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汤汤 第九章 钩深致远 第九章 钩深致远

大河汤汤 收藏 0 1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5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568/[/size][/URL] “嘟嘟,嘟嘟”曹奇峰口中衔着一只铁哨子,手中拿着红旗和绿旗,指挥着天车 向这边开来。这个庞然大物沿着高空的两条轨道,隆隆地运行,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奇峰,你好!”驾驶天车的何永昌向曹奇峰举手致意。 “永昌,你好!”曹奇峰还礼致敬。 此刻,曹奇峰要把一只重七百公斤的大飞轮从平衡架上吊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68/


“嘟嘟,嘟嘟”曹奇峰口中衔着一只铁哨子,手中拿着红旗和绿旗,指挥着天车 向这边开来。这个庞然大物沿着高空的两条轨道,隆隆地运行,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奇峰,你好!”驾驶天车的何永昌向曹奇峰举手致意。

“永昌,你好!”曹奇峰还礼致敬。

此刻,曹奇峰要把一只重七百公斤的大飞轮从平衡架上吊起,运送到旋臂钻床上去打眼。他的两名助手,一个叫余斌,一个叫周军,正小心地稳住飞轮,从平衡架上缓缓升起。

大飞轮离开了平衡架,越升越高。一声铃响,天车开始向前移动,那只飞轮被吊在高空,越过许多车床,掠过许多人头,缓缓向钻床靠拢。当大飞轮慢慢靠近钻床时,操作钻床的张亮立即稳住飞轮,让它平稳地落在钻床的平台上。张亮根据曹奇峰用粉笔在飞轮上写的钻头直径、打眼位置和打眼深度,进行打眼。

这种飞轮是一种机械设备上的配件,利用它转动起来的惯性,带动机器的飞速运转。这就要求飞轮各部位的重量均衡,以防止它在高速转动时产生偏振现象。可是,常常事与愿违。因为在铸造飞轮时,很难防止铁水在沙模中形成气泡空洞。

根据技术数据要求,空洞所占铁重量超过三千克的,该飞轮应予报废!而在三千克以下的,则要用注铅法,予以校正。

首先,要找出空洞的位置,判断空洞的大小,以及空洞所占生铁的重量。然后,根据生铁和铅的不同比重,换算出注入铅的份量;还要把钻孔挖出的生铁份量一并计算在内。这种计算必须十分精确,只能一次完成,不允许在飞轮上多处打眼,反复校正。

这项工作的困难之处在于,飞轮内部的空洞都是曲折拐弯、奇形怪状的,把熔化了的铅水从钻孔里注进去,又用铁片把钻口铆死,如果因为计算失误,再想把凝固了的铅从洞里掏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由于这项工作难度很大,大量的飞轮被报废了;不少的飞轮虽被校正过,但被挖得千疮百孔,如同蜂窝,不能使用。当技术人员带着曹奇峰到仓库查看时,被报废的飞轮已堆积如山!曹奇峰当即表示:“让我试试看吧。”

正当曹奇峰带领的两名助手忙于准备工作时,机修组组长赵云龙和仓库保管员陶大海相约一同来看望曹奇峰。陶大海热情地和曹奇峰握着手说:“我们两人奉政府指示,全面支持你的工作,前来同你合作。”余斌和周军赶忙捲了两颗喇叭烟,递了过来,并用自制的打火机给他们点了烟。

曹奇峰向陶大海和赵云龙介绍了准备工作进展情况。赵云龙抓住曹奇峰的手,热烈地摇着:“奇峰,要我做什么,请随时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此刻,一只大飞轮已吊上了平衡架,曹奇峰心无旁骛地用黄泥团在飞轮上寻找着空洞的准确位置,不停地增减着黄泥团的份量,以便精确地称出空洞所占生铁的重量。

运算开始了!

曹奇峰坐在小凳上,伏在工作台边,拔打着几千年前祖先们流传下来的神奇运算工具——算盘。余斌坐在曹奇峰旁边,把捲好的喇叭烟递到曹奇峰的手上,并用打火机点火。余斌入狱前,是一家国营工厂的技术工人,中专毕业,由于发表了什么“看法”,而被判刑五年。余斌看不明白,曹奇峰是怎么运算的,怎么会计算得如此精确?因此,他常怀着敬仰的心情对别人说:“先生正在神机妙算,请肃静!”

