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三十三篇 阴影密布 第三章 东经攻略

yuertou 收藏 1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在中国确定需要在朝鲜半岛上先撕毁停战条约,重新开始进攻的原则之后,却并没有急于实施,因为啊这之前,中国必须要搞清楚日本参战的具体时间,这样才能够确定新发动战役的规模,以及需要投入的进攻部队数量,后勤保障工作等方面的因素。所以,在开展前的这一阶段,对日情报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而这也是谈步声最需要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在中国确定需要在朝鲜半岛上先撕毁停战条约,重新开始进攻的原则之后,却并没有急于实施,因为啊这之前,中国必须要搞清楚日本参战的具体时间,这样才能够确定新发动战役的规模,以及需要投入的进攻部队数量,后勤保障工作等方面的因素。所以,在开展前的这一阶段,对日情报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而这也是谈步声最需要积极解决的问题!


当一架澳大利亚航空公司的班机降落在东京机场上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而每天都有数百架航班在东京降落。就连在安检门口的日本工作人员都有点疲惫的样子,因为他们还有半个小时就可以下班了,而对这班客机载来的旅客的检查也很简单。不到15分钟,300多名旅客都顺利的通过了安全检查,带着自己的行李走向了大厅。

在人群中,有一个拖着箱子的,快50岁的中年人,因为相貌并不出众,只是身材比很多本土日本人要高上许多,而在他的护照上,写着日本裔澳大利亚籍人南云宏胜。当然,现实中,是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只是现在的南云宏胜正在加勒比海上的某个岛国晒日光浴,现在走出来的这人,是中国国安部的特工,也是日本处处长李晨曦!

在2015年申请结束一线工作得到批准之后,李晨曦在他43岁的时候离开了情报工作的战斗前线,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转行,因为情报工作是他唯一能够干的工作,所以在退下来之后,他担任了日本处的处长,指挥别的情报工作人员行动,继续在国安部发挥着自己的贡献!当然,因为他最初就是从日本发展起来的,所以对日本的情况比很多人都了解,在担任这个职务之后,工作表现还很不错,让谈步声都不用怎么操心日本方面的情报工作了。而这次,因为一次重要的任务,李晨曦不得不再次踏上这个他从2岁到35岁,生活了整整33年的,但是却没有一点感情,反而是对其充满了仇恨的国度!

这次,他化名的南云宏胜是一个移居澳大利亚的日本商人,而且这个家族在日本的地位非常高。大家可能都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指挥日本联合舰队偷袭珍珠港的那个南云吧,而南云宏胜如果要扯关系的话,他就是二战时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南云的远房曾侄孙。只是,现在这个家族已经在日本没落了,知道南云的人,也不是很多。而南云宏胜本人其实早已经被中国的情报机构收买,所以李晨曦选择这个掩护身份,也非常的安全。

在机场等候李晨曦的只有两个人,都是中国在东京的卧底特工,因为这次任务的重要性,所以并没有通知中国驻日大使馆的人员,甚至没有联系多少在日本的间谍。大概,这也是李晨曦在安排这次行动时考虑到了自己的安全问题吧,因为他在日本的“老朋友”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很多人在知道他回到日本之后,恐怕都要想尽办法热情“款待”他呢!

三人见面之后,这按照日本人的礼俗简单的寒蝉了一番,就离开了机场,坐上吉普车,向东京市区驶去。

“所有准备工作都安排好了吗?”在车上了高速公路之后,李晨曦终于松了口气,因为现在他至少是安全的了。

旁边的那名同事点了点头,他叫廖长生,是四川人,因为个子比较矮小,所以在加入国安部之后,廖长生就被分到了日本处,在经过了两年多的培训之后,于2014年,在日本重新统一之前,来到了日本,化名熊野木,利用国安部提供的资金,在东京闹市区开了一家杂货店,生意做得还很好,只是现在已经27岁了,还没有成婚,搞得每天都有邻居为他介绍对象!

