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一卷 变故 第一回 军事演习

信周 收藏 92 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说明:本书为军事幻想类小说,请读者不要与现实相联系。)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集团军的军事演习正在高原山岭地带展开。

参演部队的红方某团指挥所里,团长和参谋长正在沙盘前研究着敌情。

这是一场没有预案的接近实战的演习,仅划定演习区域,规定投入的兵力,红蓝双方都不知道对方兵力部署。双方各投入一个机械化步兵师,以消灭对方有生力量,或歼灭对方指挥部为胜利标志。

“把侦察连长武克超叫来。”团长眼睛盯着沙盘,头也不回的说。

“是,团长。”身后的参谋立刻回应,然后转身拿起电话,“直属侦察连吗?让你们连长立刻来团指挥所。”

只有十几分钟,野战帐篷外响起了一声洪亮的报告。

“进来。”参谋长笑着对团长说,“一听就知道是这小子来了。”

一身作战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武克超走进指挥所,向团长和参谋长分别行了军礼,“报告首长,侦察连长武克超奉命来到,请指示。”

“好小子,劲头很足啊……准备的怎么样了?”团长用爱惜的眼光看着武克超。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首长下命令了。”武克超大声回答。

“好,让参谋长把具体的任务给你讲一下。”

“来这边,克超。”参谋长拉开了墙壁上的军事作战地图,拿起红外线指挥棒,一个红点落在了地图上,参谋长在上面划了一个椭圆形的圈,“这是我们的演习区域,南北展开一百公里,东西纵深有三百公里。这是蓝军控制区域。师指挥所制定了一项‘斩首行动’,准备派出一只奇兵,潜伏到敌人后方,演习开始后,摸清蓝军指挥部的位置,争取一举歼灭。”

“把任务交给我们吧,我保证完成任务。”武克超急切的说。

“哈哈……看你急的那样。”团长又接着说:“师指挥部同时指示我们,根据侦察发现,蓝军为了迷惑我们,设立了两个指挥部,一明一暗,一个是移动指挥部,一个是固定指挥部,因为他们发出指挥信息的时间很短,我们现在还无法锁定他们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对方指挥员藏身在哪个指挥部里。”

参谋长接着说:“你们侦察连的任务是,摸清蓝军指挥部的确切情况,力争端掉它,或是把情况传回来,我们实施空中打击。”参谋长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十六点,给你们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十八时开始行动。演习开始的时间定在后天的十八时,你们只有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间到达潜伏地点。演习开始后,你们伺机行动。”

“我最后补充一点,为了使行动能够保密,从现在开始,指挥部与你们停止一切无线电联系,由你全权指挥这次行动,你要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行动方案。”团长很严肃的对武克超说。

“我们在这个区域进行了三个月的野外实战训练,对这一带的地形比较熟悉,请首长放心,我们有把握完成任务。”武克超信心十足地回答。

“好,完成任务后,我亲自为你们摆庆功宴。”团长高兴地说道。

武克超赶回营地,立即召集指导员欧阳奋进和排长们开了个短暂的会,把上级下达的任务讲了一下。

武克超与指导员交换了一下意见,然后安排三个排长回去,从每个排抽出五名军事尖子,由排长任组长,组成三个战斗小组。再加上武克超一共19人组成了突击小分队。

由指导员带连里领其他人随团指挥部行动,武克超带突击分队向敌后潜伏。

十八点,夜幕刚刚降临。武克超带领突击小分队快速向蓝军后方插去。

在行进了六个多小时后,前面侦察的尖刀组突然向小分队发出信号,武克超命令战士们隐蔽起来,前面带队的排长回来向武克超报告,已经进入蓝军的严密封锁区,看样子很难通过。

武克超把三个排长叫到一起围成团,拿出地图,让战士用雨衣把周围挡起来,武克超借手电筒发出的微弱红光,看了一下地图,又看了看手表,指着地图说“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六个小时,我们行进了大约四十公里的山路,我们行进的速度还可以,让战士们抓紧时间休息半个小时。我带两个人去侦察一下,回来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武克超来到前面,用远红外线望远镜仔细的观察前面的情况,只见前方不远处一条公路在山上蜿蜒着盘绕,公路上停着一长串车队,有装甲运兵车,新型的坦克车,还有卡车,巡逻兵在不时地来回巡视。看样子要想穿过去是很困难。

