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二十四章 月上树梢头(上)

辽西老戟 收藏 9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准是那个叫何叶儿的丫头吹的!丁雄不说她是阜新的老师吗?只有老师才有这洋玩意儿!”杨快手说完,诡秘地一笑,“走!看看去!” “看个鸡八毛哇?”罗云汉斥责道:“你这不是讨人嫌吗?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走到河边,拿起衣服:“快!穿衣服!到上边去。咱他妈也唱起来,气气他们!这回,让你们哥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准是那个叫何叶儿的丫头吹的!丁雄不说她是阜新的老师吗?只有老师才有这洋玩意儿!”杨快手说完,诡秘地一笑,“走!看看去!”

“看个鸡八毛哇?”罗云汉斥责道:“你这不是讨人嫌吗?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走到河边,拿起衣服:“快!穿衣服!到上边去。咱他妈也唱起来,气气他们!这回,让你们哥几个也看看我的手艺,我给你们来段二人转:《猪八戒拱地》!”

“我来伴奏。马强,你们这有喇叭和板胡吗?”杨欣也来了兴致。

“有!啥都有,还有三弦、棒子鼓呢!”马强说。

“好好!”众人高兴起来,穿上衣服,兴冲冲地爬上山坡。

“我说,你一个人唱不行!二人转得有女的呀?”杨快手说道。

“我来!”赵梅忽然在一片树林中转了起来,后面跟着秦凤凰和齐巧。

“啊?偷看我们洗澡!”杨快手咋呼道。

“谁看啦?就你那点破逼玩意儿,有啥好看的?”齐巧瞥了一眼杨快手:“觉得自己不错呢?就你长着呢?我们山上弟兄有的是!”

“好啦、好啦!快上山吧!”杨欣害怕齐巧不定还说出什么话来,连忙说:“到山上打个场,咱们也热闹热闹!”

“对!咱们也唱个堂会!”洪海向山腰走去。

“你们是不是也想到河里洗澡?”杨快手来到山腰营地边上,向身旁的齐巧问道。

“我们早就在屋里洗完澡了。”齐巧说,“我们正在树林子里溜达,听到吹口琴声,我和秦姐、赵姐就过来了。看到丁大哥上了山包柳树林子,赵姐就不让我们过去。早就听到你们在河里嘻嘻哈哈的洗澡,没等看呢,你们就上来了。”

“就在这儿!”罗云汉指着架子房前的空地,对洪海说:“取家伙去!”


“你也会唱二人转?”站在一棵老榆树下,杨欣侧脸看着赵梅,心里还有些揣揣不安。

“我老家住在长白山下的鞑子营,当地的风俗是: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我从小就是扭二人转长大的,在延吉女高读书时,我还登台表过演呢!”赵梅丹凤眼温存起来,手摸着老榆树,“杨大哥,你不想问问我别的什么事儿吗?”

“不用问,我相信我的眼力,到时候你会主动告诉我的。”

“你就那么有把握?”

“没说么,我相信我的眼力。”

马强提过来一盏风灯,蹲在地上加着油。洪海和黄花、齐巧拿着不少乐器走了过来,老武头、杨快手接过来放在一排凳子上。齐明远呼喊着指挥着几个人搬着劈柴、点着篝火。众人说说笑笑、喜气洋洋的,像过年了似的。

“丁雄和何叶儿,大概……”赵梅向东面山下望去。

“别管他们,一会儿他们就得过来,你唱过《猪八戒拱地》吗?”

“唱过,那是成型的老段子了!”

“赵姐,那你得好好教我扭二人转!”秦凤凰看不出眉眼高低,闻声后,两只手打着手玉子,(四块板,两手打的乐器)楞冲冲地走过来、插进话来。

“你放心吧,就是我教不会你,罗连长也能教会你!我现在上场,不是夺人所爱,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丹凤眼一睃,眉毛高高地挑了起来。一向矜持、冷峻的脸上,布满了顽皮、戏谑的神色。

“你……?”秦凤凰伸手便拧。


丁雄走进了柳树林,站在一棵柳树下,远远地看着背面站在土崖前的何叶儿,静静地听着她吹奏着口琴。

丁雄在军校军乐队是吹萨克斯的,口琴也吹奏过,可他发现何叶儿的口琴吹奏姿势很特别。一般人吹口琴,都是双手拿着口琴,可何叶儿左手拿着口琴、右手却背在身后。曲子结尾时,加上了一个迅速滚动的上滑音。

