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自从,西班牙印度洋舰队和吉隆坡舰队组成的远征军,对兰芳共和国发动突袭,并进行野蛮大屠杀后,紧急撤往山区的兰芳人民彻底清醒了,开始抛弃小国寡民,自在逍遥的想法。


自己是炎黄子孙,不论承不承认,血管里流着的都是龙的血液。一个流落他乡,远在海外的小邦小国在强敌环视中,如果没有强大的母国照应,根本不可能生存下去,迟早要被人所灭的。


一直坚持兰芳要回归中国,宣扬大树底下好乘凉的港务大臣刘平,在兰芳人民的心中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了。因为国主和多数大臣都落入了敌手,刘平也就自然成为临时国主了。他与兰芳人民同甘共苦,昼夜不休,带领着兰芳人民在深山中自救。


五月十八日,派出探听消息的人回来报告,西班牙人已经走了。但兰芳人民不敢立即回去,担心西班牙人杀一个回马枪,直到一个星期后确信西班牙人不会再来,兰芳人才回到早已烧成废墟的家园。开始搭建草棚,恢复生产。但家园已毁,赖以生存的渔船一只也没剩下,眼下又面临着粮食危机,想要恢复生产谈何容易。望着已成满目疮痍的已成废墟的家园,嗷嗷待哺的婴孩,兰芳的男人们,这些在大风大浪中拼搏的一辈子从不知害怕为何物的铮铮硬汉,撒下了无数英雄泪。在人们最绝望的日子里,刘平鼓励大家,祖国是不会抛弃他的游子的,强大的湖广新政府一定会救我们的。于是兰芳人们心头升起了希望,不少老人日日夜夜的站在海边盼望着中国救援船队的到来。


六月二十日,一个天大的喜讯在兰芳人民中传开了,人们奔走相告,中国的救援船队来了。三十艘海船组成的大型船队,运来了5000吨大米,一千头生猪,还有大量的蔬菜瓜果。按一个人每月消耗三十斤粮食计算,这些东西足以供应十万兰芳人民三个多月的生活。


望着堆在码头上如小山一样的粮食物资,在大难中幸存的兰芳人们,一齐跪在地上,向着北方,向着祖国遥拜。祖国啊,你没有忘记远方的游子!我曾经嫌你贫,嫌你弱,嫌你不顾儿女的安危,离开了你,对不起,亲爱的祖国,从今天起我们要永远和您在一起。祖国啊,母亲,亲爱的妈妈,不肖子孙在这里给你磕头了……


随船而来的还有三千名工人,这些人一下船,顾不得旅途的劳累,就忙开了:有从船厂调过来的,他凭着精堪的造船手艺,就地取材,一艘艘坚固实用的渔船就像变魔术似的变了出来;有从建筑工地上调来的泥瓦匠,他们以惊人的速度建起一片片漂亮耐用的红砖瓦房;有从农田里调来的种田能手,开垦出一大片一大片的水田,播下希望的种子;有从医院调来的医生护士,有从学堂调来的先生,有……


十万兰芳人民行动起来,不分男女老幼一齐动手,在原来的废墟上建设自己的人间天堂。热火朝天的建设场面,惹得当地的土著人羡慕不已。控制了加里曼丹岛大部的法国人,在打听到兰芳的巨变后,撇撇嘴,冷哼了一声:“这些黄祸!”加派了守卫,严防黄猴子有所异动。


八月三日,中国海军舰队抵达坤甸港,十一艘巨舰,和五十艘武装商船,云集在港内,兰芳人民首次感到了祖国的强大。人们奔走欢呼,热烈欢迎中国海军的到来。


自明郑和舰队以来,四百三十多年过去了,南洋的华人日盼夜盼,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强大的中国舰队。坤甸港沸腾了,兰芳沸腾了,南洋沸腾了。


第二日,中国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一万五千人的海军陆战师,组成了一百五十个百人方阵,褐绿相间的军装,衬出海军陆战队威武雄壮的身姿,雪亮的刺刀反射着早晨清冷的光辉……


这一切都向世界表明,中国军队中不可战胜的。


海军水兵们整齐的站在船沿上,蓝白相间的军服,远远的望去如同一大片白云……瞭亮的军歌响起,和大海的浪声和奏,向人民表明,我们有力量保卫祖国,有们有决心有信心有能力为中国开疆拓土。


借着这个盛大的仪式,监时国主刘平将户口名册交与海军司令伍长发,代表全体兰芳人民表达了回归祖国的愿望。伍长发代表新政府,接受了他们的请求。


从此在海外漂泊了一百多年的兰芳华人正式回归了祖国;从此他们有了坚强而又强大的祖国;从此兰芳的华人们再也不用过担惊受怕的日子;从此兰芳华人可以挺着胸膛向世界骄傲的宣布——我是中国人!


