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十九章 风云变幻

龙居士 收藏 5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size][/URL]   应美日的请求,中国当即下达了红头文件,专项打击海鲨帮。海鲨帮一天之内,从大连到上海,从上海到香港,沿海各个港口城市,九个分堂全被捣毁,一千一百多帮众被逮捕。中国郑重宣布,海鲨帮被连根拔起。   美日十分赞赏中国的雷庭行动,并要求引渡海鲨帮成员到东京接受审判,中国当即给予拒绝:海鲨帮成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应美日的请求,中国当即下达了红头文件,专项打击海鲨帮。海鲨帮一天之内,从大连到上海,从上海到香港,沿海各个港口城市,九个分堂全被捣毁,一千一百多帮众被逮捕。中国郑重宣布,海鲨帮被连根拔起。

美日十分赞赏中国的雷庭行动,并要求引渡海鲨帮成员到东京接受审判,中国当即给予拒绝:海鲨帮成员,属中国公民,依国际惯例当在中国接受审判。审判期间,欢迎美日派代表,观察审判过程。并向国际社会郑重承诺,中国将公开公证透明的进行审判。

最后,又附上了一个主席慰问电,再一次向,在东京恐怖袭击中,死伤的东京人民表示深切的哀悼和沉重的怀念。相信勤劳、勇敢、智慧的日本人民,一定会团结在以“天皇”为核心的“日中央”周围,高举“武士道”旗帜,战胜一切困难……

“FUCK!”小巴顿将中国的声明摔到办公桌上。

中国的态度是紧密与美日合作,共同打击恐怖主义。一天之内将抓了一千一百多人,可以说是将海鲨帮给连根拔起了。这不能不说中国人的合作是有诚意的,但是拒绝了美日的引渡要求,这就意味着美日无法从海鲨帮的口中得到更多的线索。那么海沙号上的超级战士之谜,恐怕也就会成为一个永久的谜团。

“将军阁下,无论如何中国人不可能将自己的人,放到国外去审!”石原劝道:“我们只有在国际惯例之下,争取最大的利益!”

“难道,美国人的血就这么白流了吗?我要向白宫请求,派遣军舰兵临中国海!”

“这样做,达不到美国的目的!”石原连连摇头,“既使以战争相威胁,中国也不会屈服的!而且,国际社会也会偏袒中国。”

“国际社会就是美国!美国就是国际社会!”小巴顿吼道,“就这么定了,给我接白宫!”

石原看到处于疯子边缘的小巴顿,心中暗道,“但愿美国总统不会像小巴顿那样疯狂!”

美国白宫。

这些天,克灵顿总统的日子也是过得心惊胆颤,“琼斯”案悬而未决,与莱温斯基的“拉链门案”刚刚结束。在花费了千万美元,欠上一屁股债之后,终于保住了总统的位置,本以为可以轻松一把。不料南联盟波塞双方战争日趋紧张,严重威胁美国在巴尔干的利益。驻日美军基地,又遭到了空前重大损失,这事如果公布,愤怒的美国民众一定会把他撕得粉碎,最低限度,总统的宝座是留不住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抓到凶手,显示美国的能力,化解美国人的愤怒。

呆在他椭圆形的公办室,两眼望着挂了国旗的总统办公桌,克灵顿头脑中一片混乱。

“这个总统宝座真的值得我去为之奋斗吗?”

四十五岁时,他成功的入主白宫,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之一。可谓意气风发,风光无限,事实上,他干得相当不错。在他的任期内,美国经济快速增长,失业人口降到历史最低点,美国人手头上的股票值平均在数百万美元以上,其内政外交也是得心应手。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好端端的,竟栽到女人手里。1992年在竞选总统期间,小石城夜总会的歌女弗洛尔斯,称与克林顿有婚外情,闹的是沸沸扬扬;此事还未平息,1994年初,另一位小姐琼斯又粉墨登场了,她指控三年前克林顿在一家旅馆内,向她求欢,但遭到她的拒绝。克林顿的“性骚扰”是对她人格的公然侮辱,身心受到“巨大摧残”,总统必须公开向她道歉,赔偿70万美元的损失,这起有鼻子有眼的报道,使克林顿在公众面前把颜面丢尽。尽管克林顿夫妇都是律师出身,也不得不花重金以每小时五百美元的高价,聘请律师打官司,为对付这场官司,不得不背负起数百万美元的诉讼及律师费的债务。

