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号特工 第七章 曹家 54

兰晓龙_零 收藏 10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size][/URL] [内容简介] 湖蓝僵直地站在饭店的走廊上,有点心不在焉。 军统们在卅四曾经住过的房间出出入入。他们在做和装修相反的一件事情,拆房子。那房间正在被细细地分解。 纯银来到湖蓝身边:“剖开了。没有发现。” “什么剖开了?” 纯银只好停顿了一下等湖蓝回神:“目标卅四,从昨天下午四时开始解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4/


湖蓝僵直地站在饭店的走廊上,有点心不在焉。

军统们在卅四曾经住过的房间出出入入。他们在做和装修相反的一件事情,拆房子。那房间正在被细细地分解。

纯银来到湖蓝身边:“剖开了。没有发现。”

“什么剖开了?”

纯银只好停顿了一下等湖蓝回神:“目标卅四,从昨天下午四时开始解剖,今天上午十一时结束。”

军统正把卅四用过的家具拿到走廊上肢解,细腻熟练,每一条木头,每一个楔眼。

纯银:“非常细致,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嗯。”湖蓝木然应了一声。就在他站的这个地方,卅四曾把一个饭团夹油条塞到他的手上。

纯银打断湖蓝的回忆:“你要去看吗?”

“不要。先生再没有问密码本的事,我们做这种搜查也只是要个结果。老家伙……目标可能骗了我们,他用他辉煌的前史掩护那个叫李文鼎的人。”

“目标李文鼎在跳崖之后彻底失踪了。”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全力保证先生平安到达上海滩。再没别的。”湖蓝想走开,走开他站的这个地方。

“尸体怎么处理?”

“尸体?”

“目标卅四的尸体。有几条我们收伏的眼线有点炸刺,需要敲打一下,需要送点手啊脚啊什么的。你知道的。”

“哦。”湖蓝又恍恍惚惚地应了一声。仿佛卅四又出现在眼前,把一个饭团夹油条塞到他的手里:“给你。”湖蓝使劲晃晃头,他要驱走那些纠缠他的东西,可那样反倒让他想起更多的东西。“我就不知道我会不会有棺材。”“棺材倒会有的。”“谢谢,赚了。有棺材就好了。这行当有棺材就很不错了。”

纯银纳闷地看着发愣的湖蓝:“尸体怎么处理?”

“棺材……买块墓地埋了。”

纯银有点诧然:“买块墓地?”

“埋了。”湖蓝走开,他不想让纯银看见他的表情,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的恐惧和迷惘,在他的意识中,卅四一次次向他伸出自己的手:“给你。”湖蓝快步地走下楼梯,他如在梦里一样小声地嘀咕:“我不要……什么?你要给我什么?”

曹顺章在自己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烟缸里那支刚抽了一口的雪茄已经烧成了完整的灰状物。曹顺章惋惜地看着,贼头贼脑抬头看看天花板。那是曹小囡所在的位置,也就是零的卧室。眼神扫视着自家的客厅,他忽然间像个老谋深算的搜索者,走向自己瞄准的地方,从一个装着大号狼毫的笔插里先掏出笔,然后掏出一枝精装雪茄。他满意地点上雪茄,一向油滑的神情里居然也有些慰贴,那大概也算一种幸福吧。


勺在汤碗里搅动,零等待着他的汤。

女人哭起来没够,曹小囡免不了这个俗。一滴眼泪掉进碗里,曹小囡愣了一下,偷瞧了一眼低着头的零,便打算骗着他喝了。

零喝汤:“太淡了。”

“我有放盐啊……别喝了,我去拿盐。”

“就地取材,再来点。”零把碗凑到曹小囡的脸边,“来来,别浪费了。好东西不能浪费,你哥我来的那地方需要你,缺水又缺盐。”

曹小囡的瞪眼并非要生气,而是忍笑。

零有泰山崩而不变色的素质,他会一本正经地把荒唐事做到底。

曹小囡终于大笑。

“小囡别笑。笑什么笑?”

“你们俩个真是,说话都一样。”

“我们俩?……男朋友?未婚夫?”零立刻捕捉到什么,离家太久的哥哥对妹妹的这方面尤其敏感。

曹小囡敲他的头:“不好了,曹家老二伤到头了。是抢在你我前边出生的老大呀!”

零神情一变,扫一眼那张空空的桌子,悻悻地说:“曹老大现在一个数要顶一万块钱了吧?”