曹奇峰此时已忘却身边的一切,进入到了寂然无声的数学王国,遨游在无边的昊旻之中。

“太阳为什么也是圆的呢?”他想到这个最普通的问题,“为什么太阳系中的九大行星都是圆的呢?”他用手抚摸着平衡架上转动着的大飞轮。“是呀,这大飞轮为什么也是圆的呢?”

“哦,我明白了,凡是旋转着的东西,一定是圆的!”他若有所悟,“所有的天体都在旋转,因而它们都是圆的。是不是可以说,‘圆’和‘旋转’就是宇宙的本质属性呢?小到原子、电子、粒子,大到地球、月球、太阳,甚至大到由五亿颗星组成的围绕银河系旋转的巨环,他们的共性不就是‘圆’和‘旋转’吗?哦,这银河系不正是由于天体万物的旋转而产生于大爆炸中的吗?”曹奇峰两眼凝视着平衡架上的飞轮,“你看,这飞轮是圆的,而数学上的‘零’为什么要用一个圆圈来表示呢?这‘O’的含意是什么泥?是表示一无所有、四大皆空吗?是呀,任何数加减零,其值不变,零在这里不起任何作用,等于无。可是,任何一个巨大的数,让零一乘,立即化为乌有!岂非咄咄怪事!这‘O’竟比原子弹还要厉害?这‘O’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自己是个穷光蛋,却十倍、百倍地奉献!倘若遇到为富不仁者,他可以让你立即倾家荡产,变得一无所有!这“O”是水泊梁山的绿林好汉!是真正的英雄!他既可以表示‘万有’,又可以表示‘全无’。他什么都是,而又什么都不是。一会‘无中生有’,一会‘有中生无’,来无影,去无踪,法术无边呀!”曹奇峰精义入神地在探赜索隐,钩深致远,突然惊骇地发现:“这整个宇宙不就是一个大‘O’嘛!整个宇宙不就是‘无中生有’而又‘有中生无’嘛!全世界的天文学家都在绞尽脑汁,研究宇宙是从哪里来的,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莫衷一是。其实,很简单,‘无中生有’啊!”想到这里,曹奇峰笑了起来,余斌把早已准备好的喇叭烟递给他,悄声问道:“先生想到什么高深莫测的大道理了吧?”曹奇峰吸了一口烟,问道;“余斌,我问你,什么叫祖率?”

余斌说:“我国南北朝时代有一位伟大的数学家叫祖冲之,他计算出来的圆周率叫祖率。”

“圆周率是绝对值还是近似值?”

“是近似值。”

“为什么是近似值?”

“因为圆周率本是圆周与直径的比值,它应当是一个确定的数字。可是,计算的结果,它却是一个没完没了的无理数,给圆周长带来了最大的不确定性,让人类永远弄不清所有的圆面积究竟有多大。”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曹奇峰沉吟着,“直径是一条直线,既有起点,也有终端,其长度当是个实数,应当是个有理数。难道,问题出在圆周上?圆周的起点在哪里?终点在哪里?根本找不到,既无起点,又无终端,无始无终。正如在时间的流动中,根本就无法确定哪一点是现在,哪一点是过去,哪一点又是未来。这圆周本身就是一个无理数呀!可是,现实中,任何一个圆体又是确实存在着的呀!是合理的存在啊!可是,它又让你没法知道它究竟有多大!简直是个神秘莫测的怪物!”

“据说,现在的数学家们用电脑把圆周率已经计算到小数点后面两百多万位,也没找到终点。”余斌说。

“那是徒劳的,永远不可能找到终端!”曹奇峰深信不疑地说,“这个大飞轮是圆的,地球是圆的,月亮是圆的,太阳是圆的,整个宇宙中的天体都是圆的,全是无理数!”

曹奇峰的话把余斌吓得目瞪口呆,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余斌,你看,数学上的零就是用一个圆圈来表示的,发明这个数字的人,简直就是神仙,他怎么会知道,这个‘零’应当用一个圆圈来表示泥?这个圆就是一个宇宙,无始无终的宇宙!这个圆圈既表示‘无’,又表示‘有’。原来,宇宙就是来自于‘无中生有’的呀!”

