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十二章 民权分手 第二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在耿中岳他们拆除民权车站的铁路电话前,徐亮和陈浩通了一次电话。对战局的危急形势,他们的认识是一致的。陈浩表示形势虽险恶,但做为军人,一定忠于职守,没有命令决不擅自后退半步,为国捐躯在所不惜。还与徐亮商量是否在工人们拆除了民权车站的设施后将民权车站的部队大部分转移到兰封。在陈浩看来,掩护拆路的任务完成后,徐亮他们留在民权已没有太大必要,而且很危险,一旦敌军冲破商丘防线从东、北两面压过来,即使有撤退命令,怕是也难以脱险。

徐亮淡淡说道:“国难当头,身为军人,我想我们都会尽到我们的职责。”

陈浩显然误解了徐亮此话的意思,电话里的声音有些急:“徐兄,退回兰封可不是临阵脱逃,咱们在兰封以东的任务都完成了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不是说抗战必胜,咱们不在乎一城一地得失吗?对了,你还说过咱们不怕牺牲,但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徐大哥,把你那边的人带过来吧,咱们在兰封车站一起和鬼子拚,力量也大些。”

徐亮笑笑:“兄弟,你放心,我会带好这帮弟兄的,咱们的部队还要留着消灭鬼子,当然不能做无谓的牺牲了。”

陈浩道:“那太好了,这我就放心了。”

“耿段长的人急着拆线,不多说了,以后再联系怕是得派人跑了,看他们的架势好像明天就能把到开封的铁路全拆了也没问题。好了,不啰嗦了,他们等急了。”

“你们还是早点撤回来。”

“你也多保重。”

其实此时徐亮非但不想带部队向兰封靠拢,本来还有意劝陈浩把在西边的部队向东拉过来。

兰封车站之战,保四团受到一些损失,突击队伤亡了三分之一,二营虽然在攻取车站时伤亡较小,可是在随后抗击敌人反扑的战斗中伤亡近半。竹沟派来的同志也有两名在战斗中牺牲。是否应该继续在国民党军序列中战斗的议论又多起来。徐亮感觉到拉出去的时机渐渐成熟了。让他感到不好把握的是陈浩和二营。这个陈浩,正统思想根深蒂固,要让他脱离国民党军投奔到共产党的队伍里,的确千难万难。按照李维明的意见,把陈浩、董大海和其他不愿“起义”的人一律清除,把二营一并强行拉走。徐亮、梁有田不同意这个意见。徐亮说:“这样做不符合我党现行政策,现在是全民抗战时期,我们和国民党结成了抗日统一战线,如果我们杀了陈浩他们强行拉走队伍,那么就是公开‘哗变’,国民党想加什么‘叛变’、‘临阵脱逃’、‘破坏抗战’之类的罪名是很容易的,这不符合‘有理、有利、有节’原则,会损害我党的形象,不利统一战线工作。况且陈浩在部队中有相当的威信,如果杀掉他,不见得对我们拉走队伍有利。”

其实,徐亮内心深处真是不愿意对昨日共同战斗的战友下毒手。不过,一番话让李维明他们也不得不服气。

李维明:“那徐书记的意见呢?”

“我们要切实掌握好手头的部队,抓紧招募新兵,尽可能多地收集各种武器弹药、军用物资,悄悄在党员骨干中布置准备拉走的工作。”

“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呢?”

“这要选择好时机。目前东边的鬼子来势汹汹,北边的鬼子14师团也肯定不甘心失败,会再次进攻兰封。而国民党的主力部队都已撤退,留下的部队也都疲惫不堪,估计很难持久抵抗,等我们这支部队被隔断于敌后,拉走的时机就完全成熟了,这是马上就到的事情,我们要赶快向上级汇报,听取指示。”

“徐教官,为啥非要等鬼子把咱们隔到敌后,咱才打出自己的旗号?”说话的王平原是巩县兵工厂第一个入党的工人骨干。

“咱们被鬼子隔绝在敌后,那么无论向那个方向突围都是应该的,而且我们无论接受十八集团军、新四军或者其他我党军队的番号都是正当的,那是身陷敌后,不惧艰险,坚持抗战的需要。什么‘临阵脱逃’、‘哗变叛乱’之类的罪名是加不到我们头上的。如果今后国民党顽固派军队有对我们不利的行动,那是制造摩擦、破坏抗战,我们可以坚决还击。那些与我们合作抗战的国民党军,也不至于受到他们上边的刁难,这叫‘有理、有利、有节’”

“那,我们落进鬼子的包围圈是不是太冒险了?”

