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三部 天下乱局 第五十章 登陆美国(1)

龙居士 收藏 4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古老的美洲在15世纪被哥伦布发现之前一直平静而安详,这里的土著人主要是印第安人,他们打渔狩猎,丰收后聚在一起又唱又跳,生生世世享受着美洲大陆的美丽与富饶。自从欧洲殖民者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他们仗着武器先进,文明发达,肆意的屠杀和驱赶印第安人,抢夺土地和金银珠宝。据统计,西方殖民者刚来到美洲大陆之前,北美拥有三千六百万土著印第安人,经过长达三百多年的血洗和屠杀之后,印第安人剩下的不足百万。数以千计的部落和种族在西方人的屠杀下彻底消失。马克思在研究了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后,无情的指出“自从资本主义来到人间,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1827年12月2日美国总统门罗宣布“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其实还不如说美洲是美洲白人的美洲。门罗在全世界兜售他的门罗主义时,从没想过,美洲的原本主人是印第安人而不是西方殖民者的后裔。

从人种上来看,其实印第安人和中国人一样同属于黄色人种,或者用西方的划分方式,同属于蒙古人种。也有人分析说美洲的印第安人的祖先是亚洲的黄种人通过白令海峡漂移过去的。从血缘上分析中国人与印第安人俱有古老的亲缘关系。近代社会是一部资本主义的发展史,而这资本主义主要是在欧洲的白种人主导下发展的。所以从另一个角度上分析,近代史实质上是一部白种人对黑种人、黄种人等其它有色人种的奴役和屠杀史。也许是天见可怜,造物主不忍继续看到白种狼肆意屠杀有色人种,他开了一个玩笑,在1838年的时间轴上加进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一群人,从此滚滚向前的历史车轮拐进了另一条道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因此完全不同了。

1839年11月3日经过一个月的航行,中国使团在英国的支持下抵达美国纽约。

此时的使团与其说是商队不如说是舰队。五艘商船五艘军舰。这五艘军舰都是排水量高达五千吨的巨舰,每艘都装有克虏伯大炮一百四十门。操作战舰的水兵是从英国支援的,这些长期与大海打交道的英国水兵使起军舰来就跟玩似的,可以将战舰的功能发挥到极致。(另外从法国定购的三十艘商船则就地招募水手载着四千多技工、学者、各方面的专家、未来的科技之星和想在中国一展抱负的犹太人,以及满船的大量中国急需的科技书籍和资料设备,于十月份启程开往中国了。预计明年四月份抵达中国广州。)为了继续实行欧洲愚民计划,何本民留在了欧洲,借助着教皇势力,对欧洲各国的科技人才展开了长达二十年的迫害,直到1860年病逝在罗马。新任教皇为了表彰他的功绩,以最高的礼仪,将他葬在罗马大教堂,受后世万代白人的敬奉。

中国使团的到来,让美国人吓了一跳,这样巨大的舰队,是美国现在还弱小的海军难以抗拒的。此时的美国才独立不久,人口不到一千万。就这一点人口还在国内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领土扩张运动:1803年美国政府趁拿破仑忙于应付欧战之机,以每英亩不到3美分的价格,从法国手中购买了路易斯安那,使领土扩大了一倍有余。1810年美国利用西班牙被拿破仑占领的时机,兼并了西属佛罗里达西部。1812年美英间发生战争,战后在1813年签订的巴黎和约中规定,英国把1763年从法国手中夺来的阿帕拉契亚山以西、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大片土地割让给美国。1819年又廉价购买了佛罗里达其余地区。墨西哥属地得克萨斯的居民多属美国移民,1836年他们脱离墨西哥而独立。从此开了并入美国的运动。

急聚的领土扩张,将美国本来就稀少的人口稀释得不像话,平均每平方公里仅2人,这样的人口密度比起中国的沙漠地区还小。而美国历史上的移民高潮,要在1861—1914年才发生。

从历史上看美国对中国从来就没有安过好心。

《中国外交史》上记载,《南京条约》订立后,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也纷纷乘机向清政府进行勒索,尤其是美国,从战前鸦片走私活动一直到战后缔约交涉,始终紧紧追随英国,充当着英国侵略者的头号帮凶。

