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俄罗斯情报局透露,西方正在研制可怕的世界末日武器—基因武器。基因武器的出现将给人类带来比核武器更可怕的灾难。

2006年5月18日,英、美科学家公布了人类第1号染色体的基因测序图。美国北卡罗那州杜克大学的西盟.雷格戈里说:“公布最后一个人类染色体的基因测序图,不仅标志着人类基因组计划全部完成,而且也标志着建立在人类基因组测序图基础上的生物和医学研究的浪潮将日益高涨。”然而,也有人提出疑问,历史上任何新的科学发现都可能被人们用做军事发展的工具。如20世纪科学家发现细菌,不久后便出现了细菌武器;科学家发现核分裂现象后,不久就出现了核武器。现代基因工程会不会例外呢?

专家指出,一旦基因武器运用于战争,将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有人估算,用5000万美元建造一个基因武器库,其杀伤力将远远超过50亿美元建造的核武器库。因为拥有这种武器的的人不必顾虑对自己及地球整体环境的破坏,基因生物武器的使用者也不必兴师动众。只需要在战前将基因病毒投入他国地域,或利用飞机、导弹等将带有致病基因的微生物投入他国地域,让病毒自然扩散繁殖,就会使对方人在短时间内难以治愈的疾病,从而导致一个种族的灭绝。国外有科学家称:“只需20克超级热病毒基因武器就足使全球60亿人死于非命。”从这个意义上说,把基因武器称为“世界末日武器”或“终极武器”毫不夸张。

英国生物专家断言,基因武器的问世不会晚于2010年。正因为如此,一些有远见的生物学家向全球发出强烈呼吁,各国政府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以制止基因武器的研制与扩散。人类千万不能打开基因武器这只“潘多拉盒子”。

基因武器的可怕之处在于隐蔽,这种武器的使用让人防不胜防,且只对特定目标和族群造成毁灭性的灾难,而对于周遍环境和族群丝毫没有伤害。可谓灭种族于无声无息。人类的科技在超迅速的发展,而道德伦理却在沦丧消失,人类需要用道德伦理去把持这把科学的双刃剑。希望西方的以及我们都要好好采取措施了。不要再让九泉之下的爱因斯坦为人类打开“潘多拉的盒子”而再次哀叹。(爱因斯坦在二战时期听到他制造的原子弹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爆炸时,他长时间沉没不语,后来他表示后悔为人类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为此而哀叹!)

链接,愚者认为前几年发生在东南亚的非典也决非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