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05/


第二天上午一早,叶山鹰回到省城。看着车窗外熙攘的人潮,熟悉的景物,无比感慨。仅仅一天的时间,却是恍如隔世。

在拜访局二后的下午,他立刻投入工作,时间紧迫,困难重重,他必须迅速熟悉即将扮演的角色,。局二跟他做细致的交流,帮助他完善他的计划,结合具体的环节提出细节上的建议,有一些争论,但会迅速取得共识,他们发现彼此配合默契,令人惊喜,也不断地增加信心。一个多月来,向思宇第一次真正觉得轻松。他们在公司的办公室中一直工作到晚上十点左右。七点左右他们叫了盒饭,向思宇打电话召来了一位手下,一个叫陶春的年轻律师,精明能干,渴望上进,已经在思宇律师事务所做事四年,对法律条文和威胜公司的业务都很精通,土生土长的江城人,亲友朋友都是良善之辈,值得信任,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除了重要的事情必须跟向思宇讨论外,他负责协助叶山鹰解决一些繁琐的手续和无关的枝节问题。威胜公司的董事长这时候倒帮不上什么忙,她长时间地坐在一旁,沉默地看着忙碌着的叶山鹰,看着他说话,看着他指手划脚,目不转睛。在整个工作基本结束后,向思宇和苏雪莲陪着他去下塌的酒店,司机是陆旭东。酒店是属于刘成的产业,能够保证安全。然后,两人一齐告别离开。在计算着他们分手后,叶山鹰拔通了苏雪莲的电话。下午他去见局二的时候,向思宇就开始为威胜公司未来的总经理做准备,安排用车和购置一部移动电话都是其中的工作。苏雪莲关了机。这是个冰冷的,明白无误的信号,她和他现在必须保持纯粹的工作关系。虽然,就在十多个小时前,她要求他娶她。叶山鹰感到失落,他意识到他也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将独自一人呆在这家酒店的客房中,度过漫漫长夜,但并不沮丧,他将证明给她看,她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

他回省城的司机依然是陆旭东,这个剽悍的小伙子力排众人,抢下了这个任务。向思宇尊重他的意见。他在跟新疆帮的战斗中立下战功,虽然没有取得全胜,但至少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手,公司声誉不坠,这次得到了破格提拔和加薪。他没有徐昌军机灵,不可能再进一步成为公司的执法人,但是他骁勇善战的名声能够吓住一些人,叶山鹰身边需要强有力的保护。在车上,他终于有大把的时间向叶山鹰表示他对他的好感和尊敬,但是因为激动和不擅言辞,在最开始的时候弄得自己非常紧张,幸好陶春善解人意,从容引导,终于让他把他的意思完整表达出来:第一,他对公司忠心耿耿,勇敢,无所畏惧,决心为苏雪峰复仇。第二,他个人认为,叶山鹰能够做他们的大哥。出于对死者的尊敬,他认为叶山鹰只比苏雪峰差很少一点。就象小指指甲那样少,他比喻道。第三,有他在叶山鹰身边,谁也无法伤害到他。他花了整整一半的路程来反复强调这一点,提供大量的证据:他练过武术,如果不用刀枪,可以轻松对付七八个敌人,整个江城黑道现在他是数一数二能打的狠角,可以跟前辈中赫赫有名的刘成、奉四相提并论,他跟徐昌军在公司的保安学校中徒手较量过,半斤八两,他虽然被徐昌军的连环腿踢出了圈,徐昌军也被他的掌刀斩在后背,整整一周一只手都难以动弹,他们那一战丝毫不逊于二十年前刘成在梅家山参加体委举行的比武打擂中,苦战夺冠。叶山鹰专注地倾听着,陆旭东能够通过后视镜看清他的表情,他心中对这些凶残歹毒的黑社会分子并不以为然,但是这个直爽,毫无心机的年轻人让他感到温暖,多少改变了一些对他们的看法,同时也有些沾沾自喜。他明白他对他的佩服,一个只知道动手的人,总觉得善于用脑的人了不起,这是很自然的事,如果加以引导,他会对他忠心耿耿。在知人善用这一点上,叶山鹰跟老头子和局二有相同之处,都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判断出对方的大致情况和价值。做为回报,叶山鹰恰到好处地表示惊叹,旅途在融洽的气氛中迅速过去,汽车过了收费口,在水碾河转盘,叶山鹰示意陆旭东左转,沿一环路到九眼桥,最后他们在锦江边上一处名叫听涛舫的临江茶亭停下。

第一开泡茶的水被倒掉,重新沏上,一会儿后,冷到合适的温度,叶山鹰贪婪地一口喝掉了大半杯,感觉到身心舒爽。他不知道,在这一点上,他和老头子有惊人的相同爱好。然后他重新梳理了一下思路,考虑了将要说的话,拔打了马彬的电话。令人遗憾,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于是他传呼了他。

