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51 郝妹子牺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秦明扬要去见郝妹子,不打仗时,他是个在战友们面前没大没小的,那欢乐的情绪,就被高山看出来了。

高山其实还比秦明扬大一岁,已经有过恋爱经历,悄悄地带了几个上甘岭下来的老战友,溜进营部。

那秦明扬正举着一面小镜子在看他新换上的新白衬衣,边照边得意洋洋地唱着歌:“春天里那个百花开,啷里啷里给啷...”

就听见一阵大声齐唱:“啷里啷里给啷...”

秦明扬忙放下镜子,七慌八忙地穿上军装,戴上帽子。这才一挺胸:“给我爬出来!”

高山谗着脸和几个战友进来了,高山一个立正:“报告营长,只有美国人会爬,我们是人,只有走进来!”

秦明扬一挥手:“本营长今天执行任务,没法和你们玩!走吧,走吧!”

高山点点头:“营长,我们只请教一个问题。”

秦明扬搓搓手:“问吧!”

“重色轻友这个成语怎么解释?”

秦明扬抓起棍子就打。

几个战友爆笑着跑了。

秦明扬这才走出门来,阳光很好,补充上来的新兵正在训练,老兵正在休整。

训练的喊杀声和老兵们欢快地歌声交织在一起,让秦明扬心里暖洋洋的。

清风徐来,他忍不住仰首向天,长啸一声。步子轻快地大步向前。

他正是春心萌动的年龄,战事一松懈下来,本是在思考问题,但自从那夜梦见了郝妹子,他就定不下来了,几乎满脑子都是郝妹子的身影。

突然,他的脚下一绊。

是一根人为的绳子,他马上判断出来,身子顺势一滚,进入草丛中,枪已在手里,子弹已顶上膛。

可是,四周静悄悄的。他爬起来,洗得干干净净的军装已沾上了水和泥巴。

不由大骂一声,继续一步步向前走去。

越走越快,后来几乎就是跑了。

他这追击英雄可不是吹的,这一加速就如若一道青烟消失在山路上。

“糟了,跑了!”

“追呀!”

“快,你狗日想坏主意比谁都快,现在就跑不动了?”

高山他们四个人这下子受苦了,一个个也象秦明扬一样,大步跑起来。他们虽不是美国佬那么草鸡,但要追上秦明扬这个读书的长跑冠军,打美国佬的追击英雄,还是有些差距。

直追了半里路,哪里有营长的踪迹,一个个棉衣解开了,张大嘴喘着粗气。

高山还说得出话:“合计我们营长是属兔子的!”

“你是属母猪的!”

树上落下一个人,轻声骂句。接着大喝一声:“立正!”

四个小子慌忙一个立正。

“为什么跟着我?”那当然是秦明扬了,他唬着脸,手里拿着根从数上弄的棍子,一个个地矫正着立正姿态。打得高山他们四个人嘴里直叫:“哎哟,哎哟!”

秦明扬见他们只顾装痛,就冷笑一声:“不说,我就把你们捆在树上!”

说罢,就第一个来解高山的皮带。

高山忙大声地报告起来:“是教导员命令我们一路保护你!说是最近美国特种部队活动猖獗,常常袭击我军单个行动人员!”

秦明扬也知道最近志愿军总部下了相应的命令,大约教导员怕自己不同意,所以悄悄地派了高山他们来保护自己。不由摇摇头:“回去,回去啊!我要谁保护!”

四个人顿时都叫起来:“我们是接到命令的。你让我们抗命被处分没道理啊!”

秦明扬顿时拔出枪来:“你们走不走?”

高山就叫起来了:“营长,原来重色轻友,就是这么解释的呀!”

秦明扬顿时哑了口,半晌才憋出一句:“好,好!我求求你们别跟去好吗?”

高山和战友们都笑了起来。

“干不干!铁哥们。”

高山举起手:“这样,我们只把你送到他们宣传队外。绝不进去,你走时,叫我们就行了!”

其余的战友也举起手来:“我们以志愿军的名义起誓!”

秦明扬叹口气:“老子什么时候也变成受保护的人物了,靠,这不是折磨人吗?”

秦明扬他们来到三十八军的宣传队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高山他们在山上找了一块大石头,停了下来,躺在上面晒太阳。

秦明扬一个人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眼看他走远了,就有人提议:“走跟上去看,什么漂亮姑娘,让我们营长这样失魂落魄的!”

高山大喝一声:“站住!”

众人回头盯住他。

“你们不能去!只有我能去。”

“为什么?”众人狠狠地盯住他。

高山坏坏地笑起来:“是哪个狗日的以志愿军的名义起的誓?”

三个战友顿时焉了,一个个回到石头上。

高山得意地摇头晃脑:“至于我嘛,只说我不去。就当我刚才说的话是不小心放的屁吧!放心,回来我一定给你们讲,说不定我到他们那宣传栏里去偷一张营长老婆的照片。回来给你们解谗!”

气得三个战友齐声骂:“你狗日放屁!”

高山走着螃蟹路:“好,好,我放屁。”一步步向山下走来。

高山不敢跟得太急,他可不想把秦明扬惹火了,如果讲揍人,他可不敢和秦明扬较量。甭说,打不得过,就秦明扬真发怒了那吃人的架势,他也是不愿面对的。

所以,他磨蹭着,一路摇头晃脑自在地游玩,到得营房门口,想想只怕他们话也说得差不多了。

又被那门卫好一顿盘查,才走进去。

来到宣传队时,他又在门口的树下坐了下来,想想等他们出来,自己自然就看到了。

没想到这一等直等到太阳只剩一丝红光了,也没见秦明扬出来。

他忍不住截住了一个女兵,满脸堆笑:“同志,我打听一个人可不可以?”

那女兵就笑起来:“问什么你就问吧,有什么可不可以!”

“我想问一问郝妹子在没在里面?”

那女兵脸上的笑容陡地消失了,避开他的目光:“你是她什么人?大哥。”

高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声道:“她是我们营长的女朋友,我们营长今天来见她,我是奉命保卫营长的。你能告诉我,他们现在在哪里吗?”

女兵的声音更小了,但是他说出的话,在高山听来却如晴天霹雳。

她说:“郝妹子三月前牺牲了。”

高山霎时间呆在了那里,久久地,他虽然不认识郝妹子,但是却霎时间如同听到自己的亲妹子牺牲了一样。

女兵见他的样子,盯住他:“你没事吧,大哥。”

高山轻轻地摇摇头,一个人一步步地走进宣传队的门里。

里面,一男一女两个军人,陪着秦明扬,秦明扬呆呆地听着他们说话。

高山叫他两声,他才看住高山,竟然露出了一丝古怪地笑。

高山的心再一次象刀绞一样一痛,他知道自己的营长是一个坚强而永远充满灵性的人,可是,这一刻,他是呆的,傻呆呆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