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四十七篇 超级较量 第七章 炮战显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双方的谈判在第一天就陷入了僵局之中,这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在谈判正式开始之前,中俄都做足了准备工作,双方分别邀请了美欧两国,以及其他众多的观察国来参与这次谈判,阵仗闹得很大,但是结果却很让人失望!

谈判终止,临时停火也就停止了,双方的战线再度紧张了起来。为了打击俄罗斯在谈判桌上的嚣张气焰,在当天晚上,总参谋部就紧急制订了一个打击计划,重点落到了西面的俄军防线上。这完全是一个火力打击计划,打击主力是才调到战场上的远程炮兵,为此,空军的意见很大,因为在整场战争中空军一直是主力,但是总参谋部的计划已经制订好了,就无法再做修改,而且空军的飞行员连续作战了2个多月,都需要休息了。因此,最终的重任落到了炮兵的身上。前面的战斗中,炮兵虽然也有着上佳的表现,但是在对战场的支援上,炮兵的作用完全被空军的光芒所掩盖了。而现在,才轮到了由炮兵担任主角的一战,所以当天晚上开始的这场中俄炮战中,炮兵第一次有了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鲁毅这天晚上在处理完了战略处的工作,将情报方面的事情交给了李副处长处理,接着将战略出的通信系统与总参谋部的通信系统进行了联动之后,他就去了总参谋部。现在,战略处所拿到的第一手资料都会立即传输到总参谋部来,另外,经过了战略处处理的情报也会立即传输到总参谋部来。现在,所有的工作都在围绕着总参谋部的工作展开,也就是在围着这晚上的战斗在展开!

总参谋部的主要工作人员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在知道晚上将有一场大规模的战斗之后,这些参谋人员干起来都非常起劲。总参谋部的作战室内已经是热火朝天了,各战区的情报,信息都在传输过来,接着显示在了正中间那个巨大的三维地图上。这是现在中国最大的三维地图,能够详细的显示出整个战区的情况来。

鲁毅到达的时候,杜威正在指挥着参谋人员将各部队的情况汇总,战斗的准备工作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大将看了下挂在墙上的电子显示器,离战斗开始还有10分钟,时间刚好。

“鲁老,你过来了?先在那边坐吧,我忙完这边就过来,对了,你没吃饭吧?”总参谋长都快要忙得晕头转向了,他拦住了一个刚从旁边路过的一名上尉参谋员,“小李,去帮鲁将军搞点饭来,随便什么就好了,鲁将军不挑嘴的!”

鲁毅也没有去打扰参谋人员的工作,坐到了杜威参谋长位置的旁边,桌子上的电脑开着,上面显示着更详细的信息,大部分都是战场上的军事信息,其中就有要打击的俄军军事目标的详细信息。看到这些东西,鲁毅也顾不得肚子饿了,马上仔细的看了起来。重点目标有十多个,按照由上到下,从左自右的顺序排列,并且分别给了一个暂时的数字编号。而整个俄军的防线被分割成了数十个小块,每个小块内又选定了数个目标要给予打击。其中最重要的目标都以A为代号,次要的以B为代号,选择打击的以C为代号。这一来,战场上需要打击的目标的情况就非常的清楚了。

虽然记忆能力已经没有以前好了,但是鲁毅在看了两遍之后也记了个大概。并且调出了几个主要目标的详细数据,都是一些物资储备地点,看来杜威很善于选择目标,现在俄军最缺乏的就是物资,只要打击了他们的物资,这些不人输的俄国佬就知道什么叫痛了!

“鲁老,让你久等了,先吃碗面吧,我们今天是5点开饭的,大家都知道晚上有工作,所以提前吃了晚饭,现在就只有面条了!”杜威亲自给鲁毅把一碗烂肉臊子面端了过来,自己一坐下,就点上了根香烟,指了下电脑屏幕之后说到,“这些都是今天晚上要打击的目标,A类目标是必须完全摧毁的,B类目标要保证80%以上的摧毁,而C类目标是在前两类目标的打击任务完成之后,如果还有剩余力量的话,就进行选择打击!”

鲁毅点了点头,吞下了一口面条,他确实有点饿了。“这么多目标,一个晚上能够保证完成打击任务?”

