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华铁血传奇 时空群豪列传. 第十九章.兵器装备的改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


一.


商周时期,人们已在弓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弩,秦以后人们开始制造并广泛使用齐发弩,它可以一齐发射数支箭,有三支箭槽的弩机。

众所周所弩是古代士兵作战时所持的兵器,而连发弩据史书记载只在是三国时期,曰:损益连弩谓之元戎,以铁为矢,矢长八寸,一弩十矢俱发。

但因其图本和实物早以失传,以至于是否存在过这种兵器都是一个迷.该弩创造性地发展了一弓一箭的结构将“连发”变为世界上唯一的现实。

经译文、论证、制造、操作实验所得出科学准确的数据,“损益连弩,谓之元戎,以铁为矢,矢长八寸,一弩十矢俱发。”

这句古语进行注释.是连弩:利用机械力量连续射箭的弓.一弩十矢:一把连弩,箭匣里装十支箭。

损:减少箭匣里的箭支数量。

填补箭匣内减少的箭支,损益连弩:随意增减改动箭支数量的连发弩俱发:总括的有顺序的把箭匣里的十支箭全都发射出去。

6秒可射出十支箭,谓之元戎:人们称连弩为主将。

以铁为矢:通常普通的箭是由镞、木杆、羽毛制成,箭在远距离飞行时,羽毛起平衡作用。

而连弩的箭若采用通常制法,箭身羽毛部位与箭匣壁发生阻碍,使箭支无法在重力作用下自然下落到发射位置。

所以连弩的箭采用非常规制法,“以铁为矢”是科学合理的。连弩的箭采用铁制就解决了几大问题:由于整支箭的尺寸只有“八寸”非铁制的箭,箭体轻,没有太大的杀伤力。铁矢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箭匣底部加附磁石,铁箭就会被吸附在箭槽上,解决了连弩向上仰射时弩身倾角大于90度,箭匣里的矢脱离箭槽倒向反方向,张弓向下俯射时箭支滑落的问题。

解决了连续供箭问题,连续供箭,连续发射得以完成。

矢长八寸:当时孔明对矢的长度为八寸是相当科学准确的。经制造实践,箭杆超过八寸,箭匣增长,机关互动就不畅通,铁矢超过八寸重量增加,会影响箭的射程;而箭的尺寸小于八寸,箭匣缩短,弩的弦臂张开间距小,发射力量就会减弱。所以“矢长八寸”是最佳尺寸。

全铁的箭加装羽毛困难,无羽的铁箭在远距离飞行时会失去平衡而翻滚,达不到远射武器的作用。

木制箭杆的制作要求精度高,人工制作难度大,不易大量制造使用。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限制使诸葛亮及其后人没能解决“矢”存在的问题,导致连弩的实用性大大降低,加之损益连弩机关互动要求精度高,在野外使用时部件受阴雨等天气的影响易变形从而使连弩发射机关失灵,而被军事部门冷落,直至消失。

人们对它深奥玄妙的组合,神奇的功能、独特的箭矢记载下了“神弩之功,一何微妙”“损益连弩,谓之元戎,以铁为矢,矢长八寸,一弩十矢俱发。”

损益连弩功能数据:容箭量10支,矢长八寸(古尺),弩长65厘米,弓臂拉力150斤。 射程:铁矢50米连弩射程依据弓臂力量大小不等而改变,普矢无羽箭,矢谓之飞枪120米,单发精确射击30米全中靶,连发快射6秒钟射完十箭。

黎剑采用了大胆的设计,此时他已指导人们炼出合金精钢, 弩矢仅长三寸,全部合金精钢制作, 弓臂也是精钢制作,拉力增加到500斤,可一弩50矢, 俱连发,还可携带装烈性炸药的炸矢,信号矢.这都是别的军队没有的。


二.


历史会如此迂回。

剑并非中原发明,刀才是正宗原产,然而从东周到西汉初,刀却一度被废弃了,而长刀则消沉得更久。

商代铜刀长度很短,长者也只与罗马短剑相当,充其量算把西瓜刀。也许正因短刀重量较沉,灵活性反而比不上短剑,西周才受北方游牧民族影响废刀用剑了。

短刀第二次出现已经是时隔八九年的西汉了。西汉是铁的时代,蓬勃兴起的炼钢业将汉军队铸成为那个时代罕见的钢铁雄师。

钢铁提供了兵器更为坚韧的骨骼,催生出长达 1米的环首刀。在尚无马鞍和马蹬的骑兵眼中,那粗犷有余细致不足的直窄刀身蕴含了前所未见的凌厉杀气,厚实的刀背将轻易承受住猛烈挥砍的应力,使他们化身为扑袭的猎鹰。

环首刀彻底取代长剑是在东汉末年,在那之后它将作为一个经典和传奇横跨过 300年时光直达隋唐。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短刀在东晋就出现了分裂,导致两种刀式的并行发展,一种是直窄样式,另一种是近代常见的宽体样式。

但古人对事物的革新总是异常谨慎,就如同他们腰里别着剑鞘千余年,才在波斯双环的影响下,用绳将刀剑挂在腰际,宽体刀还要再承受几百年的寂寞。对环首刀的改进就是增加护手,并取消了刀柄端的圆环,这个转变自魏晋始至唐成熟,但这已经使环首刀再无法称为环首了。

改进后的刀分为三种,其中的战刀称作横刀。

尽管环首刀日后将在中国完全绝迹,但“唐样大刀”却很可能在某种程度上造就了日本太刀,并于明代重返故里。大动乱的年代到来了,那称得上帝国最黑暗的时期之一,充斥着嗜杀成性的暴君,战乱迭起刺激了武器技术的发展。

