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180.别了,记忆里的超级大国!

7821144 收藏 7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size][/URL] [内容简介] 德意联军做为第一批欧洲干涉军来了.可是,M国南北两方竟然都很清楚,就算欧洲愿放M国一马,M国的长久混乱局面也已形成.因为,中华帝国实实在在的制造出了任谁也无法轻视的第三方势力,甚至有成为最强大一方的潜力.因为此势力的支持者或潜在支持者,占了M国总人口的一半,受压迫的现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德意联军做为第一批欧洲干涉军来了.可是,M国南北两方竟然都很清楚,就算欧洲愿放M国一马,M国的长久混乱局面也已形成.因为,中华帝国实实在在的制造出了任谁也无法轻视的第三方势力,甚至有成为最强大一方的潜力.因为此势力的支持者或潜在支持者,占了M国总人口的一半,受压迫的现实又使几个不同种族很团结.同时,他们身后的中华帝国现在的政治制度很先进,经济科技重新进入世界一流境界,军事力量能与世界任一强国决战.

但有得必有失,中华帝国在美洲的总体强势地位,在M国的准强势地位,竟使所有欧洲强国妒嫉并警觉起来,包括关系良好的德意志帝国在内.但各个白人势力以百年计的掠夺屠杀,不可能像中华帝国那样得到其他种族的信任,也就根本无法改变中华帝国在美洲潜藏的巨大人力优势,只能在地利上给中华帝国制造困难.

那么,中华帝国会因此与德意志闹矛盾吗?

以载镔的个人性格习惯还有可能,但中华帝国真正的决策中心是国家战略决策委员会的一群精英,载镔从没有死抓一切权力不放.中华帝国对M策略的中心是:能肢解M国就一定不能放手,但与南北两方都只是相互利用关系.大而言之是,决不直接插在任何白人势力中间.中华帝国只能是M国各势力的平衡点.

因而,援南志愿军十分大方的同意了南方政府和德意联军的要求,让出了萨勘斯和内拉布斯加两州的占领区,愿意率领归附在身周的黑人和印第安人重回西部,开辟真正的西线战场,将曾经的西线,现在的中线,让给南军和德意联军.回报是获得一批军火,全部是优质的德意志军械.欧洲几国还要平价提供一批机械设备.想获得中华抗暴军辛辛苦苦打下的地盘儿,还能就近控制德萨克斯,不出点血怎么行.

同时,中华帝国对南方政府,不论是语言上还是行动上,照样是一副全力支持姿态.并不以战斗为主的犹太人和许多黑人印第安人特务人员不但进入北方大肆破坏,政治宣传上更是不遗余力,使各受压迫种族认识到,仇恨白人和消极怠工有作用,但没有必要.要想获得平等人权,指望任何一个白人势力都如水中捞月,只有建立自身的力量才能一劳永逸.因而,帮助北方打败南方是最愚蠢的行为,使M国内战双方势均力敌才是最佳选择.不要去管南方人怎样坚持农奴制,要想到,当南方人失败时,就是受压迫种族更大灾难的开始,因为所有白人集体的思想均没有大的不同,他们即便会尊重其他种族,也是在遥远的未来.所以,各受压迫种族最大的希望不能仅是未来,何不现在就争取不受白人势力管制,去建设自己的家园,为自己而活呢?

或许,美洲黑人还有短时间的迷惘,但印第安人却在第一时间与中华帝国同呼吸共命运了.白人要利用黑奴的免费劳动力,对印第安人就是纯粹的种族灭绝政策了.因为,只有把原住民杀光,才能真正使美洲再成无主之地.悲惨的印第安人从西班牙人开始,经受了白人几百年的屠杀,早已看透了白人的残忍.当中华帝国的势力出现在美洲后,被逼着睁大眼睛的印第安人智者研究了华夏民族的历史,那个东方民族也许不能用善良来形容,但决不残忍,是一个平和对待周边国家,平等融合外来民族的国家.而且,这是一个有能力维护弱小的实力国家.于是,不想被白人杀光灭绝的印第安人还犹豫什么?

