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疯战 第二卷 深山岁月 第20章 姜家有女

江南疯子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0/


龙枫好象是越来越喜欢山中的岁月了-----每天凌晨五点、下午四点、晚上八点是练功时间,其他时间那就与一群野人或姜家的年轻人骑着驴头狼去山里乱逛,采些药材回来。饿了就摘些野果子吃,渴了就喝些泉水;进奇洞入异穴,跃飞涧潜深潭,呼朋唤友,快活逍遥至极。

“鸭子,快追上它!”龙枫拽了拽狼王的鬃毛大声叫道。自从驯服了驴头狼群后,龙枫就一直把这狼王唤成鸭子。对受自己牵累而遭遇车祸、双腿锯断的鸭子,龙枫心里一直非常惦记着,虽然日夜都想回到中原市找到王鸿林一报杀父弑母、暗算兄弟的不共戴天之仇,但自己才刚刚达到“飞云”之境,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通过姜家的考核。也因此,龙枫这段时间更是勤修苦练,每天早晨都提前一个小时起来练功。

“咯咯咯,乖徒弟,别看你骑的是狼王,但肯定追不上我的。”前面几十米处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古装女孩扭头对龙枫喊道。

古装女孩名叫姜玉,今年二十一岁,是姜博唯一的孙女。自从龙枫来到神农山,在姜博的指导下修炼《云》的心法后,整个姜家最高兴的莫过于姜玉了,因为整个姜氏家族,和她同一辈的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也比她大了十一岁以上。由于年龄差距大了点,兄弟姐妹们平时全宠着她,但她也因此没了同龄的玩伴。龙枫虽然比她大了四岁,但和她还是算得上同龄人的。平时没事的时候姜玉就喜欢找龙枫玩,让他讲述外面的世界、让他陪着去山上采摘果子、进山洞探奇……等等不一而足。刚开始的时候,龙枫急着修炼以便早日下山报仇雪恨,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的。可是被姜玉狠揍了几次,揍得鼻青脸肿一躺几天后,龙枫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不过龙枫也没白陪着她到处疯疯癫癫----修炼中有什么疑问或想不明白的地方,一问姜玉包管能解决。而且姜玉有时候高兴了,还偷偷地把姜家珍藏的一些灵丹拿出来给龙枫吃。否则以龙枫二十三岁的普通人体质,身上经脉大多在初态的现状,怎么可能两年时间就修炼到了“飞云”境界呢。

“小岚,你使诈!”龙枫紧催狼王,狼王也跑得快如飞马,但却追不上前面骑着普通驴头狼的姜玉,两人始终相隔一百多米。仔细观察,龙枫才知道姜玉凭她修炼到《战》的境界用了法术,不是驴头狼带着她跑,而是她裹挟着驴头狼在跑了。

“哎……”龙枫想偏头闪过飞来的黑乎乎团块,但和每次一样还是没避过,一团黑泥击中了他的嘴。“哇!扑!扑!”龙枫停了下来,大声地呕吐着。

“让你没人的时候叫我师傅,你总是不长记性,活该!咯咯咯……” 姜玉也停了下来,看着龙枫一脸一嘴的黑泥笑得花枝乱颤。

龙枫好象有点麻木了,自己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因为没叫她“师傅”而被黑泥击中了。吐完嘴里的黑泥,用手抹掉脸上的,闷声催动狼王继续向姜玉追去。最近几天可不能得罪她,因为今天出来的时候姜玉答应了,月底会教他“飞云”的绝杀一击----“飞云流雨”的技巧,而今天已经是四月二十五日了。只要熟练运用了这招,那就可以通过姜家的考核下山去了。这一招龙枫练了一个多月还是觉得不太对劲,总感到真气运行的不流畅,身法总是慢了半拍。

“算了,看在你今天还算听话的份上,又陪我去盛夏冰潭玩了,就不逗你了。”姜玉在前面停了下来,对着追过来的龙枫叫道。

龙枫摇头苦笑。

姜玉杏眼一瞪:“笑得那么难看干什么?你还想挨揍啊?”

“我是想说,想说……”对这个姑奶奶,龙枫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迅速地考虑找什么样的理由:“我是想说,你能不能偷偷地教我《战》的心法?”

