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噩梦

绿色地狱:五十二万大军化作白骨


从一九四四年秋开始,美国数十万大军向菲律宾群岛发起大反攻。日本海军在莱特湾惨败后,在西南太平洋已无招架之力,海上运输线也基本被切断,菲岛上六十三万日军山穷水尽。经过几个月的血战,这支孤军被逼进了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丛林贪婪地吸纳了这些入侵者,并最终吃掉了他们。


菲岛丛林之战,是人类战争史上一场特殊的战争。日军遗尸数十万,其中大部分并非死于战火,而是在险恶的自然环境下死于饥饿与疾病。在三宝颜,日军在丛林里苦苦挣扎了半年之久,最终仅有3%的人走出了丛林。


伤病员在神志恍惚的情况下挣扎着跟着队伍行进,谁都知道如果掉队就将面对着什么。患上登革热、烂脚病的人,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回归热”更是热带丛棘中最可怕的一种疾病。患者周期性地持续高烧,初次发烧一般七天,又歇七天;然后第二次发烧五六天,又间歇五六天;再第三次发烧……周而复始,将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同时间歇时间越来越短,发烧越来越频繁,故名“回归热”。不知有多少人被“回归热”反复折磨,熬干气血,在已无人形时悲惨地死去。


军医官对那些在路旁奄奄待毙的伤病员的最“仁慈”的举动,就是往他们的静脉里注射一针致命的针剂,令他们速死。许多绝望了的伤病员拉响了手榴弹或用脚趾扣动将枪口伸入口中的步枪扳机,饮弹自尽。


饥饿,是更大的敌人。渗入丛林的数十万日军官兵,成为与丛林中的动物竞食的一股可怕力量。他们似一群大蝗虫,所过之处,树皮、草根皆遭殃,飞禽走兽纷纷落荒而逃。这些饥不择食又负隅顽抗的“丛林饿鬼”往往死在美军搜索队和村民自卫队的枪口之下。美军甚至以一块块番薯地为诱饵“守株待兔”,坐等饥肠辘辘的日本人自投罗网。更有甚者,美军还故意在丛林边缘的某个地方堆放一些稻谷和木薯以引诱日军,他们将此称作“狩猎游戏”。


在浩瀚的林海里,人就像蚂蚁一样微不足道。事实上,人还不如蚂蚁,丛林是蚂蚁的天堂,却是人的地狱。在丛林里,蚂蚁也吃人,只需几个小时,它们就能把一个人吃得只剩下一具白骨,而蜥蜴又会接踵而至,把尸骨弄得支离破碎,野猪则叼着骷髅头到处乱跑……


丛林饕餮:自相吞噬的“皇军”


下面是几段真实的记录:


在丛林小道旁的一个岩洞里,住着一个伍长、一个曹长和一个上等兵。每天不知有多少垂死的人从这个洞口蹒跚走过。这里每天都轻烟袅绕,原来,他们是靠宰杀、吞食过往的战友来维持生命的。一天,某旅中士荻原长一和几个战友来到这个岩洞,受到这三个食人恶魔的“款待”,给他们吃了一种味道独特的熏肉。获原等人狼吞虎咽地吃完那些熏肉后,好奇地询问这是什么肉。


那个面目狰狞的伍长淡淡地说:“我们在同类相食呢!”曹长补充道:“把不能行走但还有一口气的战友的躯体就那么扔在那里,让蛆虫、野兽暴食,怪可惜的……所以我们自己享用了!”


荻原一行听罢,不禁声色俱变,翻肠倒肚。后来才知道,被这几个魔鬼吃掉的,并不是他们所说的与他们素不相识的海军人员,而是与他们同一分队的朝夕相处的战友,而且都是同乡。


在一个已经塌顶的小窝棚里,横陈着五具士兵的尸体。尸体的大腿肉已被剔去,仅剩下白森森的股骨和肱骨。窝棚不远处,有四个士兵围坐在篝火旁烤食着人肉。一少尉带领一个分队路过这里时,这四个士兵加入了这支队伍。几天后,四个食人恶魔杀掉了熟睡中的少尉,除骨头外,包括脚掌底下的皮都被这些饥肠辘辘的恶魔吃得干干净净。


在巴格尔海滩上,饥饿的人们竟发明了一种残酷的方法来捕捉螃蟹。他们把死去战友的骷髅头搜拢来,扣放到沙滩上;第二天去翻开头骨,里面准能藏着几只小蟹。一时间,海滩上星星点点地充满了白森森的头骨或漂动着头发的尚未完全腐烂的头颅……


值得一提的是,竟有人能在这种地狱般的丛林里顽强生存了整整三十年!一九七四年,当地居民奔走相告:在卢邦岛的丛林里发现了“野人”——最后一个活着的日本军人。事后,人们才知道他是太平洋战争时期的小野田宽郎少尉。他也是二战结束后的最后一名投降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