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小诗一首

YY~YY 收藏 3 17
导读:录小诗一首与大家共享 这也许是个最好的时刻。 不是静。听对面园里的鸟, 从杜鹃到麻雀,已在叫晓。 我也再不能抵抗我的困, 它压着我像霜压蓉树根; 断片的梦已在我的眼前 飘拂,像在晓风中的树尖。 也不是有什么非常的事, 逼着我决定一个否与是。 但我非得留着我的清醒, 用手推着黑甜乡的诱引: 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自己到自己跟前来领罪。 领罪,我说不是罪是什么? 这日子过得有什么话说!

录小诗一首与大家共享


这也许是个最好的时刻。

不是静。听对面园里的鸟,

从杜鹃到麻雀,已在叫晓。

我也再不能抵抗我的困,

它压着我像霜压蓉树根;

断片的梦已在我的眼前

飘拂,像在晓风中的树尖。

也不是有什么非常的事,

逼着我决定一个否与是。

但我非得留着我的清醒,

用手推着黑甜乡的诱引:

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自己到自己跟前来领罪。

领罪,我说不是罪是什么?

这日子过得有什么话说!




本文内容于 2007-7-13 20:17:00 被YY~YY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