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六章 戒王有约

妙心幻玉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木门被轻轻敲响,吉福马走过去将门打开,结果站在门外之人却出乎他的意料。 第五长醉和隐玉显然也没有想到,来之人竟是一个叫花子。 吉福马微微笑道:“请问有何贵干?” 叫花子向屋里瞟了眼,道:“我找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一听不禁好笑,他站起身走到门口,笑道:“我就是第五长醉。” 叫花子上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木门被轻轻敲响,吉福马走过去将门打开,结果站在门外之人却出乎他的意料。

第五长醉和隐玉显然也没有想到,来之人竟是一个叫花子。

吉福马微微笑道:“请问有何贵干?”

叫花子向屋里瞟了眼,道:“我找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一听不禁好笑,他站起身走到门口,笑道:“我就是第五长醉。”

叫花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忽然一龇牙笑道:“戒王有事相商,请第五少侠赏脸。”

“戒王?”第五长醉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这时,隐玉走过来道:“长醉,不要去,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呢。”

叫花子干笑几声,忽然摊开手掌,只见上面放着一枚铜子,他道:“这是给你的路费。”

第五长醉朗声大笑,道:“实在有趣。”

叫花子也跟着笑了起来,道:“第五少侠,请吧!”他转身就走,并不等第五长醉答话,似乎他已断定他一定会跟上来。

果然,第五长醉道:“我去看看。”

隐玉拽着他的手,道:“长醉,没准是圈套,别去了。”

第五长醉笑道:“我实在想看看出一个铜子请我去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物。”

隐玉噘着嘴,看着吉福马,似乎希望他能阻止第五长醉。

但吉福马却笑道:“早去早回。”

第五长醉点点头,随后对隐玉道:“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

隐玉虽然心里不愿意,但她却想时时与第五长醉在一起,便点头同意。

叫花子已经走出客栈,第五长醉和隐玉大步跟上去。

街上行人不多,店铺生意寡淡。

沉默了一会儿,隐玉道:“福马身上还有伤呢,万一此时花筱莹攻击他怎么办?”

第五长醉看看前面带路的叫花子,随后扭头冲她坏笑,道:“你似乎很担心他?那怎么不留下来和他在一起?”

隐玉忽然满眼含笑道:“你在吃醋?”

第五长醉大笑,道:“无论哪个女人,若是跟我了福马兄弟,都会幸福一生的。”

隐玉叹了口气道:“真看不出来他对绿罗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若好奇就去问问。”

“这种话怎么好意思问?”隐玉白了他一眼。

第五长醉的双眸却突然现出凄然的神色,他没有再开口。

隐玉看了看他,轻声道:“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你好像总是很轻松的样子,难道你真的没有害怕的事情吗?”

第五长醉道:“当然有了。”

“是什么?”

“我最害怕有狗咬我腿了。”

隐玉轻声笑起来,道:“你武功这么高,还怕狗咬你腿?”

“我武功再高,也还是怕的。”第五长醉苦笑着叹了口气。

“为什么?”隐玉忍不住好奇地问。

沉默了片刻,第五长醉叹气地说道:“因为我小时候被狗咬过。”

隐玉赶紧捂住自己的嘴,怕笑得太大声,惹路人笑话,她道:“你小时候?几岁?”

“十三、四岁吧,我逃出丰蜀国,四处流浪,晚上没地方睡,就躲在人家的草垛里,我刚躺下,就窜出一条大黑狗扑向我。”

隐玉忍住笑,问道:“后来呢?”

“后来,我拼命地跑,本来就一天没吃饭,走路都打晃,怎会跑得过狗呢?结果就被它咬住了小腿,死也不肯松开。”

听到这里,隐玉已再也笑不出来,她温柔地看着他。

第五长醉接着道:“我疼得满地打滚,大喊大叫,终于惊动了主人。主人拿着木棍喝跑黑狗,却误认为我是小偷,又挨了他一顿棍棒。”

隐玉偷偷瞟了眼他的小腿,道:“你小时候真可怜,后来呢?”

“我是绝不能死的,就算爬着也得逃出去,所以就拼命跑呗。”他扭头看向她,忽然笑了笑。

“留下伤疤了吗?”

“四个狗牙印。”

“所以直到现在你都在怕狗咬你腿?”

“这是第一次被狗咬,第二次是在山里,不过那次它没有咬到我,只是把我追得爬到一棵树上,它就在树下守着,整整一天它才走,我也在树上蹲了一天,饿得直想啃树皮。”

隐玉想笑又不好意思笑,脸都憋红了。

第五长醉瞥了她一眼,淡淡地道:“你想笑就笑呗,忍着干什么?我就从来不忍着什么。”

“什么都不忍?”

“当然了,比如现在我想握住你的手。”他果然拉起她的手。

隐玉全身一颤,不自觉地瞥了眼经过他们身边的路人。

她似乎想缩回来,但不知为何那只手就是死活不肯缩回来,反而与第五长醉十指相扣。


吉福马坐在小桌前,漆黑的眸子盯着茶杯,仿佛它是永远也研究不透的高深之物。

他在等待,等待绿罗跟他说实话,告诉他午后是谁找的她,又说了些什么。

如果她隐瞒,那么,他也只能请她离开了。

绿罗垂着头,沉默了很久,才轻声道:“吉公子……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吉福马抬眼看向她,忽然微微一笑,温和地道:“你想告诉我什么事?”

绿罗咬着嘴唇,良久才道:“你相信我是真的要离开夫人的吗?”

“我相信,你本来就是个善良的女孩子。”

“我也看得出来隐玉并不相信我。”

“她受过太多的骗,木棍蟒第一次出现时,就把她吓得半死。花筱莹很有头脑,隐玉自然会对你有戒心。”

绿罗忽然抬起眼睛直视着吉福马,道:“只要你相信我就够了,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吉公子……”

吉福马避开她的目光,道:“我相信你是真的想离开花筱莹的。”

绿罗又垂下头,沉默片刻才道:“今天,夫人找到我……”她停下,似乎没有勇气再说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