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 第二章 第七节

庹政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size][/URL] 他们进行了半个小时的讨论,因为涉及机秘,他们凑近了开始小声地交谈,然后马彬心事重重地告辞了。叶山鹰非常理解他的朋友,意外地从平静恬静的生活拖入一场莫名其妙,充满危险的战斗,没有人会有好心情的。他昨天,遭遇了同样的人生转折。虽然,战利品可能是丰厚的,但一旦是战斗,就没有必胜的一方,这正是马彬,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他们进行了半个小时的讨论,因为涉及机秘,他们凑近了开始小声地交谈,然后马彬心事重重地告辞了。叶山鹰非常理解他的朋友,意外地从平静恬静的生活拖入一场莫名其妙,充满危险的战斗,没有人会有好心情的。他昨天,遭遇了同样的人生转折。虽然,战利品可能是丰厚的,但一旦是战斗,就没有必胜的一方,这正是马彬,也是他所担忧的。但至少现在,能够把马彬这样养尊处优,一帆风顺的人绑上他的冒险战车,叶山鹰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一点小小的不快,那又有什么呢?三个月后,一切会被巨额的不法收入击得粉碎。

但是接下来的行动就是不那么顺利和愉快。下午两点,他们准时来到恒海集团会见省城一位绰号“海哥”的大哥汪海洋。向思宇已经跟他通过电话,请他提供两千万合法的资金做为叶山鹰即将组建公司的注册资金。公司将在另外的项目利润上补偿给他。

汪海洋象一个横纲级的相扑选手,身体的宽度超过了普通三个人叠在一起,脸色通红,象一个营养过剩的西红柿,一开始见面,这位城市大哥就表现出过度的热情,如果不是叶山鹰反应敏捷,抢先伸出手去,叶山鹰可能要承受一次超级温暖的拥抱,但是被汪海洋肥胖多肉的双手包住,那种油腻的感觉也并不好受。然后汪海洋开始埋怨他为什么不过来一起吃午饭,为了表示他的真诚,他夸张地拿起电话开始不停发号施令,下午茶,晚宴,歌城,酒吧,霄夜,桑拿,酒店,似乎不想留给叶山鹰一秒钟自由时间。折腾完后,他又开始热烈地跟叶山鹰讨论足球,股市,歌星绯闻和伊拉克战争,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喋喋不休,象一个精力旺盛的单口相声演员。在敷衍了十分钟后,叶山鹰决心直入主题,在谈话的技巧上,他异常,几句话中就由正在谈论的话题转到他们的工作上来。但是,汪海洋象一个冷漠的医生对待无可救药的病人,采取尽量拖延和装聋作哑,实在躲不过了,马上开始抱怨现在生意太不好做,两千万是一个大数目,然后是他必须要召开一个董事会,征求公司其它股东的意见,最令人欣慰的回答是正在筹集,但要等一段时间。

叶山鹰感到非常不理解。他觉得做为一个大哥,或者说一位有地位有身份的人,怎么能够不守信用,出尔反尔?他难道想不到,即使威胜公司受到沉重打击,这样的超级巨人也不是能够完全消灭的,即使威胜公司输掉这一场战争,威胜公司的实力也不是恒海集团能够抗衡,出于同仇敌忾或者自尊,江城后来的继位大哥也不能容忍恒海这样的行为。如果这样见识短浅的人也能够胜任大哥?那么,他倒完全有理由对自己充满自信。

但这一次,他决定不再继续说服对方。他不是大哥,有些话不是他现在的身份能够说的,他也不愿意由他来说。而且,他不是他的人生导师,他没有义务来挽救一个自作聪明的混蛋。他起身告辞,礼貌而坚决地谢绝了对方的挽留。当他看见这位城市大哥脸上闪过如释重负的表情时,不由再一次感叹他的愚蠢。

“要不要我去给他点好看?”争于表现的陆旭东一走出恒海集团就嚷道。要不是恪守下属的规矩,他当时就准备狠狠揍那肥猪一顿。他有信心同时把办公室其它人全部放倒,当然大家都是徒手格斗的话。

“我们会给他好看的。”叶山鹰自信地安慰他,“每个人都会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过于愚蠢和自大的人,会付双倍。”陆旭东似懂非懂,但不再说话。叶山鹰就在街边拿出移动电话给向思宇打电话。好象早就预料到他的不顺利,向思宇居然在电话中轻松地笑起来,“他以为我们挨了重重一下,情况变了,威胜公司遭殃了,他们就可以不听我们的招呼了,呵呵,所以说,这些假老练的城市大哥。”

“他肯定是这样想的。日本鬼子偷袭了珍珠港,占了上风,他准备另外找主子,当汉奸吧。”

“你没有向他哀求吧?”

