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十四章 奇怪的考试

龙居士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size][/URL]   市委秘书长绝对是个优秀的“主持人”,没多久就很好的调节了双方会晤时的气氛。先前由于陌生而产生的尴尬,也随之消除。双方熟络起来。   省委组织部长打趣的笑道:“呵呵,龙董事长出场好大的架子啊!”   “您过讲了,”龙居士也打趣回去,“这是中央给我的‘特殊待遇’,首长您要是想要,可以免费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市委秘书长绝对是个优秀的“主持人”,没多久就很好的调节了双方会晤时的气氛。先前由于陌生而产生的尴尬,也随之消除。双方熟络起来。

省委组织部长打趣的笑道:“呵呵,龙董事长出场好大的架子啊!”

“您过讲了,”龙居士也打趣回去,“这是中央给我的‘特殊待遇’,首长您要是想要,可以免费送给你!”

“呵呵,别开玩笑。”组织部长连连摆手道,“我没那个命!”随后又将身后的候选人叫到龙居士面前道,“这位是鼎鼎大名的企业家,吞日集团的董事长,大家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这六人,是党培养多年的干部。每个人都素质过硬,经验丰富,省委难以取舍,只好劳架你这位贵人帮忙看看了!”

几句话就将主题点明了,原本严肃的话题,在组织部长的言谈中,自然而然的引出,毫不拖泥带水。

总理同意龙居士的建议,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这位组织部长,不可能这么快就得到消息。再说,上级也不会给下级一个朝令夕改的印像。这更改后的命令,无论如何也不会直接传到这位组织部长的耳中。

换句话说,所有的知情人,仍然认为龙居士在人事任命上拥人最终的决定权。

龙居士暗暗叫苦,自己先前说的一番话都白说了。

不论谁落选,最终都会将冤气,发泄在龙居士的身上。

人即然已经到了这里,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只得闷着头往前冲了。龙居士可以选择的只有办事方法,尽量将挑选的事变得合理一点,尽量减少一些落选者的冤气。最后想到总理斩钉截铁的话,龙居士不禁要豪气干云,既然没有退路了,就一冲到底吧。

介绍完三位书记候选人,组织部长接着说,“这位是贾为国,是从中央政策研究室下来煅练的干部。三十岁,北大哲学系毕业后,又在中央党校进修国际关系学,取得硕士学位。理论研究水平过硬。是不可多得的高级人才啊。他和你的年龄最接近,呵呵,你们年轻人之间,应当有更多的共同语言。”介绍完之后,组织部长拍了拍贾为国的肩膀。贾为国见机,上前一步,道:“你就是龙居士?我在北京听说过你,一大愤青啊……”

“咳、咳”组织部长的二声咳嗽打断了贾为国的话。

龙居士见此人,目视身高约为一米八。相貌英峻,着一身风衣,更显其帅气。如果放到学校,必属校草级的人物。不过,从他的身上,龙居士分明闻到了一股书生的傲气。有傲气正对龙居士的胃口,对其出言不逊,也不在意,笑道:“我们的老前辈都是从愤青走过来的,难道你不觉得正是愤青,撑起了民族的脊梁吗?”

贾为民正要反驳,组织部长从中打啊哈,隔开了二人,又拉上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道:“这位是曲为民,刚从青藏高原下来,呵呵,劳苦功高啊!”

“哈哈,你们二位的名字取得好啊,”龙居士大笑道:“合在一起‘为国为民!’”

龙居士这么一说,周围的人全都笑了,组织部长也笑了,“巧合,巧合啊!”

曲为民憨憨的笑了笑,脸上的高原红,越发的明显。

贾为国冷笑一声,退到一边去了。

最后的一位市长候选人,叫杨竹节,今年四十五岁,本省干部,是从基层一步一步的走上来的。高中学历,学历虽不高,但怎么说都是从官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干部。到现在,听完二人的介绍之后,已彻底明白了,“原来自己是当培衬的!”前面的二位,一个是北京下来的高级知识分子,一个是援藏干部。照现在的政策,干部要年轻化,要优先照顾援藏回来的干部。这二个人,一个占了一条,哪还轮得到自己?从组织部长的介绍次序来看,贾为国第一个被介绍,这就不难看出上头的意思。

