差,而组织退却是所有军事行动中对指挥者和部队军素养要求最高的。退却是当时任何国军都没有事先训练过的科目,这是我们文化传统造成的。战时,一旦撤退命令下达,部队很容易“放羊”,不到集结地点很难收拢,更不要说组织防御或反击了。奉命撤退的部队,一看到尾追的敌人,往往是一味地加快“转进”速度,变撤退为溃退,而不管追击者的多寡虚实。国军这种毛病直到解放战争期间还是常常发作,以至共军战报中常常出现一个班俘虏敌人一个营以及炊事员、司号员、卫生员俘敌若干,缴枪多少的闪亮报道。

敌16师团一部占领通许后,一边分兵继续西进,一边组织力量向北夹击开封。


东南风将大量烟尘带到机场上空,像是一场大雾。

东边浓烟滚滚,枪炮激烈,南边火光冲天,鸡飞狗跳。

火,炽烈的战火在中原腹地蔓延。中原的百姓在烈火中挣扎呻吟。

4日下午,由4辆装甲车、6辆军用卡车和一小队骑兵组成的日军混合编队出现在陈浩的望远镜中,每辆卡车后拖着一门日本山炮。

这伙鬼子在离机场约1公里处展开,先是对机场已被破坏的建筑物和露出地面的碉堡工事猛烈炮击,而后步、骑兵开始向机场推进,刚开始小心翼翼,没遇到抵抗,就加快了冲击速度。

“轰!轰!”地雷连连炸响。

鬼子不得不转入费时费力的危险的排雷作业。不过,他们此时已确认中国军队放弃了机场——从炮击到排雷,一直没有中国军队还击。黄昏时分,鬼子终于在雷场中开辟出了安全通道,四辆装甲车排成一列纵队从南面撞倒铁丝网驶入机场。步、骑兵鱼贯冲入机场跑道。装甲车上的敌兵探出身来,准备庆祝他们占领豫省首府军用机场的胜利。

“轰!轰!轰!”迫击炮弹准确地落在装甲车上炸响,紧接着轻、重机枪和步枪一齐向聚集在空旷开阔的跑道、停机坪上的鬼子猛烈开火。幸存的鬼子急忙找障碍物隐蔽,一些家伙卧倒在跑道上四处随意丢弃的坛坛罐罐、废汽油桶之类的物品后面,未等他们藏好。这些物品在子弹的射击下变成了爆开的火球。原来这些坛坛罐罐里装满了汽油!鬼子为了保全机场跑道,火力准备时未向跑道、停机坪炮击。

火,随着液体的流动向整个机场蔓延,四辆装甲车已成了熊熊燃烧的火球,机场跑道、停机坪成了燃烧的火海,上面扭动着燃烧的马、燃烧的人。

机枪、迫击炮仍在不停射击,试图冲出火海的努力是徒劳的。

董大海无心欣赏陈浩导演的火场集体舞,在迫击炮弹炸响的一刹那,在东边小河岸的刺槐灌木丛后埋伏了许久的50名弟兄一齐向200米外的鬼子炮兵阵地猛冲过去,4挺轻机枪和陈浩这边的全部冲锋枪在冲锋者手中喷吐着火舌。

打击突如其来,鬼子炮兵完全没有思想准备,抵抗是仓促、凌乱的。

从陈浩的迫击炮弹炸响到董大海的手触到鬼子的山炮,也就约莫1分钟左右时间。

鬼子的这支快速部队是南边敌军派出抢占开封机场的,计划抢占机场后向车站及大、小南门炮击,策应从东面攻击开封的敌人。

一路攻城拔寨,进展顺利,追着中国军队穷追猛打,自以为所向无敌的这股敌军,此前在中原地区尚未遭遇过强有力的抵抗,倚仗机动能力孤军深入。没料到在抢占原本以为中国军队已经放弃的开封机场的行动中遭遇了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