鸦片战争以前,美国虽然还是一个不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但却继承了“16世纪和17世纪英美两国祖先的特有的那种海盗的掠夺精神”,在建国初期向北美大陆进行暴力掠夺的同时,就开始向外侵略,而中国则是它的海盗式侵略的主要对象之一。在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它的对华侵略的内容也有所不同。鸦片战争以前,美国正处于原始积累时期,它的对华侵略是以商业资本的掠夺为主。到40年代,由于工业资本的发展,美国对中国的侵略开始进入工业资本追求商品市场的阶段,但这一时期美国资本主义还不十分强大,它的力量有限,因此总是追随或通过别国来对中国进行侵略。

1784年,美国独立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第一艘来中国的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开到广州。这一次航行所获得的厚利,使美国工商界大为骚动。从此以后许多美国商船接踵而来,美国对华贸易有了迅速发展。当时,美国每年从中国输入的丝茶价值很大,但却没有什么货物能够向中国贩运,因此在对华贸易收支中存在着逆差。贪婪的美国商人除了从其他国家廉价搜罗一些人参、皮货、檀香木等物品来推销外,更用杀人不见血的毒品——鸦片牟取暴利。1786年派来中国的第一任美国驻华领事肖氏,就曾以贩运鸦片有“厚利可图”、“鸦片走私非常安全”等滥调在国内大肆宣传。当时,产量最多的印度鸦片已为英国东印度公司独占经营,于是美国鸦片贩子从1805年开始由土耳其运鸦片来中国贩卖。此后数量逐年增加。

美国侵略者在中国贩运鸦片的数量虽不及英国,但美国商人参加贩毒的普遍和走私的猖獗比英国商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时,在中国的美商除了一家以外,几乎全部经营鸦片生意,而这种毒害中国人民的罪恶勾当是得到美国政府大力支持和鼓励的。美国国旗被广泛地用来掩护鸦片走私,美国驻广州的领事甚至公然无耻地庇护鸦片贩子。为了进行大规模的武装走私,美国甚至特别建造了许多鸦片“飞剪船”(一种快速武装走私船),以赤裸裸的海盗行径向中国的缉私船进行武装抗击。

美国强盗们从贩卖鸦片的非法贸易中掠得了暴利,美国资本主义初期资本积累的一部分就是从对华掠夺中得来的,如新英格兰的纺织工业便是凭借从中国商业掠夺的利润而开办起来的。美国侵略者积极支持英国侵略者发动鸦片战争,其目的便是为了维护和扩大这种侵略利益。

1839年3月,林则徐到广州查禁鸦片,美国鸦片商人听到这个消息,便把满载鸦片的美国船开离广州。当林则徐下令外商将鸦片悉数交出时,狡猾的美国驻广州领事士那,虽表面上不敢反抗,但暗中与英国领事义律勾结,把美国巨大的贩毒机构旗昌洋行的1540箱印度鸦片交给义律,推说这些鸦片是英国人所有,美商不过负责“代销”。美国侵略者的这些阴谋被林则徐识破,使林则徐认识到美国“诡谲异常”。

在具结问题上,美国侵略者起初是拖延推托。士那在1839年4月18日对林则徐说:具结之事“有干本国明例”,“不能承命”。拖到7月3日,美国商人和船主才同意具结。因为他们认为只要英国人作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代表发动侵华战争,那么暂时的具结不但不会带来损失,反而可以骗取清朝地方当局的信任,乘机牟取暴利。事实证明,就在美商虚伪具结的同时,他们又暗中联名上书美国国会,要求美国政府立刻采取措施,和英国、法国、荷兰的政府一致行动。

在广东当局对英商实行“封舱”后,美国商人大力替英商运输货物,使英商的贸易仍能继续,同时也使义律得以坚持他的蛮横态度。后来义律为此特向美国领事表示感谢。

1840年中英战争爆发,美国积极支持英国对中国的侵略战争。1842年,美国政府派加尼率东印度舰队到中国领海,声援英军。美国政客及传教士又竭力替英国侵略战争进行辩护,如前总统亚当姆斯于1841年发表演说,竟混淆黑白地说,英国对华作战是为了“叩头问题”,企图为英国开脱战争责任。