武克超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一公里外有座大桥,桥上不时有车灯闪过,武克超心里忽然有了办法。

退回到突击分队隐蔽的地方,向排长们说出了他的行动计划:“我们向后退回两公里左右,然后从右面下去,有一条河。我们野外训练是我观察过这条河的情况,河面很宽,但是水流不是很急,我们下到河里,顺河向下流漂,十多个人隐藏在河水里,敌人很难发现我们。顺流而下十公里就出了这座山,就可以通过蓝军的这道防线。”

“好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就渗透到敌人的后方。”三排长思考了一下说。

“但是有一个问题,秋后的河水很凉,现在又是深夜,河水最多零上四五度,如果是长时间泡在冷水里人会受不了,严重的时候还会使人失去知觉甚至昏迷。”

“我们的战士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这点考验一定能经受得住。”二排长很坚定地说。

“好吧,回头你们给各自的队员交代一下,下河前,三个人一组,用绳子串连起来,一排长在最后,一定注意不能让一个战士出现意外。”武克超特地叮嘱一排长,最后对大家说:“开始行动。”

来到河边,一排长让几个战士砍了一些松树枝,插在战士们的背上,在水里看起来象上游漂下来的散落树堆。

河水比想象的要凉,战士们刚急行军,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突然下到冷水里,顿时透心凉,牙齿不住的打颤,十多分钟后四肢就被冻的失去知觉,他们都靠坚强的意志挺着。在很多情况下,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双方智慧和毅力的较量。具有坚强意志的一方,往往是赢得胜利者。

突击分队悄然的向蓝军后方漂去,在河里,战士们可以清楚地看见盘山路上行进的车辆和巡逻的士兵。

两个多小时后,河面突然变宽了,水流也缓慢了很多,武克超示意战士们上岸,战士们已经冻的说不出话了。

爬上岸,战士们趴在地上,四肢几乎失去了知觉,只有大脑还保持着清醒。

武克超强打精神,命令战士们赶快起来活动一下,清点人数,把衣服的水拧干。

天已经开始放亮,武克超让战士们拿出压缩饼干,补充一下体力。他坐在旁边拿出地图,一边嚼着饼干,一边思考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一个方案闪过武克超的脑海里,他把三个排长叫过来,指着地图说:“我们现在有三条路可走,一是这条公路,这显然是行不通,因为沿途有敌人很多哨卡;二是从这里上山,翻过这座大山,也可以插到蓝军后方,但是这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我们时间不够,我们必须在明天天黑前摸清蓝军指挥部的情况。第三个方案是从这里过去。”

“这里可是沼泽地带,危机四伏,一不小心就会陷于绝境。”一排长见武克超指的是一片沼泽地带,担心地说。

“正因为这样,蓝军一定会疏于防范,我们在进行野外作战训练时也接触过沼泽地,如果小心谨慎地探好路,还是有把握穿过去。这块沼泽地大约有二十多公里宽,我估计半天多的时间我们就可以穿过去。你们看怎么样?”

“好,只有这个方案可行。”排长们都同意了。

“就这样办,准备行动,三排长领两个人在前面探路,注意寻找水草茂密的地方走,一定要小心水草稀疏和水洼处。”武克超一再叮嘱三排长。

接近傍晚的时候,突击分队顺利穿过沼泽地带,所有队员都变成了泥人,每个人都累得抬不起脚来了。

武克超发现前面不远处是一片树林,悄悄对战士说:“大家坚持一会儿,进入前面的树林里再休息。”然后带领突击分队向树林摸了过去。

进入树林后,前面的侦察兵突然发现树林深处有蓝军在活动。听到有情况,疲惫不堪的战士们立刻恢复了斗志,迅速进入战斗状态。

武克超立刻示意战士们隐蔽起来,然后命令一排长带两个人过去侦查一下。一排长半小时后回来报告,是蓝军的一处后方补给站。看样子象刚吃过晚饭,因为在大后方,警戒不是很严格,只有在外围有哨兵。

