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二卷 雄兵十万镇倭夷 第二章 东海怒潮

富贵不淫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二章 东海怒潮

丁小乙对袁珙和道衍和尚施礼道:“不知大师刚才所说公主的地位将要烟消云散是什么意思?”

袁珙听了,吱——的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美酒,咂吧咂吧嘴道:“好酒啊好酒。”

郑寅等人都十分关心得看着他,焦急的等着他还有什么惊人的消息,不想他在那里竟然卖起关子来。公主气道:“你装神弄鬼的吓唬谁,不说拉倒。”

袁珙看公主气极,也怕她耍起刁来,连忙道:“你们想,皇上若知道了公主千岁和郑寅有染,岂不是要大发雷霆?”听了这话,郑寅心中偷笑,看来神算也有算漏的时候,老子的大舅哥早就知道我和他妹妹的关系了。

“那可怎么办啊?”平宁公主只知道和郑寅在一起的时候美的上天入地,这个时候却没了主意。

“郑寅兄弟,你说该怎么办呢?”

“人间蒸发啰。”郑寅毫不犹豫地答道。

“人间蒸发?”袁珙和道衍以及平宁公主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人间消失了!柠儿,你看到小乙他们是如何脱身的了,我们就也学这个法子了。日后我出海,你就跟我一起去,我们到海上风流快活,找一个小岛,生一窝小孩子,岂不是比你这公主快活得多?”郑寅道。

公主听了,脸色一红,抱住郑寅的胳膊更加紧了,双乳紧紧贴近郑寅,使他几乎发起情来,要不是人多,早就翻身压倒在地,来个巫山云雨会了。

这时小乙对袁珙道:“难道亲哥哥,还要对妹妹下手?”

“其实不是只对他妹妹,就连你们若不早谋退路,也会一并牵连进去的。”袁珙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小酌了一口,接着又道:“其实并非皇上非要杀公主,而是这件事实在是有污朝廷大体,倘若三宝贤弟的身份不是太监,哪怕只是一介草民,皇上都能容忍,乃至提拔他执掌重要官位。可是毕竟三宝是太监,虽然是个假太监。大家也要理解皇上的难处啊。”

这话一说,大家无不点头称是。大和尚道:“三宝所说人间蒸发,确实是最好的法子,但是公主的身份也就……”

“我愿意,三宝,明天我们就蒸发。”公主有点迫不及待了,她可不愿意在这繁文缛节的条条框框中生活了。

大家听了哈哈大笑,看公主的执着热爱,丁小乙心中产生了莫名的酸意,不是嫉妒,竟然也不是排她!

“大家吃呀,喝呀,别浪费了这些好菜。”郑寅道。

既然已经解开心结,那就只等着机会了,等着七下西洋!对了记得在沉船上,郑寅他们看到过玛雅文字,难道,老子还要去美洲?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和尚和袁珙告辞,郑寅一路相送,说不尽的通心话,道不完的开心言。

…………

朱棣这两天心里很烦,因为来自于南直隶沿海的奏报几乎每天都是坏消息。

宁波府穿山县望海村被屠杀殆尽;

台州府涌泉镇遭倭寇洗劫,凡大户人家,皆被劫掠一空;

松江府金山县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全城狂欢时,倭贼两千奔而袭之。杀士兵八百余人,百姓两千余人,奸杀妇女近千人;

未过旬日,倭寇攻打松江府东大门,未攻陷,但是就在城上士兵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绑来城下亭林镇富商陈士琪一家上下一百余口,嚣张而残暴地予以杀害。

…………

朱棣气得拍案而起,背着手在谨身殿里来回踱着步子,春风站在一边战战栗栗一句话也不敢说,他还没有见过皇上发这么大火。

“这群畜牲,朕若不把他们碎尸万段,枉为天子。”朱棣咬牙切齿道,“春风,宣广孝。”

