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五章 连败七跤(上)

辽西老戟 收藏 8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老武头对坐在身旁呆呆拿着板胡的洪海说:“二当家的,你现在把你坐着的凳子扔过去,汉子的手绢能把你的凳子劈成两半!” “啊!真的?”洪海站起来,扬手就把松木凳子扔了过去。 “啊!” 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凳子被罗云汉的两只手绢劈成四、五块,七零八落地落在了地上。 “好!” “好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老武头对坐在身旁呆呆拿着板胡的洪海说:“二当家的,你现在把你坐着的凳子扔过去,汉子的手绢能把你的凳子劈成两半!”

“啊!真的?”洪海站起来,扬手就把松木凳子扔了过去。

“啊!”

在众人的惊叫声中,凳子被罗云汉的两只手绢劈成四、五块,七零八落地落在了地上。

“好!”

“好功夫!”

众人纷纷翘起来大拇指,不少人站了起来,看着地上破碎的凳子。

“伴奏!”罗云汉喝道,手绢旋回到手上,唱了起来:

“大嫂要和我成婚配,我好吃、好喝、好穿、好戴、好心、好肺把你疼哎!”

“大圣我听罢心好恼,呆子他真能瞎胡懵。草地插上了金箍棒,大圣我使了个千金坠儿!——呆!”

鼓乐声戛然而止,全场无声。

罗云汉连着在地上打了两个空翻,吧嗒!趴在了地上,一条腿跪了起来,捶腰唱道:

“八戒我跪倒在地上,哎!眼睛冒金星哎!”

暴风骤雨般的掌声不可遏制地响了起来!

“这才叫正宗的二人转呢!”齐明远赞许地对身旁坐着的黄花说。

“扮相、做派就不一般,”黄花说,“唱得就更没法比了!”

“你俩把这戏看哪儿去了?” 齐巧一屁股坐到黄花身边,大大咧咧地插进话来:“杀猪吹屁股——外行!”

“你胡说啥?”齐明远呵斥道。

“本来是吗?”齐巧不服地说:“关键是功夫!你们看罗大哥耍那套手绢功,软不拉塔的一块布,在他手上就能劈铁开石!这不是功夫是什么?正经玩意儿!另外,你看那空翻、旋子、扫蹚腿、八面拧身……”

“哎!齐巧!该你报幕啦!”洪海喊道。

“好好!我来了!”齐巧跑到场子里,当胸一抱拳:“现在出场的是秦姐、秦凤凰!她给大家唱一首《我的家在松花江上》,大家欢迎了!”

掌声中,秦凤凰大大方方地走到前面来,恭恭敬敬地给大家鞠了个躬。丁雄的口琴前奏响了起来。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哪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

从那个悲惨的时候,

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开了无尽的宝藏,

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那可爱的家乡!

哪年、哪月,才能收回那无尽的宝藏。”

这首流行于东北的抗日救亡歌曲,一经被秦凤凰用无限凄婉哀怨的声调唱出,不少人忍不住唏嘘起来,流出了抑制不住的眼泪。

“九一八,九一八!”秦凤凰曾无数次唱过这首歌,可此时望着青山明月、熊熊篝火,望着冲杀在抗日最前线、热泪盈眶的义勇军战士们,胸中像燃烧起一团烈火,一双大眼里噙满了泪水,不由得挥舞起双手,颤抖着高唱起来::

“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一堂?”

罗云汉、赵梅不由自主地跟着唱起来,丁雄、杨欣停止了伴奏,激情地唱起来,齐明远向两面一挥手,众人都跟着激昂地唱了起来!

“九一八,九一八!”

月儿弯弯,篝火熊熊。

空寂的山谷,久久地回荡着群情激愤的歌声。


月上中天,万籁俱寂。

营地西边的窝棚里,一灯如豆。

一个洪钟似的声音响起:“金鸡岭的隧道和窟窿台的大桥必须在五天之内炸掉,民族军和铁血团攻下热河后,挥师东南,才能完成对野狼谷早川援军的合围。怎么样?毁洞、炸桥的任务有把握吗?”