前面开车的同事叫韦秋叶,也是四川人,大概被分到日本处的时候原因与廖长生差不多,两人个子都不是很高。而他是在2013年就到了日本,而他的化名是信藤道,并且在东京郊外开了一家仓储库,一方面做生意,另外一方面就是为中国在日本的卧底特工提供方便,比如要审讯什么人的时候,一般都是拉到他那里去,诺大的仓库区,足够掩护一切不正常的声音了。

为了安全,现在他们整在穿过东京市区,去韦秋叶那里。

“对了,这次行动的事情,你们认为应该从什么地方着手?”李晨曦并没有浪费这段时间,以他的工作态度,是绝对不浪费任何一点有用的时间的,即使时间没有用,他也要将其变为有用!

廖长生转过了头来,对李晨曦说到:“我们已经考虑好了,现在日本参战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而且日本政府也知道在他们内部有很多的间谍,所以对情报工作管制得非常的严格,这段时间还特别加强了反情报工作,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联系在日本政府内部的同志。如果要想刺探情报的话,最好的办法是从日本官员身上想办法!”

李晨曦考虑了一下,反问到:“但是,日本肯定也加强了对自己人员的保护力度,如果我们从他们人的身上着手的话,会不会中了他们的圈套呢?”看来,李晨曦还没有忘记10多年前在巴黎发生的事情,在这种重要的情报战的时候,反情报一方肯定都要设立陷阱,以对付前来的特工与间谍!

被李晨曦这么一提示,廖长生顿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幼稚了。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因为在来到日本6年多的时间中,他执行的任务是寥寥可数。而这次选中他来配合李晨曦工作,正是考虑到他的身份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而没有动用那些经验丰富,但是同时也具有一定风险性的特工了。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可以演一出戏!”这时候,前座上的韦秋叶开口了,“既然日本很重视对自己官员的保护,那么我们安全下手的机会并不多!”

李晨曦在后视镜里向驾驶员点了点头,这到是事实,这么重要的情报,恐怕日本的反情报特工都倾巢而出了,要想找到安全的下手机会并不大,这就是这次情报工作的难点。

“所以,我们应该从自己人的身上想办法!”韦秋叶继续说到,“他们肯定没有找出谁是日本政府中的鼹鼠,不然的话,但是肯定在怀疑其中某些人了,不然我们的人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搞到内部消息。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来次一箭双雕的行动!”

听到这,李晨曦明白了过来:“你是说,我们搞出要对日本官员下手的样子,然后想办法通过自己人获取情报,最后将这一切嫁祸到日本官员的身上?”

韦秋叶点了点头,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因为这是现在看起来唯一可以安全获取情报,而不暴露任何卧底提供身份,也不威胁到行动人员的办法。

“但是,这么做的话,将会非常复杂!”廖长生也想通了,但是他看到的是这个计划中的复杂性,“首先我们要想办法联系上自己人,然后再想办法将日本人的目光引到另外一名日本官员的身上,恐怕这将非常困难!”

“难度是有,但是值得考虑!”李晨曦前后想了一番,已经发现这个计划中的可行性了,“现在,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根据日本军事调动的判断,日本参战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搞清楚日本的具体参战计划,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的收集情报!”

“这点我们已经在开始着手准备了!”韦秋叶一边将车开下高速公路,一边说到,“一周前,我们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已经在收集相关方面的情报,等下你就能够看到了。所以,我们还是到家的时候再谈吧!”

吉普车在道路上奔驰了15分钟之后,李晨曦已经能够看到前面的那块仓库区了,看来,选择这两人并没有错,特别是韦秋叶对情报工作的领悟性非常强,虽然他们执行的任务并不多,但是对情报工作都非常了解。而想到国内对这次行动的时间要求,李晨曦也不免有点紧张感,因为这是他执行这么多任务中,对时间要求最严格的一次!


