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十八章 海鲨号英魂

龙居士 收藏 5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size][/URL]   日美联合调查组一成立,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全面封锁东京,禁止任何车辆飞机船舶出去!直到捉到匪徒为止。   一座拥有一千一百多万人口的国际性大都市,出现这样的一个封锁令,它所造成的灾难是空前的。每天数以万吨的垃圾将无法运出,每天数以万吨的产品无法运出,每天数以万计的车辆无法出去,每天数以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日美联合调查组一成立,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全面封锁东京,禁止任何车辆飞机船舶出去!直到捉到匪徒为止。

一座拥有一千一百多万人口的国际性大都市,出现这样的一个封锁令,它所造成的灾难是空前的。每天数以万吨的垃圾将无法运出,每天数以万吨的产品无法运出,每天数以万计的车辆无法出去,每天数以万计的企事业单位无法正常运作。这个封锁令一下,意味着整个东京都将成为一座死城!

作为代表日本方面利益的最高长官,联合调查组的副组长,石原来说,他是以颤抖的手在命令书上签字的。封锁令有利于围捕匪徒,但对日本所带来的损失,恐怕不下于恐怖袭击!美国人报仇心切,发誓要找到匪徒,封锁东京对他们来说只有利没有弊,至于日本人的想法,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封锁令一下,在城外进不来的十几万自卫队,终于有事做了,所有通往外界的道路被他们完全封死,一道道路障,一座座关卡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整个东京,就像是几十年前,日本在中国搞的“铁壁囚笼”。战争的硝烟味,更加的浓厚了。东京成了全球最不安全城市。

刚开始,对这封锁令,东京市民是欢迎的,各国驻东京使馆也表示可以接受。随着时间的推移,当街道上到处堆满垃圾,臭气熏天。东市市民无事可做,地痞黑社会越来越壮大,街头巷尾天天是混战的人群时,所有人都受不了了,要求日本政府尽快解除封锁令。

但日本人有苦说不出,解除封锁令的权力并不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联合调查组下的第二道命令是,全城搜捕!

要想在一千一百多万人的超级大城市,找出一百多个人,和大海捞针差不多。短时间内,要想找到不并不容易。再说大部份警力,都用在抢险救灾上,派不出多少人用于搜捕。

封锁第三天,忽然一个振奋日本人神经的好消息传出。

海上自卫队,找到了海鲨号,并对其展开了追捕!各电视台闻风而动。

这三天,松岛一直在海鲨号上,利用他对东京湾的熟悉,巧妙的与日本人周旋。白天潜伏在水下,夜间转移位置。和日本人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但东京湾被自卫队封锁,就像是大门被关上了,他只能指挥着海鲨号在有限的空间范围内移动。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日本人的搜索力量越来越强,海鲨号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最终还是难逃被发现的命运。

除了日本人的搜索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海鲨号上,食物、淡水、油料,全都没了。由于被日本人发现得太早,来不及补充必要的物资。在日本人的围追之下,更没有时间和机会去补充。好在,海鲨号上此时只剩下了几个必要的船员,要不然,连这三天都坚持不了。

大海上,碧波荡漾,漂亮的海鲨号,随波逐流。

松岛与几个船员,全都躺在顶层甲板上,两眼朝着悠悠白云,舒舒服服的晒着太阳。春天的太阳,害羞的像个小姑娘,脸蛋儿红红的,温柔的向大地撒着她的温情。

阳光,慢慢的将松岛的身体烤热了,像是千百只日本女下属嫩嫩的小手,同时抚摸着他。

松岛戴着太阳镜,闭着眼睛,细细品味着天照大婶的味道。

这些天,不是躲在海底,就是藏在夜色中,难得看到太阳。经过三天不见天日的时光,再次沐浴在久违的阳光底下,那种感受,令人舒服得浑身颤抖。

他手中握着一个小小的遥控器,上面有个红色的按钮,只需轻轻的一压,船上大量的军火将在一秒钟之内连续殉爆,整艘海鲨号将化为灰尘。

日舰越来越近,生命对于松岛和他的兄弟们来说,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了。人在最后时候,常会怀旧,头脑中像放电影一样,闪过自己一生中,所有的精彩片断。

松岛,最为辉煌的时间,当属这二年。二年里,依靠其在东京海关的实权,无数的日本女人为了不同的目的,纷纷成了他的床上客。夜夜萧歌,穷奢极欲。又有数个,犯了他的逆鳞,成为东京湾里的无名碎尸。今天,自己也要和这些碎尸作伴了。

女人当中,最让松岛难以忘怀的是最近的那位美慧子下属,高学历,青春正茂,如樱花般红艳的脸蛋儿,又如樱花叶般吹弹得破的肌肤,体贴周道的服务,无论哪样都让他难以忘记。

或许松岛有先见之明,舒服之后,就将她给做了,成为他的东京湾水下后宫的一位。今后可以永生永世的享受她柔情体贴的服务。

至少,我这一辈子没有白活!