“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现在我们在前线部署的3个正规军都得到了加强,在原有的2个军直属远程炮兵团的基础上还加强了一个大口径远程炮兵团。另外,两支空降军也分别获得了两个远程炮兵团的加强。仅仅以射程在250公里以上,口径在155毫米以上的远程火炮的数量为基准,我们就至少就部署了5500门远程火炮,其一个小时的弹药投掷量超过了2万吨,如果我们的炮兵有80%的完备率,那么一晚上就能够打数十万吨炮弹了,这还怕搞不掉这些目标?”

“我不是这个意思,火力是足够了,但是我们的侦察与引导力量呢?”鲁毅放下了筷子,吃了一半就不想吃了,有点油腻。

“这方面我们是有十足把握的!”杜威这次显得更轻松了,看到鲁毅擦了嘴,赶紧先递了根烟上去,然后再说到,“这次的A类目标都是固定与半固定目标,从今天下午开始,我们的侦察卫星就锁定了这些目标,现在战场侦察机就出动了,只要有变化,随时会显示到我们的地图上的。另外,为了保证随时不断的监察,我们已经动用了数百架战场监视无人飞机,这些飞机将持续在战场上空进行搜索与监视,随时保持向后方的炮兵提供射击参数。当然,我们还留了一手,3个小时前,我们的特种兵已经出发了,这次他们使用的是单兵飞行装置,能够单独潜伏到敌后执行侦察任务,并且将第一批赶制出来,没有能够在前面的战斗中使用的单兵激光卫星通信设备也给他们用了。我们几乎可以百分百的掌握战场上的俄军调动情况,保证打击行动顺利完成!”

鲁毅吐了口气出来,想了一下,接着问到:“那么,如果俄罗斯军队已经发现了我们这边的情况,意识到我们今天晚上就将动手的话,他们的军队进行转移,我们的打击计划不就落空了吗?”

“这个已经有应急计划了,情况一直在我们的掌握之中,现在俄军好象还没有撤退的情况,只是他们的炮兵行动有点异常。但是,只要他们的军队一出现异常情况,打击行动就将立即开始,保证在他们转移之前,就将炮弹打到他们的阵地上去。当然,这会打乱我们的作战部署,但是肯定可以保证摧毁所有A,B类目标,完成主要的作战任务!”

“如果俄罗斯方面也是考虑在今天晚上对我们进行火力打击的话,那情况就更复杂了!”鲁毅皱了下眉头,他听出了杜威话中的一点不好的兆头,“你们有在这个方面做好考虑吗?”

“这方面的情况已经考虑到了,应急预案也已经分发到了各部队去,现在前线部队肯定会准备预防俄罗斯炮兵的反击,准备工作应该已经到位了,但是我们只是把俄军炮兵作为了C类目标,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对其进行打击,鲁老,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重点打击俄罗斯炮兵?”

鲁毅没有急着开口,而是仔细的思考了起来。说白了,这天晚上的打击任务只是一场为了谈判的战斗,而不是正规的战争。所以,其规模不可能很大,打击的目标也只能够依靠政治与谈判的需要来选择,而不能够根据军事的需要来选择。杜威他们在制订打击计划的时候确实是主要在考虑促进谈判的需要,所以在选择目标上很有分寸,而没有太注意杀伤俄军的有生力量,也没有打击俄军的重要兵团。如果将打击的范围扩大到了俄军的炮兵上的话,俄罗斯方面肯定会进行报复,那么这场炮战的规模就大了。但是,不压制俄罗斯炮兵的话,那么自己的炮兵就容易受到打击,所以情况还挺复杂的!

“鲁老,我看应该把俄军的炮兵部队改为A类打击目标,我们不应该疏忽大意,反正这一战也许要打很久,我们一开始就来猛点,也好让俄国人清醒一下!”

鲁毅这才点了点头:“可以,那立即修改作战计划,战斗延迟10分钟,足够我们调整作战计划了。另外,先重点打击俄罗斯炮兵,确保我们炮兵的安全,并且立即为炮兵部队加强战场拦截系统,至少要能够保证炮兵阵地能够抵挡俄炮兵中等规模的打击!”

“阵地部署已经完成了,每个炮兵阵地增加部署了至少2部战场拦截系统,能够顶住120发炮弹的同时打击,平均拦截速度增加到了每分钟1000发左右。以这个强度,俄炮兵如果不集中一个团的火炮,是无法对我们任何一个炮兵阵地构成威胁的。而那些笨重的,难以转移的大口径远程火炮阵地的防御力量还要强一些。安全应该不是问题,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要保证俄罗斯难以一次动用一个团的炮兵力量对我们进行报复性打击!”