1871年十月中旬,德意联军和南军展开了对北军的攻势,但进展似乎不那么顺利.一万二千生力军不说没有作用,却有大树无根之虑,没有团结在中华抗暴军周围两百多万人的根基力量,西方人在战略根本认识上,比华夏智慧笨拙很多.中华战略决策集体没有胡乱瞧不起西方人,凭欧洲的野蛮干涉方式,的确很难分裂M国.可以肯定,载镔决不会说出原史中北方战胜了分裂主义者的事实,但华夏精英就是能看出,没有中华帝国插手,欧洲人很难奈何M国北方.不过,德意联军还真能在道义上站住脚.当北方政府抗议德意两国粗暴干涉M国内政时,德意联军竟然回答说:"我们与中华帝国一样,是在支持受压迫民族的反抗.所以,北方政府错了,我们来此的口号与目的并不是贵方所以为的支持南方."

北方政府就算是一群傻瓜,也知道同样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德意两国是挂羊头卖狗肉.可是,却怎能找出任何有力理由说这个借口不正义呢!更不敢说华人黑人印第安人就是受压迫的命,不应该为了民族生存的权力战斗.

当然,两帮骗子的争论与胶着的战争却让暂时抽出身的中华抗暴军大加利用,重入加州的刘永福将军率大军于十月十九号再次攻陷洛杉矶,并准备长期占领.当送给德意联军的原占领区内的百姓随后进入洛城地区时,战火中不断壮大的抗暴军已肃清了白人势力,加州西部在短短不到一个月里,基本上被抗暴军所控制.

十一月下旬,抗暴军主力马不停蹄出击千里,目标直指美洲受压迫民族的第一个革命根据地旧金山.

二十一日,抗暴军以两万两千人的优势兵力与北方不到一万人的留守军队冒着严寒于海湾区的圣何塞附近交战.而孤独的M军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内战中的北方政府根本无力给予西部足够的重视,无法通过移民手段以增强西部统治,事实上也来不及.所以,表面上的旧金山是在M军统治下,但因为M军不敢在此对有色人种施以暴政,于是这个最初的根据地闻风汇聚起越来越多的华人~黑人和印第安人,暗中的旧金山早是受压迫种族的天下.就像一个沉默着,只要再注入一股活力就无比强大的巨人.所以,当抗暴军打回老根据地的消息传来后,三族人民开始发出了冲天怒吼,这片大陆的西部,不再是白人的天下.

二十四日,抗暴军击败了M军,成为了旧金山这个华人黑人用生命奋斗过的城市的主人.同日,三族联合抗暴军总司令刘永福将军庄严宣布:"以洛城和旧金山互为支持的华人~黑人暨印第安人三民族自治领正式成立.从此,我们不再接受任何不平等待遇,我们要建设为我们自己服务的军政工文体系.为了这个正义与关乎生存与否的目标,自治领人民誓与任何想将压迫奴役我们的侵略者战斗到底......"

四个月后,载镔将手头国内事务交待给了内阁,自己风一般越过太平洋以庆贺自治领成立.他不好去里士满见管风平,却与刘永福等人畅谈多日,并制订了今后的M国战略大纲.可惜,载镔无法在美洲多留,只在旧金山待了一个星期就不得不回国,错过了和偶像的会晤.

西部自治领响彻世界的宣言照亮了北美所有华人黑人和印第安人眼前昏暗的道路.像一盏明灯,指引着北美受压迫民族何去何从的方向.到1872年上半年为止,被多方压迫的M国北方所属人口已减少到一千七百万,剩下的几百万有色人种千方百计要离开.南方所属人口减少到了六百万,同样有大批黑奴思念着逃跑.但西部三族自治领的人口,不算残留的白人也增加到了七百多万.因三族自治领为了自身生存而必然支持南方,就此,北方的人口优势荡然无存.其工业在多方势力的破坏下,战争支持力持续下降,孤军奋战的北军力不从心了.除了中华抗暴军没尽全力的西线战场外,兵力不足的东线和中线北军继沃森顿失守后节节退却,集中了北方大部分工业的五大湖区就要暴露在南军和欧洲干涉势力的炮口下.