“当然不。你以为我会跟他一样愚蠢?”叶山鹰哈哈大笑,“如果这样,你们每个人都可能看我不起,包括雪莲。那么我恐怕永远也无法得到总经理那个位子了。”

“你做得对!如果你对这个杂种说了一句软话,我们都会感到万分难受,会让威胜公司丢尽脸面。现在更不能那样做。谢谢你没有那样。”向思宇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叶山鹰感到,随即醒悟过来,他一直把他看做一位温和理性的长辈,威胜公司诚实忠心的管家,他有些错,向思宇也有显示他愤怒的时候和力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可以勉强算是一位江城黑道大哥。

向思宇停顿了片刻,好象经过深思熟虑,然后开始继续说话,“你知道我们这一群人都是特殊人物,我们一生追求自由和尊严,宁愿为此冒着生命危险。如果我们的自由和尊严遭受侵犯,就是相当于我们的生命遭受侵犯,我们捍卫自由和尊严的决心,和我们捍卫生命的决心是一样多的。我相信你的想法跟我们也是一样的。”然后,向思宇挂断了电话。

叶山鹰用了很长的时间来思考向思宇的话。毫无疑问,他在向他灌输他的人生教条,他迫不及待地希望自己尽早蜕化为一个黑社会分子,替威胜公司冲锋陷阵,但是,叶山鹰清楚地知道,他跟他们的想法不是一样的,绝对有分歧。叶山鹰叹了口气,目前不是认真区分和争论的时候,他现在面对的是,如何让那个愚蠢的混蛋乖乖地拿出两千万来。向思宇故意没有给他明确的指示,他在考验他,或者希望他做出什么出格的行动来,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向思宇非常愉快地期待着看他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他可以再一次打电话向他求教,但是,这样他会觉得他自己输给了向思宇,这是两个男人微妙的较量,叶山鹰摇头苦笑。他也有他的自由和尊严,他决定用自己方式来解决,既不向向思宇示弱,也不落入向思宇的圈套。一个小时后,他拔通汪海洋的电话,和气地向他问好,然后冷淡地告诉他:“我们经过慎重地讨论,觉得应该追加一千万的注册资金。所以,现在是三千万。”然后不停对方有任何表示,他持断了电话。他的语气没有丝毫威胁,也没有透露任何讯息,但他希望这个肥猪能够听出这句话代表的含义。虽然,这是他自作主张,有些虚张声势,但是,如果汪海洋拒绝了,很可能就会变成真正的最后通牒,这一点毫无疑问,向思宇已经把他的意思含蓄地表达给他,他现在在用一种巧妙的方式来执行而已。

晚上十点的时候,汪海洋打电话过来了,告诉他钱终于筹齐了。他特意选择这个时间,煞费苦心。可以表明三千万的确不是一个小数目,他的确是经过了一番千辛万苦才办到的,同时,他心中充满愤怒和屈辱,决定免除一切对叶山鹰的招待安排,多少挽回一些损失。这个时候联系,夜生活基本上已经安排好了,他不想再破费一个子儿。

但是叶山鹰哪里会再在意他的态度了,他更不会在乎他的什么招待,解决最困难的两个方面之后,他有一大堆的繁琐工作要做。第二天中午,由马彬出面,宴请省电业建筑总公司的经理,一个名叫唐健的矮胖中年人,挺着腆出的肚子,满脸红光,见人就笑,一看就是心情愉快的成功人士。当他看见汪海洋和其它两位大哥穿着整齐地出席时,脸变得煞白。这次是汪海洋主动请缨,修补他的一时错误。省城建筑行业的老总们,多多少少都跟他们打过交道。唐健立刻明白了叶山鹰的身份,在酒桌上向叶山鹰大献殷勤,在饭后的由马彬陪同,与叶山鹰的密谈中,几乎没有费多少口舌就达成了协议。他们将聘用叶山鹰做为省电建总公司的管理人员,出任马上组建的下属一个分公司经理。资质为二级,自筹资金,自负盈亏,每年会向总公司交纳一定管理费用。能够不需要总公司资金支持和叶山鹰以前的履历,让心惊胆颤的唐健稳定了情绪,再加上马彬的助阵,他慢慢放心了。明显这个公司会进行一些不法勾当,但是,这又有什么呢?万一出事,他最多负领导责任,马局长不会坐视不救的。在综合考虑各个方面后,他认为,对他个人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合作,至少不会亏。在愉快地接受了叶山鹰悄悄塞给他的一个存折后,他慷慨地拍板,为了支持下属公司展开工作,第一年的管理费用全免。三个人互相看着,互相会心地微笑,这一部分钱,肯定流到他和马彬的钱包。接下来十多天里,工作虽然繁琐,但不会再遇到太大的阻力,金钱加上这些大哥的协助,两个星期后,一切准备就绪。

叶山鹰把公司的办公地点设在了磨子桥,不仅因为站在落地玻窗可以远眺他熟悉的校园,整个城市正在向外疯狂扩张,他不想把这个属于他的公司当成一个纯粹的,短命的项目公司,仅仅是为了竞拍江城的招商大楼,将来省城和全省建筑行业,至少电业建筑,这个公司应该有用得上的地方。他租下了一幢新建大厦的顶层,进行豪华装修。一开始,叶山鹰就显示了他与众不同的远见和自信,跟苏威胜当年起步时一样。同样的,向思宇也毫不逊色。在叶山鹰完成公司注册的时间里,他已经开始逐步把公司其它的生意分批地让他熟悉,主要是通过电话。他已经觉得叶山鹰应该接手更多的事,分担公司更多的压力,特别是白云湖项目,他甚至觉得应该安排他在某个恰当的时候去跟苏南见见面。他们在面对事业的时候,眼光都非常开阔,从不局限在一个点上,他已经看到了更远的将来。两周后,省电建第七分公司正式挂牌,叶山鹰亲自出马,招贤纳良,准备回师江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