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一个叫吴哲的男人

璨月小憩空间 收藏 6 171
导读:欣赏一个叫吴哲的男人

吴哲,在这些人里他是戏份最少的一个,要是按1号,2号,3号排他至少是男7号。三多说,吴哲,军事、外语双学士,光电硕士,空军少校。我当时是吃惊的,这个书生也通过了老A惨无人道的考试?见到他,觉得眼熟,那,那不是谁吗?无论如何努力都想不起他是谁!(呵呵,鄙视自己的记性,即使是帅哥也没记性,后来经同志们提醒才想起来,是简宁。)虽然想不起来他是谁,还是觉得亲切的很。

吴哲是个性的。光看他和袁朗的斗嘴就是享受。每次报告后面都是有理有节的质问,不似三多般笨拙。每次报告完除了被扣分,从来没有成功过,但下次他还会毫不畏惧的接着报告,不似成才般圆滑。每次报告,他知道不会有什么改变,不会有什么公平,他只是说了他想说的话。扣分了,受体罚了,他承受他明知会承受的结果,不似拓永刚般倔强。

吴哲是坚韧的。老A的训练是残酷的,残酷不仅仅在于生理上的超负荷,更重要的是心理上的。我们听到的抱怨最多的是小拓,同样是少校的吴哲几乎不抱怨,他说的最多的是“平常心”。他忍了常人所不能忍的体能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以他的资历、地位注定了,他承受的压力比三多和成才大的多。但他时刻告诫自己拥有一颗平常心,所以他比和他资历相当的小拓走的远的多。

吴哲是聪明的。模拟演习,是他们进老A最后一道坎,三多勇敢绝决;成才临阵脱逃;吴哲半路识破。呵呵,可以想象袁朗的失望,自己精心的导演,策划,偷偷躲在幕后想看好戏,结果被他想耍的人戳穿,多懊恼。

吴哲是深谋远虑的。吴哲在接受袁朗的评估时的反戈一击,怎一个精彩了得。三多说的对,吴哲咬牙忍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天。当袁朗说“我敬佩一位老军人,他说他费尽心血却不敢妄谈胜利,他只想他的部下在战场上能少死几个人,他说这是军人的人道。”我想是个人都会被打动的,可吴哲不,吴哲说:“我自己已经很能辩,今天我发现你比我更能辩,我们这样的人有个特点,相信自己的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当袁朗抛给他钥匙,他说我现在就要去,晚了怕有假。多有气势,我忍不住要为他鼓掌。他的不畏强权,我十分敬佩。我想这点也打动了袁朗。

吴哲是豁达的。当他第一次杀人,他呕吐了,我想那一刻他也很难过。他问“10匹马的粉,能害很多很多人吧”“我救了很多很多人吧。”给自己一个接受的理由,于是,心上的那道坎就如此轻松的过去了。不似三多撕心裂肺般挣扎和煎熬。

吴哲是善良的。当袁朗说,他能把许三多当朋友,很不容易。(惭愧,记不住原话了)我不以为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当许三多是朋友,他们太不同,吴哲机灵,三多木讷;吴哲聪明,三多死笨;吴哲乐观,三多钻牛角尖;吴哲生来就是精英,三多是如此艰难的成长为兵王。在这里每一个都是顶尖的好手,没有人再会为了333个腹部绕杠把三多当成英雄。即使在吴哲坦然承认在演习中三多是最棒的时候,我还是问吴哲的心里真的当三多是朋友吗?当三多躲在房间里,无休无止的睡觉,吴哲来了,说我种的花都开了,要不要看看。说那我只好把花摘来给你看。当三多要休长假,吴哲来了,说穿我的衣服,背我的包,拿我的相机。三多的心里知道,他们怕他不回来。当三多要借20万,吴哲说,我这种有钱人当然拿出了存折。吴哲说,三多你们家还要人么?我来!我这时才承认,吴哲真的当三多是朋友。用561的话说,不是朋友还能是什么呢?

说一句平常心是容易的,但拥有一颗平常心容易吗?聪明如他,却如此谦和,足以让我说一句

欣赏一个叫吴哲的男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