李胡一摸下巴上的大胡子,看着土台对面坐着的罗云汉、杨欣和丁雄,目光里充满了信任与期望。

原来,山海关的早川调动集结了八百鬼子、二百伪军,经喇嘛营子、金鸡岭、窟窿台、野狼谷,去增援已经被民族军、铁血团包围的熱河。李胡在熱河先后带着几伙人去毁洞炸桥,可接连失败。眼看早川的援军已从山海关出发,情势危急,李胡便想起了罗云汉的军车队,便连夜赶到青云岭。想让他们毁洞炸桥,滞缓敌军增援速度,以便攻下热河后,在野狼谷聚歼早川援军。

“没问题!不就毁个洞子、炸个桥吗?正好我们往北走,撒尿送客——捎带之功!”罗云汉一拍胸脯。

“就我们这几个人吗?”丁雄就看不惯罗云汉这种大包大揽、自以为是的样子。

“只能从青云岭给你们调几个人去!”李胡说。

“不用!人多了麻烦!”罗云汉看出了丁雄不满意的神色,环眼一瞪,越发来了劲儿。

“鬼子援军现在到了是什么地方?能说出具体位置吗?”杨欣思忖着问。

“兔子岭、巴特营之间。”李胡头戴黑色礼帽,蓝衫灰裤,一副短打扮。风尘仆仆的,但眼神烁烁的,依旧是精神矍铄的样子。说道:“鬼子坐车,伪军骑马,距离喇嘛营子还有两天来的时间。”

丁雄看着地图:“他们不是坐车、骑马吗?那用不了一天的时间就能赶到喇嘛营子!”

“景牛子的两个连和王德生的一个特工组,一直在后面咬着他们!”李胡说:“孤军深入,也够难为他的。草叶桥、白鸭石和青云岭的义勇军、游击队都在支援、策应他们。但这五百鬼子是关东军的精锐部队,那二百名伪军里有一百多人是马贼出身,这一带我们还没有机动部队可以调遣。”

“我说这青云岭上咋没多少人了呢,都截鬼子去了!”罗云汉看着李胡问:“那炸药呢?”

“那得你们自己想办法。”

“啥?自己想办法?”罗云汉环眼一瞪:“毁洞、炸桥那得一两吨多炸药!胡子大爷!你让我上哪弄去?”

“这儿有!”丁雄指着地图说:“金鸡岭葛王台下有个鬼子弹药库!”

李胡看着杨欣:“杨欣,金鸡岭那儿不是有你们的游击队吗?我想,他们一定能帮你们想办法。”

杨欣沉吟了一会儿,抬起头,毅然地说道:“你放心,有汉子和丁雄,毁洞炸桥的任务一定完成!而且,三辆马车的军火也一定送到西山镇!”

“好!”李胡满意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们不但能接受任务,而且,我相信你们也一定能够圆满地完成任务!”看了下罗云汉和丁雄:“是不是?”

“是!”

“有个情况和你们说一下。跟踪追捕你们的鬼子,是锦州特务机关长山猪九十九和同昌宪兵队的队长片仓。另外,山海关早川的神风别动队已经出动,目的不明、去向不明,估计是要和山猪他们一起行动。王德生派来的的特工组,就是来对付他们的。”说罢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递给丁雄;“这是特工组和熱河的电台密码,你们要随时保持联络。”

李胡站了起来,罗云汉三人也都跟着站了起来。

“看来,你们的任务更加艰巨,人手太少,对头太多。不但要对付山猪、片仓、神风队,军统特工也很可能过来找麻烦。再加上喇嘛购到野狼谷一带的鬼子汉奸、地主民团。特别是不但要完成毁洞炸桥的任务,而且,还要把三辆马车赶到西山镇。要不是你们能从北戴河披荆斩棘、闯关夺将、顶着血雨腥风、一路冲杀到青云岭,我根本不敢把这样重大危险的任务交给你们!小小军车队,迢迢千里行,时间过半,任务加担,你们扛得住吗?”

“抗得住!”三人坚定地回答。

“好!好哇!这样的话,内部团结就跟显得重要。我听说,这两天,杨欣和丁雄配合得不错,”李胡微笑着抓起罗云汉的左手,“可你这小子总是起刺儿、整事儿、捣蛋!”手一攥,一股强大的内力绵绵发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