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受骗被逼卖身 每天接客超过10人(图)

就是 收藏 19 168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丽丽出逃前的发廊已关门


7月6日上午,合肥的王先生到周谷堆批发市场买东西,忽然,一位年轻姑娘冲过来,拽着他的衣服连呼“救命”。看着姑娘泪痕满面,王先生觉得事情不简单,赶紧拦了辆出租车载着姑娘离开,在车上,从姑娘哽咽的话语中,王先生才知道,她刚从“火坑”中逃出。


2005年,16岁的丽丽从贵州山区到浙江打工,同年7月,被人以“高薪招聘”为由带到合肥,不想陷入“火坑”,软控两年,被逼卖身,24小时被老板监视,未拿到一分钱。



为侄子挣学费外出打工



丽丽1989年12月份出生在贵州省松桃县,是遗腹子,出生前父亲已去世。家庭世代为农,经济困顿。丽丽9岁那年,母亲改嫁,她和哥哥嫂子一起生活,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在家。



丽丽告诉记者,哥哥比她大很多,她很小的时候,哥哥家就有侄子侄女四个孩子,哥哥很老实,靠种地养活一家人,非常艰辛,嫂子嫌她是累赘,不喜欢她。



为讨嫂子欢心,丽丽辍学后就帮忙做家务、农活,后来,侄子到了上学年龄。看到哥哥那么辛苦,却挣不了几个钱,丽丽决定到城市打工给侄子挣学费。2005年初,16岁的丽丽只身到了浙江萧山,在一家私人绣花厂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天要工作12小时,每月工资才700多元,仅够吃住,丽丽决定重新找一份高薪工作。



刚从山里来到城市,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找工作,她就寻找小广告。一次她看到了一则消息,高薪招聘洗头员工,每月800~1600元。想到会是自己现在工资的两倍,丽丽立即按广告上的号码进行联系。



转“卖”合肥落入魔掌



据丽丽回忆,当时是在一家饭店接受面试的,一个女子接待了她。第二天就通知她说面试通过了,要立即上岗。等丽丽到饭店,出现了两个陌生人,说岗位在安徽,要送丽丽去,他们将丽丽身上仅有的500元搜去,说是押金、路费。当天,就坐火车来到合肥。



到了合肥,有一男一女来接丽丽。这两人是夫妻,自称姓周,在淝河路开发廊,将丽丽接到自己租的房子里,同屋还住了另一个年龄相当的女孩,四个人住一起。“刚开始半年,我只是给人洗洗头,老板娘对我也很好,还带我去买衣服,但不许我单独出门”。老板告诉丽丽,工资到年底结算。丽丽信以为真,半年后的一天,老板娘忽然从外面带了一个中年男子进发廊,让丽丽到里面房间接客。



丽丽当时就蒙了,极力反抗。老板娘见丽丽不愿意,立即变了脸色,大骂:我花高价把你买来,不是供着吃干饭的!她抓住丽丽的头发,摔到里间,那个中年人也跟了进去,见丽丽还在挣扎,连着甩了几个耳光,差点把丽丽打晕。事后,丽丽才知道,这个中年人是老板的熟人,特地被老板喊过来的。



露出真面目后,老板告诉丽丽,她的工作就是接客,软硬兼施,一边劝她,这能赚大钱;一边威胁,不做不行,走不出淝河路就会被抓回,而且前半年的工资一分不给。



每天接客超过10人



老板还提出,每接一个客人所得费用,丽丽能提三成,年底结算。“我们租住在凤巢园,我只认识从淝河路到凤巢园的路,其他地方都没去过也不认识,老板说这里都是他的熟人,我绝对逃不掉。”老板的威胁让人生地不熟的丽丽屈服了。



接客后,丽丽才知道,和她住一屋的女孩也是被骗来的。老板是温州人,在淝河路租两个门面开发廊,控制着她和同屋的女孩分别在两个店里揽客。“我们一点自由也没有,不能写信,不能打电话,连自己的包都没有,穿什么衣服由老板娘定。”丽丽说,她们24小时在老板娘的眼皮底下,早上7点被老板娘带着去店里上班,一整天,老板娘都随身陪着监视、收钱,凌晨2点,老板娘带她们回家睡觉,每天工作19个小时。在那屋子里住了两年,都没有房门钥匙。



丽丽说,两年来,她从来没睡过好觉。两个姑娘住同屋却很少交谈,相互连真实姓名都不知道。“每天要接待10个以上客人,非常累。”有时坐在门口,实在忍不住打瞌睡,就被老板娘拽头发、揪耳朵。有时太累,精神不济,客人不满意,也是拳脚相加,“基本上每天都挨打,打了多少次已不记得了。”今年才18岁的丽丽,面目憔悴,看上去已像30多岁的人。



两年被逼卖身分文未得



两年过去了,丽丽没拿到一分钱,每提一次工资就挨打。“按计算,我一年应该拿5万多元。”今年7月5日,丽丽发现老板娘在家打包行李,顿觉不妙,再次提到工资,老板威胁:不想活了是不是?7月6日上午,老板和老板娘提着行李就走,丽丽追上去要工资,老板拦了辆车,撂下一句:一会有人来收拾你!这句话让丽丽吓坏了,她见过老板的朋友,都是温州过来的,都控制着几个女孩接客,非常凶狠。看看周围,也不知道自己在何处,怕真有人追过来“收拾”自己,丽丽吓得哭起来,刚好看见路过的王先生,她一下子抓住王先生的衣服求救。



昨日,记者来到淝河路,丽丽工作的店面上午还关着门,下午就有其他人租着开发廊了。老板夫妇跑掉后,与丽丽住同屋的女孩也消失了,那个店还关着。周围店铺老板告诉记者,丽丽在这工作两年,老板娘一直监视着,没人敢和她说话。隔壁一位店主说,在丽丽之前,这个发廊老板就带过不少女孩接客,大家都知道他不给女孩们工资。



在记者陪同下,丽丽到辖区望湖派出所报案,民警介绍,有不少温州和福建人,从外地骗女孩过来接客,有些女孩胆小,有些女孩幻想老板真的会年底结算工资,不敢或不想报案,导致贻误时机。民警提醒,受骗女孩要机警,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向路人或巡逻警车求助。目前,此案已移交包河刑警三队处理。



丽丽目前由王先生安排住在一家旅社。她说:“我很想家,但我不敢回家,不知道怎么办。”丽丽说,自己无颜回去,也不愿去救助站,不想接受回家的安排。这让王先生很无奈,不知道该如何安置她,让她继续逗留合肥怕是不安全,让她一个人离开合肥又不放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