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陈浩派出的传令兵未能到达徐亮那里。幸亏机灵,与鬼子遭遇时发现敌人早,立即调头狂奔,坐在侧斗上的士兵回头向日军猛射。摩托车在鬼子火力追击下,一溜烟向西驰去,从西南方向绕过兰封追上了队伍,两人都负了轻伤。

商丘防线被突破,徐亮接到东、西面都有敌人的报告,心中也有些吃惊:“鬼子来的这么快!”立即命令部队执行早已报上级党组织批准的突围计划。此时车站的多数铁路器材已被耿中岳他们拆走,铁路员工连同家属已全部西撤,烧毁的铁路工人居住区还有余烬在冒烟。凶残、狂妄的日本侵略者绝对没有估计到已经部分组织起来的中国人民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牺牲的坚强抵抗意志。徐亮命令向东北方向,迎着敌人进攻的方向突围。临走,炸毁了车站的站房。

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开主要交通线长途徒步行军。部队尽量避开公路,甚至乡村的土路,沿着田间的小径行进。李维明带了两个战士在前面与队伍拉开了距离,充当尖兵。两翼都派出了侦察人员。几匹费了很大气力买来的骡子驮着沉重的物资行进在队伍中。

杨柳荫荫,麦浪滚滚,荷塘蛙鸣,榆槐绕庄。黄河下游美丽的田园风光被隆隆的炮声打破。侵略者的铁蹄闯进我们的家乡,中华五尺男儿在,岂容日寇逞凶狂!徐亮想到即将回到在党的直接领导下的战斗生活,思绪飞扬。

“叭!”一声枪响,距离很近。队伍停止前进。

侦查人员报告:“左边大约200米发现敌人。”左边一人多高的高粱地遮住了视线。

“有多少敌人?”“没……没看清楚,那边有一条大路,路那边的麦地里有人在割麦子,然后枪响了,我看见了几个鬼子,就赶紧跑回来报告。”

徐亮没有责怪这个侦察员,这些战士太需要训练了。虽说他们一直避开大路行军,但是这里人烟稠密,村落密集,阡陌纵横,路与路之间的距离都不太远。这个战士口中的“大路”其实就是乡间可以通过大车的泥土路。

徐亮叫梁有田带队伍隐蔽,老到的李维明此时也停止前进派了一个战士回来联络。徐亮让他们停止前进,就地警戒,自己亲自带了一个班的弟兄钻青纱帐向西悄悄潜进,接近路边,听见鬼子乌里哇啦的喊叫,那个侦察员向前一指,徐亮举起望远镜:几百个老百姓正在鬼子的刺刀威逼下收割麦子,路边快接近青纱帐的地方倒着一个被打倒的十五、六岁的男孩。徐亮明白,这是敌人“以战养战”的抢粮队,强迫老百姓收割成熟的小麦,直接抢走充当军粮,那孩子大概是想逃走,被鬼子杀害了。徐亮的怒火呼地一下窜到头顶,他强压怒火,继续观察,这伙鬼子共23人,其中包括一个显然是汉奸翻译官的家伙。两个鬼子守在麦秸垛边,其余的分散在四周监视民工干活,不时有鬼子用枪托和皮靴虐打身旁的中国百姓。靠路边有10 个鬼子背对青纱帐间隔站立着。大概是防止民工中再有人向青纱帐这边逃跑。

“打?还是不打?”徐亮脑子飞快地思考着,“这应该是鬼子一个小队,应该还有部分负责运输的鬼子,而且屯粮之处也不会太远,可能还有鬼子。附近还有没有其他的鬼子抢粮队?”很快他下定了决心:“打!身为中国军人,眼看中国百姓遭鬼子荼毒,岂有坐视之理?以自己的力量,干掉这些鬼子是有把握的,只要速战速决,不会有太大问题。鬼子兵力不足,主力都在前线进攻,后方守点的兵力有限,就算来增援,碰上了也不怕,而且担负守护坛坛罐罐任务的鬼子轻易不敢离开其守护对象。其他抢粮队来了也不会有太多兵力,而且不会有重武器,来了也是找死。而且老百姓可以趁机逃跑。干!”徐亮决心已定,让侦察员继续监视,自己退下来,向严学文一招手:“快,把梁营长和几个连长找来!”

人到齐了,连李维明也被替了回来。徐亮把情况和要消灭这股敌人的决定告诉了大家。小旺子一听:“好办,副团长,我把轻重机枪一字摆开,一次扫射,这伙鬼子就报销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要想卧倒隐蔽,我再用迫击炮点名,保证速战速决!”

二连长倪德平也是最早陈浩带来的兵,推了小旺子一把:“去去,败家子儿,就二十多个鬼子,用的着你这么浪费弹药?咱们是突围作战,补充困难,你那些重机枪、迫击炮,弹药用完了还不成了废铁?”

徐亮:“更重要的是,这样会误伤许多老百姓。”

“什么老百姓,汉奸!”

“怎么是汉奸?”

“给鬼子干活还不是汉奸?”

“你没看见他们都是被逼的?我们共……军人的责任就是要保护老百姓。”三连长争辩道。

徐亮一挥手:“别争了。我准备来个速战速决的打靶训练。”

大家一听来了兴致。

“你们,把咱们枪法好的弟兄全部集中起来,包括我、梁营长、倪连长、汪连长都算,选够23个,每人分配好射击目标,再给每个射手配两个辅助射手,三人一组向同一目标同时射击。瞄准好,听我枪响为信号,一齐射击,争取一次齐射干掉大部分敌人。”

“那我呢?”李维明问。

“看见南边的柳树林了吧?你带一个班悄悄迂回过去,这边枪响后,若残余的敌人隐蔽还击,你们绕到他们侧后,把他们收拾掉。”“是。”

“大家一定要注意隐蔽,不能让敌人发现。强调纪律,没有我的信号,决不能开枪!这里已是敌后,一定要速战速决!”

23个射击小组选好了,悄悄向前移动,隐蔽进入射击阵地,每组都分到了不同的射击目标。有几个辅助射手还是刚学会三点一线瞄准,从来都没有实弹射击过的新兵,他们都被搭配在骨干的旁边。

夕阳西下,有些晃眼。麦田间的鬼子不时走动,而路边的10个鬼子却都端着枪,站的笔挺。徐亮暗暗称奇:“这些鬼子真不简单,这军姿站的,也好,比靶场的靶子还好打。”

这些个日本兵从日本哪里来?宇都宫?长野?北海道?在家乡也应该是日本的百姓,如今为了他们的天皇陛下,为了他们“神圣”的大东亚圣战闯到中国腹地鲁豫交野烧杀抢掠。当他们张牙舞爪地面对中国百姓的时候,可曾想到要当徐亮训练射击的靶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