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雄风 第二部 争霸南洋 第四十六章 饥荒(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41/


中国人最崇拜的神是什么?不是龙不是玉帝如来也不是号称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而是以大吃著名的饕餮。为什么?这根源于深入骨髓的饥荒。

在去年底就初露狰狞面目的饥荒,到农历六月份即阳历七月份,青黄不接之时,达到了顶峰。饥饿的人们,只要能填饱肚子,什么都吃:野菜、树皮、堪至连不能消化的观音土也填进了肚子。

一些老实巴交的农民,吃着树皮就着野菜,死挨到现在,巴望着田里能够打出些粮食来。谁知,城里的官兵比他们还饥饿,成群结队的出来抢粮,但此时那还有粮给他们抢?于是这些饥饿的大兵们,将抢劫的地方转到了还处于半生不熟的田地里。这些大兵原本是农户,割起稻谷来熟练得很,不消半日就可抢光数百亩粮田。半熟的粮食虽难以下咽,好在能填饱肚子,大兵们自然是满载而归了。留下的是满是稻根的农田和绝望的农民。

“这日子没法过了!”

“反了!反了!”

一些大胆的农民终于揭杆而起了,仿佛是一夜之间,起义的浪潮就遍布江西、湖北、陕西、山西、河南、云南、贵州、广西数省。除京畿和东北还算太平外,清统治区到处都是烽火。数千处农民起义军不断的“劫富济贫”,又不断的互相吞并之下,慢慢的发展壮大成十几支大的队伍。

这些队伍不少被我所控制,他们的领袖有很多都是情报部的联络员。这些受我控制的队伍由于有我的援助,不需要抢劫也能生存,能够保持严明纪律,在百姓中的口碑很好,发展也很迅速。其它几支比较强的起义队伍控制在天地会、湖北哥佬会、华北白莲教的手中。这些起义军抢光了富户和地主之后,转而抢起了贫民,组织虽庞大但结构松散,在百姓中的口碑也很差,难以形成气候。

饥荒意味着起义、起义意味着更大的饥荒、更大的饥荒意味着死更多的人、爆发更大的起义。马尔撒斯人口理论认为,在有限的自然资源下,当人口数量达到一定限度,就会出现大规模的战争和天灾,战争与天灾的结果是,出生率大幅度的下降,人们大量死亡,人口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压力大幅度的下降。这是大自然对人口膨胀的自然调节,也可以说是大自然对需求无度的人类的惩罚。

中国此时的人口已将近四亿,如果用后世的方法建高产农田的话。那么现在这人口基数是刚刚好的,不多也不少。

我希望看到的是农民起义扫荡一切封建势力,为新中国建立后迅速推广我的治国思想做准备。所谓不破不立,不破除封建势力而想用中国富强党的三民主义思想迅速武装人民的头脑是不可能的。消灭一种腐朽落后的思想最快捷的办法就是连肉剜去。一张白纸好作画,如果这张白纸上已经被涂得满目疮痍了,那未要想再作画的话,除了返回造纸厂再生,别无他法。然而,重生是痛苦的,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泱泱大国。每次重生,都意味着血海尸山。

作为一个中国人,没人愿意看到自己的国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无动于终,我也一样。我不愿意看到多灾多难的贫苦百姓在这场饥荒中死得过多,采取了许多应急的办法,解除百姓饥荒。这些应争办法中,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开粮放粥。新政府在邻近各省广设粥厂,不过设置粥厂也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必须辅以其他多种手段。先是鼓励饥民逃往我所控制的三个省:四川、湖南、广东。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饥民到来之后的生存问题。我在这三省同时开工了上万处水利和筑路工程,参与兴修水利和筑路的饥民不领工钱,而是以粮代资,一个壮劳力工作一天可以领到足够四人温饱的粮食。

这些工程当中规模最大的,当数从洞庭湖湘江码头一直到广州珠江口的铁路,考虑到这条铁路必定是中国将来的主干线,所以按复式铁路设计。路基打得很宽,可以辅设二条铁轨。这条铁路的规划参照后世京广线的设计,将沿途各主要经济地带连接起来。为了赶工期,并且尽可能多的吸收饥民,这一巨大工程,被分成数百段,各段同时开工,参与民工上百万人。预计只需半年,就可以全线开通。钢轨的生产跟不上,就采取先打好路基、遂道,后辅钢轨的办法。工兵营是最有建筑经验的组织,他们承担的是各地段的攻坚任务,比如架桥,打遂道等等。除铁路之外,公路建设也上马了,拓宽加固川、湘、粤三省的原有官道,使之能够达到后世三级公路的标准。另外还有几项大的工程:洞庭湖和长江的防汛工程;兴建攀技花和六盘水的二个大型工业基地;南充石油开采和石油练化厂扩建;老基地的五期扩展工程。