“东船西舫悄无言,惟见江心秋月白。 ”一曲终了,丁雄走上前来。

“啊!是丁大哥!过奖了,我可比不上白居易的《琵琶行》。”何叶儿转过身笑吟吟地说道,“人家那叫‘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何叶儿换了一身白衫灰裤,长发束上了一条藕荷色的丝巾,款款地迎了上来。

丁雄闻着扑过来的香草气味儿,别过脸,走到土崖前,抬头望着树梢上的一弯新牙,沉吟了一下,用浑厚的男中音吟诵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方才吹奏的就是李叔同的这首《送别》”

“是啊!丁大哥也热爱音乐?”

“热爱谈不上。”丁雄托起胳膊肘来,“不过,人的一生,总会有一两首难忘的歌曲,是因为歌声把人带回了那些难忘的岁月,尘封的记忆便会袭上心头。因此,歌声也就显得隽永起来。”

“丁大哥的话好有哲理,不但折射出对音乐的精深悟性,还蕴含着现代诗人的文采和气质。”

“别夸我了。”回过头来:“有时间坐一会儿吗?”

“真客气,太绅士了吧!”何叶儿笑着坐在了树下的草地上。

丁雄坐下来,摘下帽子,掏出一只小木梳,慢慢梳起头发来:“能说说这首《送别》吗?”

“我只是个教过几天音乐的教师,不是歌唱家。说不好,请多指教。”

“我情有独钟的是军歌,对这首歌只是喜欢而已。所以,但讲无妨!”

“李叔同的《送别》,发表于1914年,属于填词歌曲,最早见于《中外名歌五十曲》。《送别》的曲子,间接采自美国通俗歌曲作者奥德威的《梦见家和母亲》。《梦见家和母亲》先传到日本。日本明治时代,学校歌曲歌词作者犬童球藏用它的旋律填写了《旅愁》的歌词,刊载在明治四十年出版的《中等教育唱歌集》中。李叔同先生是根据犬童球藏的《旅愁》歌填,写《送别》歌词的。”

“依你说,曲子是美国人的,词是日本人的,李叔同是坐享其成的剽窃者了?”

丁雄望着朦胧月光下的何叶儿,蓬松的长发下面颊白皙,目光如水,清丽淡远的像一位圣洁的女神。

“不!他是天才的集大成者!卓越的创造者!”何叶儿摆弄着手里的口琴,望着走出树梢的弯月,用她带有瓷音的语调,缓缓地讲述起来:

“奥德威《梦见家和母亲》每一句旋律的结尾都有一个强拍上的切分倚声,好像一声长叹,这正是某些艺人歌曲的特点。但《送别》的旋律和《梦见家和母亲》不尽相同,其中每四小节出现一次的倚声已被删除,因此旋律显得更为干净利落,更能为中国人所传唱和接受。

再说歌词。《送别》的歌词,词清语丽、恬静淡远,使词曲之间达到天然完美的契合。现在,我把日本犬童球藏《旅愁》的歌词与李叔同《送别》的歌词做一下对比。《旅愁》的歌词是:‘秋夜凄凉,难入梦乡,长空闪星光,独自一人苦思念,寂寞且悲伤。我怀念啊,故乡亲人,回忆永远留在我心上,夜夜踏着童年的路,梦里回故乡。’

《送别》的词则纯粹是一种新的创作。它既有中国传统诗词的深远意境,又以鲜明流畅的语言抒写出人世间最真挚的情感。我单举一句说明。歌词中的‘夕阳山外山’的句子,原出自清人龚自珍诗:‘吟到夕阳山外山,古今谁免余情绕。’《送别》的歌词中用了‘夕阳山外山’的句子完全是根据主观思想和情绪的需要,而不是旧体诗词的翻版,它让人感受到中国人文的厚重与深沉,深化了歌词的主题。这一点又是《旅愁》的歌词所无法比拟的。

所以,《送别》的歌词和曲调在意境和形式上,达到了无与伦比的和谐与统一,因此,李叔同先生是天才的集大成者、卓越的创造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