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儿山上的八路军 第一部 第二十八章

伍汉民 收藏 28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二十八章 当铁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清晨的太阳刚刚升起,正透过那草屋的间隙,把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在铁蛋的脸上。铁蛋用一只手护住了眼睛,估计了一下时间,一激灵,立马坐了起来,两手习惯性地护住了屁股,这才想起,最喜欢踢他屁股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他坐在地上,不知道该干啥,眼角流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56/


第二十八章

当铁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清晨的太阳刚刚升起,正透过那草屋的间隙,把一缕温暖的阳光照在铁蛋的脸上。铁蛋用一只手护住了眼睛,估计了一下时间,一激灵,立马坐了起来,两手习惯性地护住了屁股,这才想起,最喜欢踢他屁股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他坐在地上,不知道该干啥,眼角流下了一滴久违的泪滴。他连忙伸出手,擦去了脸上的那滴泪水,向四周张望了一下,还好,没有人发现。铁蛋松了一口气,刚刚想着站起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脚下传来,他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伤员了。铁蛋低下头看了看,小腿处的伤口已经开始好转,可是仍然有丝丝的血水从里面渗了出来,昨天刚刚扎上的绷带,已经红了一片了。昨天虽然换了药,可是由于耽搁了一天,天气又渐渐转热,伤口处本来已经发炎了,幸好那个打铁的给自己挤出了脓血,现在才好了一些。可是那个打铁的也实在太狠了啊,昨天挤出的,不仅仅是脓血,新鲜的血也挤出了不少,当时挤血和拔弹片的时候,铁蛋把塞嘴里的毛巾都给咬破了。

试了试,真不错,现在站起来已经很轻松了。铁蛋看了看草屋,鼻子处又是一酸,他连忙忍住了。本来住十二个人的这个草屋,现在空荡荡的,只有自己和虎头、大嘴三个人了,除了两个呆在山洞里还没有回来外,其余的七个人,再也见不到面了。还在十几天前,这些人还带着宽容的微笑,就着月亮的微弱的光线,一边看着铁蛋他们三个悄悄地低声说笑着,一边装出一付恶狠狠的样子骂到:“你们三个臭小子,再不睡觉,小心陈班长明天多踢你们两下屁股。”这以后,再也没有人神秘兮兮地从怀里掏出一两块山药啊什么的,用那曾经让铁蛋他们三个火冒三丈,可是如今却特别想念的语气,象哄着三岁小孩子似地对他们说到:“乖,三个小兔崽子,只要你们不说话,叔叔就给你们东西吃。”也没有人半夜里爬起来,悄悄地把自己辅的稻草拿了一些来,轻轻地盖在他们的身上了。铁蛋无力地靠在草屋的柱子上,闭上了眼睛,那七个人的一言一笑,仿佛如村子里以前演的皮影戏一样,一幕一幕地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晃过。

在铁蛋的左边,虎头的呼噜声依然一浪高过一浪。铁蛋擦了擦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受他控制偷偷流出来的泪水,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虎头,还真的能睡啊,昨天从他的身上,打铁的拔出了十几片小小的手雷的碎片,单单他的屁股上,就拔出了四块。连队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医疗设备,药也大部分放在躲藏在山洞的八路军那儿了,打铁的用他那打了三五年铁的专业的眼光,用剪刀在虎头的身上仔细地搜了三遍,总算是把那小子身上的东西全部给弄了出来。虎头果然是好样的,一言不发,趴在床上,任由打铁的折腾,等到把东西全部弄出来以后,他们才发现,虎头竟然已经昏过去了,哈,怪不得连一声也没有喊过啊。不过,那家伙果然是神经比较大条,你看他现在,趴在地上,朝天的屁股上还隐隐约约有着血迹呢,竟然能够睡得这么香,嘴角的口水不断地往下流,两片嘴唇不断地上下动着,估计在想着烤野肉的香味吧。