“也许他们是主动打击!”鲁毅修正了杜威的观点,“我们的战场侦察情况有什么新的显示没有?”

杜威给负责今天晚上炮战行动策划的一名大校参谋布置了新的任务之后,才坐了回来:“战场情报每5分钟总结一次,现在正在搜集情报,应该马上就要显示出来了!”

很快,三维地图上开始更新信息,速度很快,但是鲁毅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一名少校参谋跑了过来,他是从通信战位上过来的!

“报告,发现异常情况,俄罗斯炮兵进行了大规模的运动,他们正在阵地上展开!”

两名将军一愣,很明显,俄罗斯炮兵也准备在今天晚上要动手了。双方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在傍晚日落之后对对方实施火炮打击,俄罗斯是只能够使用炮兵作战,已经他们的空军根本就没有办法与中国空军作战!

“立即查明情况,计算俄军炮兵的打击行动将在什么时候开始!”参谋长急了一下,立即恢复了镇定。

“还有,立即将战场上的情况分门别类,俄军炮兵作为首要打击目标,立即将这些信息传输到前线炮兵部队的手里,让前线炮兵部队随时作好开炮的准备!”鲁毅不急不慢的补充了一句,此时战场地图上已经显示出了俄军炮兵部队的相关信息了。

几乎是转瞬之间,运算能力十分强大的总参谋部中央电脑就根据各方面汇总过来的战场信息计算出了俄军炮兵部队开火的时间,俄军还有10分钟到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两人松了口气,俄罗斯炮兵的效率确实不是很高。在中国炮兵部队中,如果部队进入阵地,并且去掉了伪装的话,就必须要保证在1分钟之内将第一发炮弹发射出去。即使是大炮战,需要各炮兵部队交换信息,进行协同作战,这个时间都必须控制在3分钟之内,而且各部队的齐射时间差必须控制在30秒之内,保证所有参加炮战的炮兵部队的第一次齐射的炮弹能够同时落到目标上!当然,俄军的通信指挥与协调能力已经大不如前是事实,但是这个速度就连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炮兵都不如,这也太差了点吧!

“我们的炮兵已经做好准备了吗?”杜威又点上了根烟,长长的出了口气,至少没有从一开始就吃亏吧!

“还有2分钟,各部队正在进入阵位,已经开始撤除伪装了,各部队的战场通信系统已经开启,正在接收战场信息,战场信息传递完毕,火炮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开炮!”

杜威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了鲁毅,希望让大将来指挥这场战斗。这近3个月的配合中,杜威对这位已经军界的常情树是异常的佩服,不管是从战略眼光上,战术指挥上,还是对总体战局的考虑上,鲁毅可以说都胜人一筹。不要说他这个参谋长了,就连现在很多政府官员都比他差了一截。当然,杜威更佩服的是鲁毅的胸怀。作为一个四朝元老,鲁毅以共和国上百年来首位大将的身份甘于在一个小小的处长位置上为国家做贡献,光是他对名利的这份淡薄的看法就不得不让人佩服。而在这场战争中,从战略策划,到战术改变,无一不包含着鲁毅的心血,可以说,没有鲁毅的正确指挥的话,那么这场战争不会打得这么顺利,至少还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消耗更多的时间。相对来讲,总参谋长出了贯彻鲁毅所提出来的战术战略思想之外,其余的工作都还显得不太重要了。但是,鲁毅却没有在这场战争中太过于显示自己的重要性,甚至在很多私下场合,他都保持着应有的克制,将自己放到了一个旁观者的位置上,不与任何一个年轻的将领争功夺利。而现在,这也许是最后一战了,所以杜威很想让将军来过把瘾,他知道一个军人需要的是什么,就是那种身临其境的战争感受,这才能够唤起将军身上的那股热血!

鲁毅并没有注意到杜威那包含深意的目光,而是专著的关注着地图上的变化,他已经让自己融入到了这场战斗中,就如同年轻时在舰队里指挥作战一样,他总是能够让自己如同每一个士兵一样的去战斗,去感受战斗!