而有了更多人口支持的抗暴军兵力如吹气球般扩张到九万多人,按中华帝国军制遍成了四个整遍师和一个独立师,军队改称西部民族自治领自卫军,并以此力量占领了整个加州后,势力扩展进了勒俄冈和内达华两州.特别是勒俄冈州,被抗暴军占领了将近一半地域了.接着,自治自卫军应南方政府要求继续向北方占领区进攻.这正是北军感到力不从心的一大主因,以南军和区区一万多兵力的德意联军,不可能令北军支持不住.

这,才是真正的三国鼎立,这才是政治上最利于平衡的三角关系.当然,经过七个多月的战争,北军渐渐承受不了三方的军事压力,有了失衡的迹象.而自治领军队和德意联军当然不好转帮北方.于是,F国人出手了,在南方政府的身后温柔的捅了一刀.

1872年六月,F国在明,D国在暗,两国先使默西哥宣布要收回被M国强占的新默西哥州.接着,德萨克斯独立组织宣布实行自治.对此,南方政府恼火之极,其实,基本上是被欧洲列强控制的南方政府并没有彻底打败北方的打算,只是觉得发言权越大越好.哪知,欧洲认为南方的发言权足够大了.只是因为D国人隐藏的很好,辱骂和回师的南军都是由F国人率默西哥和德萨克斯俩小弟接了下来.但F国人表明了支持北方,根本不在意南方怎么样,只要D国和Y国没问题就是了.倒是北方政府也一起大骂,让F国人很不好受.不骂就怪了,因为南方骂F国还是因为被[自己人]阴了一把,可北方却知道F国人一点好心都欠奉,只是为了把M国肢解的更彻底而已.什么支持北方?纯粹是黄鼠狼给鸡拜年.还有Y国,其政府是头号不安好心.

时至此时,坐立不安的E国人终于安静下来.因不想自己成为下一个被害者,最不愿看到M国分裂的E国一直在筹划怎样支持M国北方.但是,中华帝国的强力介入使E国的所有计划均成为泡影.西欧无法将过多力量投入美洲,但对欧洲本土的控制力却没话说.既然中华帝国成了肢解M国的主力军,那西欧国家就能腾出手来遏制E国可能的行动,利用E国一百多年后都无法与周边国家搞好关系的局势,给予了E国欧洲国土以强大压力,不给其轻举妄动的机会.但从1870年底起,西欧减轻了对E国的压力,但E国的一切反应都已来不及了.被E国寄予厚望的M国挡箭牌免不了被拆散,欧洲金融家的眼光必将注视到从来不和欧洲一条心的欧洲部分.E国,开始为自己操心吧!

北极熊闷声审视了一番熊掌,看出了无法出掌的现实,于是躲进了熊窝,M国北方失去了最后一个有实力的可能的帮手,一切只能靠自己了.而北方政府无疑要比半傀儡性质的南方政府更有政治远见.政治家眼中,没有绝对的敌人和朋友,虽然全世界有实力,手够长,同时也敢于伸手的国家都亲临北美,并无一例外都是北方政府现实中的敌人.但北方政治家有把握从敌人中拉拢到朋友,问题只在选择谁,但前提必然是默认M国分裂的事实.

约翰逊总统和伦肯对面枯坐苦思了一天,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胜利的无望.当然,两人都是杰出的政治家,并非承认失败,而是北方人必需暂时蛰伏.那么,约翰逊和伦肯觉得胜机渺茫吗?

不.他们都认为,即便是面对如此多的敌人,北方人民要是愿意拼个鱼死网破,照样能取得战争胜利,只是两种情况必然发生,旷日持久和惨胜.可是,北方政府是维护国家统一的正统政府啊,难道能眼看着国家被打烂?

那样一来,可能更遂了敌人所愿,因为那将使M国更容易受制于人.因此,不管心中如何不愿,北方政府不能不承认几个自治领,事实上,外来敌人和南方人也从没有反对北方的国家正统地位.