“不行!”姜玉态度异常坚决:“你修炼《云》的心法是长老会特意讨论恩准的,这已经是我姜家千年来的特例了。”

既然胡乱中找到了理由,龙枫只有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了:“哎,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即使把‘飞云’一境修炼得炉火纯青,也只能永远停留在这阶段,和你相差太大了。你要是想上天捉飞禽什么的,我就只有站地上干瞪眼,不能陪你玩了。”

《云》分为“浮云”、“静云”、“飞云”三境。“浮云”是打基础阶段,吸收天地灵气,改造身体结构,通过身体经脉,慢慢地在自己体内积蓄一点真气,并能飞越二十米高,只是这真气极其微弱,相当于凝气阶段;这就好比一口井,在刚打好后只有一点地下水渗出来。“静云”是继续吸收天地灵气,把“浮云”阶段吸收的天地灵气淬炼,慢慢转化成完全属于自己的真气,同时固本培元;人体可以飞到五十多米高,但要在空中飞行,还需要有着力点;相当于练气阶段。“飞云”境界则是金丹内结的阶段,人也可以飞行三百多米,真气的运用已经比较纯熟,可以初步淬炼属于自己的法宝了。龙枫当初看见姜博化石为粉、化粉为凳,就是真气的熟练运用,运气技巧达到极娴熟的表现。

听了龙枫的话,姜玉想了半天还是不敢违反家规:“你现在如果能有自己的法宝,苦练之后就能驭剑飞行,而不是只能飞三百多米了。这样的话即使不修炼《战》的心法,也能陪我上天捉飞鸟玩了嘛。”

“啊?我怎么没想到?!”龙枫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假装恍然大悟状。

姜玉笑了起来:“呵呵呵,你太笨了!师傅我今后将好好开导开导你,教你多种角度去想问题。”

“嗯,嗯,是的,否则我怎么不敢让你叫我师傅呢,你不仅功力比我深,也比我聪明一些嘛。”龙枫尽量把姜玉哄高兴。

“你终于说了心里话了。乖徒弟,这月底我再给你弄一颗‘培元丹’吧。”姜玉一高兴,龙枫果然得到了好处。

“那敢情好。”龙枫也高兴地笑了起来,这月已经吃了一粒“培元丹”,想不到几句话就又可以得到一粒了。随即又顺竿往上爬:“对了,你刚才提醒的很及时,我得找自己的法宝啊。可是到哪儿去找呢?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再去逛逛吧,说不定在路边就能捡到呢。”

“咯咯咯,怎么这么笨呢,路边能捡到的话,那就不是法宝而是废材了。”

“你家不是有很多法宝么,回头拿一个过来我试试看,说不定就适合呢。我就不相信法宝非要自己去找,还说什么看自己的机缘。”

“你这笨蛋!”姜玉笑骂道:“法宝当然要看自己的机缘了,而且如果真的是适合你的,那在你看到它的第一眼,心里就会产生奇怪的反应,好象和它早就相识了一般。”

“啊?怎么这样?又不是男女恋爱时的一见钟情。”龙枫脱口而出。

一抹红晕一闪即逝。姜玉经常缠着龙枫说外面的世界,对龙枫的话当然能听懂。姜玉虽然性情活泼、天不怕地不怕的,但却听了这话后脸上竟然出现一抹红晕,这不免让一旁的龙枫看了心里暗暗大呼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喂,你怎么回事?看着我干什么?”姜玉瞪了一眼龙枫。

“没啊。哦,我在等你说下去呢,刚才你好象还没说完。”

“我说到哪儿了?哦,说到法宝和主人的机缘。”姜玉继续道:“你别不相信啊。我五年前和你的想法一样,偷偷地把家族藏库里的法宝逐个拿来试用,可不管我怎么下功夫,即使把本命真元和鲜血溶了进去,还是觉得不顺手;而且找月姐、成哥他们对练时,本身的修为也不能完全发挥出来。我的那两柄飞剑,还是我有一次和月姐在一个山洞里游玩时无意中看到的。你别说,那天按我的性子穿过山洞后早就该回去了,可我却莫名其妙地耐着性子象观赏什么绝世风景一样边走边看,结果就发现了那块玄铁。当时我一看那玄铁,就喜欢上了。在爷爷铸造飞剑时,我一直陪在身边三天三夜没合眼,而且在它出炉时滴进了自己的鲜血。嗯,说了这一大堆,你明白了吧?”

“天哪!”龙枫张大了嘴:“明白了,明白了。即使不明白,我也相信法宝确实和主人是有机缘的。”

“呵呵,本来就是嘛!”

“只是,只是我不知道我的法宝在哪儿?我的机缘什么时候才来……”

“你,你这笨蛋!”姜玉为之气绝:“原来你还是没真正明白我刚才一番话的意思!机缘机缘,机会和缘分,你的缘分还没到呢。”

“又不是谈恋爱,还说什么缘分没到。”龙枫咕哝着,随即龇牙裂嘴地惨叫起来:“哎吆,你快放手……”原来姜玉一把抓住龙枫的披肩长发,把他凌空拽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