不过,这次组织任命也真的很奇怪。所有的候选人,千里迢迢的跑到X市来,叫一个大商人参谋。

这个大商人,更是奇怪,虽然龙居士的大名,他听说过,也听到过关于他的一些传闻。无论怎样的传闻,都没有比今天亲眼见到让人惊讶。看那保卫制度,比起中央首长还严密啊。更加离奇的是一位肩上扛着少将军衔的人竟然在他身边鞍前马后的跑着。这样的待遇,哪怕龙居士的老爸是主席,也不会有啊。其他的行头,更不用说了,16米的加长林肯,开过来就像一列火车,全国仅此一辆,……。再看龙居士的年龄,也就二十多岁吧。虽是二十多岁的年龄,身上却穿着一套老掉牙的“中山装”,再看那眼神,精气内敛,如老僧入定。初看令人信赖,再看令人着迷,如果细看便如大海般,让人不知不觉中陷了进去。

既然自己是来当培衬的,就当好这个培衬吧,杨竹节认定了这个命,不折不扣的继续表演下去。当组织部长介绍到他时,随便应付二声,便结束了。

在市委秘书长说,请请请的话中,龙居士被请进了市委大楼。

其实,这次市委秘书长挺伤脑筋的,这里有一个人不好安排名次:龙居士是党外人士,也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官职,安理应当排到最后一位去。可是,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这个龙居士来历不简单啊。省委的组织部的龙部长在他面前都要让三分。再看他的排场,更不用说了。如果搞错了排名,自己这个秘书长只怕是当到头了。好在龙部长和龙居士并肩先行了一步,为他解决了当前这个难题。

市委大楼是一幢十二层的大厦,里面装饰相当豪华,地板上可以照出人影,大门口还放着一块小心摔倒的提示牌。有意思的是,走道中央,还有一条黄线。龙居士回头看去,发现三位市委书记候选人紧随其后,在他们的后面是三位市长候选人。贾为国在左,曲为民居中踩着黄线走,不偏不倚,杨竹节在右。其他的人,落后三步远,也是照官职大小,秩序井然。

龙居士暗笑:“这条黄线划得妙啊!”

龙居士回头的样子落在龙部长的眼中,惹得他一阵暗笑:“龙居士倒底是个年轻人……”

踱入会议室,龙部长居中坐了,龙居士坐在他的左手边。六位候选全都坐在对面。其他人知道正戏要来了,悄然离去。只有漂亮的服务员,上来端茶送水。

龙居士盯着会议桌中央的水晶灯发呆,龙部长不禁好气,怎么这人像个乡巴佬似的,没见过世面?

呵呵,一笑,将龙居士的注意力从水晶灯那拉过来。又把吩咐那位到茶的服务员出去。在市委工作的人,每个人都不简单,这小姑娘看上去,漂漂亮亮,纯洁可爱,背后谁知道她是谁的人呢?如果秘密的事,被她给听去,只怕是麻烦。

龙居士虽然回过了神,但眼睛仍是盯着那水晶灯看。这水晶灯,从上到下,有三米左右,卷成螺旋状,像窗帘似的吊着,那上面的精致的水晶片,少说也有数百吧,端是好看。放在室内,灯光开启,点点莹光闪烁,如梦如幻。

“果然是乡巴佬,暴发户!”龙部长皱起的眉头一闪而过,笑道:“怎么龙董事长对这灯很感兴趣?”

“嗯,嗯……第一次见到,真漂亮啊!”

“市府是政府的门面,不漂亮一点不行啊。”龙部长随口解释了一句,“我们开始吧,你看他们,谁最合适?”

龙居士笑道:“书记人选是党内事务,我还是回避得好。至于市长人选吧,因为与我们集团息息相关,如果让一个我不了解的人来此上任,我还真的不习惯。嗯,我这里有些题,希望通过这些题,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

龙居士的话声音虽不大,听到几位候选人耳中,却掀起了大波浪,“难道,这次谁被提拔,由这个龙居士说了算?”

照龙居士的意思,龙部长让书记候选人先离去。

门一关上,龙居士就笑道:

“哈哈……,我是一个生意人,不懂得官场上的事,这次受上面的委托,又不得不来,只好勉强应付一下。如果大家觉得我的题出得怪,出得偏,就当我是大脑粗好啊,别往心里去。”龙居士换了一口气,“第一道题,就是你们面前的这杯茶。在一分钟内喝完算及格。”

贾为国、曲为民、杨竹节三人谁也没动口,全都将目光投到龙部长身上。龙部长也觉得这个题太奇怪了,偏头看着龙居士。龙居士笑而不语,两眼望着墙上的时英钟,盯着秒钟的转动。龙部长将手一摆,道,“照龙董事长的话做!”