“总参谋长!”几分钟后,鲁毅转过了身来,“依我看,俄罗斯这次是要集中炮兵对付我们,他们至少需要25分钟的时间才能够作好战斗准备。当然,这个时间只是我的个人猜测。我想,我们把时间稍微想后放一点,把开火的时间调整到俄军开炮的时间上,这样可以避免一点政治上的麻烦。当然,这需要我们立即加强战线上的监视工作,如果俄军炮兵提前开火的话,我们的炮兵也必须立即开火,所以现在立即让炮兵全面进入阵地,必须要在接到命令之后就要开炮。而前线的侦察工作重点放到俄军炮兵身上!”

杜威没有提任何意见,而是立即参谋员执行了鲁毅的这道命令,他已经打定了主义,今天晚上就让老将军好好过过瘾,这不是一场关键的战斗,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

战场上,各个战场监视系统都紧张的工作了起来,最重要的是监视手段是战场上的那些无人飞机,另外战场指挥机的监视系统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再加上卫星侦察系统的覆盖性监视,在三套完善的监视系统下,俄军炮兵阵地的行动根本就瞒不过中国侦察系统的眼睛,甚至他们每一个炮兵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之中!

“报告,俄军炮兵已经进入阵地,正在检查火炮!”

“报告,俄军火炮已经开始装弹,正在校验发射参数!”

“报告,俄军火炮已经扬起,正在做最后的发射准备,俄军已经开始准备预备炮弹!”

直到这时候,鲁毅才轻轻的点了下头:“是开始的时候了!”

随着这位老将军的一声令下,中国方面早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将火炮的发射能源都已经调整好,并且注入了充足电能的火炮终于开火了。短短的10秒种之内,中国配属在前线阵地上的数千门远程火炮几乎是同时开火,一枚枚重量在100公斤到1.2吨之间的炮弹在瞬息间就离开了火炮,欢快的向目标扑去,它们带去的将是一串串的死亡!而就在中国炮兵发射的炮弹还在空中飞行的时候,俄罗斯炮兵也开始了他们今天晚上的死亡舞蹈。双方炮兵开火的时间间隔不到1分钟,这样的时间差就算在整个有火炮的战争史上都是非常罕见的!

中国炮兵第一批打击的目标全是俄军的炮兵阵地,其中俄罗斯的4个大口径远程炮兵阵地受到了最为“热情”的招呼。至少有十个炮兵团集中火力对这4个俄罗斯大口径远程炮兵阵地进行了密集的覆盖炮击。在短短的2分钟急促射击时间内,十个炮兵团发射了至少3万发炮弹,投掷的弹药总量超过了5000吨。而2分钟之后,这4个俄罗斯炮兵阵地上的俄军火炮只进行了4轮齐射,就被铺天盖地打来的炮弹给完全笼罩了。即使俄军炮兵阵地也有着不错的战场防御系统,但是当上千发的炮弹几乎同时落下来的时候,就算是十套战场防御系统也无法将这些炮弹全部拦截下来!当烟消云散之后,这些阵地已经被完全摧毁了,当然,俄军的火炮也连同上千名炮手全完蛋了!

中国炮兵阵地也遭到了猛烈的打击,6个大口径远程炮兵阵地因为部署非常靠后,只有俄军的大口径远程火炮才能够在极限射程上打得着,当然,其炮弹的密度就非常小了,而这6个阵地上都有着加强型战场防御系统,那些俄炮兵打过来的炮弹在距离这些阵地还有数千米的距离上就被拦截了下来。但是,最靠近前线的几个阵地上的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好几个靠前部署的炮兵阵地都遭到了猛烈炮火打击。2个阵地被完全摧毁,牺牲了50多名炮手,损失了近百门火炮。另外还有3个阵地上的炮兵失去了作战能力。

表面上看起来,俄炮兵在第一轮炮战中占了上风,但是他们损失了所有威力最为巨大的大口径远程火炮,而中国方面损失的却只是一些小口径火炮,从打击能力的损失上来看,俄炮兵是吃了大亏。而且他们的人员伤亡也要大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俄军炮兵的装备质量要差很多。比如,中国火炮的自动化程度相当高,一个炮兵班能够使用3门火炮作战,而俄罗斯的一个炮兵班却只能够使用一门火炮。另外,从射程,炮弹的威力,战场防御系统的性能,以及炮手本身的安全防护上来看,俄炮并都差了很多。所以,在几乎遭到同样打击的情况下,俄炮兵的伤亡要大得多,而且俄军火炮的防御性能也太低了,所以第一轮交手下来,俄炮兵就吃了大亏。当然,这种炮兵装备性能,炮手素质以及双方战场情报支援能力上的差距,也让俄军炮兵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更是被动挨打的份!