“呵呵,在国民党军队看来,这很危险,可是我们共产党的军队从来就是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下发展壮大的。日本鬼子的这种在广阔区域上的包围是一种战略包围态势而已。日军战斗力虽强,但兵力有限,只能集中于重要的点和线,在一个较大范围形成的所谓包围圈连一个到处是漏洞的破篱笆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算是一些篱笆桩。我们插到敌后并不是什么难事。日军执行命令坚决但很机械,在行进中即使与敌人遭遇,只要我们不与敌人纠缠,鬼子是不会放弃既定任务专门追击我们的。如果遇上小股鬼子,我们就坚决干掉他们。至于国民党方面,一旦日军占领了中心城市和重要交通线,他们则是整个地区全面撤退,会留下大量的、没有政权管理的“真空地带”,为我们在敌后放手发动群众,扩大抗日力量,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我们在沦陷区发展武装,建立抗日政权,那是代表国家、民族收复失地,是天经地义的。目前我们要抓住时机,积极招募兵员,补充武器弹药和各种物资,教育、训练部队,随时准备好打出我们自己的旗帜,在我们党的领导下独立自主地开展反对日本侵略者的光荣斗争!”

大家精神大振。

兰封车站之仗后,一战区给保四团补充了一些武器弹药,加上缴获的日军武器,此时徐亮掌握的一营以及部分直属队、机炮连的武器还算充足,起码人人有枪,还有些储备。特别是冲锋枪和机枪子弹得到了补充。但缴获的武器由于弹药和我国的弹药不通用,每支枪的子弹都不多。一战区还为攻占兰封车站发了一些大洋作为奖赏,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经费不足的困难。徐亮指示梁有田、严学文等人积极地向沿铁路线撤退的国民党军用大洋购买武器、弹药。还派人到巩县何武庭那里弄了些手榴弹,跟着耿中岳的施工车辆带了回来。兵工厂和铁路两方面来的兵员确是为这支部队的发展起到了不容小视的作用。

这些勤操练、爱学习、会宣传的纪律严明的队伍吸引了不少西撤难民中的年轻人。短短几天,就地补充了100多名新兵。

耿中岳他们向西撤走了,临行拉着徐亮的手:“兄弟保重,打完仗咱们好好喝一顿。”又对张林说:“跟着徐副团长好好干,多杀鬼子!”

谁知民权车站一别,他们再也没有见上面,这顿酒始终未能喝上。耿中岳后来带着妻女西撤陕西,在修建陇海铁路宝鸡至兰州段时遭遇鬼子飞机轰炸,牺牲于宝鸡西边的铁道线上。


敌14师团得到补充后又向兰封发起进攻。包围中国军队主力的目标已经不可能实现,此时土肥原一心想在赶在其他部队之前占领河南省会开封,然后尾追撤退中的我国部队在行进中抢占一战区司令部驻地郑州铁路枢纽。这个狂妄的家伙坚决主张扩大对中国的侵略,一贯用造成既成事实的做法逼迫上司按照他的意愿制定战略。如果他的企图得逞,既可以西进包抄防守黄河的国军,又可以沿平汉铁路南犯,进逼中国统帅部临时驻地武汉,而当时武汉地区的防守部署远未完成。

陈浩接到了退回开封的命令,此时兰封县城也已经弃守。陈浩急忙派团部传令兵开摩托车去通知徐亮。从东边退下来的部队传来消息:内黄集车站已被日军占领,兰封与民权之间的联系被切断!陈浩只好怀着不安的心情带领保四团在兰封的部队在激烈的枪炮声中向西撤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