北里柴三郎一副憔悴的样子,作为侦探,北里平时的生活是很轻松的,有工作的时候,就出去调查情况,没有工作的时候,完全可以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因为作为一名普通的侦探,他并不需要到危险的地点与恐怖份子对战,而他也不用接受别人的投诉。但是,这一周,北里的生活被完全改变了。因为日本警察局下达了一份命令,让所有的警察都活动了起来!

这份命令的详细内容北里并不知道,以他的地位也不可能知道。反正在分配任务的时候,他的任务就是对东京东南地区约有12万人的一块城区进行走访与排查,将所有可以份子都找出来,然后将情报汇报上去!

接到这个任务之后,北里几乎就在车上度过了一周,因为上级有命令,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必须要24小时随时都能够投入到工作中去。为此,他们的薪水是增加了一部分,而且还有特别行动津贴,让北里的收入增加了不少。但是,这种生活却是很伤人的,吃了一周的方便食品,而且只有在上厕所的时候才会下车,累了就裹着毯子在车上睡一会,醒来又继续工作。这还是北里干警察工作这几年来还从没有吃过的苦头。因为他们每人都带着行动电话,车上也有定位系统,所以北里根本就不敢像以往一样偷懒。

白天在市区逛了一天,出了那些外出公干的年轻人,在外面闲得无聊的全职家庭主妇之外,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怀疑的人。而且一周的时间下来,北里也疲惫到了极点,在一家料理掉吃了这一周中最可口的饭菜之后,北里就在天黑之后,开车离开了闹市区,在郊外的一条偏僻公路上将车停了下来,想睡个安稳觉。

这附近的情况北里很熟悉,因为当年他实习做侦探的时候,就在这附近工作了半年。这条公路的一头连接着高速公路,另外一头是一片仓库区,是东京东南地区最大的仓库地区之一。因为这片仓库地区还有好几条出口,所以夜晚从这里经过的车辆并不多,能够让北里安心的睡个好觉。

当北里才睡了不到3个小时,突然一阵猛烈的震动传来,接着一辆三菱吉普车从公路上飞驰了过去。等到北里坐起来的时候,吉普车已经开了过去,而他一目测,立即发现这辆吉普车的速度至少达到了每小时100公里,远远的超过了这条公路上的限制速度!

“八噶,谁这么晚还玩飞车!”北里骂骂咧咧的又要准备睡下去,但是突然一下清醒了过来,这不就是他要找的可疑人吗?一想到这,北里也忘记了危险,立即启动轿车,拐上公路就追了上去。


看到就要到家了,韦秋叶也松了口气,因为这附近很少有人来,所以相对安全了很多。但是在拐过一处弯道的时候,韦秋叶立即提高了警惕,因为在他们的后面不远处,一辆轿车正在跟上来。韦秋叶看了下速度表,笑了起来,对后面的两人说到:“小心了,我们有朋友跟了上来!”

李晨曦与廖长生转头一看,也明白了过来。现在吉普车的速度达到了每小时100公里以上,而后面那辆轿车还在追赶,明显就是在跟踪他们了。大概是一名交通警察发现吉普车超速之后,追了上来吧。

“怎么办?”廖长生显得有点紧张,因为他还很少经历这些事情。

“不用急,多半是个日本警察!”李晨曦笑着对前面的韦秋叶说到,“慢慢减速,让他跟上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跟踪我们!”

韦秋叶点了点头,顺手就将一把在日本很容易搞到的“克洛克”227手枪递给了李晨曦,然后一减油门,慢慢的降低了速度。

果然是一辆警车,因为对方看到吉普车减速之后,已经亮起了警灯,并且追了上来。但是,等到李晨曦他们看清楚并行的这辆轿车里面坐着的却是一名便衣警察的时候,都皱起了眉头,这是搞什么?