当了这么多年的总统,不但一分钱都没有挣到,反而背上了千万美元的巨额债务。克灵顿真要哀叹自己生不逢时,或者生的不是地方。

美国在他的治理下,政治稳定、社会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经济蒸蒸日上。这与世界上某些独裁地方,处于江河日下的困境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如此政绩卓著、深孚众望,这在东方国家,即使不被奉为大救星,也会被尊为伟大的舵手、英明领袖,人们三呼万岁唯恐不及。但他生在美国,生在当代美国。美国人相信,现实中只有凡人,没有超人,总统也是凡人。而凡人一定有弱点,例如人性中的兽性、色欲、贪婪、独断、专横,是无法由自己克服的,因此,美国人宁愿相信一套好制度,而不愿相信好人政府。

克林顿没有把自己当成神,而仅仅是把自己当成人,也不敢因功高而雄踞于亿兆黎民之上,只是在无法抗拒“小兄弟”的欲望时,偷偷摸摸在总统的位子上,干起了男人们都想做的事,一夜间拉链们洞开铸成大错,被穷追猛打,只好狼狈不堪地不断向人民低头认错,请求原谅。事情败露后,他不是想着报复,而是慌忙地找律师研究对策,花去了自己上千万美元的银子,以求摆平。

从这一点上来看,克林顿确实是个老实人,没有转嫁错误。

要知道,按照东方人的思维,他完全可以说是莱温斯基勾引了他,因为许多男人通常是这样干的,而且还能得出一个结论:女人是祸水。

莱温斯基小姐虽然傍上了总统,可也没有得到什么,如果他能来中国,随便傍个小老板或什么有点权的官员,恐怕房子、车子什么都会有的。有意思的是,小莱一点献身图报的意识都没有,仅仅是要求能回白宫工作。

正如某位政治大家所言,克林顿看来是个老实人,但是他并非天生“老实巴交”,是美国的制度严厉得不近人情所致。

克灵顿很多时候都会感到自己很了不起:贫民出生,依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二届美国总统。带领美国人民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辉煌的成就。可是为什么自己命运就如此多灾多难呢?当了多年总统之后,仅仅是因为将小莱当作希拉里,误上了床,就背上了千万巨债。比当初赤贫还要赤贫?放眼世界各国,纵览全球上下五千年,毫无疑问,他是唯一的一个,因为当总统而变得更加贫穷的人。

如此伟大“博”爱的他,怎么就应该在贫困线下,苦苦挣扎呢?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太疯狂了,必须用美国强大的武装力量,保持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必须让全世界所有人都享受到美国式的民主与人权;必须让全世界所有的领导人,都过着和他一样的生活;必须……

“总统先生,您的电话。”

助手艾丽丝,温柔的提醒克灵顿。

克灵顿望了她一眼。艾丽丝长着一头黑发,有些胖但很性感,那双大眼睛似含着一汪秋水……总统先生有些心绪不宁,心猿意马。

自从小莱案曝光之后,家庭出现了裂痕,希拉里和他分了床。可怜的克灵顿,身为世界上最强大国家的总统,大棒挥舞起来,全世界都要在他脚下发抖,而他却在一个女人的脚下发抖——他已经二年多没上过希拉里的床了。

内外因素作用下,这个艾丽丝让他荷尔蒙泛滥,心痒难奈,头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眩晕。

“总统先生,总统先生……”

克灵顿从迷茫中惊醒,赫然发现,艾丽丝低胸的工作服,半只白嫩的乳房已如小白兔似的跳了出来。

“哦,真该死!”克灵顿用电话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不起,艾丽丝小姐,我刚才大脑缺氧……”

“没关系,总统先生,如果你想,可以在下班后……”艾丽丝轻轻的将一张带着法国香水味的名片放到总统的办公桌上。然后,转身离去,丰满的臀部一甩一甩,像是挂在后面的两个呼之欲出的乳房。

克灵顿将名片放到鼻子前,用力的吸了一口,香气直入心肺,精神为之一振。早年当律师时磨练出来的铁嘴铜牙,一霎间就恢复了原有的功能。

“总统先生,中国政府拒绝了,引渡恐怖分子的要求……我请求美国给予中国以强大的军事压力……”

“我们的航母在哪?”