与此同时,美国侵略者又乘机大做鸦片生意,他们不仅暗自出售毒品,而且还派飞剪船到新加坡等地收买鸦片,运到福建沿海一带,走私出卖,获取暴利。美国侵略者在对中国口头上保证不再贩运鸦片的同时,却在国内积极建造全付武装的飞剪船,雇用最熟练的水手,准备扩大鸦片侵略。

从以上这些事实,可以看出,美国不仅早在鸦片战争以前,就伙同英国商人一起从事鸦片走私,毒害中国人民,进行海盗式的劫掠,并且在鸦片战争中还声援了英国,攫取侵略利益,成为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的主要帮凶。

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的订立,立即引起了美国政府的深切注意。美国总统泰勒在同年12月向美国国会提出咨文,主张派遣正式代表到中国,建立新的商务关系。1843年5月,美国派出与美国侵华商业资本有密切关系的政客、国会外交委员会委员顾盛为专使,国务卿的儿子韦勃斯脱为秘书,并任用在中国刺探情况多年的美籍传教士伯驾、裨治文和卫三畏等担任使团翻译。美国政府在给顾盛的训令中露骨地指明,美国必须在中国新开放的口岸获得与英国相同的通商条件,否则美国不能与中国维持友好关系。

1844年2月,顾盛带领兵船四艘到达澳门,向清政府进行要挟,动辄以北驶进京“面见皇帝”相恐吓,企图迫使清政府官员和他迅速签订条约;他甚至公开声称,拒绝接受来使是“对国家的一种侮辱和战争的正当理由”,向清政府进行威胁。清政府派往广东和顾盛办理交涉的钦差大臣耆英果然被顾盛的恐吓所懾服,承认了美国的各项要求。1844年7月3日,耆英和顾盛在澳门附近的望厦村签订了中美间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五口贸易章程:海关税则》即(《望厦条约》)。美国除根据“利益均沾”的原则取得了中英条约的全部特权外,还攫得了中英条约上所没有、或尚未明确规定的一些特权:

(1)领事裁判权的扩大。按照《南京条约》的规定,领事裁判权只适用于中英两国人民间的民事诉讼和英人的刑事案件,而《望厦条约》则把领事裁判权扩大到美侨之间及美侨与任何外籍侨民之间发生的诉讼。条约第二十五款规定:“合众国民人在中国各港口,自因财产涉讼,由本国领事等官讯明办理,若合众国民人在中国与别国贸易之人因事争论者,应听两造查照各本国所立条约办理,中国官员均不过问。”这样就使中国的司法主权更进一步遭到破坏。

(2)进一步破坏中国的关税自主权。《望厦条约》第二款规定:“倘中国日后欲将税例更变,须与合众国领事等官议允。”这比《南京条约》第十款的规定:“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则例”,更为明确地肯定了协定关税的原则。第十款规定:“商船进口,止起一分货物者,按其所起一分之货输纳税饷,未起之货均准其载往别口售卖。”又第二十款规定:“合众国民人运货进口,既经纳清税饷,倘有欲将已卸之货运往别口售卖者,……俟该船进口,查验符合,即准开舱出售,免其重纳税饷。”这些条款不但为洋货的推销提供了更有利的条件,并且此后为外国侵略者利用以窃夺中国的沿海贸易权。

(3)侵犯中国领海权的规定。中英条约中规定,英国可以有兵舰一艘在五口停泊。《望厦条约》第三十二款则规定美国兵船不仅可以任意到中国各港口“巡查贸易”,而且各港口官员还要负责接待,“以示和好之谊”。这一款对停泊的船数和地点都没有规定和限制,这样就更扩大了外国军舰侵犯中国领海权的范围。

(4)关于租地建屋的规定。《望厦条约》第十七款规定:“合众国民人在五港口贸易,或久居,或暂住,均准其租赁民房,或租地自行建楼,并设立医馆、礼拜堂及殡葬之处。”这一条款实际上成为美国在中国开辟租界和购置土地等特权的前导:而建立礼拜堂的规定则成为后来帝国主义传教士在中国进行侵略活动的依据。

中美《望厦条约》是比中英《南京条约》更加苛刻的不平等条约,因此,这一条约就成为后来中法《黄埔条约》以及其他国家与中国订立的不平等条约的蓝本。《望厦条约》充分证明了美国侵略者从来就是中国人民凶恶的敌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