如果是普通巡警的话,应该穿制服的,而不穿制服的,就是便衣警察,但是有便衣警察这么拦截别人的吗?要知道,日本便衣警察一般是不会关交通方面的违法违章行为,难道这个人不是警察!

顿时,警惕的心理同时在三人心中冒起。对面车上的那个日本人也在朝他们挥手,并且大叫了起来,只是发动机声音掩盖了一切。李晨曦将手枪放好之后,示意韦秋叶想把车停下来,自然是主动找上门来的,就没有理由放过!

两辆车先后停了下来,不到2分钟之后,吉普车又发动了,朝着仓库区继续前进,只是现在那辆轿车已经被抛弃,北里也被李晨曦他们抓了起来。

吉普车直接开进了韦秋叶准备好的仓库,当廖长生将北里拽下车的时候,裤子已经被尿湿了,这一下,搞得另外三人还真有点措手不及,这到底是个什么警察?

“你带他下去!”李晨曦皱了下眉头,对廖长生说到,“审问清楚,看他的样子,也没有多少骨气,问清楚为什么要跟踪我们,以及日本警察最近在做什么。另外,完了之后,给他随便吃点什么,说是毒药,然后威胁他不要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出去,然后就放了他吧,我们没不要引来更多的麻烦!”

廖长生点了点头之后,就把北里拖了下去。因为他们是用中文交谈的,所以北里并不知道说的内容,而看到自己被拖下去,这个胆小的日本人大声的哭了起来,还一边乞求着不要杀掉他,他并不是什么大人物。看来,日本警察的素质也高不到哪里去!

“好了,现在我们去看看你收集到的情报吧!”李晨曦像是没事一样,拉了韦秋叶一把,看到韦秋叶的样子,还以为他害怕自己的藏身地点被暴露呢,李晨曦就又对他说到,“不用担心,相信这个日本人不敢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另外,这次任务结束之后,你把这里的东西都处理掉,我会想办法将你调出日本!”

韦秋叶稍微放心了一点,这才带着李晨曦走上了仓库2楼的管理室,很快就从保险柜里将一份厚厚的材料出来,交给了李晨曦。

韦秋叶因为受过专业的情报收集工作方面的培训,而他在日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收集一切可能有用的情报,所以他现在交给李晨曦的情报还比较全面,连李晨曦看了都点头赞许。当李晨曦看到一半的时候,廖长生走了进来,看来他已经处理好那名日本警探了。

“怎么样,他交代了些什么?”李晨曦放下了手里的资料,给自己点上了根烟。

“一个普通的侦探,但是他交代的事情很有用!”廖长生喝了口水,把北里交代的所有事情都讲了出来。

听完之后,李晨曦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来:“看来,这次日本警察要为我们提供帮助了!”

两人都是一惊,想不到李晨曦竟然要从日本警察身上着手,看来有经验的特工就是不一样,总能够在最危险的时候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好了,你们能够搞到几套日本警察的服装吗?就要最普通巡警的那种就好了!”李晨曦没有急着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个不是问题,我们甚至可以搞到相关的装备,以及警车,都是正牌货!”廖长生拍着胸脯做了保证。

“那就好,我明天就要,明天你们两人也跟我一起行动!”李晨曦接着,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现在,日本警察都在找我们这些间谍,看来日本人的行动规模很大,但是规模越大,漏洞也就越多,给我们的机会也就越多,所以这正是我们的机会……”

听完李晨曦的介绍之后,两人心里都在佩服李晨曦的洞察与判断力。而这就是李晨曦与一般特工的差别,只有深明的洞察力,准确的判断力,才能够在这种秘密工作中带来意想不到的变化,并且做出最准确的反应措施!