右边睡着的大嘴,现在已经完全好转了,被蛇咬到的伤口,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伤疤了。这家伙昨天拔弹片的时候,刚开始时拼命地求着打铁的轻一点儿,可是打铁的一动手,他的哀求就变成了大骂了,几乎把日本鬼子的八十八代祖先全部骂了个全,总共才拔了两个弹片,他的嘴竟然不停了骂了二十多分钟,到最后疼得受不了了,竟然把打铁的老爹都骂了个够,害得一向憨厚老实不擅言语的李打铁,手抖得更厉害了,拔的时间也更长了。说真的,铁蛋认为,这个大嘴,骂人是骂得狠了一点点,可是他才是最最勇敢的啊。这个小子,平时见了一条小水蛇,都能吓得三脚两脚就爬上树去,那速度,比猴子可是要快得多了,可是当铁蛋准备把鬼子引到蛇谷的时候,他竟然只是发了几句牢骚而已,当时大嘴要是反对的话,铁蛋就准备着让虎头和他们回去捉迷藏得了,他一个人把鬼子引到蛇谷里去呢。那些蛇老大也真是的,他们两个一向不怕蛇的人不咬,偏偏选上了一见蛇就跑的大嘴,也真会挑人咬啊,瞧大嘴现在,脸朝着天睡着,一脸的惊恐,时不时地还发出了一两句话:“铁蛋哥,蛇。”估计这家伙,起码十几天,天天得做恶梦吧。

铁蛋走到虎头的身边,正想着朝虎头的屁股上来上两脚,可是一看虎头的那扎着绷带还渗着血丝的屁股,忍住了,只是朝着他的肩膀轻轻地踢了两脚。当铁蛋踢大嘴的屁股时,大嘴醒了过来,一看是铁蛋,翻过身去又闭上了眼睛,嘴里还不满地说到:“妈的,铁蛋哥,班长都还没有来踢我呢,时间还早着呢,你踢我干什么啊。”刚刚说完,大嘴愣住了,好半晌,他把头埋入了稻草丛里,小声地哭了起来。

“哭个头啊,起来,太阳都升老高了。”铁蛋硬装出一付硬汉的样子,把两个人赶了起来。

走出草屋的时候,整个营地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人影。铁蛋这才想起来,呆营地的二十八个人当中,大部分人身上都有伤,还能够自如地走动的十个八个人,基本上已经出去放哨和巡逻了,伤员们都在屋子里呆着,那里找得到人啊。小虎也从老王头的领地里跑了出来,一拐一拐地走到铁蛋的面前,不满的呜呜叫了几声,看样子是到那里找东西吃,没有找到,跑铁蛋这儿诉苦来了。三个人呆呆地互相看着,不知道要干些什么才好。沉默了好一会儿,铁蛋说到:“咱们三个,到后山去一下吧,看看同志们,跟他们道个别,把咱们昨天弄回来的战利品带上,给同志们开开眼,高兴一下。”

平时只要十几分钟的路,三人一狗走了近一个小时才走到,特别是虎头,伤最重,已经开始疼得直冒冷汗了。当铁蛋也开始咧着嘴的时候,总算是爬到了那儿。

那块小小的平原上,增加了三十五座新坟,每一座新坟的前面,都立着一个木牌子,上面参差不齐的写着几个大字,一看就知道,是指导员的手笔,也不知道写得对还是不对。铁蛋知道,这其中有三座是属于自己三人的,也不知道是那一座,里面埋的是自己三人的木碗。其余的三十二座坟墓中,大部分埋的也不是战士的遗体,是他们生前用过的东西。可是狗儿山上的八路军战士们,一般除了身上的衣服和背上的枪外,没有其它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很多坟墓里埋的,是他们的木碗啊,挎包啊什么的,有些也埋着他们生前最最得意的东西,如从鬼子那里缴获的匕首啊,军刀啊、子弹盒什么的。

铁蛋三个人,在每座新坟前,按照八路军的规则,行了三个端端正正的军礼,然后,又忍着疼,在空地的中央,恭敬地跪了下来,按本地的习俗,叩了三个头。叩完了头后,铁蛋三个,从背上取下了几个钢盔,跑到附近的地方,装了水过来,放在地上。这些头盔,是从蛇谷撤回来的时候,从那十二个鬼子的身上搜来做纪念品的。