“不知道。曹老二失踪十三年刚刚归来,曹老大才落跑五年,看样子好像要像老二看齐。”

“五年?不在家?没带他的算盘?”零说,分不清是讶然还是记恨。

“当然要带啊!你还不知道曹老大,天天早出晚归,回来就坐那桌子后算帐,噼里啪啦,吧嗒吧嗒。”曹小囡模仿她的大哥打算盘。

零静静看着曹小囡看似快乐的孤寂。

“有一天曹老大不算帐了,曹老大说……”曹小囡学着大哥苍凉的语气,让那成了一个玩笑:“快打仗了,中国人辛苦,日子要难过,生意会难做。然后他就呼的一下,飞到东南亚去了。”

“呼的一下?”零近乎愤怒。

曹小囡有点遗憾地:“我没坐过飞机啦。”

“我是说老大。他就扔了你和爸爸在家?五年?!”零哑然了一下,因为想起自己,自己是大于十三年。

“爸爸很高兴。因为听说大哥越做越大。嗯嗯,谁让他是曹老大呢。爸爸说,”她又开始模仿曹顺章,“这个老大是真正童叟无欺的曹家正品,赚什么都好,只是不要给我赚个菲律宾儿媳回来。二哥,这是不是说咱们是曹家的次品啊?”

“我是你不是。我是曹家的败类,永远不爱听算盘珠子响。”零有点怅然。

曹小囡忽然去开了门,用一种与其极不相称的警惕往外嗅着:“不好了,爸爸又找到我藏雪茄的地方了!你说他老糊涂,东西藏哪都能找出来!医生说他一天最多抽一枝的!你回来就好了,以后楼上你盯着,楼下就我盯着了!”她在语无伦次和快步中出去。

零看着这空空的房间,听着曹小囡在楼下的嗔叫和曹顺章的支吾声。这就是自己的家,幸福掺合了茫然,歉疚牵扯了悔疚,这里让他觉得安宁,但一切都让他觉得对不起也不配享有这种安宁。


客厅里,曹顺章坐在沙发上,对着那条雪茄的灰生着闷气。

零进来,艰难而茫然挪动着。这栋房子对他全然是陌生的,这种陌生不仅是指感觉上,他连这里的格式和陈设也搞不清楚。

曹顺章拿眼角瞟着零,惟恐儿子不知道他很冷淡。

零吃力地向父亲欠了欠身子,以找个话题:“爸,咱家又装过了?”

曹顺章说话时都不抬眼:“都装过两次啦。这地方风水好,装一装风水更好。现在曹家是大户人家,上等人啦。”

这个话题让零没话题,零背了身在屋里寻觅,并且继续被父亲拿眼角斜着。

“你这些年在哪里高就呢?”

零又转了身:“做点小本经营,糊口。”

“什么小本经营能混出那么身伤来呢?”

“路上被强盗劫了。”

“你有什么值得强盗劫的呢?就算绑你的票我也不会拿一百块来赎你。”

支吾不过去,零也没指望能支吾过去,他只能身子欠得更低一些,让本来就迫切的需要显得更迫切一点:“爸,咱家厕所在哪?”

曹顺章向某个门一指,然后背转了身子,像个上等人一样充分对这种粗俗表示了不屑。

零过去,拉开门,愕然地看着自己家的厨房,切了一半的菜放在砧板上,曹小囡正登了高把从曹顺章手上抢下的雪茄往某个更隐秘处藏。

“小囡?”

“嘘!”

零带上门愕然看着曹顺章。

曹顺章正背了身子吃吃地笑得像个老王八一样。

零只好苦笑,在十三年前他已经习惯父亲的这种促狭了:“爸,小囡的大名您起的什么?她都这么大了,总不能再叫小囡了吧?”

曹顺章不笑了,正色,现在要换他来支吾了:“她说小囡挺好的。”

零迅速明白过来,现在换他愤怒了:“您还没给她起好名字?!”

曹顺章长叹,他的痛苦因为做作和夸张都像小丑似的:“以前忙,没工夫起。现在不忙了,起了一百多个,她都不认了。”他为自己辩护,“她说小囡挺好,这样了。”

“那您觉得合适吗?像她这么大,都嫁人了!”

曹顺章捂住腰眼:“嗳哟,腰痛。”

“不一直痛的左腰吗?”

曹顺章下意识换了个位置,然后发现不对,他刚才捂的就是左腰。老子和儿子永远是在互骗。

零悻悻地看着,并且知道在这个老无赖跟前一切永无结果:“小囡的病好了?”

“你妹妹有病吗?老曹家有病的就一个。”没问到心虚的事情,曹顺章精神了起来,他斜着零,哼哼道。

零苦笑:“嗯嗯,血小板太少不是病。就是她这个已经少到连伤口都不能有的地步了,治好了吗?”

“不是病又怎么治?你那身血倒是不错,能换给你妹妹?”

“那她在厨房拿菜刀切菜?”

“她要给你做饭。”

沉默。

曹家的两个男人第一次思维同步。零冲向厨房。曹顺章也冲向厨房。老爷子从零身边跑过时顺便扒拉了一下儿子以为助力。一口气就能吹倒的零摔倒,后脑撞在家具上,在天旋地转中看着曹顺章在厨房门口做出一副小心轻放的夸张造型,吹着气,鼓着唇,老骗子德行:“小囡,放下……刀子放下,慢慢的……乖。”

零晕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