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三章 针锋相对(四)


“周老板,我不是这意思。”黄仁德知道自己的话没起作用,立刻跟变色龙似地又换上了一副笑脸,说道:“咱们交个朋友,好不好?来,有话坐下来好好谈嘛。你给我一个面子,到对面街的饭馆,我请你和兄弟们喝酒,怎么样?”

“请我们喝酒?”周贵宁阴阴地一笑,说道:“好呀,走!”

周贵宁抓起搁在椅子上的外套,向他那些喽啰们一招手,领着他们跟在黄仁德的身后,往对面街走去。进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饭馆,这些人围着一张餐桌坐了下来。黄仁德做作地把菜谱推到周贵宁面前,请他点菜叫酒。周贵宁根本不客气,翻开菜单也不管价格是贵的或是便宜的,只管挑平时符合弟兄们口胃的菜肴点了十几个菜,摆满了大圆桌。席间,黄仁德一副做东好客的模样,一一地给这伙人敬酒,还不失时机地跟周贵宁说了一箩筐的恭敬话。周贵宁只管嘴里不停地咀嚼着食物,“嗯嗯哦哦”地应付着他,并对手下人频频地使眼色。众人心领神会,在饭桌上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对黄仁德说着拍马屁的恭维话,给他敬酒。黄仁德虽然也有些酒量,但岂能架得住这伙人走马灯似的劝喝,他硬撑着喝到当场醉倒在饭桌上为止。众人个个酒足饭饱,便一哄而散了。最后,在乱七八糟地堆着碟、碗、筷子、酒瓶和剩菜的饭桌上,黄仁德一个人昏昏沉沉地趴在那儿,他那半张开的嘴里淌流着口水、不时地发出熟睡的呼噜声……

第二天,周贵宁故伎重演,领着那伙人又准时地来黄仁德的游戏室“报到”了。吃了喝了你的,仍旧不让你做生意。这伙在街边厮混的地痞无赖,实在不是黄仁德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和好打发的。

黄仁德见对方软硬不吃,根本就不买他的账,心里不禁犯起难了。局外人当然不会知道内幕,其实拿钱投资这间游戏室的真正老板是刘文斌,而黄仁德只不过是一个抛头露面出来看场的所谓老板罢了。开办游戏机室的这桩生意,还是黄仁德给刘文斌想出来的一个“金点子”呢。

半年前,刘文斌曾投资十万元让黄仁德去经营假烟的冒险生意,由于很快被工商部门捣毁了暗设在东葛村里的制假黑窝点,损失了全套机器设备和烟丝、烟纸盒等原材料,故无法再干下去了。这生意虽然偷偷摸摸地只干了两、三个月,但已让刘文斌拿回了大部份的投资款。不过,黄仁德为此事绕尽脑汁地想办法,跑前忙后地折腾了好几个月,至今仍然是落得一个两手空空,根本没赚到什么钱,不由地感叹时运的不济。假若这生意能够顺顺当当地再多干上个三、五个月,他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至少能挖掘到一大桶金。

黄仁德经营的假烟生意失手后,被刘文斌把他叫回公司总部臭骂了一顿。他虽然被弄得灰头土脸的很没颜面,但也不甘心接受失败的事实。他十分清楚,在生意场上如果自己不敢去冒风险打拼,这辈子恐怕就无法成为一个有钱人了。当然也不得不承认,黄仁德确实是一个很有经商头脑的人物,他对当今社会上能赚钱的那些路数大都了如指掌,其最大的能耐就是善于捕捉发横财的机遇。不久前,他时常出入陈佳林的牌机室玩扑克机上瘾,经常是一坐下来就是玩上一整天。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在扑克机上他就把这两年挣到的五、六万块钱老本全都输得一干二净了。如此这般,他了解到别人经营游戏机室日进斗金的惊人内幕后,便开始琢磨如何才能操纵这档子生意。当他瞅准了这条能够快速发财的捷径,真让他心痒难熬,蠢蠢欲动。可面临的问题也接踵而来:自己手上一是无本钱投资,二是在社会上没有靠山,这开游戏机室绝非他个人凭能力就能去做起来的生意。于是,他灵机一动,跑回到前程贸易公司,极力去鼓动他的老板拿出本钱来投资。刘文斌经黄仁德指点了一番后,觉得牌机室既然能够大把赚钱,心里当然也活动了起来。

“开游戏机室需要有治安、社文办、工商和税务等部门发的执照,打通这些关节,我出面去办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无非就是多花些钱罢了。”刘文斌坐在办公室老板桌的后面,给对面坐着的黄仁德扔了一支烟,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帮我先大致地估算一下,租场地和购买游戏机的费用,加在一起要投资多少钱?”

“这些情况我都去了解过了,”黄仁德瞅着刘文斌如鱼儿般咬钩,心头一阵狂喜之后,便抖擞起精神来,扳着手指头给他讲解需要资金的情况,又故作沉稳地说道:“开牌机室如果要想生意火红,关键是要有一套可暗地里操纵的牌机软件程序。如果这样的话,就可以根据不同的情况随时地让玩机的人或赢或输,方能稳操胜券,保证只赚不赔。而一套这样的牌机软件程序,厂家要价一般在十万元左右。不过,他们可保证扑克机的出牌率不会让外人所破解。”

黄仁德有意把一套牌机软件程序的价格提高了两、三万元,以便日后自己有机会从中“抹油”。想起当年出道的时候,黄仁德和刘文斌那是平起平坐的朋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伙人,而如今刘文斌早已是一个腰缠万贯的老板了,而黄仁德却沦落到了帮他打工的地步。可想而知,黄仁德心里对刘文斌的愤愤不平由来已久。如今为了生存下去,他表面上对财大气粗的老板刘文斌恭敬从命,但在替公司办事时总是留有一手,千方百计地寻找着自已发财的机会。不然的话,就凭在公司里领那四、五百块钱的月薪,他平日里哪有去泡妞和打麻将的零花钱呀。

“啊,这玩艺儿这么贵?”刘文斌对此颇感意外,不禁皱了一下眉头,沉思了一会儿,问道:“那扑克机在什么价格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