“照这么说来,这宇宙间本来就无所谓‘有’,无所谓‘无’;无所谓‘有理’,无所谓‘无理’了?”余斌惶惑地问。

“是啊!是啊!古人早就说过,‘因是因非,因非因是’,‘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 任何事物,本身并没有对与错的区分,有理由认为它是错的,也就有理由认为它是对的。在这世上,本无确定不变的是非标准,此一时彼一时而已!”

“奇峰先生,您的博学多才让我敬羡不已,您的金玉之论令我如雷贯耳,振聋发聩!您的才能政府也是知道的,看得出来,他们对您是很重视的,您将来一定有机会报效祖国。对此,我深信不疑!”余斌情深义挚地说,用打火机重新点燃曹奇峰手中已熄灭了的喇叭烟。

张亮根据曹奇峰用粉笔写在飞轮上的数字,选用不同直径的钻头在飞轮上打眼。一钻打下去,正好打在空洞的中心部位。余斌和周军按照曹奇峰标明的重量,称出铅块,放在焦炭炉上的坩埚 里,熔成铅水,并迅速灌进飞轮的钻孔里。稍顷,又将熔化了的蜡注入孔内补平,再用铁片把钻口铆死。

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检验。把这一切做好的飞轮重新穿上钢轴,用天车把它再次吊到平衡架上去,看它是否能在圆周的任何一点停住不动。

奇迹产生了!

飞轮在平衡架上象一头温顺的小鹿,听话地任你摆布,总是那样安详、文静地待着;再也不象校正以前那样,如同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疯狂地奔跑!

几位技术科的干部走过来,问曹奇峰误差有多少。曹奇峰说最多不超过两克,相当于一片阿斯匹林药片的重量。几位技术干部面面相觑,眼里流露出惊异的神情。

曹奇峰从桌上的黄泥团上抠出一小块,约有两克重,轻轻地贴在飞轮右侧的边沿上。不一会,飞轮慢慢地向右侧滚动。三分钟后,贴黄泥的地方降落到最低点,停住不动了。片刻后,曹奇峰把那一小块黄泥拿下来,轻轻贴在飞轮左侧的边沿上。俄而,飞轮开始向左侧悄然滚动,贴黄泥的地方降到了最低点,安安静静地待在那儿,象睡着了一样。停了一会,曹奇峰把贴黄泥的地方转到时钟三点的位置,放开手。不一会,贴黄泥的地方又重新回到了六点的位置。

曹奇峰用红粉笔在飞轮上郑重地写上“合格”二字,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

几位技术科的干部目睹这一切,对曹奇峰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良好的评论。

多舛的命运把曹奇峰抛到了人世间的最底层,也许这正是上天有意识地对他锤炼。当他身处逆境与困厄之中,他没有沉沦,未曾曳尾涂中,而仍然充满着热情、智慧与情趣。在命运的颠沛中,他依然坚守着人类固有的美德,诸如勇敢、希望、怜悯之心和牺牲精神。他用自己的才华和进取精神向人们昭示:当人类面临巨大灾难时,他们并未惊慌失措、分崩离析,而是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用生命之火,燃放出希望之光!他们的才华也因此而发挥到极致。为此,他们将流芳百世,永载史册!

往日那如火如荼的岁月,又浮现在曹奇峰眼前:

那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一个激情澎湃、锣鼓喧天的时代。为了“赶上美国,超过英国”,大学生们响应校党委号召,放下书本,走出校门,纷纷来到工厂,向工人阶级学习大炼钢铁的技术和他们忘我劳动的优秀品质。

这里是一个大型铸造车间,熊熊的炉火喷射出五彩缤纷的光焰,象节日晚上的天空,挂满着神姿壮丽的礼花!巨大的鼓风机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把大学生们从静悄悄的课堂里一下子抛进了热火朝天的“大跃进”之中。

曹奇峰惊恐地看着一架巨大的天车从空中驶来,象老鹰叼小鸡一样,轻而易举地把一个几吨重的铸件拎走了。

“嘟嘟,嘟嘟”工人胡师付口中衔着一只铁哨子,手中拿着红旗和绿旗,指挥着天车,山摇地动、排山倒海一般地远去了。

“曹奇峰,你看,工人阶级多么伟大!”团支部书记郑玉英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汗水,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说,“为了早日实现共产主义,工人阶级敢于战天斗地,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确实值得我们学习!”

“是啊,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这就是我们的最高理想!”曹奇峰的眼前闪现出天堂的光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