这些措施有力的解决了饥民的生存问题,截止到十月份,涌进来的高达五百万之众的饥民,大多数都被当地的工程部招去。这些工程一方面保证了饥民不再挨饿,另一方面为近万项工程的实施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当然猛增的人口,对三省的粮食产生的压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好在我从去年起就储备了大量的粮食,而今年春播时又及时的将优质水稻推广到了珠江平原、洞庭湖平原、成都平原这三个粮食主产地,预计今夏可以使产量翻上一倍。等夏粮收上来,不但可以解决自己的粮食问题还可能会有大量的富余。

这一系列的大工程大动作,如果仅是依靠市场调节是肯定不行的,只有在高度集权的政府领导下的廉洁高效的政府,实行的计划经济才能很好的实现。苏联立国后依靠计划经济,仅用了二个五的计划就将贫穷落后的俄罗斯,建设成为工业方面仅次于美国,欧洲第一的超级大国。无独有偶,后世的中国依靠计划经济只用了不到三个五年计划,就将一穷二白的中国变成了工业大国。计划经济的伟力由此可见一斑。但高度集权的国家,没有有效的监督机制,无法长期保障政府的廉洁高效,大批犯了错误的领导干部也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因此在建国初发挥了巨大作用的计划经济,随着生存危机的解决,慢慢的会丧失了他的积极作用,一些消极的危害慢慢的成为主流。

参照历史上实施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得与失,中国富强党作出了明智的决定,在解放战争和建国初期,实行集权的计划经济,等国家基础工业建好之后放开手脚,用市场来调节生产资料。

一些救济灾民的有利措施,使我的善名远播,不但巩固了原来的千万信徒,还使的寿佛教教民数量得以迅速扩展。从人数上来看,寿佛教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宗教了。鉴于原有的儒教、佛教、道教、***教、***长期采用愚民的教义,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尽的灾难,被永久性的废除了,只保留一些著名的宗教景点供人参观。原有的寺院、教堂、庙宇等宗教活动场所变成了寿佛教的寺院和小学教室。寺院得到的信徒香火钱用来供养小学,这一举措让千万教民儿童走进了学校。

六月八日我又接到天大喜讯,海军全歼了西班牙的远征舰队。这支由西班牙驻印度洋和驻吉隆坡两支舰队组成的远征军,在中国海军的打击下,被击沉战舰三艘,击伤并俘获战舰十六艘,全部完整的俘获了随舰而来的七十艘武装商船,三个西班牙陆军团全灭。

我命令将这些西班牙战舰全部送到九龙造船厂加装涡轮蒸汽机,那掩人耳目的风帆全部不要了,这样可以增加战舰速度,最快可以达到十七节!

那多达四千人的西班牙和印度俘虏也没有采取当初的为了保密而全部杀掉的政策,充许他们担任商船水手,三年后他们可以选择由家人赎回或自己赚取工钱赎回自己。不过他们要想自己赎回自己至少得干二十年。

战俘中一些高级将领被严密的看守起来,准备将来当作礼物送给西班牙,毕竟一个过气的西班牙帝国并不是我的首要大敌,我的主要敌人是英国。当然在这此期间我也不会白养他们,他们丰富的海上经验,是我宝贵的财富,我需要他们教导我海军学院的学生。

布尔布隆的那艘六千吨的旗舰马德里号则进行彻底的改造,包上厚实的铁甲,等到十月份钨钢生产出来后,再加装新式中华神炮五十门。据科技部宣称这种新式中华神炮口径高达208毫米,最大射程达十二公里。以这样的大炮武装起来的战舰,将是无敌的!

现在海军已有了一百二十艘武装商船,一次就可以运输二万多人。正好可以加速南洋开发计划。这些商船被一分为二,五十艘仍归海军使用。另外七十艘归在龙居公司,下面新成立的海运公司使用,专职负责南洋开发计划的运输。

海军和陆战师稍事休整后,于七月一日又出发了,这次他们的任务是趁虚占领吉隆坡,控制马六甲,同时担任靖清整个南洋的海盗的任务。从情报上看,吉隆坡目前仅西班牙一个团驻守,又没有舰队护卫,此次作战还得到了兰芳共和国的支持。在这么多有利条件下,用十一艘巨舰和五十条大吨位的武装商船,运送的一万五千多人的陆战师去进攻,仅一千人防守的吉隆坡,那还不十拿九稳。我倒有点觉得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与清剿海盗相比,攻占吉隆坡倒是小菜一碟。南洋一带海盗众多,他们虽没有大船但胜在熟悉海洋,要是和中国海军捉起迷藏来,倒是一件十分头痛的事。

忙完了这些内政,处于我们南方新政府战略包围圈之中的云南、贵州、广西三省也就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1839年10月20日,我亲率已在梧州整编好的铁血第二军和铁血第一军的步兵师在航空特战旅的配合下,作为主力进攻清兵重兵驻扎的南宁。同时,山地旅从永州沿湘水、灵渠、漓水进攻桂林。独立一师从攀枝花出发进攻昆明。湖南北部有张炮的重火力师和洞庭湖水师防卫可保无恙。面向江西那边根本不需防卫,琦鄯的江西兵现在已基本成为我的教民了,只要我一声令下,就会在一夜之间变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