第一轮炮战仅仅过了5分钟,中国炮兵就已经完成了转移阵地以及重新展开的动作,在路上就已经获得了新的战场信息,并且将这些信息输入了火炮的控制计算机中,重新装定了射击诸元。等到第一发炮弹装上膛,第二轮炮击立即开始。而此时,俄军炮兵还在等待着他们急需的战场信息,虽然有的炮兵部队已经进入了阵位,并且重新展开,甚至有的部队已经做好了射击准备。但是,在新的战场信息没有到达之前,他是没有办法发射炮弹的,即使发射了,那也只能够暴露自己的阵地,并且浪费弹药!当然,俄军的侦察手段只限于卫星侦察,对中国前沿阵地上的炮兵还可以使用远在数百公里后的战场指挥机进行侦察,正是因为这种侦察手段的落后,最终导致俄军炮兵无法将他们的作战能力发挥出来!

当第二轮炮击完成之后,又有6个俄军炮兵部队被完全摧毁了。这次,俄军的炮兵吸取到了经验,他们如果提前展开,等待情报到达的话,肯定要吃大亏,所以剩下的部队都先隐蔽了起来,等到战场信息送到之后,再及时展开,并且发射炮弹。虽然这会让整个炮击的速度降低很多,但是却保证了自己的安全,但是,就算是改变了战术,俄军炮兵都没有能够占到多大的便宜!

从俄军炮兵展开到发射炮弹之间至少有5分钟的时间间隔,而这足够中国的炮兵获取到足够的战场信息,然后校正射击参数,改变火炮的发射方向与俯仰角,并且完成2分钟的急促射击了。而在双方炮弹还在飞行的过程中,中国炮兵部队就会立即转移阵地,当然,此时俄军炮兵肯定也在开始转移阵地了,但是他们撤出阵地的时间在3分钟左右,这根本无法规避对方的打击。接连几轮战斗下来,人员与装备素质差的俄军炮兵部队都成了牺牲品,而他们剩下来的几支炮兵部队虽然在速度上超过了追赶他们的那些炮弹,但是他们也始终无法扑捉到中国的炮兵,双方几乎都是在浪费炮弹,只是此时由东向西飞行的炮弹远远的超过了对面飞来的炮弹而已!

“鲁老,我看打击的效果差不多了,俄炮兵已经被打破胆了,现在他们一直在转移阵地,根本就没有办法准确瞄准,而且他们的炮击密度已经无法对我们的炮兵阵地构成多大的威胁了!”杜威对这一战的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开始损失的那几支炮兵部队都是才上前线的,人员的素质肯定要差一点,而且损失不算很大。

“统计一下战斗结果,查清楚俄军还有多少炮兵团在作战,他们的一次齐射投掷能力为多少!”鲁毅已经进入了角色,“另外,立即让告诉战略处,让他们立即通过战场信息计算俄军炮兵的运动规律,搞清楚他们的火炮阵地,发射时间的间隔等情报,尽快送过来!”

杜威愣了下,没有反应过来鲁毅要做什么。

“参谋长,你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俄军的炮兵作战行动是有一定规律的!”鲁毅点上一根烟,把打火机递给了杜威。“从他们炮兵的发射时间的间隔上来看,基本上都是10分钟左右,相差不会超过1分钟,这说明了什么问题?他们的战场侦察能力只能够保证在10分钟之内为炮兵提供新的炮击参数。另外,俄军的每支炮兵部队就在几个阵位之间来回运动,说明白了,他们就只有这几个预设阵地。我甚至敢肯定,他们的战术计算机系统很落后,必须要先设置好发射阵地的参数,然后在获得了目标参数之后,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解算出射击参数,尽快发射炮弹,这与我们不一样,我们可以对两个新参数进行快速解算。这也就限制了俄军炮兵在空间与时间上的自由度。如果我们把握住了这一点的话,他们还逃得掉吗?”