铁蛋坐在头盔的后面,对着三十五座新坟说到:“同志们,铁蛋和虎头、大嘴、小虎来看你们来了,咱八路军不兴用酒来看大家,咱就用水代替了,希望你们能够喜欢。铁蛋刚刚到狗儿山不久,可是这一段时间,却是咱活得最自在的时间了,咱在这里,跟着大家一起打猎,一起训练,一起打鬼子,才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咱已经杀死了那么多鬼子,不但可以告慰奶奶的在天之灵,也可以让各个同志们高兴了。咱从一个只懂得养家糊口的放羊娃,变成了一个抗日的汉子,全靠各位的帮助了,特别是赵指导员和陈班长,要是没有你们两个,咱铁蛋也不会进步得这么快。见外的话,咱就不多说了,咱比不得赵指导员,能够讲出大道理来,咱就说一句,各位慢走,你们该杀的鬼子,由我们剩下的八路军包了,咱铁蛋一定多多把鬼子送到你们面前,让你们在那边也能够过过瘾。你们也知道,鬼子挺凶的,跟他们斗,咱得比他们还要凶,还要狠,还要不择手段,到时候如果你们看不惯了,可别怪我,你们晚上想找咱谈心,咱也欢迎,特别是赵指导员,咱知道,你一定不会同意咱的一些做法,没关系了,要是咱也挂了,到了你们那边,你再训咱好了。好了,话就不多说了,你们喝了这杯水酒吧。”

虎头也坐了下来,憋了老半天,说到:“班长,各位同志,慢走啊,该说的话,铁蛋哥都说完了,我嘴笨,说不出来,只有跟着铁蛋哥,多杀鬼子了。我们这些天,也开和了,杀了好几个鬼子呢,班长也不用老是骂我了,我的枪法,现在已经进步了一点点了,班长也应该高兴了吧。”

轮到大嘴的时候,他最是实际:“各位同志,你们要是有什么批示的话,找铁蛋哥就行了,可别来找我,我和虎头都听铁蛋哥的,找他跟找我们一个样。”

铁蛋一听,气打不过一处来,要不是脚上有伤,早就一脚踢过去了,妈的,这个大嘴,尽想着好事呢,不过,如果同志们真的找上咱来了,倒也是一件快事啊,至少可以再听听他们说话了。小虎摇了摇脑袋,也朝着坟墓吼了几声,算是问了个好呢。

铁蛋站了起来,围着三十五座新坟转了老半天,这才转过头来,对大嘴说到:“大嘴,你以前是当伙计的,应该看得懂一些字吧,帮帮忙一下,看看那一座是咱的坟,咱得在那里做个记号,说不定,咱真的挂了,得看看房子怎么样啊。”

大嘴吐了一口口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铁蛋哥,快快吐一口口水,什么挂不挂的,我们几个,要活得好好的,尽可能多杀几个鬼子呢,你乌鸦嘴干什么啊。还有,我是在店里当过伙计,可是只是负责接待客人的,别说认字了,扁担倒了也不认得是一个一字,那里知道我们三个的木碗是埋在那里啊,等下回去问一下指导员得了。”

“哈,没事的,赵指导员说了,咱们是八路军,不兴这一套的,什么乌不乌鸦嘴啊。人早晚是要死的,要是杀够了鬼子后,再来陪指导员和班长他们,不也挺好的啊。好了,回去吧,得找那个该死的李打铁的换换药了,要不然,伤口好得不快,要是再有打仗的机会了,咱们几个,只能干瞪眼了。妈的,那个打铁的,手劲怎么那么大啊,那手摸到伤口上时,火辣辣的疼,要是娟子在这里就好了,她挺适合干这活,咱们少受多少罪啊。哎,走吧,也不知道那些呆山洞里的同志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当他们快要走到军营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一阵欢呼声,哈,呆山洞的同志们回来了,铁蛋一想到这,连脚上的伤也感觉不到疼了,脚步也明显地加快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