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一卷 愤怒的冷剑 第十七章 再救黄菲

flxlrh303 收藏 36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饥餐渴饮,风餐露宿,一晃间,冷剑已干了十多天。 一天晚上,冷剑打完坐,心里烦,睡不着,起来随便走走。老人也起来默默地陪陪他,可能老人怕他有什么心事想不开,这令冷剑非常尊重和感激。 A市是座不夜城,虽然2点多了,还是车流如潮,灯光熠熠。但璀灿的灯光总照不到这座城市最黑暗的地方,繁华的地方总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饥餐渴饮,风餐露宿,一晃间,冷剑已干了十多天。

一天晚上,冷剑打完坐,心里烦,睡不着,起来随便走走。老人也起来默默地陪陪他,可能老人怕他有什么心事想不开,这令冷剑非常尊重和感激。

A市是座不夜城,虽然是深夜2点多了,还是车流如潮,灯光熠熠。但璀灿的灯光总照不到这座城市最黑暗的地方,繁华的地方总隐藏很多丑陋的罪恶。

这不,远处比较黑暗的地方就传来女人呼救的声音,甜美的声音因恐惧变得尖锐,刺耳。在朦胧的灯光下,远处有五、六个人影围着一个穿白色裙子的苗条女人。

冷剑想都没有想就想冲过去,一只粗糟的大手紧紧地拉着他。

“要管,放心,没事。”老人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冷剑很感动。

老人对冷剑冰冷而简短的话习以为常,老人知道冷剑的心底好,性儿犟,他要决定干的事是没有人能阻止的。“小心,量力而为,我和虎儿随后就到。”老人关切地叮咛着。

冷剑如离弦的箭,向求救声处猛冲过去。

为什么美女遇上他,总是要他出手救她,英雄救美的情节也太老套了,但为什么总是在他身上不断出现?他很无奈。

很久没有动手的冷剑,嘴早就淡出个鸟来,手痒的很,面对即将的战斗,他的热血沸腾起来,就像回到战场一样,只希望这几个匪徒不要太菜鸟。

希望匪徒不要太菜鸟的想法的人,除了冷剑,举国恐怕也找不出几个。

“呔!”人未到先一声暴喝,阻止匪徒对女人的侵犯。然后,冷剑犹如飞将军从天而降,冲入人群。

冷剑顾不得瞧女人,先冷冷地盯着眼前这6个匪徒。

面对歹徒,他的身上自然而然迸发出战场上那种凌厉的杀气,骇人的寒气。

六名歹徒忽然发觉,今年的初秋特别冷,要不然,他们为什么冷得牙齿打颤?

匪徒面对这股惊天地、泣鬼神的霸道杀气,震住,僵硬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挑战冷剑。

冷剑冷冷地说:“一齐上,快!”语气不含一点儿感情色彩,闻者丧魂。

“冷剑?你是冷剑大哥吗?”那女人娇美的声音饱含喜悦的色彩。

冷剑一愣,这女人认识他?他在A市可一个熟人也没有啊。

冷剑回转身,借着朦胧的灯光认真一看,她鹅蛋的脸庞,黛眉蚕目,鼻子高挑,娇小苗条的身子在初秋的深夜下,也不知是冷还是怕,在瑟瑟发抖,楚楚可怜。那双杏眼在朦胧的灯光下,除了惊喜之色,还隐隐可以看到忧郁之雾。

原来是在车上偶遇的忧郁美女——黄菲,世界有时真小。

除了冷剑大哥,世上谁有这么霸道的杀气?谁有这么冰冷的语气?

在确定面前救自己的人就是日思夜想的冷大哥时,黄菲犹如犹如乳燕归巢一般猛然扑进冷剑怀里,呜呜地痛哭起来。

雨带梨花一般哭泣的黄菲,犹如惊慌失措的小绵羊一般卷缩在冷剑的怀里抽泣,把自己的思念,自己的痛苦,自己的害怕,自己的委屈,自己的不满,都痛快的在心仪的人身上哭出来。

黄菲的身子柔软无骨,清香满鼻,那股很好闻的茉莉花清香,刺激着冷剑紧张的神经,最令冷剑紧张的是黄菲胸前高耸的双峰在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随着她的哭泣,剧烈地摩擦着,令冷剑既舒服又难受,令他的神经更加紧张,又不是面对强敌的那种紧张。温香软玉,令冷剑身体上久久没有被滋润过的某部分,不受他意志的控制愤怒起来。

冷剑尴尬万分,抱不敢,推不行,黄菲抱得太紧了。

黄菲可能感受他身体某部分的变化,稍微挪开一点身体,但马上把冷剑抱得更紧,像怕冷剑逃跑,要把冷剑熔化在她那温暖柔软的怀抱一样。

黄菲的哭声小了,身子更软了,更要命的是黄菲的大腿狠狠地压在冷剑身体愤怒的部分上,小腹丹田的一股钢铁热流狠狠地冲上冷剑的脑际。在令冷剑快感阵阵冲上头的同时,也令冷剑的身体绷紧得硬如钢。冷剑在面对强烈的危机时身体才会如此僵硬如钢,但黄菲不是他的敌人,是他需要帮助的弱女子啊。

冷剑为自己身体龌龊的反应感到羞愧,感到愤怒,虽然他深知这是长年禁欲的人体的自然反应,但他为冒渎了漂亮的女神而不能原谅自己。

在冷剑不知所措时,他眼睛的余光瞄到一个匪徒举着闪亮的匕首,狠狠地向他冲来。

在美色欲望关头还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体现出冷剑超强的军事素质。

冷剑一推黄菲,想把她推开好迎战,怎耐黄菲抱得太紧,推不开。时间来不及了,冷剑左手拦腰把黄菲横抱起来,一个旋身,铁腿横扫而出。

伴随黄菲细小而短促的惊呼的是匪徒右腿股骨碎裂的清脆声和匪徒的惨嚎声,那惨嚎声凄厉而长久,响彻天际,惊醒了黑夜的沉睡。

这时其他匪徒也包围上来,冷剑抱着黄菲,闪步,腾挪,跳跃,飞腿,拳打,掌劈,几秒时间,地上又躺下三个不断惨呼的匪徒。抱着黄菲似乎对他的动作和凶狠没有什么影响。

剩下的两个匪徒双腿打颤,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身手,转身就跑,边跑边色厉内荏地说:“小子,有种的别跑,我们黄龙派不是好惹的。”

黄菲闭着眼睛,双手双腿紧紧地箍着冷剑,犹如一条八爪鱼。她闻着冷剑身上传来的如海涛般强烈的男子气息,感受到由于冷剑剧烈的动作,他结实的胸膛摩擦着她双峰给她带来的阵阵快感,她的脸色菲红,心神俱醉,她真希望冷剑能永远抱着她,永远给她一个安全而宁静的港湾。

在老人父子赶过来时,她才不情愿地离开冷剑的怀抱。

在黄菲强烈的要求下,冷剑拿起自己简单的行李,离开简陋的“家”,就是这个“家”抚慰了他这个孤独游子受伤的心。

临走时,老人握住冷剑的手千叮嘱,万吩咐,要冷剑改改性格,万事多忍耐,还要冷剑有空来看他们。

冷剑干涸而冰凉的心温暖起来,话别甚久,冷剑才送黄菲回家,那4个受伤的混混,他懒得报警,黄龙派的人自然会回来处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