光承认几个自治领还不行,必需要就此让孤独的北方政府有一个可以成为朋友的势力.这个朋友由谁担当最合适呢?约翰逊和伦肯不约而同的将自以为是最恰当人选的Y国人抛到了一边,而选择了中华帝国.多年后的事实证明,两位杰出的政治家没有选错,载镔执政的中华帝国是最冷血的敌人,同样是最可信任的朋友.

"先生,这个特使只有您才能胜任.对不起,我无法为您的身体考虑......"

伦肯这样回答约翰逊:"不用再说了,您没有需要,我也会提出要求."

1872年七月十二日,伦肯先生抱病赶到了推进至蒙塔拿州边界的西线战场,要求与自卫军总司令刘永福将军会晤,刘将军欣然回应,将会晤地点定在了比特鲁特河畔.米拉苏小镇因为接待了十九世纪杰出人物的两位代表,并商谈了十九世纪最重大事件之一,得以名垂青史.

十六日,刘永福怀着几许激动与高瘦的伦肯进行了会晤.会晤一开始,现实弱势的一方均要提出抗议或指责.代表着困境中的北方政府,即便伟大的伦肯也不例外.只是,这个伟人的指责抗议的目的更深:"刘将军,您不感到贵国对于M国政府和民众过于卑鄙了吗?而您却口口声声承认北方政府是M国的代表."

中华帝国大部分高级官员和将领或多或少都沾染了载镔不按牌理出牌的性格,特别是在谈判中.与载镔交往不算多的刘永福也不例外,大慨除了已国皇帝陛下以外,与任何人谈判都想牵着对手鼻子走,哪怕是面对令人尊敬的伦肯.

"伦肯先生,不知您对我国皇帝陛下是否有所了解?"

"当然,贵国皇帝陛下已是世界公认的杰出领袖,而且是奇迹一样的杰出.五岁上台执政,十年使虚弱的清国成为强大的中华帝国.对这样的人物,我不敢说了解,但不可能不知道."

"那您知道我皇陛下最尊敬哪些人物吗?"

"哦,刘将军,这类消息与军政大事无关,我怎么会知道."伦肯明白这位中华将军不是在说废话,应该是要引出什么话题.

"我皇陛下相当骄傲,认为全世界只有三个人值得他这个大国皇帝尊敬.其中两位是维多利亚女王和俾斯麦首相."

"听的出来,贵国皇帝是个绝不违背良心的人,哪怕Y国那样侵略贵国."

"伦肯先生,我要说,您的赞赏我不会感谢,因为我们的皇帝陛下的确从不违背良心,他虽然只尊敬三个人,却尊重全世界任何一个人与国家."

伦肯情不自禁中反驳:"包括对M国与倭人的行为?"

"伦肯先生,那与是否尊重无关.事实上,我皇陛下十分尊重倭皇,一直承认他是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领袖之一.我虽在美洲,却也知道.但我想问伦肯先生,您不想知道得到我皇陛下尊敬的另一位人物吗?"

"刘将军这样问,不会我就是贵国皇帝尊敬的人之一吧?"

"伦肯先生,您说对了,就是您.而且,我皇陛下不怕得罪与他私人关系极好的俾斯麦首相,声称最尊敬的就是您,伦肯先生,请相信,我不是在恭维您."

"刘将军,请一定代我转达对贵国皇帝陛下的感谢,感谢他对我那样看重.现在,请刘将军告诉我,您想对我说什么?"

"我想说,中华帝国在M国所为也许可以用阴谋形容,但决不卑鄙.而我和我的国家对此决不会有任何内咎.做为我皇陛下最尊敬的人,伦肯先生,您应该不需要我解释!"

"我明白,但是还需要刘将军亲口说出来,您知道,有些话不能由我来说."说着,伦肯止住了特意让华方配备的记录员进行会晤记录.

"那好,我就直话直说,伦肯先生,您一定清楚<<天津条约>>?"

伦肯点头......

"您也知道M国人在我国贩卖鸦片?"

伦肯点头......

"您更知道华人劳工在M国的悲惨遭遇?"

伦肯点头......

"那么,从来讲理的中华帝国怎会内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