三人哭笑不得,怀着不同的心情,喝起茶来。

贾为国不愧为硕士,见茶水很烫,知道要在这一分钟内喝干它,降温是关键,端着茶杯走到门口的饮水机边,取了一个一次性杯子,先装了半杯冷水,然后将热茶倒进去,冷热水一混合,便成了一杯温茶。三二口就倒进口中。如此三次,一杯热茶就见了底。看看时间,还剩二十秒。提前完成任务。

曲为民慢条斯文的,一边吹着热茶,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这动作似慢实快,到第五十秒时,一杯茶便进了肚子。喝完后,闭着眼,写意的赞道,“好茶!”脸上红光更盛。

杨竹节心道,我反正是来赔衬的,喝不喝完结果都一样。便以寻常的速度喝了起来,第一口没有把握好,喝得太多,结果烫到了。一分钟过后,仍有半杯剩下。

“呵呵,不错,三人中有二人提前完成了任务。特别是贾为国,喝茶的方式很有创意,当得满分。三十分!”龙居士停了一下,观察了一个众人的神色,贾为国喜不自禁,龙部长微微含笑。“曲为民喝茶的动作优雅,漂亮,深得品茶的精髓,又是在规定时间内喝完的,也应当得满分!”曲为民也兴奋了起来。“至于杨竹节嘛,很遗憾,只能得一个不及格分数啰,就判十分吧。”杨竹节面色如常,不忧不喜。

“各位,你们觉得我这样评分,合理吗?”

众人皆点头。

“好,下面出第二题,比比收集信息的能力!”龙居士走到报架那里,解开一个报夹,从中抽出三张一样的报纸,每人桌面上放了一张。道:“限时十分钟阅读!”

龙部长暗自好笑,阅报比的是记忆能力,三人中贾为国最年轻,又是硕士,记忆力肯定是三人中最好的,这一局,他胜定了。这样的比赛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一点?

十分钟,对于考场上的人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龙居士将三人面前的报纸收起,回到自己的坐位,问道:“报纸上有一则征婚启示,请问,征婚者的姓是什么?”

龙居士问的这个问题太偏了,这叫贾、杨二人,无所适从。

“姓王,是位女士,拥有大学学历,体貌端庄,欲求一佳偶……”曲为民不慌不忙的答道。

“行了!”龙居士笑道,“你的记忆力惊人啊!当得三十分!”又对剩下的二人道,“别急,你们还有机会。请问,首版的社论的标题是什么?”

“在新形式下,继续高举……”贾为国脱口而出。

“三十分!”龙居士兴奋的宣布。“最后一个机会,请问,这张报纸总共出现了多少个人名?”

三人包括龙部长都傻眼了,这样的问题,谁能答得出,既使拿给他们去数,也会数错啊。

贾为国暗暗着急,现在自己和曲为民比分咬得很紧啊。如果不在第二题中胜出,那么接下来就凶吉莫测了。

龙居士道,“看来这个题要流产了,大家再仔细想想,我再等三分钟。”

贾为国苦苦的回忆着,曲为民若有所思,杨竹节知道自己反正答不出来,干脆不去想。

一分钟后,贾为国突然问道,“答错了是否会扣分?”

“不会。”

“总共有三百二十个人名!”

龙居士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

“你认为你猜中的可能性高吗?”龙居士反问道。

“如果不回答,则一定得不到分,如果猜对,则有可能得分。猜错了又不扣分,这就意味着没有任何的风险,何不一赌运气呢?”

龙居士鼓掌大笑,“言之有理!二位,你们也要猜吗?”

曲为民道:“我猜418。”

杨竹节道:“我放弃。”

龙居士问道:“放弃了这个机会岂不可惜?”

“我从不把成功寄托在运气上面,对于没有把握的事,既使没有风险,我也不愿去试。”

“如此,可惜了!”龙居士叹道,“这样,我要宣布评分结果了。所有人都答错。不过,贾为国率先提出,有机会比没有机会要好,这相对来说是最好的答案,因此我认为他应当得二十分。而曲为民,虽跟在后面。从中可以看出他能接受别人的建议,因此,也可得十分。而杨竹节,在别人将道理讲明白了的情况下,仍固持己见,顽固不化,因此不能得分。各位,可心服?”