杜威是空军出身的参谋长,虽然在这几年中,他已经很努力的学习了其他三个军种的战术与技术方面的知识,但是他有一批助手,所以对其他三个兵种的详细了解仍然是不够的。当然杜威也知道鲁毅是海军出身,但是从两人对陆军最基本的炮战的了解程度上就可以看出两名将军之间的差距了。

“鲁老,你是说,我们把握住俄军炮兵作战的规律,给他们来次狠的?”

“对,就是在这个意思!”鲁毅抬头看了下电子显示器上的时间,“还有8分钟,俄军炮兵肯定又要开炮了。而现在这些俄军炮兵可能出现的阵地不超过12个,通过他们战场拦截能力的预测,我们只需要让一个炮兵团对付一个阵地,从8分钟之后开始3分钟的急促射击,保证覆盖这12个阵地。到时候,只要这些俄军炮兵一出现,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展开,或者是发射炮弹,就已经遭到我们的打击了!”

3分钟之后,战略处与总参谋部的解算资料已经传输了过来,完全证明了鲁毅的猜想。还在继续作战的俄军炮兵只有3个团的兵力,他们可能出现的阵地是15个,而现在中国军队手里还有16个完整的炮兵团,足以对其进行覆盖性打击了!

这是最后的一轮炮战,当那些俄军炮兵刚一露头,还没有来得及展开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炮弹就带着死亡的气息落了下来,当穿过了俄炮兵阵地的战场防御系统拦截的炮弹落下爆炸之后,整个俄军炮兵部队都沉默了,他们已经再没有力量对付中国的炮兵部队!

这场炮战持续了2个半小时,俄军投入战斗的12个远程炮兵团被全部歼灭,损失了至少2500门远程火炮还有上万名炮手!当然,中国炮兵也有着不小的损失,在战斗中至少损失了250门火炮与400多名炮手。但是,从22点50分,整个战场上就只有中国的炮兵在肆无忌惮的“发言”了,俄军已经完全失去了反击的能力!

“看来前线炮兵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我预计要用4个小时才能够解决俄军的炮兵,竟然只用了2个半小时,看来还可以回家睡个好觉了!”鲁毅笑着站了起来,他此时已经显得一身的轻松了,“下面的战斗还是你来指挥吧,离天亮还有近8个小时,足够完成打击A,B两类目标的任务了,当然,这次要尽量的多捞点战果,你也知道,前段事前炮兵部队的意见很大,说我们没有照顾到他们,让空军大发威风了。这次,就让他们打个够吧!”

杜威点了点头,把鲁毅送到了大门边才返了回来。他了解老将军的脾气,也就没有多劝说,当然,让将军休息好,他才能够继续第二天的工作!

当天晚上,中国炮兵就向俄军阵地倾泻了至少4万吨炮弹,战斗在凌晨4点左右就结束了,因为所有的A,B类目标都被摧毁,那些半固定的C类目标都被隐藏了起来。这一战,前线的炮兵部队也算是过足了瘾,他们一晚上的战果就超过了前面两个多月的战果!

战斗并没有因此结束,俄罗斯迅速向前线增援的几个炮兵师很快就加强了俄军前线阵地上的炮兵力量。而就在第二天晚上的战斗中,中国的侦察系统第一次发现了有欧洲制造的火炮参战!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这已经表明欧洲在开始向俄罗斯提供武器装备了。虽然这些欧洲的火炮数量并不多,但是欧洲在走出了这第一步之后,谁还会怀疑他不会走出下一步呢?

双方的炮战持续了近一周的时间,俄军在损失了上万门远程火炮之后也终于熬不住了,这个损失速度甚至不比正规战斗中的差,这么打下去,首先被拖垮的不是军队,而是国家的经济与士气!

15日凌晨4点,双方的最后一轮炮战结束,双方的前线部队虽然没有开过一枪,也没有出动空军进行轰炸,但是双方炮兵部队发射的弹药总量超过了50万吨,损失的火炮数量超过了12000门,损失的炮兵官兵超过了35000人。仅仅是从炮战的规模上来看,这已经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炮兵间的单独对抗了!当然,这也是一场非常特殊的战斗,出了侦察部队之外,从始至终都只有炮兵在作战。而已经被很多国家当做过气部队的炮兵也在这一战中大显神威,重新确立了自己“战争之神”的地位。当然,随着各种新技术的使用,炮兵的第二个春天已经到来,在未来的战争之中,炮兵所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肯定要超过大多数人的想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