电话那头的小巴顿一愣,过后回答道:“大都在地中海,亚太地区只有小鹰号……”

“真是太糟了,一个航母舰队,不足以对中国人构成威胁。”

放下电话,克灵顿便将这事,交给他的智囊团去考虑。不再去理会。

不论是五角大楼,还是国会,以及民众,都不可能赞成对中国动武。因为那样,意味着自我毁灭,最有可能的答案是制裁,以经济制裁的手段压迫中国。但从这些年的斗争来看,制裁的效果越来越不明显了。一但制裁,美国也会遭到同等的损失。航空、钢铁、电子工业等等与中国有着紧密合作关系的集团都会找上白宫,像一只只苍蝇一样,围绕在周围。

美国不可能为了日本人牺牲自己的利益。如果,公开真像,国会和民众都会同意,可是这样做的话,自己离下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因为在民众看来,总统做了一件蠢事,为了日本人,流了美国大兵的血。

公布真像则会下台,如果不公布那么国会就不会同意。还真是一个两难选择。陷入这两难之中,克灵顿深深的后悔,为什么当初同意出动美国部队,帮助日本呢,如果当初不同意,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

想到中国的超级战士,强大与恐怖,克灵顿忍不住的浑身一哆嗦。二个半中队的武装直升机,就那么轻易的被干掉了。相比之下,白宫的防卫能力,还没有那么强吧。假如恐怖分子攻击白宫、五角大楼、北美防空指挥中心、太空总署或者任意一处核武器库,恐怕,不论哪里都抵挡不住。

在超级战士面前,所有的地方,都像是不设防的。任由着他们来去。这给美国带来威胁太大了,严重的威胁到美国的安全。

“上帝!这太可怕了!”

克灵顿将艾丽丝送的带着香水味的名片扔到废纸篓中,飞奔出办公室。

虽然性欲得不到满足非常可怕,但是比起一千万美元的债务来说,这不算什么。克灵顿不想再背上另一个千万美元的风流债。可怜的艾丽丝同样生不逢时,无法像小莱那样,借助总统一举成名。

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曾说:“中情局运作方式的特殊性无与伦比。大概唯有天才才能愉快胜任。”作为总统的首席情报官,中情局长统领着美国最大的间谍和特务机构,知晓国家众多最核心的机密,这的确不是份好干的差事。

现任中情局局长,特尼特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坑坑洼洼,有如月球表面,处处写满了智慧与苍桑。他与正值壮年的克灵顿,完全是一个鲜明的对照。

“总统先生,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们对出现在日本的‘超级战士’一无所知!”

当克灵顿慌慌张张的跑进中情局,特尼特如是说。

“我需要一份,‘超级战士’的评估报告,我们必须知道他们的破坏能力!”

“总统先生,东京已经将超级战士的破坏能力,很明白的告诉了全世界。他们可以跳跃四到五米的高度,搬动半吨左右的物体,拥有很高的战斗技能。他们不怕子弹,只有三十毫米以上的炮弹才能对他们有所伤害。总的来说,相当于普通军人能力的五倍到十倍。”

“有没有办法防御他们?上帝保佑,我不希望看到美国处处受威胁!”

“当然可以,如果各处都修建堡垒,配以重型武器的话。”

克灵顿头都要大了,美国本土可以攻击的目标何其多?再加上遍布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一百多个军事基地,如果处处设防,修建堡垒,并且配备重武器的话,那预算之高,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认为,对付超级战士,最好的办法还是‘超级战士’,比如说‘终结者’”

“见鬼的‘终结者’,那些无能的白痴,搞了几十年了,也没有任何的进展!只怕是上帝也看不到了!”

“总统先生,如果我们无法防御超级战士的话,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可用!”

“什么?”

特尼特盯住克灵顿的眼睛,加重了语气,以便给克灵顿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与魔鬼合作!”

美国有一条商业准则,如果不能打败它,就吞并它,吞并不了,就参与其中。只要符合自己的利益,就可以与狼共舞,既然美国没有能力,防御超级战士,那么与其合作,共谋利益,是唯一的选择。

特里特的建议,让克灵顿眼前一亮:合作的基础条件是有的,强大的美国,拥有中国太多需要的东西。随便拿出几样,中国那边一定会欣喜若狂。但挡在合作道路上,却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如何向民众解释,二个半武装直升机的消失呢?