人的一生,不论长短,总归只有百十来年,相对于浩渺苍穹来说,如昙花一现,甚至只是火星一闪。多活几年,少活几年,根本无人记得。

无所谓寿命的长短,只要无憾就好。

松岛回忆自己的一生,他发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体会过了。打工、从商、走私、为官、移民海外、事业成功,最后还狠狠的教训了一下日本人,圆了小时候的那个抗日梦。这比起那些,生不知为何而生,死又不知为何而死,浑浑噩噩过一生的人来说,自己这一辈子要辉煌灿烂得多。

自己虽是无憾了,不知手下的兄弟,是否和自己一样。见领航员就在身边,笑问道:

“小伍,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来之前,帮里就给了我们每人一大笔安家费,这些足够家人过几辈子了。这比去打工,要好多了。现在我家的日子过得那个美啊。嘿嘿,想起当初,邻家的孩子考上大学,在村里趾高气扬的样子,我就想笑。现在他们家,穷得跟什么似的,求爷爷告奶奶也借不到学费了,今年只怕要辍学了。人活在这个份上,真他妈的累!”

“你为什么要加入帮派呢?当个渔民,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不好吗?至少今天不会死。”

“我也想啊,可是沿海不是毒水就是赤潮,鱼都死光了,去深海又得买大渔船,我家买不起。”

“兄弟们,你们呢?”

“老大,别问了,我们都一样。”

“反正,都要死了,也不怕犯着帮规。实话给你说,加入帮派时,宣誓永远忠于海鲨帮,全他妈的扯蛋的。要不是活不下去了,谁会挺而走险?做这些在刀口上混日子的事呢?”

“活不下去?难道没饭吃了?”

“饭倒有得吃,但周围都是些高楼大厦,人家出则有车,入则有美女相伴,眼馋啊,兄弟也想要。”

“哈哈……”松岛发出一连串的笑声,道:“这些富贵的东西,属于精英一层。平民要想拥有,除非拿命来换!”

“可不是吗?入帮才三年,我就有车了,混得个人模人样。只可惜,还没找到个满意的女人。哎——,这些漂亮女人,涨价太快了……”

“兄弟,别急,等到了下面,我给你介绍一个漂亮的日本妞,叫你开开洋萦!”

“大哥,别骗我啊。我听帮里人说,你这几年在东京,可是发了,日本女人一堆一堆的。”

“大哥,给们讲讲日本女人的事吧,让我们过过干瘾也好!”

谈到了女人,所有的人全都活跃了起来,纷纷跳起,围在松岛身上,听他讲述,他在东京帝王般的生活。

……

日舰越来越近,上面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士兵可以不用望远镜,就能清晰的看到海鲨号上人的面孔。让他们觉得奇怪的是,难道自己的情报有误?这不是海盗船?又或者对方,不知道有军舰驶来?为什么他们那么的旁若无人,暴露在空气中,懒懒的晒着太阳?

日舰上有人喊话。

“我人是日本海上自卫队,放下武器投降!接受检查!”

喊话的人,才喊完一遍,脸就红了,再也喊不下去。这些人手中分明没有武器,叫他们如何放下?

海鲨号上的兄弟,对日本人的喊话,听而不闻,仍然聚精会神的听着松岛的故事。

“……日本女人的床上功夫,真叫绝,那可是从十二三岁起就开始训练得来的,专业啊!。日本女人性子那个温柔,就像这阳光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随便你怎么搞她。日本女人漂亮啊,小小的嘴唇,红艳艳,像是要流出蜜一样……”

松岛绘声绘色讲述着。在这一方面他有过长年的实战经验,讲起来,让人身临其境。周围的一干兄弟,哈喇子流了一尺多长。

眼角瞟了一下日舰,发现他们已放下小艇,正划过来。看来日本人是想捉活的。

“兄弟们,后面的,等到了下面再讲吧。我的海底后宫,有好多日本美女正等着我去临幸呢?到了那,作大哥的不会忘了兄弟们。要多少给你们多少,哈哈……”

“好!”

“跟着大哥享福去喽!”

诸兄弟全都兴奋起来,脸上扬溢的笑容,堪比阳光灿烂。

“好!”松岛两眼有泪滚出,“兄弟们上路啦!”

说罢,便按动遥控器。

“等等!”