众人皆点头,只有杨竹节略微不满,但他还是点了头。

现在比分,贾为国得五十分、曲为民得四十分、杨竹节十分。差距已经显示出来。

“最后一题!”龙居士一说,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这道题权值为四十分,是最困难的题目!”龙居士卖了个关子,故意停了停,“诸位注意到这水晶灯了没有?如果你上任,将如何处理它?”

龙部长不动声色的看着龙居士,他发现此人不简单啊,第一题考茶,第二题考阅报,第三题考灯,这三道题每一道都是就地取材、信心掂来,看似无意,却有深意。三道题一完,只怕是每个人的性格特点都出来的。

贾为国从前面的二题中,得出一个经验,先答题的人,占优势,因此迫不急待的说道:“我要更换这灯!会议室原本是开会的地方,首要的是明亮,而这水晶灯吊在这,搞得会议室像舞厅一样,这与要求庄严的会议室可谓格格不入。”

曲为民道:“我也要更换这灯。它太奢侈了。对灯饰的价格,我知道一点,这盏水晶灯少说也要值十几万。相对于X市这个落后的地区来说,十几万相当于一百个农民一年的收入!市政府不应当如此辅张浪费。”

龙居士似乎无意的问了一句,“更换之后呢?”

贾、曲二人,没注意到龙居士这句话,都没作声。杨竹节嘟哝了一句:“拿去卖了。”

“我出一千元,你愿将这灯卖给我吗?”

杨竹节心道,“真是一个商人,连考试都不忘了做生意!不忘了占政府便宜。”没好气道,“价值十几万的灯作价一千元卖给你?作梦!”

龙居士十分尴尬,红着脸又问贾曲二人:“你们愿意卖吗?”

贾为国道:“可以卖,但要以拍卖的形式。”

曲为民道:“反正是旧货,不值钱,为了一件不值钱的东西,搞一次拍卖不值得。”

“那你到底愿不愿意将这灯以一千元的价格卖给我?”龙居士追问了一句。

“我一个人不能做决定,得交常委讨论再定。”

龙居士喝了一口茶道:“现在我宣布,第三题各人得分情况。三人都赞成更换灯,三人的前提都是对的,每人各得十分的是非分。接下来,就灯的如何处置问题上,各人的答案仍然相同,都赞成卖。卖掉水晶灯,多多少少可以挽回一点损失,因此又可以各得十分。接下来,就卖的方式发生了分歧,我个人认为,用拍卖的方式,比较公平,因此我认为赞成拍卖的应当再得十分。这十分只有贾为国可以加。最后,在是否,以一千元的价格买给我的问题上,又发生了分歧。贾为国没说赞成,也没所反对,态度模棱二可。不能得分。曲为民和杨竹节都表示要反对,因此都可以得分!但是……”龙居士在此加重了语气,“杨竹节一人说了算,行事爱独专,当即拍板表示,不卖给我,甚至还口出污言,这样做太直接,也不符合党的集体领导精神。相比之下,曲为民说交由常委讨论,则要高明得多。因此,最后这十分,曲为民可以加,而杨竹节不能加!”侧头看了着龙部长,道:“我这样断,您认为合适吗?”

龙部长道:“这次考试,出题新颖,既出人意料,又发人深思,各个环节,丝丝入扣,从细小处,看出一个干部的品性,评判起来,也是合情合理。因此,我宣布,此次考试有效,并且将作为这次干部任命的重要依据。”

龙居士笑道:“那我宣布考试结果了,贾为国八十分、曲为民七十分、杨竹节三十分。这次考试贾为国胜出!”说完,龙居士将身体一闪,便闪出了会议室。

龙部长暗骂:“人小鬼大!”

杨竹节惊谔,龙居士怎么突然走了?

“我胜了,哈哈,以后我就是这X市的市长了……”贾为国喜不自禁,跑到龙部长面前,“谢谢龙叔叔……”

曲为民见状摇头叹惜,“难道我也是陪衬?”

龙部长此刻百味杂陈。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不忍开口。视线跃过欢喜中的贾为国,细细的打量了一会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杨竹节。最终没有说话。心中暗暗叫苦:“龙居士你为什么将这个难道抛给我呢?这叫我如何向贾为国的父母交待?”

龙居士走出会议室,便将精神丝放出——他很想第一时间知道,龙部长会宣布,谁是新任市长。看到龙部长犹豫不决的神态,龙居士不禁要失望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