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一)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9 9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URL] 天阴沉沉的,在傍晚的时候开始落雨,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入夜后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如注。连接天地的雨幕中,侦察连全体肃立,仍凭风吹雨打纹丝不动。 梁伟军挺立于队前,目光从部下的脸上一一扫过,用足丹田之气喊道:“同志们,明天我们就要奔赴新的战斗岗位,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晚点名。侦察连组建几年来,靠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天阴沉沉的,在傍晚的时候开始落雨,先是淅淅沥沥的小雨,入夜后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如注。连接天地的雨幕中,侦察连全体肃立,仍凭风吹雨打纹丝不动。

梁伟军挺立于队前,目光从部下的脸上一一扫过,用足丹田之气喊道:“同志们,明天我们就要奔赴新的战斗岗位,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晚点名。侦察连组建几年来,靠我们大家的汗水、血水,赢得了很多的荣誉,成了首长手中最信任的一把尖刀。今天,我们虽然暂时要离开侦察连,但这面光荣的旗帜,这个光荣的集体还在,我希望你们像种子一样,把我们侦察连的精神带到全师每一个角落,让她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同志们,能不能做到?”

“能!”战士们的吼声里包含着几分悲凉。他们有些伤心,首长手中最锋利的尖刀,大演习中立下头功的连队,竟然被解散,分散到全师各个战斗连队。

梁伟军吼:“回答的不好,我听出一丝悲凉!同志们不应该伤心,应该高兴才对,正是因为我们连的优秀,首长才把你们当成种子一样撒遍全师,这正是把侦察连光荣传统发扬光大的好机会!再回答一遍,我要听到男人的吼声,勇士的吼声,最优秀空降侦察兵的吼声!能不能把我们的精神带到全师,能不能?”

“能!”百十条汉子发自肺腑的吼声汇集在一起,直冲霄汉。

“好!我要的就是这股劲头,空降侦察兵是永远也打不垮的!点名!”梁伟军微微摆头左右扫视队伍,用力大喊:“周鹏飞!”

“到!”百十条汉子吼声如雷。

“段拥军!”

“到!”百十条汉子再吼。

“肖路!”

“到!”

“林国防!”

“到!”

……

点到每个人的名字,侦察连全体答到,吼声一声接着一声。吼的热泪盈眶,吼的声嘶力竭,吼的热血沸腾!

点名结束,梁伟军把兵们赶回宿舍,他自己在连荣誉室坐了一夜。侦察连虽然组建时间不长,但锦旗、奖状已经挂满了一面墙,这每一项荣誉里面都包含着他的智慧、血水、汗水。这个连队是他一手组建、训练出来的,他舍不得离开,他更这那些与他荣辱与共的兵们。

黎明,肆虐一夜的大雨终于停了。梁伟军拒绝一切人的帮忙,抱着扫帚把整个营区仔细地打扫一遍,默默爬上营区后的小山。他担心一名名军官、士兵从眼前离开,他会忍不住掉泪,那样整个连队就会哭成一片,如同在开追悼会。他不想侦察连在嚎啕大哭中终结她的使命。

响过操课号,一辆辆卡车纷沓而至,随车而来的士兵跳下车,立刻感到一股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他们拘谨地笑着,连连点着头,向侦察连的兵们打过招呼,然后在冰冷目光的注视下把营具小心翼翼的抬到卡车上。

肖路阴沉着脸蹲在满是积水的水泥路上,注视着连荣誉室的大门。他的心情极度沮丧,来到侦察连他才真正尝到兵的滋味,体现出自己价值,体会到被重视的乐趣,为此他不惜与母亲闹翻,放弃家里已经安排好的工作超期服役。但这一切来的快,去得也快,转眼间,他又回到从前,要像新兵一样从头开始。

新兵,我能做到吗?扪心自问的肖路给了自己一个否定答案,他知道离开侦察连他一定会成为捣蛋兵,混完剩下的日子,脱军装回家。


宿舍里被搬营具的兵们搞得乱糟糟,待不住人。大瓢搬了背包坐在门口,目光呆滞地看着来来往往的兵们想心事:这身上绿下蓝不海不陆的军装,还能穿几天?种地他倒是有一把好力气,但是上天入地折腾了这么多年,拿惯枪的手能不能拿起锄头,他自己都没信心。看到了大千世界,心野了,再也不是那个刚走出山沟的傻小子。听说南方挣钱容易,去打工吧!连长的老战友张爱国在南方,到时候让连长帮帮忙给找个工作。

太阳从厚厚的云层后露出脸,绚丽的阳光直刺刺地照下来。大瓢眯着眼睛抬头看看空中那个刺眼的圆点,再低头,眼前一片人影绰绰如同鬼怪。

“他娘的,牛鬼蛇神!”大瓢的骂声挺大,一名中尉停住脚步看着他,嘴唇蠕动半天,喘了口粗气扭头走了。


营具终于搬完了,士兵们三三两两地走进荣誉室,侦察连的番号还在,这些代表着荣誉的锦旗奖状要暂时搬到侦察科去存放。荣誉室内传出喧闹的说笑声,肖路皱着眉头走过去。

一名士兵怀里抱着一堆锦旗,正在挥舞刚刚摘下的一面做迎风招展状,嘴里在喊:“弟兄们,顶住!坚决顶住!”

“你!挥旗的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让挥舞锦旗的士兵一下僵住,满脸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回头看到肖路冰冷刺骨的眼神,同样冷冰冰地问:“你在叫我?什么事儿?”

“滚出去!”肖路冷不丁一声大吼,把搬东西的士兵们吓得浑身一颤,嘻笑声立刻消失了。

肖路横跨一步闪出门口,白亮亮的阳光象决口的池水一下涌进荣誉室。舞旗的士兵走到门口停了一下,从鼻孔里轻蔑地哼出一声,“哗”把一堆锦旗丢在肖路的脚下。

“拣起来!我命令你!”

舞旗的士兵回头看看同伴胆子大了几分,轻蔑地说:“你命令谁?你已经是丧家之犬还想抖威风……”

肖路毫无先兆的突然发作,第一拳落在舞旗士兵的脸上,两股鲜血立刻从鼻孔中喷出来。

“你打人……”舞旗士兵话未说完,第二拳已经落到他的嘴上,两颗牙蹦进嘴里,接着心窝上又挨了一拳。士兵疼得直不起腰,瞪大眼睛看着曲成弓形的膝盖如同高速行驶的列车奔向面门。

“啊!”

“住手!”

士兵的惨呼和一声断喝同时响起,肖路的膝盖停在士兵额头前两厘米处。

去而复返的中尉冲进荣誉室质问:“你!为什么打人!”

肖路收腿立正站好,指着地板上粘满尘土的锦旗,冷冰冰地说:“拣起来,擦干净,不然,我把你们连的锦旗全部丢到猪圈里去!”

中尉大怒:“放屁!熊兵,你再说一遍!”

肖路充耳不闻,走到舞旗士兵的面前沉声说:“我叫肖路,肖飞买药的肖,大路朝天的路。不服气,随时欢迎你来找我,我会教会你,一名军人应该如何珍惜荣誉!”

中尉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指着地上的锦旗对他的兵吼:“拣起来,擦干净!把他送卫生队!”

说完,气冲冲地转身直奔团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