忽然有人猛的一掌,将松岛手中的遥控器,打落在地。众人定睛一看,竟是小伍。

“你是什么意思?”松岛勃然变色。

“到海底龙宫去,怎能没有倭奴呢?咱们拉上几个垫背的,叫他们在下面伺候我们!”小伍急急解释说。

“哈哈,兄弟,我就知道你不是怕死的人!”

松岛捡起地上的遥控器。众人将他围在中心,两眼盯着日本人的小艇,快速靠近。

日本人似乎没有感到威胁,仍然不紧不慢的靠了过来。

数了一下,小艇上日本人有九个,松岛笑了,“不多不少,咱们每人一个,谁也不要抢!”

一分钟后,当九个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士兵爬上海鲨号时,一声惊天地动的爆炸响了。猛烈的爆炸引发一连串的殉爆,无数的子弹、炮弹、手榴飞到空中,发生第二次爆炸。无数的弹片,形成海上一朵最为壮丽的礼花。有些弹片,竟弹到了日舰上,导致数人受伤,一些露在外面的雷达、天线被毁。

最重要的是,日本人为了炫耀他们成功的找到海盗的丰功伟绩,派了数家电视台,在另外一艘军舰上,进行远远的电视实况转播。原本想,现场直播海盗们被擒获时,垂头丧气的样子,以此来振奋日本的士气,没想到竟拍到了一个悲剧。

海盗们的顽强与视死如归的精神,深深的印在日本人的心中,成为他们永远的噩梦。

在爆炸的那一刻,无数人流泪了。

至今仍隐藏在东京的众好汉,在沉默片刻之后,无声的立正、敬礼。

敬的是庄严而神圣的军礼,不管他是不是军人。

子明的军礼明显敬的不是那么的标准,但他,此刻无法用别的方法,代替他心中的敬意。

在宣哗的闹市中,在草木皆兵的东京,只有默默无声的军礼,才适合此时此地用于表达他们心中的敬意。

黄志明走到子明身边,在他耳边悄悄的问道:“二哥,东京会解除封锁吗?”

“会!”子明想了想,又道:“不一定!”

“我们回不去了?”

“回得去!一切事在人为!不过,可能还会有一些兄弟牺牲!”

……

日美联合调查小组办公室。

“哦,我的上帝,这些海盗太可怕了!生命多么的美好,世界多么的可爱,这些海盗为什么不愿接受正义的审判呢?”小巴顿将军连连摇头,表达着他的不理解。

“将军阁下,东方人信仰的是杀身成仁的侠义。为了道义,为了国家,为了自己的信仰,生命不足为贵!这正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武士道精神的精髓所在!这些海盗虽然与我们的政见不同,但他们的精神正是我们所要学习的!”石原将手掌慢慢的抬到耳边。

“石原先生,你在做什么?”

“敬礼!将军阁下!”

小巴顿目瞪口呆,刚才这个石原不是还恨不得将这些海盗给碎尸万断吗?怎么才一转眼,就变了?对这些给日本和美国带来沉重灾难的海盗们敬礼?

“如果这些海盗束手就擒,我会鄙视他们,但他们选择了杀身成仁。他们的胆量与勇气值得大日本的武士尊敬。”石原说话时,两眼始终盯着电视屏幕,这些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解释给小巴顿将军听。

“奇怪的东方人!”小巴顿仍是摇头。以他西方人的思维,这样的事,还真难以理解。

“将军阁下,既然海盗已经灭了,东京的警戒可以解除了吧!”

“NO,NO……”小巴顿还是连连摇头,“我们无法确定,海盗们全在那艘船上,特别是超级战士。这只有打捞结果出来之后,才能清楚!”

“但是东京不能再封锁下去了!打捞的事,也不是一天二天可以完成的。打捞之后,还得对那些碎片进行化验,整个流程,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确定!”

“NO!”小巴顿猛的站起,绿色的眼珠,如鹰般盯着石原,“白宫不会同意东京解除警戒的!这样,我们没有办法向纳税人,特别是失去亲人的美国人交待!”

石原绥协了,在主子面子,走狗只有听令的份。

石原想哭,继续封锁下去,又如何向日本人交待呢?

想了想,石原建议道:“发放特别通行证吧,有限度的充许一些有急事的人离开。”

“你能保证,特别通行证,不落入恐怖分子手中?”

石原无言了。

海鲨号爆炸了,日本人松了一口气,但东京的形势依然紧张,一百多兄弟,仍然危机重重,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

……

“二哥,真的有办法,离开东京吗?”黄志明问道。

“能,一定能,日本不能无限制的封锁下去,现在比的就是耐心!只要兄弟们都能好好的呆着,我们就能离开东京!”子明说话的声音不大,却异常的响亮,干脆,所有人都听得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