后来,我根据兰芳的特点,宣布成立兰芳特别行政区,刘平被任命为第一届特别行政区首脑,其他行政人员,全由兰芳人,民主选举出来。防卫由海军负责。伍长发根据我的指示,分离出一个营的海军陆战队,又从兰芳本地人当中,招募新兵使之扩充到一个团。在坤甸港台修建了二个炮台群,置以二十门西班牙火炮,以为永久防御工事。


寻了一个空,伍长发与新任兰芳第一届特别行政区首脑刘平密谈。伍长发说,俘获西班牙远征舰队后,解救出了前任国主和一批大臣。问刘平,这些人怎么处理。


刘平向伍长发鞠了一躬,“我现在是中国的一名官员,兰芳也是中国的一块领土,那些人如何处理,请首长指示!”


伍长发闻之,呵呵一乐,将刘平的话原封不动的用电报通知我。我考虑了一下,觉得如果放那批人回去,很可能会给刘平带来麻烦,只好将他们放在广东。既不准他们离开,也不准他们与兰芳联系。等将来国家稳定后,再放他们回去。当然要是有人问起,可以说这些人失踪了,也许连同那些西班牙战舰一起沉没了。


沸腾兴奋的是华人,颤栗恐惧不安的是法国殖民者。


三日后法国有使者来问伍长发,中国在此意欲何为?伍长发答道,“保卫中国人!”


中国海军的到来,极大的提高了华人在南洋的地位,以前华人在南洋,动不动就被法国、西班牙、英国殖民者挑动当地土著人任意屠杀、抢掠、强奸,搞得华人抬不起头来,成天低着头说话行事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就横尸街头。现在有了中国海军的保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享受到强大祖国提供的安全保障,再加上先前中国使团在这儿留的传教士的广泛宣扬,南洋的华人们在传教士的组织下,纷纷上万民书要求回归中国。我对此一概同意,伍长发在兰芳特别行政区休整仅一个月,收到的万民书,就多达一百五十份,这万民书遍及加里曼丹、苏门答腊、爪哇、沙登加拉群岛、苏拉威西、棉兰老岛、巴拉望、等数百个岛屿。


伍长发在这一个月里收集了足够多的情报,于九月三日启航,九月十九日解放新加坡,将此正式定名为中国港,九月三十日到达吉隆坡,仅一天驻吉隆坡的西班牙人就投降了。随后围绕着苏门答腊岛,盛开了清剿战争,十月十日解放了棉兰,十月十五日占领班达亚齐,十月二十五日占领兰都,十一月越过巽他海峡占领雅加达,十一月十日海军陆战队占领了万隆,十二月占领了三宝垄。1840年一月十日至十三日占领了泗水、马都拉岛、龙目岛,一月二十日占领了望加锡,随后花了十天的时间,海军陆战队在当地华人的帮助下解放了整个苏拉威西岛。一月三十日中国舰队越过望家锡海峡,苏拉威西海登陆棉兰老岛,清剿了那残余的西班牙人。


至此中国已有效的控制了整个南洋。为了对南洋各地进行有效的管理,1840年春节过后,我派遣了大批的政校干部,下到南洋各地,设置了南海、马来、长发(为表彰伍长发在南洋立下的丰功伟绩,我在苏门答腊设立长发省)、爪哇四个省和兰芳、望加锡、棉兰三个特别行政区。为防止西方列强的反扑,我又在吉隆坡和雅加达各驻了一个团,在马六甲和巽他海峡最窄处设置巨型炮台,安放科技部新研制的208毫米新式中华神炮各二十门。


在工业方面由于扩张得太快,我没有足够的力量进行南洋各省的全面开发,不得不有选择几处得天独厚的地方,进行重点开发。南海省的萨马岛建设煤铜基地,棉兰老岛建设铁矿和冶炼基地,长发省建设石油和煤基地。按照开发计划,这三个基地,将在三年内,成长为拥有十万人的大型工业基地,建成之后年产煤三百万吨,铁十万吨,石油一百万桶,铜一万吨。这将极大的缓解中国煤铁、石油、铜的缺乏。当然这是不够的,我还出台的不少政策用于鼓励商人开发南洋,建设南洋。在政府的引导之下,湖广地区从1840年新年伊始,便掀起了南下高潮。


1840年3月9日,广州码头人山人海,今天是中国海军回家的日子,广州市几十万百姓翘首以盼海军归来。


自1839年3月,海军成立以来,到今天正好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里,中国海军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先后进行了二次大规模的战争,俘获了大量的西班牙海军舰船,用此补充和发展了自己。紧接着挟胜利之威,扫荡南洋群丑,解救了二千多万受苦受难的南洋华人,为中国扩地万里,开创了中国亘古未有之赫赫战功。如果再打下中南半岛,那么整个南洋将成为中国的内海,这相当于为中国增加了三分之一强的国土面积。正如林则徐所言,“海军之出如利剑出鞘,凡剑锋所指,群妖望风而逃,壮哉海军!雄哉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