特里特喝了口咖啡,悠悠的道:“民众是没有眼睛的,他们的眼睛掌握在媒体的手中。”

克灵顿立即明白了,特里特后面还有半句话没说:媒体的掌握在各大财团的手中!各大财团的共同利益构成了美国政府。只要现任政府所做的事,符合各大财团的利益,那么一切困难都不复存在。

不用特里特提醒,接下来,克灵顿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吹着撒克斯曲调,迈着轻松的步伐克林顿离开特里特的办公室。

总统的忧虑是解除了,小巴顿却因为长时间得不到答复,愁眉不展。身体完全缩进了沙发之中,拥有一米九巨大身材的他,看上去比只有一米六的石原更小。

“……将军阁下,你对东方人不了解,用武力恫吓是收不到任何效果的。除非真刀真枪。但对中宣战,白宫是不可能同意的。所以,我们只能在有限的条件下,获得最大的利益。兴许,我们可以要求中国提供情报共享,从中打开一条道路。……”

石原颇有耐心的劝着小巴顿。脸上堆着笑,不论小巴顿听与不听,始终不怒不恼。心理却把小巴顿骂得个要死,一群无能的笨蛋、屠夫、白痴、傻瓜……如果大日本拥有美国的实力,那么整个世界飘扬的全是太阳旗了,哪还会有那么多的麻烦?

劝了整整三个小时,喝掉了四瓶矿泉水,石原发现自己耐心的劝说终于收到了效果——小巴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大日本帝国又取得了一个伟大的胜利!石原满意极了,迈着小方步,一颠一颠的离去,随便找了一个地方躺下。

通过与小巴顿的对比,石原发现,日本人俱有远比美国人更强的耐力。六十五岁的石原,竟比四十五岁的小巴顿更能抗得住睡眠的诱惑。美国虽厉害,但打瞌睡的老虎,不过是一只小猫。时时刻刻在磨牙利爪的日本,迟早会将这只小猫给吞下去。

日本不解除东京封锁,好汉们也出不去,只得安安静静的呆着。

无聊的打着牌,擦着枪,三三两两的围作一堆侃大山。睏了就睡。这些天,反倒成为他们一生当中最悠闲的时光。

子明认为,将兄弟们打散了,依靠海鲨帮东京堂的关系,分散到各处。这样做虽有利于减小目标,各自逃生,但危险系数比集中在一起要大上一百多倍。只要其中有一个被日本人抓住了,那么顺藤摸瓜,所有的人以后都不能见光了。集中在一起,虽然目标大,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不过,只要屁股擦得干净,小心的呆下去,那么,全身而退也不是不可能。

电视是子明时时要盯着看的,从中可以获得最新的信息,寻找突围出去的最好时机。

第一天,封锁。

第二天,封锁。

第三天,封锁。有东京民众上街游行,要求尽早捉到恐怖分子,解除封锁。

第四天,仍未有解除封锁的迹象。电视里有一半时段播放的都是抢救实况直播。另一半时段播放东京恐怖袭击案的最近进展和各国对东京的态度。

第五天,国际红十字会,联合国难民总署,派车队进入东京,帮助日本抢险救灾。

第六天,中国援助日本的物资抵达东京机场。结果被愤怒的日本人烧掉。

第七天,全日本暴发排华示威游行。示威者以银座警视局上留下的血字为证据,认为这一切都是中国人干的,华人必须对此事负责。

第八天,天皇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出人意料的要求日本民众保持克制。随后首相也发表了讲话,化悲痛为力量,认真干好本职工作,建设一个强大的日本……

第九天,日本排华风暴散去,世界阴转晴。

第十天,美国总统访华,就双边关系,以及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展开亲切会谈。日本NHK(日本广播协会)新闻评论,暗示美国正在出卖日本的利益……

子明敏感的发现,东京的封锁有了松动迹象,而在此非常时刻,克灵顿的访华,背后似乎透着不寻常。

第十一天,克灵顿离开中国,访问日本,据说其在中国的访问取得圆满成功。NHK以欣喜的态度,欢迎克灵顿的到来,而东京民众却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举行了浩大的示威游行,要求美国从日本撒军,充许日本扩大武装力量,用来对付恐怖袭击。

第十二天,日本自卫队宣布,恐怖分子已经和海盗船一起葬生海底,下令解除封锁。电视中播放了数组自卫队撤回军营的镜头。

“哈哈,二哥,鬼子终于忍不住了,咱们该回家了吧!”火狮子道。

“不,再等等!”子明皱着眉头道,“这不过是小鬼子玩的小计谋,专等我们上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