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烦恼:写给爸爸的公开信

变色的玫瑰 收藏 0 149
导读:来源:中国青年报   [img]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07-06/17/xinsrc_312060417084020907211.jpg[/img]   [color=#000080]资料图片[/color]   我恨你,爸爸——我恨你从小就为我定了那么多清规戒律:吃饭时桌子上不许掉米粒;大人说话时不能插嘴;看电视时不能大声说话;走路时要挺胸收腹直背;被子每天必须叠得方方正正;每天天不亮就要像士兵一样起床“出操”;就连出门踢会儿球也要“请假”经过批准

来源:中国青年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片


我恨你,爸爸——我恨你从小就为我定了那么多清规戒律:吃饭时桌子上不许掉米粒;大人说话时不能插嘴;看电视时不能大声说话;走路时要挺胸收腹直背;被子每天必须叠得方方正正;每天天不亮就要像士兵一样起床“出操”;就连出门踢会儿球也要“请假”经过批准……说实话,我在家里从来就没有温馨和轻松的感觉,我觉得我的家就是“军营”,我就是一个小“兵”,我从小就生活在军营的紧张和威严里。每当“兵”和“官”那严厉的目光相接时,我的心就不由得哆嗦: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一旦我真的做错了什么的时候,轻则一顿严厉的批评,重则客厅一角“罚站”,有时甚至在小屋内被关“禁闭”……哎!“解放军”在人们心目中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名称呀!但面对我的解放军爸爸,我对你要说的只能是:你是个“大军阀”,我恨你!


我怨你,爸爸——在家当“军阀”也还罢了,令人发指的是,在外面你也常常和我过不去。记得小学时一次全校在礼堂集会,我随手在前排座椅后背得意地“划”了一幅“幽默画”,没想到被我“幽默”的这位邻居同学放学后“告”了我的家长。这下我算是大祸临头了——被罚站了一个小时,“禁闭”了两个晚上,还逼着写了三份检查:一份给家长,一份给同学,一份给学校。给这位同学写检查道个歉还说得过去,但给学校写检查——连这个同学都没打算告诉老师,我自己的检查不等于把自己给“检举”了出去吗?也好,你非让写不可,写好后我不交,你也不知道,不等于没写吗?我心里正沾沾自喜,但万没想到是你老先生自己也给学校写了一份检讨,还附了百十元的损害座椅赔偿费。这下我在学校可算是“名声鹊起”了!那些天我在学校里老实得头都不敢抬,但肺却快气炸了:男生哪个没点儿类似的“幽默”动作?碰上你这样一个六亲不认的老爹,好像非让我丢人、你也丢脸心里才痛快似的!你说我的心里能不“怨气冲天”吗?


我想你,爸爸——连我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的脑海里竟然会蹦出“我想你”这几个字眼来。那次你到基层部队出差两个多月,我高兴得一跳三尺高!享受着家中“无‘官’一身轻”的生活,没有了那令人讨厌的“发号施令”,那些天我连做梦都在念叨:“当官的”要是一年四季都出差,那该多好啊!星期天,我像往常一样去国画辅导班上课,下课后突然下起了大雨,我犹豫了一下用画夹当雨伞冲进了雨幕。这时背后传来传达室王妈的声音:“佳临,你爸爸给你的雨伞!”我心想王妈肯定是老糊涂搞错了:我爸这次出差时“光荣负伤”,正在外地住院,怎么可能给我送雨伞呢?这时王妈追了过来:“是你爸出差前特地留的。说现在是雨季,若碰上下雨他不能来接你,就让把伞给你。”我当时一愣,一股热流涌上心头。打着伞漫步雨中的我突然感悟到:外表严厉的爸爸,不正是一把无形的伞吗?他其实无时无刻不在关爱和呵护着我。而半月前爸爸在部队工地上摔伤腰住进了医院,妈妈专程去看望他,而自己连个问候的电话也没打——一种深深的愧疚感袭上心来:爸爸,快回来吧,我真的好想你!


我爱你,爸爸——三年前我上初中时,需交学费等近4万元。而当时家里的经济天平正发生着严重的倾斜:先是老家的大爷去世,接着久病在床的奶奶又离开人间,没想到爷爷紧跟着患胸椎病,腿脚麻木连路都走不了了,被爸爸紧急接到北京治疗,没成想住院几个月后手术又失败了,爷爷从此成了高位截瘫。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三个老人看病住院需要花钱,爷爷瘫痪在床后更需要花钱。面临接踵而来的不幸和严峻的“经济危机”,家里几乎有些迈不过“坎儿”了。一天夜里,我听到妈妈轻轻叹息的声音:“还是老人治病要紧,要不就让孩子电脑派位吧?”一阵沉默之后,只听爸爸果断地说:“老人的病要治,孩子的学也要上,就这么定了!”当时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随后便不顾一切地扑向爸爸的怀里——然而我的脚步没有动——我是在心里高声呼喊着扑了过去:爸爸——我爱你!(李佳临)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