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男熟女Ⅱ正当关系 第二章:芳香之旅 四(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8/


时间不能耽搁太久,我和黄鹂不得不放弃那辆车,步行走了两站多地,直到“第五大道”的十字路口,堵车的情况才有所缓解,我们才又打了辆出租车。路过奥运会的标志性建筑“鸟巢”时,我看见在那灯火通明的钢架铁骨之间,数不清的工人象燕子一样勤劳地忙碌着,我忽然徒生感慨,其实人类的很多创造性劳动,包括衣食住行,包括体育竞技,都在本能地模仿动物,真无法想象,如果这个世界失去了它们,只剩下我们人类自己,那我们将会是多么的孤独和绝望。“大鸭梨”是一家中等规模的连锁酒店,也很适合于中等消费的人群进出,一楼大厅,二楼包房,整个大厅颜色深沉,但并不给人压抑,几乎每张桌子都坐着人,看来生意确实不错,黄鹂的父母就坐在角落了,已等待我们很长时间了。

看见了我们,他们面露笑容地招了招手,我们走过去,他们便示意我们坐下来,黄鹂的父亲还特意向着我,一脸的和蔼:“方舟啊,坐,坐!”我忙礼貌地点头:“哎,姨夫!”我有点受宠若惊,和黄鹂同居这么长时间了,能得到这样的礼遇,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我也一直没改口唤“爸妈”,一来也觉得别扭,二来我也小气了:黄鹂没改口,我凭啥要改口啊?我其实是挺不会来事儿那么一个人。黄鹂的母亲叫来服务员让我们点菜,还特意冲我说:“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我忙客气着回应:“谢谢阿姨!”我还是让黄鹂代劳了,她点菜跟我点没啥分别,知道我喜欢什么口味。黄鹂母亲长得很象黄鹂,只不过富态得多,穿着也很贵气;黄鹂父亲虽下海经商多年,但那身官气还没有全丢,隐约还有所显露,黄鹂忙着点菜,我坐在他们对面就觉得尴尬,也有些紧张。

我酝酿了一下,还是变被动为主动:“姨夫,你们这次来北京办事啊?”我也是没话找话。黄鹂的父亲喝了口茶水:“有点小事,主要还是为你们来的!”黄鹂的父亲说着,脸上的神色变了变:“既然黄鹂死心塌地跟着你,我们做父母的也就不说什么了。”黄鹂父亲的口气有些无奈,这让我听着心里很不舒服。他接着又说:“听黄鹂说,你们要了孩子,好事,要抱孙子了,我们也高兴!”黄鹂的父亲顿了顿:“可你们不能这样下去,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以后的事我们就不能不管!”黄鹂的父亲话音刚落,黄鹂的母亲就接了茬儿:“是啊,我们这次来也是想和你们商量,该办的事就都办了吧!”黄鹂母亲指的肯定是婚礼的事,是不还有房子呢?我有些兴奋。原来黄鹂把怀孕的事也告诉了她父母,她父母才急着来了北京,对我的态度才有了这么大的改变,这丫头够鬼的,看来没白在娱乐的边缘混。

“你父母身体还好吧?”黄鹂的父亲忽然问。

“好,都挺好的!”我忙笑着回答。

“他们退休后没忙点儿别的?”黄鹂的父亲又问。

“他们有时能接点设计图纸的活儿,都闲不住!”我实话实说。

“忙一辈子了,要闲哪闲得住啊?”黄鹂的母亲忽然笑着插了一句。

“是啊,说一待着就会生病。”我忙笑着附和。

“有时间你安排一下,我们见个面!”黄鹂的父亲又说。

“好啊,他们也总念叨着,想见见你们呢!”我忙替父母客套。

四菜一汤很快就上齐了,兴许是在国外养成的习惯,黄鹂进饭店向来不铺张浪费,这倒挺响应中央精神。我没忘记头一杯酒敬岳父岳母大人,然后我们就边吃边聊,毕竟先前有了那么一番沟通,彼此感觉近便多了。简单地聊了聊我们在北京的情况,很快就进入了正题。黄鹂的父亲说我们的婚礼无论选在哪儿办,都要赶在春节前,不能再往后拖了,我知道他指的是黄鹂的肚子,春节前还不会太明显,春节后恐怕就遮不住了。有头有脸的人当然更注重面子,这一点不知比我父母要甚之几倍,不知为什么,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心里竟生出一丝胜利者的窃喜。黄鹂的父亲还说他会找人算一算,选个吉利的日子,有钱的人好象也都很虔诚,我听黄鹂说她父母在家里都供着佛像,日日焚香膜拜,逢初一十五还要去庙里求愿,而每次来北京,他们也都要去雍和宫。

细化到婚礼的准备工作,黄鹂的父亲就谈到了房子,说:“你们要定下来在北京,就在这儿买吧,找时间先看好了,然后把地点告诉我!”真是慷慨啊,不过人家对亲生女儿慷慨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北京这么大,去哪儿都远,没辆车怎么行?我过一阵买辆新车,那辆丰田就给你们开吧!”黄鹂的父亲说这话时看着我,感觉好象在向我施舍一样,我忽然觉得很自卑,忙低下头,回避了他的目光。“对了,你好象还不会开车吧?”黄鹂的父亲猛然想起什么,我知道他这话也针对我,果然,我抬起头,他还注视着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些口吃:“还……还不会!”黄鹂父亲的脸上似乎就流露出了不屑的神色,也许也是我太敏感了。“别不好意思,毕竟我有这个能力,说实在的……”黄鹂的父亲说着,声调突然拔高:“象我们这样的家庭,能有你这么好的一个入赘女婿,也是我们的福气!”附近的食客都看了过来,我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傻子都能听出来是嘲讽,尤其是那“入赘”的字眼,也太他妈刺激人了,就那么两分钟的时间,我真不知道我的脸应该往哪儿放,仅剩的那点自尊倾刻间就没了踪影,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电光火石间,我转过劲来,心中却又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心想再不济,也没有这么当面撅人的,我,我……我还是忍了下来。黄鹂想是也怕我会有什么失常举动,桌子底下使劲用脚踢我,她显然也想为我挽回面子,冷着脸说:“爸,我们都商量好了,房子的事不用你操心,我们自己买,车我们也不要,你和我妈能参加婚礼,我们就很满足了!”黄鹂的父亲一听脸就拉了下来,黄鹂的母亲这时说:“你们自己买?北京的房子都很贵,动不动就上百万,你们攒钱攒到下辈子也买不起!再说……”黄鹂的母亲说着,白了黄鹂的父亲一眼:“我和你爸虽然离了婚,但他的钱也有一半是你的,他买你就要,凭什么不要?”黄鹂母亲的话说到后边,已是在和前夫赌气了。黄鹂一听母亲的话,脸上更不高兴起来,母亲的话似乎让她想起了父亲那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小老婆,和小老婆生的那个孩子……

我忽然理解了夏雪。女人找个好工作不如找个好老公,这话若安在男人身上也经典:男人找个好工作不如找个好老婆。做梦都没想过,我会有房有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