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特工 第三章 新生 第二节 大黑

江畔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在章如萍双臂被砍掉、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流浪的大黑走进了她的家门,两个孤独者好像有种天然的亲近,一下子就接受了对方。章如萍把脏兮兮的大黑洗得干干净净:全身泛黑的大黑,只有鼻尖有一块黄,黑珍珠一样的眼睛十分的明亮,但它显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饱了,瘦得肋条骨根根突出。可洗澡的时候,大黑一直用关心和歉意的眼神看着章如萍,仿佛埋怨自己给主人添麻烦了。那一夜,大黑就在章如萍的怀里睡着了。


离家不远的地方有个叫“爱民”的小饭馆,说是饭馆,其全部的家当就是几张用木板钉的桌子,地面是用砖头铺的,许多马车老板都愿意来这里喝碗“甩袖汤”,所以馆子里总有一股马粪味儿。章如萍带着大黑去了几次“爱民”饭馆,大黑就记得了。双臂被砍掉后,章如萍很少出门,她不愿意看到别人的怜悯和指指点点,也很少做饭,只有在节假日,才给自己和大黑做点好吃的,大黑甭提多高兴了,围着章如萍使劲的撒欢。


章如萍觉得,大黑就是上帝赐予她延续生命的火种。


趁大黑去买饭的光景,章如萍把毛巾的一角沾上些水,用脚夹住毛巾,先左后右地洗脸,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同样的程序刷牙。稍顷,她走到一个铁架前,上面是求人帮助绑好的一把木梳,章如萍蹲下、起来、蹲下、起来,并不时地侧脸更换角度,那固定的木梳就帮她把头梳好了。人可以伤残,心可以伤残,但美丽不能伤残,这是章如萍始终的信念。


大黑回来了。嘴里叼着的布袋里装着7成苞米面和3成白面混合的馒头,还有一些咸菜,饭馆的主人照例给了大黑一些剩菜里的骨头。


“好孩子,做的真好,辛苦了。”章如萍说碗,就用脚趾夹住馒头,香甜地咬了一口,并作出喜滋滋的表情给大黑看。她知道,她若不咬这一口,大黑是不会吃饭的。开始,章如萍并不知道大黑是如此懂事。有一天,是章如萍的生日,她怀念亲人,思念蓝盾和章娅,心情十分的悲伤、惆怅,早饭、中饭都没吃,也忘记了关照大黑吃饭。到了下午,她发现大黑的腿已经颤抖地站不稳了,才猛然想起没有给大黑喂食。她把大黑的食盆拽过来一看,惊呆了:食盆里的食物是满满的,但大黑一口都没动!


果然,见主人吃饭了,大黑才把那几块刚拿回来的骨头啃得干干净净,然后在自己的饭盆里香甜的吃起来。他知道,那些他咬不动的骨头,主人会把它们煮的很烂给他吃,很香很香呢!


章如萍突然感到胸闷、嗓子刺痒,便捂着胸口咳嗽起来,大黑立即停止了吃饭,走到主人跟前小心地蹲下,警觉地看着主人,担心她出什么意外,更有一种随时待命的架势。


“吃饭吧,大黑,妈妈没事儿。妈妈和你说过多少回了,妈妈一定要等到儿子和女儿回来,妈妈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