马彬是他大学的同学。老家在江城相邻的盐城,读大学期间,他父亲由盐城电业局长调任省电业局某处处长,举家迁到省城,第二年他父亲升为副局长,走到了他一生仕途的巅峰。进校的时候,他和马彬分到一个宿舍,报到的第一天晚上,马彬强烈邀请宿舍七位同学一起出去吃饭,地点在培根路一家餐厅,有空调和雅间,服务员穿着整齐的制服,微笑迷人。这样一家餐厅,在以吃名闻全国,酒楼林立的省城,属于中等偏下的档次,但对于叶山鹰来说,是第一次在如此豪华富丽的地方享用如此美味的盛宴,他也是第一次饮酒,吃惊地发现自己酒量不错,结帐的时候,叶山鹰觉得他们是如此的奢侈和浪费,简直是犯罪。如果可能,他宁愿马彬把餐费分成七份送给他们。这一次会餐,马彬出手不凡,确定了他在宿舍中毫无争议的领袖地位,他被同学们戏称为“马大亨”。因为同样的原因,在军训结束后,他被辅导员安排做了他们的班长。同时,叶山鹰在一个月军训期间表现出来的聪明能干,勤劳质朴,尤其重要的是他的谦和,征服了马彬,他极力推荐他做为他的副手,荣任副班长。

在大学四年间,他们保持了这种良好的合作有关系,在二年级下学期双双进入学生会担任干事,后来换届的时候,情况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叶山鹰由社团部长出任学生会主席,马彬由生活部长出任副主席,但是,他们之间的友谊因为叶山鹰处理得当,没有变化,反而加深。他在各种场合都表现出对马彬的尊重,各种晚会报告都客气地礼让,自己低调地躲在幕后运筹帷幄,做为回报,马彬亲自出面,奔赴电业局下属各个公司,争取到几笔数额不小的赞助,当然,这一切都是瞒着他的父亲。学生会工作在他们联合主政期间成绩斐然,省高校联合济困助学行动在他们的主导下闪亮开展,得到了省电视台的全程追踪报道,后来在央视专题播报,为学校和团省委赢得了极大的声誉,马彬年轻敦厚,朝气勃勃的面孔有一段时间在省电视台频频闪现,专程前来他们学校认识马彬的女同学络绎不绝。

在他们毕业那一年,遭遇学潮。叶山鹰最初非常振奋,热血沸腾,但是不久就冷静下来,各种思潮暗流汹涌,学潮的指向并不明确,各种各样的人加入进来,情况变得混乱,有失控的趋势,在经过认真考虑后,农村孩子天生的谨慎和保守占了上风,他决定观望。马彬来跟他讨论,他做出重大的决定总是习惯来征求这位沉稳多智同学的意见。叶山鹰坚决地劝他退出,躲开同学们的请求。他是他们学校的风云人物,他们需要他来做他们的领袖。叶山鹰的态度是如此坚决,以至于马彬最终屈服了,虽然,这样会让他的名声受损。那时候他们是多么的纯真和理想主义,他们以为校园就是整个世界,他们就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他们离开了那一场运动,就象两个懦夫和逃兵,痛苦地承受着心灵的折磨。幸好,这段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学潮结束了,他们恍然大悟,他们赢得了人生赌博中比较重要的一分,马彬对叶山鹰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们获得了学校空前的信任和夸奖,他们协助学校挽救犯了错误的同学,尽他们的力量给予方便,获得照顾的同学对他们感恩不已,然后,很快他们就离开校园。马彬进入了省电业局审计处,叶山鹰深思熟虑,放弃了一家国营企业,在毕业前夕依靠自己的表现和学校给予的优异评语应聘到了一家外资企业。原因很简单,他觉得他不是那种能够按步就班的人,他不希望用五年、十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来赢得一次提升,不希望自己的命运掌握在一群他理解和沟通都相当困难的官员手中。那一年叶山鹰二十岁,已经初步显示力量,把握自己人生之舵。

大学毕业后,他们开始各自的人生征途,因为行业不同,联系少了起来,除了偶尔的同学聚会。三年前,叶山鹰面临一个重要的关口,他向马彬求助,马彬一口应承,施展他个人和他父亲的全部影响和关系,为叶山鹰完成了一笔巨额定单,叶山鹰如愿以偿地升任主管。而马彬抢先一步,在半年前就被提升为审计二科副科长。如果不出意外,两个年轻人前途似海,将来合作的地方一定还有很多,而且肯定会合作得非常愉快,但是现在,一切都改变了。马彬很快复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