被放了出来之后,北里几乎是狂奔到了轿车那,而一停下来,还没有喘过气来,北里就扣着自己的喉咙,想把开始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但是连胃液都吐了出来之后,北里仍然没有看到那颗药,肯定已经被消化吸收掉了!北里身体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现在,他肯定在后悔干警察这个行业,当年如果不是日本经济不景气,国内失业率太高的话,北里也许不会选择干警察,因为他生性胆小,且怕事。而能够从警察学校毕业,也算是他幸运,这么多年没有遇到多大的危险,更是他的幸运,但是到了今天晚上,他的幸运已经走到头了。

虽然北里不能肯定那三人的身份,但是从对方的行动上来看,肯定是黑社会的老大,因为有秘密交易,所以显得很神秘,而他们没有杀掉自己,也算是一种幸运吧!等到气舒缓过来之后,北里有气无力的爬上了轿车,勉强发动之后,架车离开了这阴暗的荒郊野外,大概他以后再也不敢在夜晚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了吧!

北里找了个借口回到家里,他并没有向上级汇报今天晚上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对方那颗药可不是好吃的,如果在一周之后,他要拿不到解药的话,就要一命呜呼了。而回到家之后,北里一倒头就躺到了床上,虽然心里惊恐,但是这几天确实太疲惫了,没过多久,北里就昏昏的睡了过去,而此时,东京上万名警察还都在忙碌着,因为他们正在寻找着李晨曦这些不速来客!

当太阳升到半空中的时候,刺眼的阳光才将北里从床上“叫醒”了。当看到已经是早晨10点了,北里似乎忘记了昨天晚上惊心动魄的遭遇,拿上自己的证件与武器,就离开了家门。但是等他一下楼,就有点后悔了,自己这是干嘛啊,难道有危险还要急着去。但是现在他也没有回头路了,人是要吃饭的,那就需要工作,即使危险,也要硬着头皮上!

开着车在街上有惊无险的转了两个小时,看到是吃午饭的时候了,北里将车听在了一家寿司店外,低走头就走了进去,好象生怕有人发现他一样。而就在他前脚进去,门还没有关好的时候,就有两名警察跟着走了进去。

“老板,来份常饭!”北里经常到这里来吃饭,所以与老板已经很熟了。而当他感觉到左右两边都有人左下来的时候,心里一惊,刚扭过头来,肩膀就被人把住了。

“北里君,怎么有空到这里来吃饭啊!”一个熟悉的声音,让北里不寒而战。

“你……你是……”北里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大脑,怎么昨天晚上的那几个匪徒现在穿上警察的衣服了。

“难道北里君这么健忘,昨天晚上我们还一起吃过饭嘛!”廖长生笑着提醒了下有点惊慌失措的日本人,然后也向老板要了一份饭菜。

“我们到那边去坐吧,这里太窄了!”另外一边的李晨曦笑着扶起了有点发软的日本人,朝靠角落的一张桌子走去。

三人坐好之后,北里的神色才稍微恢复了一点,大概他也不相信对方会在这种人口流动密集的地方对他下手吧,而且昨天晚上吃的毒药已经够他受的了,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没必要劳烦这些大人物对自己下手。

“你们有什么事吗?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谁都没有说,你们就放心吧,虽然我的地位不高,但是日本人说话都是算数的!”北里心里已经将这些人当做了华人在东京黑帮的老大了。

“北里君,我相信你会是一个有诚心的人,我们今天来也不是为难你!”李晨曦说着,手里拿出了一窜钥匙,“据我所知,北里君的生活过得很拮据吧?所以,我们这次是来帮你的,为北里君提供一个更好的生活,只是不知道北里君到底有没有能力获得这样的生活!”

北里一看到那窜钥匙就愣住了,这是自己家的钥匙,怎么到了别人的手上,但是现在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小声的问到:“不知道你们所说的是什么呢?”毕竟,李晨曦说的话不假,北里的薪水并不高,还要养活在乡下的父母,以及供妹妹上大学,所以他的生活过得很简单,从他到这种低级的寿司馆来吃饭就可以看出来了。而想到对方可能要收买他,虽然作为一名警察,北里有自己的职业道德,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有多余的选择吗?