武克超想了一下,命令两个小组在外边警戒,他亲自带一个战斗小组摸进了补给站。

绕过外围的哨兵,武克超潜伏进了补给站里,在旁边有几辆油料车,他们从车底下爬过来,武克超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战地指挥车,车旁边有几座帐篷。帐篷里不时地传出说话声。

武克超悄然无声的来到指挥车旁,车里没有人,他从后门上了车,然后轻轻的把车门关上。武克超在车里迅速搜查起来,他发现了一张物资供应记录,他把这张记录单抽出来,塞到口袋里收藏好。

几分钟后,武克超从车里溜了出来,向几个队员做了个撤退的手势。很快他们就退到了树林外边,然后带领突击分队快速移动到几公里外的一道沟渠里停了下来。

武克超掏出记录单,对照着地图看了十多分钟,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果断地说:“从蓝军物资调配的资料上分析,移动的指挥所是一个幌子,他们真正的师指挥部根本就没有在演习区域,而是在这里,这个叫小营的山村,离这大约还有一百二十多公里。”

“他们这不是违反演习规则吗?导演部为什么不制止他们?”一排长小声说。

“演习并没有规定指挥部必须要设在哪里,而且强调说要贴近实战。如果是真的在打仗,这里真的是很好的指挥所。我想这也是集团军首长有意对我们进行的考验。”

“连长,你说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三排长问。

“空中打击肯定不行,会伤及无辜百姓。临行前团长命令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见机行事。看来‘斩首行动’必须由我们来完成。”

“那我们是否向指挥部汇报这个情报?”

“不行,我们的无线电一打开,立刻会暴露我们的行踪,蓝军的指挥部就会迅速转移,再想寻找它就很难了。”

武克超收好地图,看了一下表,接着说:“抓紧时间休息半个钟头,吃点东西。再十多个小时我军就要发动进攻,演习就要开始了,一天内蓝军的指挥部不会有大的行动,所以我们要在明天下午赶到小营村。”

第二天的下午三点,武克超带领突击分队摸到了小营村对面的山坡上,队员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而且行军一百二十多公里,身体已经达到极限。可一看到目标已经在眼前,所有的疲劳都消失了,战士们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小营村位于对面半山腰的悬崖下,只有十多人家,与突击分队潜伏的这座山隔着一条几百米宽的大山沟,山村只有一条下山的路。周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武克超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村里的情况,心里想:“真他妈的绝了,选这么个好地方,在悬崖下,大炮和飞机也很难攻击到它。”

武克超仔细地数着对方布置的岗哨,村前、村后以及对面的山顶都有固定哨,强攻肯定不行。他目测一下山顶到村庄的垂直高度,大约有四十米,一个大胆的行动计划在心里形成了。

“我布置一下战斗任务,二排长,你带领二个狙击手和两挺轻机枪,埋伏在这边的山坡上,三个小时后我带其他人迂回到对面山顶,在他们吃晚饭的时候发动进攻,你们看我发出的信号,在这边打掉他们的哨兵,那时的太阳光刚好从这面斜着照村子,他们看不情你们的具体情况,我们从上面攻进村子。门前停着几辆越野吉普车的那个院落,一定是指挥部,我带几个人攻击这里,一排长和三排长你们各带一个组攻击两边的警卫连。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了。”

“好,开始行动。”

武克超带领突击分队绕过山沟,从后面爬到对面的山顶,首先干掉了山顶的哨兵,然后带领突击队员从天而降,几分钟就解决了战斗,圆满完成了‘斩首行动’。

演习导演指挥部裁定红方偷袭成功,打掉了蓝军的师指挥部,演习以红方的胜利而结束。

演习总结会上,武克超受到了集团军首长的表扬,团里准备为他申报二等功。

随后参演部队相继回到各自的驻地。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