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劫 后 余 生

太阳骑士 收藏 26 169
导读:这天上午,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市一征兵站,来了一位应征男子。这位男子名叫默罕默德,稀长的头发和骆腮胡子中间,夹杂着根根白发,略有跛足,是个老光棍儿。一位站长模样的军人看了看他的身份证件,问明了来意,告诉他兵站不招收清洁工人,默罕默德只好跛着足,悻悻而去。 默罕默德就住在征兵站所在的南北大街对过的一处弹痕累累的两层“危楼”里。回到住处,好友纳西里咬牙切齿地看了他一眼:“给仇人打工!给杀掉自己亲人的仇人打工!你他妈的是什么东西!”    “你懂什么!你这是不识时务!”默罕默德怯怯地、支支唔唔地回敬

这天上午,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市一征兵站,来了一位应征男子。这位男子名叫默罕默德,稀长的头发和骆腮胡子中间,夹杂着根根白发,略有跛足,是个老光棍儿。一位站长模样的军人看了看他的身份证件,问明了来意,告诉他兵站不招收清洁工人,默罕默德只好跛着足,悻悻而去。

默罕默德就住在征兵站所在的南北大街对过的一处弹痕累累的两层“危楼”里。回到住处,好友纳西里咬牙切齿地看了他一眼:“给仇人打工!给杀掉自己亲人的仇人打工!你他妈的是什么东西!”

“你懂什么!你这是不识时务!”默罕默德怯怯地、支支唔唔地回敬了一句。

“我不杀你,别人也会杀你!”纳西里起身柱起双拐,扔下一句话,往外就走。——他真后悔,他怎么会借钱给他,让他装上假肢,人模狗样地活着。

默罕默德和纳西里虽都住在巴格达市,原来却不认识。自从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都被美英联军炸断了一条大腿,同住在一家医院治疗,两人才成为难友。

不管纳西里如何反对、如何劝说、二人如何争执,默罕默德依然我行我素,他不是去征兵站,就是去警察局,带着自己舍不得抽的烟卷去套近乎,——他铁了心想要找份工作,有时也讨回几块人家吃剩的羊骨和剩饭剩菜。

看着好友奴颜婢膝的样子,看着同胞这么没有志气,纳西里义愤填膺,一串串眼泪夺眶而出。若是换上别人,若不是十几年的好友,他一定会亲手杀了他。默罕默德看着纳西里泪水潸然的模样,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含着眼泪,狼吞虎咽地吃着剩饭和剩菜。

……

一架穿山车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呼啸而过,耳边传来了女儿和妻子开怀的大笑和惊恐的尖叫声,……。默罕默德打了一个寒颤,从睡梦中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他又一次梦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梦到她们了。

默罕默德原本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妻子美丽、勤劳、善良,三岁的女儿聪明可爱。但这一切,在美英联军发动的第一次海湾战争的第一个夜晚,便化为乌有。

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晚上,美英联军的炮火放射出的光芒将巴格达市的上空照得如同白昼。密集的、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好象伊拉克所有的弹药库都被魔鬼引爆,他居住的小楼与大地一起在不停地震颤。——《古兰经》所描绘的,曾让人想象过无数次的,可怕的地狱的情景降临人间。妻子用棉球堵住了女儿的双耳,女儿紧紧地搂着妻子,身体蜷缩成一团。妻子双手搂着娇小的女儿,默罕默德搂着女儿和妻子,夫妻二人都在默默地祈求真主的保佑!----穆斯林的儿女真的是出卖耶酥的那个犹大的后人吗?无辜的犹大的后人真的要代祖人犹大接受那个所谓的上帝的惩罚吗?虔诚的祁祷没有感动真主,更没有感动那个上帝,噩运还是降临到了这个雉嫩的小家庭。

一发炮弹轰然砸进了他们居住的小楼……

次日上午,当默罕默德被街坊邻居从坍塌的楼房中救出,右腿剧烈的疼痛将他激醒之后,他看到了邻居从废墟中拖出的爱妻、娇女。----女儿耳中洁白的棉絮已经浸透了鲜血,妻子的身上也已布满了紫黑色的血污,一对可爱的天使永远地闭上了美丽的眼睛。

……

伤好出院以后,默罕默德就柱起了双拐。自此,残缺不全的脚步再也步量不出路途的远近,巴格达市区的大街仄仄歪歪地再也感觉不到宽阔与平整。梦中醒来,他时常会把日落看作日出,把日出当作日落。晴朗的天空,怎么感觉也不象过去那样湛蓝。他的神智时清时浊,时好时坏。事过多年,他也没能走出已经逝去的幸福、欢笑,和地狱一般噩梦的泥淖。他曾多次愈寻短见,但他惧怕选错了时间和地点,不能与妻女团圆。

这些年,他去过的最多的地方是巴格达郊区的穆斯林公墓。夏日的夜晚,他会睡在爱妻、娇女墓碑的旁边,任温暖的夜风吹着脸上、臂上和腿上的汗毛,仰望着苍穹上无数的繁星,思念着爱妻、娇女美丽、闪烁的眼睛。他经常柱着双拐,与爱妻、娇女墓首的小松树对视,与周围的小松林对视。他看着爱妻、娇女墓首的小松树一年一年在漫漫长大,看着公墓所在地的小松林一年一年在漫漫长大,想着女儿也在一年一年漫漫长高。他有时会伏在妻女墓上,一哭就哭个混天地暗。他真的希望能够就这样哭得昏死过去,顿时了结人间这些无尽的悲痛和连绵不断的思念。