“看来北里君真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李晨曦说着又拿出了一张东京富士银行的信用卡来,放到了北里的面前,“这里面是1000万日元(当时日元对人民币的汇率是20),相信能够让令妹读完大学,然后搞一套不错的嫁妆了!”

“这……这……”北里吞了下口水,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在他这辈子里,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呢。等到情绪平静下来之后,北里对李晨曦问到,“我知道这些钱不可能白拿的,你们要我做什么?”

“呵呵,北里君真是个明白人,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么就容易说话了!”李晨曦靠近了北里,小声的说到,“最近,是不是所有东京的警察都在寻找些什么?”

北里点了点头,昨天晚上他就已经交代了这些事情。

“我们也不要你做什么,只需要搞到所有警察的巡逻范围,以及巡逻的重点地区!”李晨曦拉开了与北里的距离,“相信,这些东西在你们警察局里都有,如果你能够在明天早上帮我们把这些东西都搞到手的话,我们不但会给你另外1000万,还将把解药给你,怎么样?”

北里一愣,顿时感到有点心寒。他知道,这些资料在警察局的资料库里面都有,但是要搞到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容易,但是看到2000万的诱惑,还有自己生命的问题,北里也把心横了下来,点了点头,答应了李晨曦的要求!

“那就好,明天中午这个时候,我们还在这里见面,到时候,不要忘记带我们需要的东西来!”李晨曦笑着拿出了一只药瓶,“当然,我们到时候也不会忘记将这个东西交给你!”

北里一惊,点了点头,就站了起来,付了饭钱之后,就离开了。在他心里,一直有种不安感,特别是在这些人的身边,他的那种不安感更为强烈。

不久之后,李晨曦他们两人也离开了寿司馆,坐上了韦秋叶驾驶的警车。

“现在我们干什么?”廖长生有点兴奋,因为能够与李晨曦这位前国安部第一特工,现在的日本处处长合作,他能够学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随便逛逛!”李晨曦摇上了车窗,然后点上了一支烟,“秋叶,带我们去那些日本政府的官邸附近看看,我需要搞清楚详细的行动步骤!”

韦秋叶点了点头,在一个十字口将车向右边拐去,直朝日本总理的官邸驶去,毕竟那是日本政府最高的官员,既然要去观察,就要从头观察!

“对了,长生,明天你不用跟我们行动!”李晨曦看着周围时常出现的警察,眉头皱了起来,看来日本人这次还真全体出动了。

廖长生有点不解的点了点头,但是脸色却表示他有点不满了。

“你放心,李处长肯定是有新的任务交给你!”韦秋叶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廖长生那副神情,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对,明天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让你去做!”李晨曦看了廖长生一眼,继续说到,“明天中午,你去将北里的资料取来,然后跟踪他,如果他有什么危害性的举动的话,就干掉他。当然,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人,所以事先你应该警告他一下,最好对谈话进行录音,然后威胁他。如果他没有什么反常的表现的话,就不用在乎了!”

廖长生点了点头,想到自己要独立的执行这个任务,也稍微有点紧张。

“不用紧张,反正没人会注意到你!”李晨曦拍了下廖长生的肩膀,“另外,在拿到资料之后你就回家等我们,现在外面并不安全,所以行动的时候小心点!”

这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日本总理府外,韦秋叶放慢了速度,好让李晨曦仔细观察这栋占地面积超过了50亩的庞大建筑群。

日本总理官邸确实很大,而且采用的是高质量的花岗岩做地基,整个建筑群充满了仿古味道,大概是想日本恢复往日的雄风吧。警备措施非常严密,可以说连一只鸟都飞不进去,光是执行安全工作的军人与警察就超过了100人!看了一会,李晨曦摇了摇头,这里不适合下手,而且他也没有想过要去造访日本总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