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侠传之傲天神剑 第六章 山风满楼 拜寿联姻并蒂莲 上

狂龙秋劲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size][/URL]      张傲天一觉睡到天亮,起来,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连洗脸水都没打好,气得直叫,“阿财,阿财!”   这时张财已行了进来,张傲天才待开口骂他,他已经说道:“少爷,老爷有急事,叫您立刻去书房去一趟。”   张傲天只得压住怒火,问道:“是什么事情?是和我娶亲有关的么?”   张财笑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3/



张傲天一觉睡到天亮,起来,伸了个懒腰,却发现连洗脸水都没打好,气得直叫,“阿财,阿财!”

这时张财已行了进来,张傲天才待开口骂他,他已经说道:“少爷,老爷有急事,叫您立刻去书房去一趟。”

张傲天只得压住怒火,问道:“是什么事情?是和我娶亲有关的么?”

张财笑道:“老爷没说,小的也就没问。”

张傲天更加生气,骂道:“废物!整天整夜不见人影,还一点儿情报都没打听到,你是不是把时间都耗到小翠那儿去了。”

张财连忙陪着笑说:“那哪能呢。”

张傲天板着脸说道:“回头我再收拾你,你等着吧,我会让你知道卖主求色的下场!

张财一脸苦相,其实,他也知道,这位少爷其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仁义着呢!

书房。

张傲天的父亲张炯在辽东都司就职已有多年,虽说是行伍出身,但也是儒将风范,懂得兵法,识得诗书。所以,将军每次问话,地点都是选在书房。

张傲天进得书房,见地上,桌上,摆的都是礼盒,略略一数,足有二十几个之多,不由得吃了一惊,张嘴叫道:“哇——爹,这么多东西,是谁送来的啊!”

张炯拂然不悦,道:“岂有此理,为人子者,见父不知先行问安,反而关注这些礼品,难道你认为礼品比你的父亲还重要么?跪下——柳风,取家法来!”

其实,最令他不开心的是,张傲天张嘴就问东西是谁送来的,假如在场有外人呢,那又会怎么想,怎么说?

张炯不算一个贪官,但是身居要职,各方的人情、馈赠自是不在少数,只是这些事情,回避都恐不及,自己的儿子居然当面直言,这让他的心里十分恼怒。

张傲天连忙跪下,答道:“非是孩儿不知轻重,只是孩儿进门之时,见爹爹双目有神,精神焕发,神清气爽,神采飞扬,已知爹爹大安。只是爹爹刚直不阿,铁面无私,公正廉洁,两袖清风,素以清正廉明治军,于民更是秋毫无犯!向来不会轻易收取礼品,孩儿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许多礼品,关切之意已然,惊讶之心顿生,由是问之。”

也许读者已经发现了,张傲天最喜欢用的就是一连串的四个四字成语,而且读起来琅琅上口,自然也增大了“溜须拍马”的杀伤力。

张炯神色缓和下来,叹道:“如此油嘴滑舌,不知你和谁学来?你起来吧——三日后是你雪五叔的五十大寿。我正忙于军务,无法分身。这些礼物,就由你送去吧。”

张傲天道:“哪位五叔?是在广宁的雪……讳寒山雪五叔么?他家里我已经有多年未去,只怕他也认不得我了。”

张炯见他的言辞中竟然隐隐有推托之意,心下立时又有不快,说道:“正因为此,我才安排柳二管家与你同去。也不能因为不熟悉了就不去了啊,那不是越来越生分么?”

张傲天突然道:“朝廷要打仗么?”

张炯道:“打仗,没来由的打什么仗?”

张傲天道:“既然不打仗,还用得着您亲自练兵?您亲自去多给雪五叔面子哦。”

张炯道:“难道还非得到了打仗才练兵?况且,如此紧急的时候,我怎能擅离职守?一天也不行。”

张傲天听到“紧急”二字,心中立时有了一种不祥之预感,道:“紧急?您不是说没仗可打么?”

张炯叹道:“朝鲜国的使者刚刚离开这里去京城,是我送他们走的。”

张傲天脸上的神情似乎很兴奋,道:“怎么了?要和朝鲜国开战?那就是说我的缺可以补上了?”

张炯怒道:“你就那么在意你的那个缺?其实补不补有什么区别?”

张傲天低头道:“没多少区别啦,不过,唉,没补缺呢,上阵打下来的功劳,都是您的,我,呵呵,我想单独带兵。”

的确,做为将门之子,哪个不想在战场上混点功名?

张炯叹道:“好,也许你很快就有机会了。”

张傲天大惊,“难道真的要和朝鲜国开战?朝鲜似乎也没做错什么啊?”

张炯摇头道:“你啊,不要听了风就是雨,不是要和朝鲜,而是倭国。”

张傲天奇道:“朝鲜又不是我提起来的,不是您吗?还有,干倭国什么事啊,哈哈,是不是要去江南抗倭啊?”

张炯见他始终不能严肃,皱眉道:“江南的倭寇,多数是倭国内的一些盗贼和浪人,以及一些小股部队,这次的却是大队伍。”

张傲天报之冷笑,道:“有多少?有五千人么?您给我三千精骑,我就让他血本无归!”

在他的心里,可能五千人就应该是大队伍了。

张炯冷笑:“五千人?丰臣秀吉的二十万大军,已经攻下了上京(今汉城),朝鲜国的国王现在正在鸭绿江对岸呢,朝鲜使者此来,是求援的。”

张傲天道:“那么说朝鲜国完了?”

张炯叹道:“现在丰臣大军,占领了朝鲜大部,朝鲜也只有有限的抵抗力量了,还多半是一些自发的抵抗,老百姓也只能拿起锄头上阵了。”

张傲天道:“难道用锄头也能抵挡二十万大军?”

张炯冷笑道:“不用锄头来抵挡,难道刀子砍来就用脖子去扛?丰臣大军西侵,和你打过的山贼马贼的性质完全不同,这不是简单意义的掠夺,而是侵略,不单在于烧杀淫掠,而是要将一个民族亡国灭种,扩大领土,成就自己的野心。信使报回来的消息说,有的时候,在一个城里面,就屠杀死上万人。”

张傲天听了此语,叫道:“这点似乎说不通吧——要说是烧杀淫掠,我都可以理解,但——好端端的屠杀做什么?杀死一个人,对他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可言?”

张炯叹道:“可是,消息应该不会有错,而且倭寇天性凶残,很多人以杀人为乐,而同时,他们的目的,也是想通过屠杀来达到震慑朝鲜军民的作用。”

张傲天怒道:“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不出兵?”

他此刻只有一腔热血,恨不得多杀死几个倭寇。

张炯道:“孩子话。出兵又不是我说了算,和外邦开战,得要圣旨。只要圣旨一天不下来,我就不能过鸭绿江一步,但假如丰臣秀吉真的要过鸭绿江,那我会叫他好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