攘平动乱的宋朝既是刀复归的时代,也是刀发扬的时代,短刀改变了,长刀东山再起。直窄刀身有联为一体的刀脊,令同样宽度的刀身能承受更大应力,从而斩甲断骨,但却缺乏使刀刃开膛破腹的流畅弧线。

弧曲刀身恰好相反,柔韧有余而刚硬不足。但这只是欧洲和西亚的难题,中国用坚重的宽体刀将两者合而为一,这完美的结合将只有日本太刀的灵活锋锐可以打破。

太刀说来就来了,高碳钢精锻而成的微弧刀身异常迅猛,令人与兵器皆数粗制滥造的军队大为惶恐。

师夷长技不敢当,因为黎军缺乏倭寇的野蛮,但对兵器样式的学习倒显得相当诚恳。

于是短刀序列成了一水日式,从 1米长的单手刀,到 2米长的双手刀,连骑兵也未能脱离此列。

可惜武备无力阻止政治腐败和人心叛离,而迂腐又最终断送了华夏基业。当欧洲枪炮在华夏土地炸响时,无论精致的武官刀,还是宽大的士兵刀,唯一的用处就只剩下宣誓了。

黎剑综合各朝各家之经典设计了突刺军刀,马刀,步刀, 环首刀长刀,等。均列为军队正式装备,剑有三个要素,一是长度,二是灵活性,三是结构强度。

长度利于先发制人和扩大防护,灵活性利于攻守应变,结构强度则决定剑的弯折。

短剑灵活有余而长度不足,因此在步兵大量出现树立了剑之地位的春秋战国之交,剑的长度也在逐步延长。

延长的办法是改进剑身剖面,或许还会将背和刃分用含锡不同的铜水浇铸,这些办法都有助于提高剑身强度,使剑更为修长。

于是战国便有了 6、70厘米长的铜剑,而在登峰造极的西汉,这项纪录更突破了 1.1米。造型平直而精致的剑是中国武学的标志之一,但实际上这个标志却只风光了不到1000年,倍受推崇的时光则更短。

随着剑的不断延长,问题出现了,固然长度能增强剑的攻击优势,但却降低了原先近距离击刺的功能,反而更多的需要使用劈砍,而日益成长的骑兵更是迫切需求专业的劈砍兵器。

于是环首刀应运而生,厚实的刀背比剑更不易弯折,同时制造工艺更简单。至于击刺功能,与短刀手默契配合的长矛手将成为唯一的专业者。

剑曾将刀置于末路,但当技术更为提高后,刀又反过来要置剑于绝境了。剑失去了实用功能,越来越归于装饰,向着高雅轻巧过渡,进入隋唐以后,就连官员也很少佩剑了。

不过当装饰性发展到一定阶段,审美的需求就会掩盖掉功能的缺陷,宋代武官玩物一般的短剑就是证明,更不要提近代乃至当代那些装饰华丽的匕首剑了。

黎剑对并不太感兴趣,虽然他的名字有剑,但他认为不实用,只为自己的部队设计了军官配剑,和 特战侦察用匕首剑。

钝器。有锤、鞭、锏、殳等。殳,就是大头棍,最简单最易得的兵器,在头上砸一下也够你受的,如果再钉几根钉子,就成了狼牙棒,更能致人死命。这里的鞭是所谓钢鞭而不是软鞭,和锏形状各异,但都是金属或包金属的短棍。

长的软鞭在战场上用不着,挥舞起来,恐怕更容易打到自己人。锤,据说是从羌人那里传来的,作为将领的个人武器是有,也可以当仪仗或刑具,但使用者得用巨大的力气,似乎没有成队用锤的部队。

这些兵器殳算特例,有把它列如编制的,但常是临时凑合的军队。如牧野之战,纣王发给战俘和囚犯殳,将他们驱上战场,结果“前徒倒戈,血流飘殳”。

软兵器。

如软鞭、飞锤、飞抓、三节棍、九节鞭等,这些武器一般在个人格斗中能发挥一定作用,但军队是一部协调运作的战争机器,这种易误伤战友的器械是派不了多大用处的。

这几样大多是为给人造成钝器打击伤害,飞抓则可以让盗贼攀援房墙。严格地说,这些是凶器而非兵器。

叉、铛、狼筅等。这些武器都可以说是矛的变种,叉有两股也有三股,西方的所谓戟其实是三股叉,中国人又叫它三叉戟,原本是渔民的捕鱼工具,被视为海王的象征。

相对来说,三股叉中间那一股长些,刺人最利,两股的用力平均,反不那么锋利。

但叉刺人是力量会被支叉挡住,刺得不深,杀伤力不足,不如矛,但叉可以较方便地挑起东西,而且招架敌人的武器更合用,所以也用存在的理由。

骑兵用三股的马叉比较多。

铛,其实也是叉,但旁边两股只是稍呈弧型向前弯曲,据说攻防兼备,但用的面不广,我知道的只有隋唐演义里宇文成都用过。

狼筅,是一根大毛竹,留下枝伢,头上安一矛头,看上去极其笨重,但抵挡敌人的刀枪很有效,戚继光平倭时把它作为重要的防御武器。

另外还有月牙朝里弯曲的铲,那是对付攀梯登城的敌军的。

这些特种兵器他虽然不重视,但也未忽略,他派手下联勤人员改进,并小规模装备了部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