春风唱了诺,赶紧退出谨身殿,吩咐其余小太监去唤道衍和尚。

不久,道衍来到谨身殿。

“广孝,你看看,你看看,这些狗娘养的,把老子的人丢尽了,还在那恬不知耻,真是要气死朕了。”朱棣把一大摞奏折推到道衍和尚的面前。

大和尚拿起一本奏折,翻开一页,只见朱棣用朱笔划得是横一道竖一道,乱七八糟。就知道皇上定是已经气急败坏。他看完内容,乃是倭寇攻打松江府一事,就连大和尚也把鼻子气歪了。两千倭贼,就让松江卫五千士兵不敢出门,奏折上还写什么“将士用命,勇守东门”,做起了缩头乌龟还他娘的不承认!?难怪皇上怒火冲天,骂起了大街,操他姥姥的,连我个大和尚也气死了。

饶是一代高僧,也被这群窝囊兵气得发抖。

“广孝,倭患已是成灾,本来朕以为不过是几个小贼,懒得去理,谁知竟酿成大祸,朕决定绞杀倭寇,这些贼子若是在我大明帝国境内,就一个不留的赶尽杀绝,倘他们撤回倭国,我就派兵剿平了这个矮子国,你说说看法吧。”朱棣气喘吁吁得到。

姚广孝拿着奏折,沉默的思考一会儿道:“既然皇上心意已决,何必犹豫,我们大明帝国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皇上准备派谁去担此重任呢?”

朱棣背着手在谨身殿宽阔的大殿中来回踱着,是呀,这次派谁去呢?派朱能?还是张辅?还是丘福?都不好,他们在兵部都有重任在肩,若是为这件小事儿动用他们,真有点儿杀鸡用牛刀了。突然,他想到了一个人,他双眼放光道:“以爱卿之见,用谁最好?”

道衍和尚看着圣上,毫不犹豫坚定地道:“郑三宝!”

朱棣愣了一下,难道他真能知道自己想什么?不然怎么自己想谁他就说谁呢?“为什么要用他?先皇可是有法,不能启用太监做外差呢?”

道衍和尚听了微微一笑:“法是人定,难道大王还会囿于旧法?用人唯贤,何必在乎身份?郑和现在无官在身,又能以少胜多,屡出奇谋,不用他,用谁?”

朱棣听了哈哈大笑道:“知我者,广孝也。春风,速宣郑寅上殿。”

“诺——”春风屁颠屁颠地又跑出去宣郑寅上殿去了。

朱棣对道衍道:“广孝,你说这三宝会不会答应?还有我的那个刁钻的平宁公主不知会不会答应放人呢?”

大和尚听朱棣有此一问,跪倒在地,呵呵微笑道:“陛下,微臣有欺君死罪,还望陛下饶恕?”

朱棣看他如此表现,着实吓了一跳,连忙扶起他来,拍着大和尚的肩道:“广孝何来此言?”

“那郑和本非真太监,微臣还向皇上推荐,他已和公主行夫妻之事,微臣本该早已察觉,但是有疏查之虞,还请皇上赐罪。”大和尚之所以今天摊牌,一来考虑今日皇上要用郑寅了,可以以此要挟一下皇上,二来这次出征正是郑和立功之机,乘此东风,把公主的事解决了,正是两全其美,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他在那里垂首等着皇上大发雷霆,谁知大殿里一派沉静,朱棣竟然没有生气?他抬头看看朱棣,只见朱棣眉头紧锁,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但是似乎对这件事早已心中有数的样子。

“广孝啊,知道此事的还有谁?”良久,朱棣叹了一口气问道。

“除了微臣,还有袁国师,此外并无他人。”

“那你说朕该怎么治罪呢?”

道衍看皇上并无杀郑寅之意,顿时放下心来,道:“皇上,按说三宝欺君之罪,该当处死,然而,如果处死郑和,公主怎么办?微臣倒有一个两全之策,不知皇上想不想听?”其实他哪里知道,若不是郑寅早就和朱棣挑明,而是此时在他口里得知,估计郑寅就算有一百条命,也早就给斩了。

朱棣心中暗笑,你个大和尚这是设好了圈套等着我来钻呢,且看看他有什么馊主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