就这样,默罕默德柱着双拐,从春天走到夏天,从夏天走到冬天,从二十五岁走到三十七岁。头发、胡须由浓变稀,由短变长,由亮黑变得花白。他的身后经常会跟着一些孩子,一边喊他“疯子、疯子、老光棍”,一边用物什向他投掷。他的身上时青时肿,面容时哭时笑。

毕竟十几年过去了,他的眼泪已经流干了,他心中的伤口已经愈合了,过去的伤痛他已经淡忘了,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已经麻木了。若不是梦到妻子和女儿,他已经很少去想这些了。他毕竟还年轻,他还想娶媳妇,还想成家,他要过好日子,他要找份工作。他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筹款安装了一条假肢。

这些年,他还明白了一个道理,鸡蛋是不能和石头放在一起的,你不服老美的气就是不行。但他不明白的是,美英联军这样做,不知究竟是为了推行民主,还是看上了伊拉克的石油资源?但他明白的是,他们的“铁血总统”萨达姆才是伊拉克人民的罪人,是萨达姆当局没和美国搞好关系,才使伊拉克遭受灭顶之灾。

……

2003年3月24日,美英联军发动的第二次海湾战争再次爆发了。疯子默罕默德非但没有象其他人一样被吓跑,反而好似有人给他打了一支强心针,间歇性的精神病一下子又好了许多。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温暖的阳光照耀着满目疮痍的巴格达市的大街小巷,偶尔的一两声枪响,并没有惊逝市民脸上难得的笑容。装修古朴、豪华、尊贵的清真寺,仍然闪耀着一种雄伟、恢弘的气魄和威武不屈的尊严。

默罕默德又一次一瘸一拐地来到征兵站。征兵站的门卫一看是大街对过的近邻、被轧折了大半条腿的半“疯子”默罕默德,伸手接住了递过来的香烟,将他让了进去。

走进征兵站的厕所,默罕默德见到一个美国大兵正在小便,心中一阵高兴。这个美国兵他认识,他曾经给他上过烟,不过却被冰冷、傲慢的枪管给挡开了,还将他盘查了一番。若不是少了一条腿,说不定那天他就被抓了起来。

美国兵见跛子也来入厕,便撇着嘴,一拐一拐地学他走路。这个美国兵高高的身材,长着一张白晰的面庞,端正的五官,浓浓的眉毛,兰兰的眼睛,黄黄的眼珠,一看就会使人想起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中的,威猛、俊俏、机智的男主角。

你说这老美也真他妈的厉害,上次发动的海湾战争,把伊拉克炸了个浠巴烂,除了几架飞机和坦克外,竟连一个美国人的人毛也没见到。没想到美国人他妈的也长得这么帅。

默罕默德看到这个美国兵,便想起了自己美丽的爱妻和娇女。他不明白,都是神的儿女,为什么伊拉克人就要遭受别人的欺负。《古兰经》上说,到了世界未日,魔鬼便会打扮成天使的样子,到世间来诱惑穆斯林信徒,禁不住诱惑的便会被拉下地狱。这些“推行民主”的美国兵难道真的就是打扮成天使的魔鬼吗?

默罕默德看到这个美国兵在学自己走路,便弯下腰,挽起裤管,露出合金铝假肢,打手势告诉那个美国兵,是汽车辗的。美国兵皱起眉头,猫下腰去,----他不明白,假肢上为什么还有扣子?人家的假肢做的既美观又轻巧,他的假肢为什么做得既粗长、又笨重?

看到美国兵露出的一脸的同情和不解的样子,默罕默德用手一指扣子,然后一按,揿了进去……

听到一声巨响,留在默罕默德的“危楼”里的纳西里柱着双拐从椅子上站起来,从屋内走到阳台上。他隔着大街,看到对过的征兵站的院子里腾起一团浓浓的黑烟,然后又燃起汹汹大火,征兵站里乱成了一团。他柱着双拐伫立在阳台上等了许久许久,征兵站里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只留下“伊拉克士兵”木然、惊恐的表情,也没见进站的默罕默德回来,他一下子明白了很多很多。

默罕默德的灵魂飘飘悠悠地升向天空,升向爱妻、娇女等他的地方,升向天堂。他看到了自家“危楼”的阳台上的好友纳西里泪流满面的样子,他的眼睛也蓄满了眼泪。他说:“我的好友纳西里,你不是在哭,你是在笑,对吗?”

“我的仇报了,我找我日夜思念的亲人去了,你好好保重吧!”

“我们在天堂等你!我们盼望你能早日归来!”

默罕默德含着眼泪,面带笑容,越飞越高,离开了他的好友纳西里,离开了曾经美丽的家园巴格达,离开了以前的天堂、现在的地狱----伊拉克!


(此贴首发水区,但有改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